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套路无良商家:“戏精”小哥演绎黑道风云玫瑰

套路无良商家:“戏精”小哥演绎黑道风云玫瑰
2020年08月14日 11:30 新浪网 作者 知音

  王海连借带凑的30万元血本,竟然被无良老板给骗走了。无凭无据,法律也帮不了他。情急之下,王海剑走偏锋,使出夺命绝招!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年少轻狂终被骗

  1987年,王海出生在河北省唐山市农村,是家里的独生子。他的父亲是瓦工,母亲在家务农。王海念书念到初中,便无心再读,早早地开始闯荡社会。

  2009年,在承德市承包工程的姨父给王海提供了一个重要信息,说他们的建筑工地上最近用了一车清水模板,是一个中间商卖给他们的。他建议王海摸清进货门路后,可以联系一下工地附近各个项目部的老板们,赚些中间差价。

  王海便顺手在网上研究了一下清水模板的厂家。查到好几家,可出厂价格都比中间商卖给姨父他们工地的进价都高。可是姨父工地的模板却没有外包装,只有其中两包货上有外包装被撕毁的残留。这应该是被中间商撕掉的,怕客户直接联系厂家。

  怎么才能联系到厂家呢?王海计上心来,立刻让姨父给唐山的中间商打电话订车货,让他们从唐山送货到承德的时候,让配货车顺便把王海母亲捎过去。随即,王海对母亲进行了相应的叮嘱。

  听说姨父的亲属想搭车,供货商爽快答应,给了个库房装车的地址。王海母亲到了库房,供货商已经装完车了,撕掉的包装皮扔了一地。她趁他们不注意,记下了包装袋上的电话号码。

  王海按电话号码打过去,是邢台市的一个厂家。联系后,他按地址找到了厂家。那个村有很多厂家,都是生产这个模板的。经过多家比较,王海最终候选了一家适宜的合作生产厂家,老板姓肖。

  返回承德后,王海通过各种努力接触到了现在正在建设这片小区的几个建筑商老板。经过他的一番优惠让利的攻势,最终拿下了这些模板的供应业务。几车拉下来,他就赚到了五万多块。

  王海在心里算了算,顺利的话,这期工程全部供完能大约再赚三十万左右。照这样计算,两三年下来就能赚到100万!王海顿时意气风发,志得意满。

  10月底,王海接到邢台另一个生产模板的叫吴德利的老板打来的电话。他说他们的模板每张才37元,比王海以前进的40元一张的整整便宜3元钱。

  这意味着,每车几千张运过来,利润就要翻倍。查看货物的彩信照片后,发现没什么区别,王海便一次性让吴德利生产了30多万的货。他当时手中的现金只有15万,便向姨父借了15万。

  很快,货到了,谁知送往工地两天后,建筑商陈总就打来电话:“王海啊,你快过来看看你的货,质量有问题啊!”他急忙跑过去,木工师傅正在切割模板。原来这个模板是用胶将木坯一层一层地粘成的,而王海进的模板,要不就没胶,要不胶很少。

  这样的模板,根本没法用。木工师傅切割了好几张,张张都是一样的质量。王海急忙跑去隔壁几个工地查看,结果,每家切开几张检验后,全部都如此!王海意识到上当了!他立刻给吴德利打去电话,质问他是怎么回事。吴德利假惺惺地让拍照发过去看看,等到第二次再打电话时,直接关机。

  这时,合作的几个工地老板都给王海打电话,问他咋办。王海连声向他们保证,会想办法给他们换货或退钱,请他们给点时间让他和厂家协调。

  出于对王海为人的认可,他们没有过多为难他,只说工地这两天等着用货,让他快速解决。

  王海第一个想法就是报案。110的解释是,报案要到案发地去报案,这边不受理。再说,这个属于假冒伪劣产品,打12315更合适,看看能不能解决。

  王海又马上打了12315,工作人员问他有没有合同,有没有质量要求的协议,如果有协议,还要找有关部门鉴定。王海回答没有,他说若没有的话,程序会比较复杂繁琐,可以先给他登记一下。

  登记有啥用?咨询律师后,律师告诉王海:“这事很难办啊,首先你除了有给对方的转账凭证外,没有任何协议,怎能说清你买的是什么档次的货?如果打官司,也要到被告的所在地法院去起诉。正常的程序是立案、取证、审判。如果任何一方不服,还有上诉与执行等,快则也需要个一年半载,何况你的这些证据又没有合同,没质量要求协议。这个官司,怕是你再搭上几万也是打水漂啊。”

