“DNA比对”寻亲 助“黑户”上户口

“DNA比对”寻亲 助“黑户”上户口
2019年09月17日 10:46 新浪网 作者 福建法治报

  • 福建法治报-海峡法治在线9月17日讯 “我想找到亲生父母,我想有户口、有身份证,可以办银行卡,可以存钱……”这在普通人看来很简单的事情,今年29岁的小强(化名)却足足等了22年。9月16日,晋江警方通过DNA比对,帮助小强找到了阔别22年的亲人。

    小强的生父母都是贵州六盘水人。生父谌某,今年55岁;生母左某,今年49岁。

    1997年,当时谌某在福建打工,左某在贵州老家照顾两个儿子,小强是两人的二儿子,那个时候不过7岁。当年农历正月底的一天,谌某接到贵州老家的电话,说二儿子不见了。“当时就蒙了,家里人在派出所报了案,还用广播在村里找人,但都没有消息。” 谌某说,过了好多年,他听说儿子可能出现在河南,也试着去找过,可是偌大的城市,没有准确的地址,没有头绪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左某对儿子失踪的回忆是,她去赶集,二儿子自己去集上找她,她拿了一块钱零钱给儿子让他自己回家,没想到儿子就不见了。“我当时就应该自己送他回家的。”回忆当年,左母后悔不已。

    2014年,因为一直未能找到人,小强在贵州老家的户口被注销。

    对于小时候的记忆,小强已几乎记不清,就记得他在泉州永春的一户人家长大,那户人家对他并不好。

    3年前,小强离开永春的家里来到晋江打工,但也并不如意。因为抱养的关系,小强从出生以后就没有户口,自然也没有身份证,很多工厂都不要他。

    后来,小强遇到了如今收养他的徐氏夫妇,徐氏夫妇成了他的“干爹”“娘娘”(贵州方言,“阿姨”同意)。

    徐先生是个小包工头,他告诉记者,小强来到家里是在冬天,下着雨,天气很冷。当时小强和另一名男子来找工作,他便把他们两人留了下来。“第一眼就觉得他(小强)很可怜,大冬天还穿着短袖短裤,脚上就只穿一双拖鞋,整个人站在门外冷得直发抖。”徐先生说,和小强一起来的男子只做了半个月就离开了,小强却一直在徐家。

    徐先生的妻子梁女士说,其实那个时候小强干活很懒,本来他们并不想留下他,甚至为了小强去留的事情,她和丈夫不少吵架。

    就这样小强在徐家留了下来,一晃就是3年,徐家只有三个女儿,徐先生早已把小强当作自家儿子来养,还让小强随了他的姓,取了新名字,可是当徐先生准备给小强上户口、办身份证时候却犯了难。

    “找不到亲生父母,就没有户口,也办不了身份证。”脱掉“黑户”帽成了小强的最大心愿。

    今年,听说采血进行DNA比对能找到亲生父母,小强便到公安机关采了血。好消息很快就传来,他与贵州六盘水的一个寻子父亲的DNA比对吻合。

    9月9日,晋江警方组织小强和亲生父亲见了面。“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这么突然就找到了。”谌某说,他是很想儿子,但也不能随便就认一个吧。

    谌某说,他采血是十年前,当时生母也没有一起采血,希望重新采血再做一次亲子鉴定。

    为进行进一步的比对,9月10日,左某来到晋江市公安局进行了采血。相较湛某的不敢相信,左某一见到小强,便紧紧抱住小强。“他就是我儿子。”小强长得和生母很像,左某还拉着小强指出他身上的几处标志。

    虽然如此,为进一步确认,警方还是为小强与其亲生父母进行了第二次DNA比对。

    9月16日,结果出来了,DNA吻合度仍然为99.99%。小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确认了小强和谌某和左某的亲子关系后,晋江警方积极同贵州当地警方联系,协调帮忙解决小强的户口问题。

    (本报记者 叶华南 通讯员 庄凌龙 朱运培  陈永彬)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