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战洪图——全国防汛抗洪救灾纪实

2020战洪图——全国防汛抗洪救灾纪实
2020年09月26日 06:05 新浪网 作者 中国经济网

  太湖超保!鄱阳湖超保!长江告急!嘉陵江告急!

  暴雨、台风、洪水轮番袭来,汛情、险情、灾情频频传报。夏秋之际,我国遭遇了1998年以来最严重的汛情,多地洪水水位达到历史峰值,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列1961年以来第一位。我国防汛抗洪救灾的综合实力经受空前考验。一场人与洪水的较量在中华大地全面展开。

  在习近平总书记的亲自指挥部署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各地区各部门闻“汛”而动,勇敢向前,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勠力同心,共克时艰。他们积极防灾备灾,高效抢险救援,扎实抓好灾区重建工作,防汛救灾取得了阶段性重大胜利。

  汛情严峻

  8月19日,重庆市江北区郭家沱街道现场指挥部内的大屏幕上,水文数字在一点点地向上攀升。“这将是40年来最高一次洪峰过境!”江北区应急管理局应急救援中心主任陈俊龙的话,让所有在场人员都捏着一把汗。

  郭家沱街道位于重庆市江北区东部,嘉陵江和长江在上游不远处汇合后,奔涌至此。就在前一天,重庆市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升级为Ⅰ级,宣布进入紧急防汛期。

  入汛以来,我国28个省份遭受灾害,7000多万人次受灾,比近5年同期均值上升17%;全国70%的县(市)出现暴雨,41个县(市)日降雨量突破当地历史极值……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防汛救灾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专题研究部署并赴安徽考察,为夺取防汛抗洪全面胜利指明了方向、坚定了信心。

  ——防汛抗洪,基础在防。今年,受前期疫情影响,防汛工作面临的形势更加复杂,遇到的问题也更加棘手。只有未雨绸缪,才能防患于未然。

  4月底开始,各地防办、应急管理部门就分析形势、谋划对策、查漏补缺,将准备工作做细做实;水利部门组织开展堤防工程险工险段专项检查,摸实情、查问题、找症结,督促各地加强堤防安全管理,确保度汛安全。

  7月12日23时,长江武汉段水位达到入汛以来最高峰。7月13日,长江洪峰通过武汉。武汉市防指组织发动全市党政机关干部、街道社区工作人员、预备役部队、企事业单位人员等力量全面投入布防,保持每天3万人次以上24小时不间断巡查。

  在贵州,铜仁市江口县应急管理局执法大队大队长吴黾华最欣慰的就是他负责的9个地质灾害隐患点无一人伤亡。在灾情最严重的坝盘镇,他带领队员第一时间赶到。夜晚,暴雨如注,视线不清,两侧的山上不时有石头滚落,以往10分钟的车程,他们开了半个多小时。到达坝盘镇后,吴黾华和队员组织当地群众有序撤离,安全转移。

  在汛情最紧张的时候,长江中下游5个省份每天有70多万人24小时巡堤查险,有效避免了灾害发生,保障了群众生命安全。

  ——防汛抗洪,重在责任。6月初,国家防总向社会公开2278名各级防汛抗旱行政责任人名单。其中16个省份及31个全国重点防洪城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担任指挥长和责任人。

  应急管理部成立防汛救灾领导小组,开启24小时在岗模式,坚持每日会商,滚动分析研判,及时协调解决问题。

  山东省通过建立完善防汛责任制,进一步夯实各级领导干部防汛救灾责任体系,16位省级领导对口16市,深入一线明察暗访,包防汛工作,保防汛安全。

  从中央到地方,从主管部门到执行部门,责任层层压实,任务条条细化,通过认真部署、检查,有效推动防汛工作高效运行。

  ——防汛抗洪,难在统筹。防汛抗洪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既要遵循科学、讲究规律,更要协同配合、统一高效。如何让各部门通力合作,共抗洪灾?如何构建全国一盘棋格局,凝聚起防汛抗洪的强大合力?

