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杭州杀妻案”一审择期宣判,“嫌他没用”绞碎初恋情,许某流泪

“杭州杀妻案”一审择期宣判,“嫌他没用”绞碎初恋情,许某流泪
2021年05月15日 22:34 新浪网 作者 新民周刊

  文 | Eva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今天(5月14日)上午9时,备受关注的“杭州杀妻案”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12时47分,庭审结束。本案将择期宣判。2020年7月5日,杭州来女士失踪案引发关注。19天后,警方发布通报称,来女士已遇害,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根据警方通报,许国利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女士产生不满,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女士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从庭审现场了解到,许国利称长期的家庭矛盾导致他对妻子起了杀心,又始终对自己的犯罪无法释怀,“我曾有过自杀的想法,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5月14日,浙江杭州,杀妻分尸案被告人许国利涉嫌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在杭州中院开庭审理。图片来源 |杭州中院杀了妻子,也是初恋,重组家庭矛盾越来越深“我爱她,但我也恨她,曾想过自杀,心里的矛盾始终无法释怀。”在法庭上,许国利哽咽了。1988年,许国利和来女士相识后很快确定恋爱关系,3年的初恋,两人的感情不断升温,就在谈婚论嫁时,许国利和来女士却因各种原因无奈分手。“分手后,我们各自成家,后来突破重重阻碍走到了一起”。2008年,时年43岁的许国利和39岁的来女士登记结婚,婚后两人生育了一个女儿。“前十年我们关系很好,家庭美满。之后有了矛盾,有了隔阂,但也和其他夫妻一样,只是小矛盾。”许国利说,慢慢地两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深。尽管夫妻不和,还要在邻居和外面人前保持和睦关系。许国利说:“我心里的烦闷始终无法排解,那段时间我心态都不正常,2020年7月初的时候甚至有到楼顶想过自杀,但没有勇气。”在许国利看来,他和来女士的矛盾主要来自对他“没用”看法的越来越深。“我是外地人,她总是埋怨我没用,只要发生了矛盾,她就对我进行辱骂,拿起边上的东西砸我,有一次还砸伤了我的眉骨,女儿也在现场。在家庭经济中,她用理财平台和基金,我炒股票,钱都归她管,有时还埋怨我不给她买礼物。”许国利称,因为女儿的教育问题,两人也多次发生争吵。“来女士从来不让我管女儿的学习,她的成绩越来越差。”家庭经济、孩子教育、妻子埋怨让许国利对来女士产生了越来越大的怨念。2019年,因为房子的问题,两人矛盾再次激化。“2019年底分到新房子后,妻子把房子登记在她的名下,又因装修问题,多次争吵,我心里不高兴。”许国利说,“加上妻子之前犯过错误,我心里始终无法释怀。”被捂死的过程中,妻子曾叫了许国利名字许国利在2020年7月4日和妻子又一次发生争吵。许国利说,7月4日上午,两人还一起到医院看病,并一起回家,下午的时候两人一起做肉圆子,许国利在厨房烧肉圆时,来女士在卫生间淋浴室清洗切割机,由于切割机刀片锋利,来女士的手指被划伤,埋怨许国利并用语言对他进行辱骂。“吃饭时矛盾也没有解决,各自吃完饭后,我心里还一直很生气。当时孩子在家,我就没有发作,怕当着孩子的面打起来。”许国利说。当天吵架后,许国利有了杀人的想法,来女士有睡前喝牛奶的习惯,许国利把家里的安眠药放在了来女士的牛奶杯中。“当天晚上11点到12点期间,我捂死了她,又拖到淋浴房进行分尸。”许国利说,在捂住来女士口鼻后,来女士曾醒来过,“她叫了我名字,当时我犹豫了,最后还是将她捂死了。她死后,我对着她呆了1—2小时……”。7月5日,来女士的大女儿接到母亲单位电话称来女士当天没有去上班,大女儿发现母亲失踪并报案。为何能在杀妻后还接受采访?许国利说:“我知道我错了,也知道杀人偿命,但女儿还在,必须有一个人活着,所以才隐瞒了杀妻的事情。我真的很后悔。”认罪认罚绝不上诉,但辩称不是蓄谋杀人据公安机关介绍,2020年7月6日晚8时许,来女士的女儿余某等三人到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四季青派出所反映:“我妈昨天一早不见了,怎么都找不到,能麻烦帮忙看看监控么?”警方调取了该小区及周边所有视频监控相关时段共计约6000小时。同时,对电梯、水井、楼道等进行排查,最终确认来女士自回家后再未离家。2020年7月22日下午3点到23日下午4点,警方对化粪池抽取的38车污秽物进行冲洗、筛查,现场提取检测后,发现有疑似人体组织,经DNA比对系失踪者来女士人体组织,判断来女士可能遇害,案件调查取得重大突破,许国利具有重大犯罪嫌疑。2020年7月23日10时,经连夜审讯攻坚,突破了嫌疑人许国利的口供,据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女士产生不满,2020年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女士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公诉机关认为,许国利对一起生活多年的妻子杀人分尸,并在杀人分尸后淡定接受警方询问和媒体采访,还故意曝出妻子出轨的信息混淆视听,难以想象其残忍程度。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情形极其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且造成严重社会影响,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许国利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认罪认罚,并表示无论什么判决都决不上诉。但他对于公诉机关提出的2020年初购买工具蓄谋杀人的指控不予认可,“作案工具都是之前家里用的。安眠药是因为我俩有失眠的情况,之前托朋友买的,平时我们都有吃。”而之所以翻供,许国利称之前对公安机关的供述有添油加醋的成分,以为这样能够减轻处罚。许国利的辩护律师认为,指控许国利的部分证据缺失,没有客观证据,只有许国利供述。部分重要人体组织未被收录在案。此外,许国利没有预谋的动机,只是家庭矛盾引发的激情杀人。其杀人系不和谐家庭关系引起,主观恶性不深。且许国利家庭情况特殊,还有一名小女儿需要照顾。小女儿曾向辩护人表示,平时父母对她宠爱有加,母亲去世了,她希望得到父亲的关爱和照顾,还写下了谅解书。鉴于此特殊情况,建议法庭充分考虑,不要对其处以极刑。

