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家张榕山

中国传统绘画艺术家张榕山
2021年05月17日 16:24 新浪网 作者 央广网

  张榕山(1946.9-2018.12),祖籍江西临川。1946年9月7日出生于江西吉安市榕树码头岸畔。青少年时考入江西省文化艺术学院美术系读书,学习绘画。1965年进入江西省博物馆任专业画家,直至2006年退休。2018年12月18日因病在南昌去世,享年73岁。

  张榕山在近六十年的学习、工作生涯中,专心致力于绘画事业,将其毕生的精力心血投身于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学习、研究、创作与追求中!“对于元四家、清六家、八大山人暨现代傅抱石,咸追慕不已,胥具精深之了悟”。其在古代山水画的临习上;在学习和创新八大山人花鸟画法上,尤其在继承弘扬傅抱石山水人物画技艺与创作方面,都取得令人赞叹的成就!在此基础上,张榕山晚年画风变体,形成了以“榕山松”为自身特色的细密山水画和写意水墨花鸟画,从而充分展现了其国画艺术的多样性与独特性。

  张榕山一生无比勤奋,临仿和创作了近三千幅国画作品,其中的精品将近千余幅,为江西画坛和世人留下了弥足珍贵的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瑰宝。

  《江山如此多娇》作品赏析

  傅抱石为其与关山月合作的,位于人民大会堂的巨幅作品《江山如此多娇》,共出过多幅小样画稿。此幅仿品中,张榕山以远景的冰雪皑皑之北国风光,中景则以云海衬托一轮红日,而近景采用重笔青绿色彩画法,描绘出高山劲松。此画以小见大,展现出壮丽的祖国河山!寓意祖国大地江山如画,体现了华夏山川坚如磐石之豪迈气概!

  导 言

  本次张榕山美术馆作品首展,共分为六部分。其中第一、二、三部分,主要为张榕山临仿傅抱石的山水、人物画,以及少量张榕山创作的傅氏风格作品。

  (张榕山家族与傅抱石家有两代人的交往与画谊。一九四三年张榕山叔父张秀仁自泰和邮赠傅抱石旧墨五方,傅抱石狂喜之下即用此墨作山水画。画首亲笔题有长文记述此事。该画现藏于南京博物院。)

  第四部分以张榕山的临古作品为主。傅二石先生在给张榕山的亲笔信中赞道:“若不是有您的题款,我恐怕要误以为是幅古画了。”

  第五部分是拟八大山人风格的山水和写意花鸟画。

  第六部分是独具张榕山绘画艺术特色的榕山松·细密山水人物画、花鸟画及山水长卷相信观此画展,将对张榕山传统绘画艺术的精妙,以及其作品的多样性,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第一部分

  中国近现代的伟大画家傅抱石出生于南昌市。早年在南昌学习生活期间,与张榕山父叔辈颇有交往。张榕山在学艺生涯中,因极其崇拜傅抱石大师,故而孜孜以求地追寻傅抱石国画艺术的足迹,一生中临仿了难以计数的傅抱石风格的山水人物作品,尤其对傅抱石开创的“散锋笔法”和“抱石皴”的掌握,可谓是臻于化境。

  细把江山图画

  (来信摘录)

  傅抱石夫人罗时慧女士于一九八五年十月十六日给张榕山的亲笔信中写道:

  “想当初傅抱石看到你来到我家,他是倍加亲热的。这你也知道,我们两家的友谊不一般。”

  傅二石先生于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在给张榕山的亲笔信中写道:

  “读了您的长信,终于发现在我们老家,还有一位像您这样有才华、有知识、有见地、有抱负的傅抱石崇拜者,这当然使我特别高兴。说来惭愧,我作为傅抱石之子,受过父亲的长期培养,至今却无甚成绩。但艺术不能从家族的观念来局限,伟大的艺术家必须由才能相当的人来继承。这继承者姓傅或姓张,是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是继承者是否配称为真正的继承者。总之我对于在我们的老家有您这样一位真正的继承者感到万分高兴。”

  《潇潇暮雨图》作品赏析

  傅抱石先生曾说过,他最成功的雨景作品当数一九四五年创作的《潇潇暮雨图》。张榕山所临习的此图,运用傅抱石散锋笔法,饱蘸墨水,以重按疾擦和轻提淡扫相结合,表现出与原画满纸风雨同样的效果。在最下角,一策仗红衣僧人在风雨中独行,衬托出全图重墨烟雨、莽苍淋漓之意境。此作可谓张画仿品中之上品佳图也!

  《苍山如海》作品赏析

  写毛泽东诗意,是傅抱石后期绘画创造极为重要的部分。张榕山一九七八年所仿此幅《苍山如海》,画笔分外激昂壮阔,以苍深之笔洒写前后两山峭然耸立、势摩云天!山头星星点点的红旗及远处云海红霞,则为苍山如海之点睛之笔。而张榕山运用傅氏散锋及抱石皴之技艺,在此画中当达炉火纯青之高度!