  国家防总积极发挥统筹协调功能,先后召开6次全体会议和专题会议,滚动联合会商调度,先后启动防汛四级、三级、二级应急响应13次,派出63个工作组指导协助地方防汛救灾。

  应急管理部每天组织气象、水利、自然资源等部门会商研判,开展24小时动态监测分析,视频连线重点地区,加强指挥调度,帮助地方解决具体问题。

  险情频出

  8月17日晚,受暴雨影响,青衣江出现“百年一遇”洪水,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凤洲岛大佛坝村和外界唯一相连的一座桥梁被洪水冲垮,成为“孤岛”,1020名群众被困。

  汹涌的洪水不断侵蚀着小小的村庄,情况万分危急!四川省应急管理厅立即启动一级应急响应,调度省消防救援总队、省森林消防总队星夜驰援。

  现场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危险:400多米宽的河面,洪水湍急,冲锋舟横渡面临的风险非常大。

  有没有可能从别的侧面进村救人?“不行。”乐山市消防救援支队队长赵亮说,“凤洲岛的另外一边水面较窄且水流很急,大船过不去,冲锋舟也过不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每拖延一会儿,群众的生命安全就多一分危险。经过仔细研究,救援人员决定采取大船小船接力的方式,从河的一侧进行突破。当地政府调度了一艘运沙船,用于在乐山市沙湾区沫若广场和大佛坝村转移点之间接送被转移群众,同时将冲锋舟拖到河对岸。

  经过两天紧张救援,8月19日12时,随着最后一批10名村民登上冲锋舟,大佛坝村1020名被困群众全部安全转移。

  7月9日,因连日降雨,湖北阳新县富河干流率洲管理区葵赛湖下垸出现50余米溃口。由于附近道路路面窄、路基软,大型机械设备和工程车辆无法抵达,抢险施工难度较大。

  接到阳新县防指请求后,湖北省应急管理厅立即调遣3架直升机支援,并商调武警机动总队某支队官兵100余人和27台套大型机械装备紧急驰援。

  16日15时许,直升机呼啸着起飞,沿富河向西南飞行,抵达富河干堤葵赛湖下垸溃口上空,开始空投重达12吨的网兜石块,让封堵溃口的进度大大加快。

  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发挥国家队和主力军作用,在重点区域靠前驻防,提高抢险救援效率,营救、转移和疏散群众21万余人。国家安全生产应急救援队伍参战3万多人次,航空救援直升机飞行130架次。

  国家防总7月18日发出通知,要求强化风险隐患排查和人员转移避险,坚决果断转移受威胁群众,全面做到应转尽转,不落一户、不漏一人,特别要针对老幼病残和困难群体,加强疏散撤离和搜救解困。据统计,今年汛期,被紧急转移安置的群众达到469.5万人次,较近5年同期均值上升47.3%。

  应急管理部坚持防范救援救灾一体化,通过每日会商主动了解受灾地区防汛救灾物资需求,与相关部委主动作为、通力协作,累计下拨中央救灾资金25.75亿元,紧急调拨19.5万件中央救灾物资和总价1.34亿元的防汛救灾物资。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兼水利部副部长周学文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第一批救灾物资在灾害发生12小时内就已送达灾区。

  铜墙铁壁

  洪水是一场大考,考验的是防汛抗洪的综合实力。

  今年以来,全国有807条河流发生超警戒水位以上洪水,较多年平均偏多80%,其中261条河流超保证,75条河流超历史纪录。长江、黄河、淮河、珠江、松辽、太湖等流域主要江河已发生了20次编号洪水。

  不少人将今年汛情与20多年前的1998年特大洪水作对比。尽管从降水量来看,6月份以来长江流域平均降水量达369.9毫米,较1998年同期偏多54.8毫米,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但各地因洪受灾的损失却低于当年。