  套路无良商家,“戏精”小哥另辟蹊径

  重新冷静思索过后,王海忽然想起了以前在邢台合作过的厂家肖老板,马上拨通了电话,询问他是否认识一个叫吴德利的老板。肖老板说认识,他们是一个村的。了解到吴德利在他们村有厂子,而且还新盖了一幢二层小洋楼之后,王海心里突然一阵惊喜,意识到被骗走的钱应该还没被挥霍掉。

  经过一夜的冥思苦想,王海大概有了一些把钱要回来的思路与办法。随即他去了趟邢台,叫上了朋友刘扬,1.8米的大高个,为人忠诚义气。

  另外,他还叫上唐山老家的朋友苏二和洪兴。他俩以前都是“社会人”,长得五大三粗,凶神恶煞。但现在两人都已娶妻生子,做起了正经事。

  会合后,王海交代了此行扮演黑社会讨债的目的,并让他们绝对听从指挥。三人全都爽快地同意了。去邢台有600多公里,刘扬开车,王海坐副驾,再次给肖老板打去电话。他打听到,吴德利家有两个娃,女儿大约十来岁,小儿子周岁,父母均健在。

  到邢台之前,王海特地带着三人去了商场,他自己买了一套唐装,给其他三人各买了套黑西装。苏二和洪兴不用特意装扮,他俩本来就有匪气,穿上西服简直就是“黑社会杀手”。刘扬白净一点,看起来比较帅气,王海给他配了一副墨镜。王海还找了个理发店剃了光头,穿上唐装后,再把包里的大金项链掏出来戴上,一个黑社会大哥立马活灵活现。再加上穿黑西服的刘扬他们三个,一个黑社会团伙闪亮登场!

  到了邢台,已经是半夜,肖老板给王海指了指吴德利的厂子和家后,就走了。吴德利的厂子坐落在村边,有个很大的院子,大概有四五间房,他的家是个小二楼,门口停了一辆本田。此时夜已深,四周一片寂静,王海按原计划,准备上演第一出戏。首先,他找了个黑布把车牌蒙上,开车到了吴德利的厂子门口。刘扬把大灯开着,直射大门里的厂房,苏二找个砖头,使劲地砸着钢管做成的铁门。这时,厂子里两个工人打扮的人惊慌地跑出来,四处观望。

  王海让刘扬三个装作凶神恶煞或面无表情的神色,做着统一的动作:右手插在左前胸的衣服兜里,好像是兜里藏着刀或枪,随时准备掏出武器做好战斗准备的样子。工人们适应了光线,可能看到了他们几个的身影,立刻惊恐万分地退到里面。为了有震慑力,王海假装自己是自己的手下,向里面喊话:“我们是承德盛林商贸公司的,你通知一下吴德利,明天早上8点之前,必须给我们王总打电话,否则,后!果!自!负!”看到工人们恐惧与害怕的眼神后,王海心满意足地上了车。随后,他们找了个宾馆住下。

  天亮了,吴德利的电话果然来了。王海故意不在意地笑着说:“咋着?吴老板有啥事吗?”吴德利断断续续地说:“王总、我知道、知道你派人来我家了,如果我出了任何事,我、我家人肯定会报警的!”王海笑着说:“哈哈哈,吴老板,报警是你的权利,但你与你的家人以后能不能过得幸福,可全部取决于你啊。”吴德利又说:“那你想咋办?”王海用柔中带刚的语气说:“退钱保平安!”通过与吴德利的对话,王海分析他虽然是有点怕了,但还没有怕到想把到嘴的肉吐出来的地步。王海决定实施第二步计划。