  被害人来女士家门口贴上封条

  哭着说,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女儿在辩护人提到小女儿今后的生活和出具谅解书时,许国利泣不成声,在之后的辩论阶段都难以平复情绪。许国利在陈述阶段说:“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妻子的样子和生活的场景,想到的都是她好的一面。我做的事情不是‘后悔’两个字可以形容的……同时,对关心我家庭的社会各界表示道歉,也对给我家人造成的影响道歉。”许国利哭着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女儿,甚至每次听到小女儿的名字都难以控制情绪,“我只想对女儿说爸爸妈妈都是爱你的。爸爸对不起你,希望你快点长大”。许国利故意杀人案刑事部分庭审结束后,继续开庭审理了附带民事案件。来女士大女儿及小女儿的代理人出庭。对于民事赔偿部分,小女儿的代理人提出许国利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共计1583153.3元;来女士的大女儿提出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等1131692元。许国利表示,要先充分满足大女儿的诉求。而对小女儿提出的赔偿,他并不认可,“我觉得这不是她的本意”,但具体如何赔偿,他愿意听从最后判决。案发小区化粪池改为停车位,楼层安装监控在“杭州杀妻案”事发近一年后,5月13日,有媒体再次探访三堡北苑案发现场。由于时隔许久,来女士家门口的4张封条已经破损落灰,门上还贴着燃气安检通知单。同层的3家邻居中,有人已经搬走,有人在此正常生活,门上贴着镜子和艾草。时至今日,三堡北苑小区的居民已经很少提及此事,化粪池的位置已改为停车位,各单元楼层也都安装了监控。“都那么长时间了,没那么怕了”,4号楼一居民告诉记者。三堡北苑5号楼的一位老人称,该小区属于回迁房,2010年建成后,很多业主拿到了多套房子,事发后,有人将这里的房子租了出去,但并没有大量搬走的情况。不过,小区房价并没有因为这起案件大幅下跌,“事发前(均价)可能接近三万五,现在还很贵,最少可能也得两万八、三万”。

  杭州杀妻案事发小区小区附近的多家中介表示,该回迁房小区还未办理房产证,目前并不能买卖,因此并没有涨跌一说,不过,小区确实有不少租户。由于小区临近学校,加之临近钱江新城商圈,有人搬出去,就有人租下来,房源相对比较紧,“88平4700,能租的不多,大部分都租掉了,去年的事儿(对房租价格)没什么影响”。但也有人忌惮此事。有媒体报道,一名男子通过中介租下该小区的一间房,入住3天后才发现,自己所租房子的正下方为“杭州杀妻案”案发现场。随后,这名男子立即搬走,且只愿意支付3天房租,要求退还其余房租和中介费,为此网上还引发讨论。小区一位老人向记者介绍,当时在得知失踪案转为杀妻碎尸案时,她立即吓慌了,甚至不敢下楼。聊天间隙,她指向化粪池的位置说,事发后,曾有居民在现场献花祭奠,今年清明节时,还有人在楼下烧香烧纸,猜测可能是来女士的亲戚。综合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扬子晚报/紫牛新闻、中国新闻周刊等报道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