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上游•特刊丨深情怀念著名诗人傅天琳女士丨华万里:天琳,你去的路上铺满白玫瑰

上游•特刊丨深情怀念著名诗人傅天琳女士丨华万里:天琳,你去的路上铺满白玫瑰
2021年11月01日 20:58 新浪网 作者 上游新闻

  编者按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原副会长、重庆新诗学会会长、重庆市作家协会荣誉副主席、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文化顾问、著名诗人傅天琳女士,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10月23日11时03分在重庆逝世,享年76岁。

  傅天琳,1945年1月24日出生于四川省资中县,1961年毕业于重庆电力技术学校后被分配到缙云山农场工作。其间,在诗和生活的感召下,开始尝试写诗。1981年推出处女诗集《绿色的音符》,以“果园诗人”形象步入诗坛,一鸣惊人,开启了她辉煌、灿烂的文学创作生涯。

  “诗歌就是命运,写诗就是写阅历,写时代,写人生。”这是傅天琳的诗歌观念。文学界也经常用“真诚”“干净”评价其作品。

  傅天琳从事文学创作整整60年,共出版诗集、散文集、儿童小说集等20余部。其作品曾获全国中青年优秀诗歌奖、全国首届优秀诗集奖、全国第二届女性文学奖、《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星星》优秀诗歌奖、冰心儿童图书奖等。

  2010年,傅天琳凭借诗集《柠檬叶子》获得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傅天琳女士的去世,是中国诗歌界、重庆文学界的重大损失。文朋诗友们悲痛不已,纷纷含泪吟诗著文,缅怀这位母亲般的诗歌大家、良师益友。现特选刊部分作品,以表达我们共同的哀思。

  天琳,你去的路上铺满白玫瑰

  华万里

  1

  霜降来了!冷雾来了!哀乐来了

  悲歌来了!泪水来了

  葬礼来了

  天琳,你却走了

  在一条铺满白玫瑰的路上

  我心沉痛

  十月,提前飘雪的十月,你为什么

  要带来黑色的寒冷

  老天无情

  不应该这么快就引走了你

  还有你白窗帘上

  映着的绿枝

  缙云山淡蓝得宛若绸缎的云雾

  天琳,我心灌铅

  这悼念,深如刻骨的花朵

  重如瘀青的果球

  2

  认识你,在80年代之初

  我来北碚

  见到你,第一眼就是春风

  如果再形容

  你是果园,你是

  我相逢的没有阴影的诗歌

  含苞待放的清晨

  我闻到你身上的果味了

  我甜蜜了

  从此,我把你的身影带回乌江

  而且幸福添了幸福

  记忆多了微风

  天琳,想到这些

  我怎能不肝肠寸断,大放悲声

  任凭身上,蝴蝶融化

  落花簌簌

  3

  天琳,你还记得

  那年我陪你到涪陵否?因了你的父亲

  因了收集他的事迹

  他教当地山民种植五爪桐

  他想去掉贫穷

  尽量减少乌云,多些欢快的雀声

  他过早而去

  父爱虽深尚浅,老河滩的荻花

  不唱挽歌

  只静寂如墓地

  而今,桐子花又开了

  在这凛冽的二月风中,我知道

  你想去做哪一瓣

  4

  那年,临到我调离

  《乌江》杂志社的前夕,我举办了一场

  《华万里诗歌音乐朗诵会》

  初夏晴朗

  满城梧桐花朦胧如梦幻

  我邀请了李钢

  张继楼、余薇野、杨大矛和你

  来涪陵作嘉宾

  你在台上朗诵时,掌声如潮

  一浪浪,抬高了你

  然后,我用演唱会

  卖票的银子作费用,陪你们去旅游

  鬼城丰都,但不是

  进入地狱,而是游览了另类天堂

  崭新而归

  天琳,记忆不褪色

  我时常在乌江升起的彩虹中

  看见了你

  5

  天琳,忘不了去酉阳采风

  在桃花源里

  我们有说有笑,忘记了自己

  是红尘中的人

  我们并肩漫步,慢侃

  你对我说:“世外静好,如今

  能够有几人

  做得了陶渊明?”