  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国综合防汛抗洪能力早已今非昔比。目前,全国5级以上堤防达31.2万公里。也正是这些万里长堤,筑成了抵御洪水的“钢铁长城”。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7月6日8时,长江监利站水位达35.56米,超警戒水位0.06米,成为入梅以来长江湖北段首个超警戒水位的站点。

  “形势一天比一天逼人,防汛进入战时状态。”湖北省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监利分局副局长王继美说,离监利县城4公里的窑圻垴,由于特殊地质结构,曾易发多发管涌,是荆江大堤有名的险工险段。

  如今,堤,还是那道堤,但“芯”却强壮了。2018年综合整治工程完工,消除了管涌隐患,窑圻垴防渗墙最深处有85米,相当于20多层楼高,创下同类堤基工程国内之最。站在窑圻垴堤坝上,王继美感慨地说:“今年如果没有这强‘芯’加持,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说加固的干堤筑起了水上长城,那么,除险的水库就是中坚堡垒。

  5.3万立方米每秒、6.1万立方米每秒、6万立方米每秒、6.2万立方米每秒、7.5万立方米每秒,7月2日、18日、27日,8月15日、20日,三峡共出现5次入库洪峰流量,且第5次为三峡枢纽自2003年建库以来遭遇的最大洪峰。

  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副总工程师陈桂亚坦言,三峡水库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为长江中下游防汛“卸压”。比如,在应对2020年长江第1号洪水发生发展时,三峡水库连“踩”5次“刹车”,下泄流量从3.5万立方米/秒降至1.9万立方米/秒,最大削峰率为34%。

  在防汛抗洪过程中,以三峡工程为代表的骨干型水利工程只是长江防洪系统的一部分。“今年长江洪水峰高量大、持续时间长,为减轻三峡水库的压力,调度部门决定启用上游水库群,联调联控共同发力。”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副司长、一级巡视员尚全民介绍,通过调度溪洛渡、向家坝水库和金沙江中游梯级水库同步加大拦蓄力度,分别降低沙市、莲花塘、汉口、湖口水位3米、0.8米、0.5米、0.2米。

  据了解,自2012年长江流域水库群联合调度方案批复以来,纳入联合调度的水库范围从10座逐步拓展为今年的41座,它们组成了长江流域防御洪水的“最强军团”,牢牢把守流域每个关键节点,充分发挥拦洪、削峰、错峰作用。

  当然,调度三峡水库,还离不开各地区的通力配合。湖南87次调度水库,湖北18次调度水库,江西40余次调度水库……入汛以来以三峡为核心的上中游30余座水库,累计拦蓄洪水300多亿立方米。

  “正是重庆、湖北、湖南、安徽、江西等地区紧密配合,才确保一道道调令精准落地,形成上下游、干支流‘一盘棋’格局。”陈桂亚说。

  经过多年建设,如今,长江流域基本形成了以堤防为基础、三峡水库为骨干,其他干支流水库、蓄滞洪区、河道整治等工程措施与防洪非工程措施相配套的综合防洪体系。

  也正是有了这些骨干工程的坚强屏障,滔滔洪水才能平缓地在江河湖库之中平复。

  科学预测

  尽管今年汛情凶猛,但多措并举的减灾部署取得实效,有效降低了各地受灾程度。特别是科学预测,在防汛抗洪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水利部门密切监测汛情,精细调度大中型水库3200多座次,拦蓄洪水1200多亿立方米,多年建设形成的防洪工程体系发挥了重要作用;气象部门及时滚动提供雨情监测预报预警服务;自然资源部门加强地质灾害和海洋灾害监测预警,为防汛抢险救援提供有力支持;其他成员单位也各司其职,团结协作,全力做好防汛救灾各项工作。

  7月16日下午4点多,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阙家镇火烽村专职监测员在巡逻时发现后山上出现了裂缝。他马上通知山下直接受到威胁的44户162人(在家26户58人),全部转移到村委会活动室紧急避险。

