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陈玉江:愿以余生热血浇出“和谐之花”

陈玉江:愿以余生热血浇出“和谐之花”
2021年09月23日 16:09 新浪网 作者 福建法治报

  福建法治报—海峡法治在线9月23日讯 “喂,赔偿款到账了吗?”9月9日,在龙岩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大楼内,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忙于与患者通电话沟通,跟踪落实调解协议的履行情况。他就是龙岩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专职调解员陈玉江。

  2012年7月,从龙岩市检察院退休的陈玉江,被龙岩市司法局聘请为市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专职调解员。9年多来,他一心扑在医患纠纷调解工作上,以化解中心城市医疗纠纷为己任,及时沟通化解龙岩中心城市医患纠纷600多件,主持调结达成补偿协议300多起……赢得医患双方的好评。

  风里雨里

  他总是迎难而上

  “无论刮风下雨,只要医患方有所求,我一定召之即到、解决问题,用我的工作来卸下矛盾纠纷。”在和陈玉江的交流过程中,记者感觉到他的身上有着一股强烈的工作热情和责任担当。

  2020年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陈玉江与医调委人员共同沟通疏导和调解医患纠纷17起。其中让他记忆最深刻的是2020年2月中心城区某医院发生的一起患者昏迷不醒的重大纠纷,陈玉江应约陪同医调委主任苏德才前往医院与医患双方沟通。

  “当年5月份患者离世,患方家属多人到医院索赔,情况极易失去控制。”陈玉江应约到医院现场接手调解工作,凭借着多年的调解经验,他进行了“初步诊断”:患方情绪激动、病情特殊、责任不明、索赔金额巨大。因此,陈玉江建议先经过鉴定以明确责任,但患方并不理解,陈玉江仍苦口婆心告知不经鉴定的不利因素,劝其必须走鉴定程序,并且引导其咨询法医专家,最终患方采纳了建议。

  “纠纷赔偿金额需要200余万元?这个计算标准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你听我帮你算算这笔账……”鉴定结论出来后,患方对其承担15%的责任又不服,医患双方又不肯走诉讼程序,无奈之下,陈玉江多次组织赔偿金额的计算沟通。其间,又遇到城镇户口、农村户口和抚养费、赡养费、精神抚慰金等方面的诸多分歧,经过几个月的沟通才打破僵局,最终调结。

  火气冲天

  他巧妙解纷熄火

  “医患纠纷不同于一般的民事纠纷,它涉及医学、法律、道德和社会关系,具有专业性强、情绪对立面大、易引发群体事件的特点。”对此,陈玉江自有一套医患纠纷调解技巧和经验。他介绍说,医患纠纷发生时正值“火气冲天”,调解员不仅要像消防员一样勇敢冲向“火海”,更要有应对办法和经验去“灭火”。

  2018年1月3日,陈玉江接到龙岩城区某医院医务科主任的电话,称其医院发生一起纠纷,患方家属30多人围堵医院。陈玉江立即赶到医院,连晚饭都没吃。面对怒气冲天的死者家属,陈玉江预先做好心理准备,先沉着镇定地介绍身份,再用方言拉近感情距离,表示一定会维护患方应有权益。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