  在事先确定吴德利已开车出门后,王海几个开着车,在村里找到了吴德利家的那条街,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每路过几个吴德利的街坊邻居时,都会过去停车,下来问:“吴德利家在哪?他女儿在哪上学?小儿子多大了?孩子都叫什么名字?”看见他们这身打扮,再问这样的话,村民都惊恐地摇头不语,避之不及。王海从倒车镜里看到,每一个被问过的村民,都往吴德利家跑去,王海要的就是吴德利家得罪了黑社会,黑社会找上门来了的恐慌效果。转了几圈,王海四人开车来到吴德利家,并一前一后地走进屋里。一个30多岁的抱着个1岁多孩子的女人和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正在和刚才进来报信的邻居们窃窃私语。一看见他们,屋内的人全都立刻露出惊恐的表情。这时,按照王海事先的吩咐,刘扬已经开始给孩子们“咔咔咔”地拍上了照片,王海则阴森森地对老太太说:“这位是阿姨吧?你替我给你儿子带个话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不把钱退给我们老板,后果你让他自己去想吧,哈哈哈……”

  成功上演黑道风云,骗子从此改头换面

  合法地表达完来意之后,王海便撤了。从吴德利家出来,王海让洪兴与刘扬在吴德利家前后街道上,在50米的范围内,盯着他家门口来回徘徊。

  若发现有人看他们时,就故意在附近找砖头瓦块藏在路边,或者把提前买好的镐把,藏上几根,要让人感觉吴德利家已经死死地被黑社会盯上了。

  给他俩安排好后,王海带着苏二去了吴德利的厂房。到了厂子不远处时,他却发现厂门外停了五六辆车。莫非他们找了道上的人,也做好了开战的准备?找了什么人?会不会火拼?万一打起来……

  王海跟苏二商量好对策后,把车开到了厂子正门口。往里一看,果真有十五六个人在里面像是商量事情。看外表,有十来个社会小混混的打扮,剩下的像是些生意人。他们也注意到了王海和苏二。

  两人下车后,苏二走在前面,一路小跑。王海让他一脚踹开虚掩的铁排子门,制造出浓重的黑道气场!进门后,苏二立刻把右手伸进左前胸里,好像马上要掏出武器的样子。

  王海则迈着威风凛凛的脚步,像电影里的黑社会大哥,走到他们面前后,抬起胳膊,用指头从左边慢慢地滑到右边:“谁是吴德利?!”

  每个人都惊恐地愣着,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其中有个30多岁的男人,剃个平头,在王海指到他时,他的眼神不敢直视,有意躲闪着。直觉告诉王海,这个人就是吴德利!想着在身边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他都不敢冒头,那王海也觉得自己没必要表现出已识破的样子。于是,他继续装作没找到吴德利,又大声对他们说:“你们给吴德利传个话,从现在起,出现啥后果,别怪我们老板没给过他机会!”

  说完后,王海立刻转身往外走。这个院子比较大,最少得走20秒。这个20秒,王海感觉很漫长,万一他们十几个人一拥而出,在背后抡上几棒子……王海不敢再想,支棱着耳朵,时刻留意身后。

  此时,王海还不能走得太快,走得太快,像是在逃跑,他们会发觉他的胆怯;他必须走得四平八稳,要用六亲不认的步伐镇住他们。

  所幸,王海就这样一直走到车上,所担心的事,全都没有发生。他的心也怦怦跳了半天才平复。

  车开出来以后,王海让苏二下车,在他们厂子的路口至门口来回徘徊,做出与洪兴、刘扬相同的动作与效果。随后,王海独自开车去了肖老板的厂子。看看表,此时已经上午十点多了。王海也一直在想,如果到中午吴德利还不回话,下一步怎么办?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左右,电话铃响了,是吴德利!

  “王总,我退钱给你,但是有个条件,你必须得把货先拉过来。还有,就是你能不能让你派来的人先别在我家与厂子外转悠了,货到后,我肯定把钱给你全打过去。”王海立马说:“好的,我相信你!”挂掉电话,他给老姨父打了电话报喜,并叮嘱他赶快找车把货给运过来,也打电话通知苏二他们撤了。

  中午,肖老板订了最好的饭店,为王海摆了庆功宴。很快,吴德利将30万元货款一分不少地打到了王海的账上。凭着高超的演技,王海只用了十个小时,就兵不血刃地打了一场胜仗。

  事后,过了大约一年左右,因为订货,王海跟肖老板通电话时,肖老板还提起,说他们那次去找吴德利的事,闹得周边几个村都知道了,说吴德利骗了一个黑社会大老板,老板派手下追杀他来了。

  “各种版本啊,传得是沸沸扬扬啊,最主要是你真办了件好事。从那以后,再也没听说吴德利再敢骗人的事了。”他说完后,两人一起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起来。

  编辑/白秋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