  下午6点左右,该村七社一长约100米、高近200米的山坡整体下沉1.5米左右,导致道路大面积断裂。村民田春红回忆说:“虽然山体没有垮下来,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有镇上、村上的干部们一直帮我们盯着,我们心里踏实多了。”

  自然资源部副部长凌月明介绍,经过20多年努力,我国现已掌握了全国范围内的约28.6万个地灾隐患点,组建了一支由30余万人组成的群测群防队伍。每个隐患点都包保到人、责任到人,雨前排查、雨中巡查、雨后复查,确保万无一失。

  山洪灾害是洪涝灾害中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一个灾种,大约占洪涝灾害总死亡人数的70%。今年,水利部联合气象局发布预警,累计发送预警短信1500余万条,启动了预警广播10.5万多次,为山洪灾害危险区的群众及时转移争取时间。

  “眼睁睁看着大山垮下来,心都跳到嗓子眼了。”7月6日下午,约300万立方米土方倾泻而下,民房、道路、田地瞬间被埋没……回忆起这场山体滑坡,湖南省常德市石门县南北镇潘坪村村民陈金兰仍心有余悸。

  当天,石门县遭遇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山体滑坡。所幸,这场灾难在精准的预报预警下,在当地各相关部门的相互协同作用下,群众第一时间得到转移,实现了“零伤亡”。

  “各级各部门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加强监测预警,加密巡查防守,一旦发现风险征兆,提前果断转移受威胁的群众。”周学文说。

  凡事预则立。从会商决策、水工程调度,到抢险技术支撑,每个环节都离不开预测预报。

  “7月2日和17日,长江先后发生了今年第1号和第2号洪水,我们提前2天就做出了洪峰精准预报。7月17日,太湖发生超标洪水,我们提前5天做出了太湖可能发生超标洪水的预判,提前2天做出了水位精准预报。”水利部水文水资源监测预报中心副主任刘志雨说。

  目前,我国现有水文测站达12.1万处,覆盖有防洪任务的5000多条中小河流。水文测船、在线测流设备、雷达水位计、自动雷达测流仪、无人机、ADCP……一项项高精尖技术让我国的防汛“耳目”越来越敏锐。

  刘志雨举例说,1998年发生洪水时,水文部门收集全国3300个站点的信息需要2个小时。目前,收集全国12万多处站点的实时信息,只需要10多分钟,制作或发布全国约930条河流2300个站点的预报,也只需2小时左右。根据汛情灾情的发展态势,国家防总提前在重点地区、重点部位、重点工程预置力量,及时抢险救援,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出动了5.9万余人,关键时刻发挥了突击队和中流砥柱作用。

  今年汛期,正是一次次及时准确的预报,让防洪决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精准调度

  尊重自然规律,既要与水“斗”,也要给水“让路”。

  “今年三峡水库调度面临严峻挑战。”水利部水旱灾害防御司防汛一处处长褚明华分析说,洪峰“接二连三”,2号、3号洪水仅隔9天,并且上中下游洪水齐发,考验接踵而至,三峡水库要拦洪削峰、泄洪腾库,更要保下游安全,这对调度时机、精确性提出更高要求。

  7月22日,长江第3号洪水很快形成。接到水情预报,调度人员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褚明华说:“上游来水大,三峡水位高必须下泄腾库,但中下游水位也高,必须争分夺秒处理好这些矛盾。”

  水利专家反复计算,细算水账。158.56米——趁着2号、3号洪水间隙,三峡水库加快腾库,从164.58米降低到158.56米,抢出6.02米的调度空间。7月27日,长江第3号洪水裹挟着每秒6万立方米的洪峰入库,三峡水库最大削峰率33.3%,和上中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拦蓄洪水56亿立方米,成功降低莲花塘站洪峰水位约0.6米,降低汉口站洪峰水位约0.4米,避免了城陵矶附近蓄滞洪区的运用。