  《听泉图》作品赏析

  傅抱石先生极少当众作画,其《听泉图》是专为江苏省国画院学习班第一批学员结业时。兴之所至当场示范作画,一气呵成!一九九四年特种邮票《傅抱石作品选》中将此画列为第一枚。张榕山所仿此图,全面把握了原作技法,画面层次丰富生动,尤其是近景部分用墨凝重而跳跃,形成的泉涌波涛展现在观者眼前,宛如身临其境!

  (傅抱石《听泉图》原作,在保利二〇一九年秋拍中,以五千多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拍出!足见其出神入化的艺术魅力和不同凡响的艺术价值。)

  第二部分

  傅抱石的仕女图,秉承了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传神精神。由于长期研究画史,其在传统人物画上有深刻的心得。张榕山受其影响,笔下仕女形象端庄丰满,线条圆劲绵细,意趣古朴清远。特别是衣袂临风飘举的吴带之风,以及美目顾盼之眉间传神,描绘出:所谓佳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所谓伊人

  《抱石写云中君图》作品赏析

  一九五四年九月,傅抱石创作了两幅《云中君与大司命》的大画。(其中的横幅在二〇一六年拍卖会上,以2.3亿元人民币成交。另一幅立轴尺寸为221公分*132公分,约26平尺。)

  张榕山于一九八六年所作《抱石写云中君》即仿自此大幅立轴,但尺寸仅为91公分*51公分,约4.2平尺。但见画中女神着红衣,绿内衬,黑飘带,驾着龙车云中飞驰。在云雾迷蒙中绽射出红色霞光!后面男神大司命手握宝剑,紧随云中君在云中遨游。该画用墨淋漓酣畅,张榕山以此区区小画,重现傅抱石大幅立轴之磅礴气势,足见其笔墨功底非同一般。

  最美《山鬼图》作品赏析

  张榕山于一九八六年临仿了傅抱石绘于一九四五年的《山鬼图》。图中为楚怀玉王之女,名为瑶姬,夭逝后化为巫山之神,在虎豹的环伺下,游于巫山之顶。画中人物体态窈窕,雍容华贵,眼中含情脉脉,似神情恍惚,衣纹轻盈舒展,着色淡雅,飘逸生动。

  (傅抱石此幅原作,在二〇一六年保利秋拍上,被介绍为史上最美的山鬼图!最后以六千三百万的高价被买走。)

  《湘君图》作品赏析

  傅抱石的仕女人物画多取《楚辞》为题材创作,其中以“湘夫人”、“湘君”和“二湘图”为数量最多。张榕山所绘此图,是拟傅抱石笔意创作的精品之作。该图紧紧扣住“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的诗句,将湘夫人塑造成身材秀颀,长袍大袖,宽裙曳地的美人形象;勾画出秀美妩媚,怨而不怒,哀而不伤,柔中带刚,怅然若失的神情。

  《携琴赴会图》(手卷)作品赏析

  该图长302公分,高24公分,系张榕山拟傅抱石笔意,创作于一九九一年。

  图中六位人物分为三组。右边一组为两位宝髻华服仕女,携琴迄逦徐行赴会;中间一组为两位高士,一捧书卷,一退竹简袋衣,似在谈论;右边一组为主仆二人,主人一手持卷,一手捧杯,似已完成书稿模样;仆人清秀可爱,持壶抱画轴佇立待命。画面设色清丽,人物高雅飘逸。构成了闲静优雅兼具动感的画面。

  第三部分

  傅抱石喜欢和善于绘画古代人物,在人物画上常钤有“上古衣冠”印章以表其心迹。其笔下人物如战国时期屈原,西汉苏武,晋七贤唐八仙,宋元明雅士文人等。尤其是历史题材、人文典故,无所不包。张榕山所绘人物画,深得傅抱石文史笔墨之真昧,比较全面地重现了上古衣冠的风采与华章。

  上古衣冠

  《石勒问道图》作品赏析

  石勒是东晋十六国后赵的开国皇帝,原以嗜杀显威。佛图澄以七十九岁高龄,拄着锡杖来到石勒军营弘扬佛法,劝其以道德教化百姓,勿再滥杀。石勒心有感悟,下令不再杀生无辜,最后得成帝位。张榕山所仿此图,是傅抱石原仿自日本的桥本关雪。图中石勒身负弓箭,低首垂眉,虔心听诲;佛图澄着红色僧衣,左手持锡杖,而手掌呈劝阻状,构成了诚心布道礼佛的庄重画面。

  《琵琶行图》作品赏析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任江州司马(今九江市主官的主要助手),留下了著名长诗《琵琶行》。其中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大珠小珠落玉盘”,“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商人重利轻别离,前月浮梁买茶去。”等名句更是脍炙人口、流传甚广而久远。可能是同为江西人物故事缘故,傅抱石在重庆期间,曾画过多幅《琵琶行》作品,表达诗中的意境。

  张榕山此图所描画的弹琴女子,衣着明艳,专注弹拨,似在诉说坎坷的人生际遇;船上对饮主客二人,相对默然,如痴倾听。画面上部用大笔浓墨渲染皴擦出树叶、桅杆,月光从树叶中隐隐透出,衬托出“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的悠叹惆怅的意境。

  (北京保利2018年春拍中,傅抱石一幅《琵琶行诗意图》以九千万元人民币高价落槌,加上佣金的成交价超过一亿元人民币。)

  《苏武牧羊图》作品赏析

  张榕山一九九四年拟傅抱石笔意所绘《苏武牧羊图》,画面极其简练,仅一人一羊一节,表现了苏武任凭匈奴单于严逼利诱,也不为天寒地冻的残酷环境所屈服,始终紧握汉节,坐卧起行不离其身,节旄尽落而不易其志。其目光远视,傲然而立,显示出坚毅深沉的性格和不辱使命的伟大爱国情操!

