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2020年04月08日 22:00 新浪网 作者 摄影世界

  最近几天,一条关于“鲸落”的科学新闻在社交网络上刷屏。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4月2日,中科院“探索一号”船完成2020年度第一个科考航次,此次科考中最引人注目的一项成果便是在南海首次发现一个约3米长的鲸落。

  鲸落(Whale Fall)指鲸沉落在深海之后,用自己的残骸滋养万物进而形成的一套完整、复杂的生态系统,这套以分解者为主的循环系统存在可长达百年。鲸落与热液、冷泉一同被称为深海生命的“绿洲”。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此次“鲸落”的发现,是我国科学家第一次发现该类型生态系统,对我国深海科学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于普通人来讲,仿佛也是一把开启探索深海奥秘之门的钥匙,让我们对神秘的深海更加好奇。

  来吧,

  接下来,

  一组同样来自深海的照片,

  将继续带给你惊喜与感动。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拍下这些照片的是俄罗斯摄影师亚历山大·塞米诺夫(Alexander Semenov),同时与摄影师身份伴随的是,他也是一名海洋生物学家。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在中学时代就非常喜欢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并在俄罗斯白海进行的一次夏季野营活动中第一次接触海洋生物。他觉得它们很漂亮,并对它们非常感兴趣,因此上大学时选择了莫斯科州立大学罗蒙诺索夫无脊椎动物学系。

  2007年毕业后,他立即开始在白海生物站(WSBS)工作,担任助理潜水员。白海生物站位于极圈附近,有一个潜水站,进行多种水下科学研究。仅仅用了4年时间,塞米诺夫成为了潜水队的队长,并带领核心潜水员进行复杂的海洋水下研究项目。也就是在白海生物站的工作中,塞米诺夫开始尝试水下海洋生物摄影。在他镜头下的海洋生物千姿百态,趣味十足,缤纷多姿。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塞米诺夫说:“我希望通过镜头探索水下生活,拓宽人们的视野,同时也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珍惜和爱护我们这个美好的星球。”

  摄影世界×亚历山大·塞米诺夫

  在海洋中拍摄不容易,尤其是对于你这样的“摄影初学者”,你花费了多久才能够拍摄出成功的照片?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刚开始,我只是使用我旧的小型数码相机拍摄,没有任何水下照明设备,所以几乎都是失败的。后来我也尝试过把水下生物打捞回实验室再拍摄,但环境的变化使得它们呈现的状态和水下并不一样,所以也是失败的。

  经过不懈的努力,12年后的现在,我可以自信地说,我已经是一名专业的摄影师了。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你的主要工作都是哪些?拍摄这些生物的目的是什么?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我的工作主要是寻找、研究和记录所有存在于水下的生命。海洋中有几十万种不可思议的生物,即使是最有经验的海洋生物学家,也经常会被新奇的海洋生物惊艳到。而这些奇妙的生物又是非常脆弱的,甚至一次触摸都可能终结它们的生命,所以在实验室里研究它们是非常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就需要我们潜到水下找寻和记录它们。

  例如,狮鬃水母(Cyanea Capillata)可以长到37米长,伞形躯体直径约2米,由于它太大而无法保存在水族馆中,只能通过照片和视频来观察和记录它们的生活行为,包括它们的运动机制、进食习惯、生长和繁殖周期,以及它们能容忍的生命形式和它们的敌人。

  获取海洋深处生命的这些无价信息是很有挑战性的,但我和我的团队拥有丰富的经验和最现代化的设备,帮助我们以最高的画面质量记录我们所看到的一切。我真的很高兴也很自豪能为科学界和全世界的人们提供这些独特的内容。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请为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团队。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为了有效地工作,我组建了一支小型但可靠的潜水员队伍,能够应付几乎所有的任务:无论是捕获无形的水下生物,分析珊瑚礁的健康状况,还是在离营地几十公里的冰下潜水采集科学样本。现在我们有五个人,四男一女,女队员正是我的妻子。我们都是海洋生物学家、专业潜水员和水下操作人员。