  雨水情瞬息万变,需要不断平衡拦与泄的关系。“每天三次会商,每次出四五套方案。”褚明华介绍,泄洪早一会儿、多一点,结果都会大不相同。连夜会商、视频连线,就是为了报得准、算得细,找到最佳方案。

  水库在关键时段的拦洪作用有目共睹,而合理启用行蓄洪区,给水“让路”的作用更为直接、明显。

  7月20日凌晨,国家水工程调度指挥中心,灯火通明,20多双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水情会商系统。受持续强降雨影响,20日0时6分,淮河干流王家坝水文站水位涨至29.31米,超过保证水位0.01米,且水位仍在继续上涨,王家坝段到正阳关段全线超警,这意味着淮河汛情进入到严峻态势。

  8时32分,按照国家防总指令要求,位于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的淮河王家坝闸开闸放水,浑黄的淮河水冲向蒙洼蓄洪区……开闸3小时后,王家坝闸上水位下降了0.14米左右。“在关键时刻调度启用蒙洼蓄洪区,使王家坝水位不再上涨,有效降低了淮河上中游干流洪峰水位。”安徽省水利厅水旱灾害防御处处长徐维国说,过去蒙洼蓄洪区启用需要转移20万人,今年只转移2000余人,且均为临时生产人员。

  科学调度离不开精准预测预报的支持。“这次启用蒙洼蓄洪区要比原先的会商提前几天,主要原因就是根据适时的雨情水情变化而定的。”刘志雨介绍,王家坝站的涨水速度在20日0时至1时发生了突变,1小时上涨了12厘米,常规的预测预报模型已经不适用了,王家坝水文站开始每隔12分钟更新一次水情预报,这为会商研判提供了重要支撑。

  部门联动,防救协同,是今年防汛救灾的一个突出特点。

  7月8日,当“22米”这个数字出现在水情预报表上时,江西省水文专家、省水文局副局长李国文立即察觉到,未来一段时间,江西省、鄱阳湖流域或将迎来一场堪比1998年的严重汛情。

  如何确保圩堤万无一失,调配专家组到重点圩堤参与指导工作,是专家组联络员、江西省河长办公室高级工程师吴小毛的工作重心所在。

  “专家团队中,既有水利、应急、地质等行业专家,也有信息行业的专家提供强大技术支撑。”吴小毛介绍,如江西省水利规划设计研究院提供的专家险情处置会诊平台实现了前后方专家的实时连线,江西省水投江河信息公司抽调专家紧急绘制的抗洪抢险部署图和堤防预警图,直观展现全省每日汛情、险情、兵力部署等最新情况,让智慧防汛发挥能量。

  各相关部门通力协作,让抗洪救灾合力更加强大,工作更加主动。这与新的防汛体制息息相关。

  “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后,国家防总的日常办事机构防汛办公室设到了应急管理部。”周学文介绍,入汛以来,在新体制下,应急管理部门综合优势有效发挥,积极履行国家防办牵头抓总职能,每日组织气象、水利、自然资源等部门会商研判,开展24小时动态监测分析,视频连线重点地区,加强指挥调度,帮助地方解决具体问题。

  在这一过程中,各有关部门的专业优势充分体现。水利部加强水情监测预报科学调度防洪工程、自然资源部及时发布地质灾害预警、中国气象局严密监视灾害性天气过程……通力协作、积极应对,形成了防汛救灾的强大合力。

  畅通防救衔接,充分发挥防汛抢险救灾一体化优势。应急管理部在协调做好防汛抢险工作的同时,同步安排部署受灾群众的安置、救助救灾等工作,根据汛情发展,会同财政部、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及时下达防汛抢险救灾资金20.85亿元,向江西、安徽、湖北、湖南等省调拨14个批次总价将近1个亿的中央防汛物资,以及9批次共19.5万件中央救灾物资,调集20支排涝专业消防救援分队,驰援江西排水排涝,有力支持了地方防汛救灾工作。