  我无言以应,因为我艳遇太多

  总是走着桃花运

  此时,一只灰斑鸠,送来

  发烫的叫声

  行到乌江边,我请你

  坐在一截横放的黝黑大树段上

  为你拍照

  后来,你将它

  作了你手机的微信封面

  天琳,每当我看见它

  你又回来了

  音容笑貌,宛若初见,依然

  橙子花一样

  6

  在荣昌,在路孔古镇

  在濑溪河边

  在油菜花前,我再一次

  为你拍照

  阳光洒下来像祝福

  蜜蜂飞成小诗句,文字的腿上

  长满黄绒毛

  词语的眼瞳,散发异彩

  天琳,当古镇的钟声

  再次响起

  那也许是在为你送行,也仿佛

  又一种叩问

  7

  记得,那一年

  在陈家坪诗会,同桌的有我

  李钢、王川平和你

  音乐偏蓝

  夜晚呈咖啡色

  当时很热,我摇着一把荣昌白折扇

  王川平对李钢

  说:“你在老华的扇子上

  题几个字噻!”

  李钢拿起当时流行的粗头泡沫笔

  似乎毫不思索

  唰唰地,在扇子的正面

  一挥而就

  留下四个大字:“此扇无风”

  我格蹭了一下,在内心

  暗暗地诅咒了一句

  接着,川平请你在扇子的背面

  题赠一句

  你微微一笑,提笔写下

  “有风也小”

  如同桃花被风轻轻一撩

  我感到

  你比李钢和煦

  这善意的调侃

  这美丽的戏谑

  像闪电刺了一下记忆

  亮得难忘

  如今,世上

  许多的扇子合拢,再难打开

  而我舒展的扇面

  如天空

  如田野

  8

  天琳,80年初

  我在重庆急救中心住院

  你来看我,不只

  大门和电梯迎接了你

  病房因你更为皎洁

  情谊更为干净

  你对我说:“老华,我们

  患了同一类病,高血压加冠心病

  我们得相互多加保重!”

  一株蓝花楹病了

  一株柠檬树病了,真个是

  同病相怜

  你向我推荐“通心络胶囊”

  我服用至今

  已经三十多年了

  从未换药

  胶囊的内部

  原来装的是红色救命粉末

  现在添了

  黑色泪液,三千滴

  凝集为

  献给你的白菊花不只一束

  嗯嗯,你走好,应无恙

  我不愿

  天上还有医院

  9

  那一年,天琳:我读过

  你的《柠檬叶子》,知道了你谦逊于果实

  甘作叶子

  但树冠抬高了你

  你的面庞上闪耀鸟鸣之光

  柠檬的黄

  爱与诗,皆为灿烂

  天琳,夜都亮了

  柠檬树在问:黑暗可有曙光

  你的路

  走到了哪一程

  就像你,约我写同题诗——

  《下一站》

  我的下一站是爱情拥挤的地方

  而你呢?是柠檬园么

  天琳,你凉银的眼睑,站满了

  茉莉色的湿

  那是思念的泪珠

  10

  啊,往事历历

  我能平静相对吗?记忆真如花穗

  必须依次查看

  直到沉默

  你也可以回首

  不要匆匆赶路,地面上铺满诗篇

  每个字的眼睛朝上

  你当俯身

  我无法离开从前,你的逝

  是我永久的忆

  死亡如落日,每个人都将在其中

  被安顿成句号

  天琳,今夜

  我看见繁星涌来,你在其中的

  一颗里,微笑

  11

  天琳,如果有来世

  你还会回到重庆写诗:写紫葡萄

  写红草莓

  写嘉陵江的水绿了

  写缙云山的云白了,写北碚街上的

  法国梧桐老了

  就是不写南山的梅花落了

  诗歌于我是一生为爱情奋斗

  于你是庞大的果园

  我因橄榄而成熟得苦涩

  你因柠檬

  在果实里香甜

  那种黄,如同你的品性

  温润似玉

  清香,而不尖锐

  哦,天琳!明天又来了

  你可准备好果篮

  那些树上的四个方向,附有八面清香

  可任你采摘,盛满

  12

  天琳!请你原谅我

  因了年龄、病痛,我参加不了

  你的悼念仪式

  但我在内心用白虹做了个大花圈

  摆在你的灵堂侧边

  你可听见灵魂在哭泣

  我在鞠躬

  一大片青山和果园围了过来

  那是对于你

  无法拒绝的热爱

  泪珠,泪珠,泪珠

  没有一滴碎在地狱,它们悬挂

  在天堂的边沿

  是一种纪念

  一种晶莹通透的永恒

  天琳,我哭你,痛你,追思你

  你去时的路上铺满白玫瑰

  悼像黎明之光

  泪用的大海之水,且黙默地祝愿——

  凤凰和火焰来了

  你必将重生

  2021-11-1日 渝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诗歌重庆市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