  近年来,我们几乎获得了所有必要的潜水设备,拥有了自己的船只、压缩机、发电机、照相机、镜头、视频灯和水下外壳、干洗服——一整套所需工具和物品。我们还与几家生产摄影和视频设备、外壳和潜水设备(尼康、松下、苏宝和乌尔苏特)的大公司合作,这些大公司在我们的工作和探险中为我们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我们一直在努力改进拍摄的技术组成部分,正在开发水下稳定系统,修改灯具、外壳、三脚架和其他设备,不断追求世界上几乎没有其他人能得到的独特的拍摄技能。我们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设备上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支从事水下科普拍摄的专业科学家队伍。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你一般多久会进行一次水下拍摄?拍摄前会做哪些准备?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我一年中几乎有6到7个月每天都下水。这取决于我当前的研究项目和环境的危险程度。

  如果是“潜水安全”期,我们在船上生活和工作,一天最多可以潜水4次。如果是冰上潜水,我们每天尽量潜水一次,最多2次,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和耗能的过程。有时我独自一人去水下探险,目标是去到以前没有人潜水的地方,这往往难度很大。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准备工作要视情况而定,对于冰下潜水,需要准备三层保暖的裤子、放在靴子里的化学暖手器、厚厚的手套、双倍的呼吸装置,以避免紧急情况下结冰。还有相机和所有的铃铛、口哨,全部装备会超过60公斤。如果是在热带的地方潜水,只需要穿上短裤或3毫米厚的薄潜水衣,就可以了!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在水下摄影过程中你遇到过什么困难?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经过12年潜水拍照的历练,现在的我其实没有什么拍摄上的难题,即使只有半米的能见度或者是完全黑暗的水下都可以。但在入行初期,确实是困难重重。

  比如,我首先需要成为一个非常好的潜水员,在水流中保持一个位置,不能频繁呼吸;其次,我需要熟悉掌握相机和辅助设备的性能;第三,我还需要学会找到最佳角度、最佳光线、最佳构图,等等。面对这些困难没有捷径,只能通过日积月累的经验来改善。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有没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经历与我们分享?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有一次,我在夜间潜水时遇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水母,当时我是独自潜水,没有任何人在水面支援。小水母就在离我脸不到5厘米的地方朝我的方向移动。我全身都穿着潜水服,但脸是裸露的,所以,我面临着被它蜇伤的危险。

  被水母蜇伤后果是很严重的,有的会高烧、呕吐并产生幻觉,严重的还会导致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想到这些后果,我拼尽全力地向后游泳,最终躲过了它的“进攻”。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还有一次在日本海域,我正在专注地拍摄一只海星,忽然感到我的一条腿不能动了,当我向下看时,发现一条触角有9米长的北太平洋章鱼正往我的腿上攀爬。我当时真的吓得魂飞魄散,虽然知道这类章鱼不会吃人,但它们庞大的身躯和力量,是能够瞬间将我碾成碎片的。

  幸好我的同伴及时游过来支援我,我们一起用脚蹼拍打它,后来章鱼有点失去重心,我的同伴就顺势扑到了它身上,把它的触角从我的腿上扳开了。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这项工作给你带来的乐趣是什么?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乐趣就是很具有挑战性。我需要不断地解决以前从未遇到过的问题,总是看到一些新的东西,探索新的地方,总是在努力快速地学习新的知识,无论是在科学、潜水、软件还是相机技术等方面。对我来说,这不是工作,而是生活方式。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会从事现在的工作。从9岁起,我就开始学习计算机图形学,当时我的计划是读完大学,就开始在大公司或工作室里为好莱坞电影制作后期效果。

  然而,我放弃了高薪工作,从零开始学习摄影,因为这让我更快乐。

一鲸落,万物生 | 这位海洋生物学家,拍下深海最美的“花”

  亚历山大·塞米诺夫

  (本文节选自《摄影世界》2019年4月刊)

  编辑:高益涵、崔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