  “我们在国家防总的组织下,加强跟水利、自然资源等部门的相关合作,形成合力,所以今年尽管灾害天气比较多,到目前为止,灾害造成的影响还比较小,相对损失也比较少。”中国气象局副局长余勇表示。

  人民至上

  这场抗洪救灾斗争,始终是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和正确指挥下进行的。早在5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有关工作时,要求有关方面高度重视今年汛期长江中下游汛情,压实防汛工作责任,克服疫情影响,抢抓水利工程修复,加强物资储备,组织开展抢险培训和演习,全力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各级党组织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广大党员和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成为凝聚人心、稳定局势、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顶梁柱和主心骨。挺立在防汛抗洪一线的,是无数来自不同地区不同部门的普通党员。在洪水中、在堤坝上、在灾后重建现场、在应急调度室内,每一个抗洪的战斗堡垒上,都镌刻着他们用行动书写的“责任”二字。这份责任,生动地诠释了共产党员的初心与使命。

  “我是党员,此时不冲什么时候冲?!”贵州省应急管理厅森林航空护林总站年轻党员杨汶樾总将这句话放在嘴边。

  “党员干部必须带头到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到群众最需要的地方去。”江西省应急管理厅减灾中心评估组人员跋山涉水、爬坡过坎查灾情,协调群众转移安置,每天都要忙到凌晨。

  “对党员干部来说,险情就是命令。险在哪里,党员干部就要出现在哪里。”湖南省石门县南北镇党委书记覃浩说。

  奋战96小时,出警411次,辗转5个乡镇,行程600余公里,解救和疏散群众2655人。这些数字,勾勒出安徽省合肥市庐江县消防救援大队政治教导员陈陆和他的队友们抗击洪魔的鲜明轨迹。

  7月22日,百年一遇的洪水,让巢湖超历史最高水位。突然,防洪大堤处传来几声巨响,洪水像脱缰的野马冲开缺口,石大圩决口了!没过多久,5.8平方公里内已是一片汪洋,周边4个行政村被淹。

  洪水肆虐,暗流涌动。就在陈陆和队友们的橡皮艇驶过连河村村委会附近时,急速的水流导致水位落差一下从40厘米猛涨到了3米多。

  “掉头、快掉头!稳住、快稳住!”陈陆连声吼道。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话音刚落,橡皮艇猛然侧翻,艇上5人全部卷入汹涌湍急的洪流中……

  陈陆同志牺牲后,应急管理部批准其为烈士并追记一等功,并在全国应急管理系统组织开展向陈陆同志学习活动。

  “一个英雄倒下了,还会有更多英雄站起来,陈陆同志用生命守护的庐江大堤将由我们继续守护。”陈陆生前同事、庐江县消防救援大队庐城站副站长常青说,“我们将继承陈教导员的遗志,投入救民于水火、助民于危难的崇高事业,为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作出更大贡献。”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力量,不仅仅取决于其经济上的实力、政治上的成熟,还取决于其精神上的凝聚力。这三者是密不可分、相辅相成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族人民大团结,及其所形成的伟大民族凝聚力,是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重要基础,更是今年战洪水的精神力量。

  在这场长达3个多月的生死大救援、水陆空立体大作战中,各地区、各部门、各级力量舍生忘死、全力营救、赴汤蹈火、竭诚为民,彰显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坚定理念,这段历史,将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

  我们正处在“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历史交汇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脱贫攻坚进入决胜阶段。2020抗洪救灾中展现出的抗洪救灾精神,是我们在新常态下战胜困难夺取胜利的精神力量。

  经历过一场场生死考验的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将不惧任何困难,勇往直前!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执笔人 李 力 徐 涵 吉蕾蕾 常 理)

  (责任编辑:王炬鹏)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防汛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