  《云林洗马图》作品赏析

  元代画家倪瓒,号云林,其人清高孤傲,一生不愿为官,素有洁癖,留下了洗桐、洗马的絶胜逸事。傅抱石曾感叹:元代倪云林故事是画不完的。张榕山所绘《云林洗马图》,熟练运用北宋李公麟白描笔意,线条高古柔畅,风格清劲绝俗。更有趣的是此图省略了傅抱石原图中右侧的倪瓒一主一仆,仅画出左侧两人一马,面向东侧,留给观者以无限的遐想与回味……

  《高士对弈图》作品赏析

  张榕山一九九〇年创作的此图,画面中两位高手棋逢对手,鏖战正酣:左边这位似已胸有成竹执子欲落:右手这位看似处于下风,眼神凝视对方手指,生怕对方一招取胜!最有趣的是梳着双髻、身着红杉的侍童,粉面稚脸,全神贯注地盯着碳炉和紫铜壶,对身后的主宾和棋局博弈完全无视,漠不关心,构成成人智斗和童趣无邪的生动对照,妙趣横生!

  (所题傅抱石东川坡下写,经认真查对,傅抱石在重庆金刚坡下的七年中,并未有此画的记载,故可基本认定:此图为张榕山本人拟抱石笔意所创作。)

  《郑庄公见母图》作品赏析

  郑庄公母亲姜氏宠爱其次子公叔段,两人合谋袭击郑庄公。兵败后姜氏被外放。庄公发誓:“不到黄泉不与相见”。过了一段时间,庄公后悔,听从颍考叔劝谏便掘地及泉,从隧道中与母亲相见,母子和好。张榕山所临此画中,地宫内庭柱耸立,气氛森严,郑庄公神情凝重,姜氏在颍考叔陪同下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作者将画面定格于这气氛紧张的瞬间,生动地再现了人物的神态。

  中国京剧的传统剧目中有一出《掘地见母》,就是描写这一段历史故事。

  (在嘉德二〇一五年竞拍中,一幅傅抱石《郑庄公见母图》成交价为七千九百万元人民币。)

  第四部分之 (一)

  临仿先贤画迹,体会前代画家状物写形的方法,为己创作开启门扉,本是世代相传的艺苑规范。张榕山以极其崇敬之心,无比勤奋之笔,临仿了历朝历代无数的经典画作!或清新俊逸,或瑰丽雄奇,或苍深渊穆,或气韵高雅,苍莽不羁,淋漓尽致。可谓“具区吞灭三州界,浩浩荡荡纳千派。”张榕山也在此基础上,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今人笔墨。

  往来古今笔墨

  《意远天游图》作品赏析

  此幅绢本青绿山水图精品,古意盎然。由题首的古诗道出高士出游的心境。在褚色的绢底上,绘出青松翠岩溪水,山径上一高士前行,似在倾听潺潺流水声、转角处一小童身背包袱,吃力地跟上主人步履。此绢本画对人物刻画细腻,面部明逸清艳,线条隽雅流畅,在一定的程度上已追越明代画家仇英的笔触。令观者赞叹不已!

  《仙山垂钓图》作品赏析

  张榕山于一九九一年创作此图,画面设色清逸淡雅,峰峦叠嶂。其山势峻峭而秀美,行云缭绕而隐约,碧波浮水而翩翩,宛如仙境幻影。画中近景为虬松岩下一垂钓者,中景为扁舟屋舍,远景为山峦淡出,恰似天上人间也!

  《松下思贤图》作品赏析

  此图为张榕山一九九一年所作。画中巨峰巍然耸立,瑰丽雄奇的山峦,林木繁茂葱郁,云蔼空濛,水流淙淙。一高士席地而坐,似欣赏山景,又似思仰先贤,侍童捧书匣以待。画家以畅达自如的浓墨重笔,挥写山石树木人物。其笔法既有宋代·范宽李唐之风,又有明代·王绂唐寅特色,使画面尽显墨色湿润雄秀,境界悠长深远。图中题诗为唐代·王维的“道梓州李使君”。

  第四部分之 (二)

  世上很少有人不喜欢雪!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人在这样的氛围中,容易忘记尘世的烦恼,获得了纯粹的安宁。对于中国画家来说,雪是一个极为丰富的元素。在雪意阑珊中,描暮出不落凡俗的雪中之景!在禅学中,雪意味着一种大智慧。有僧问:什么是摩诃般若?青耸禅师道:“雪落茫茫,摩诃是大,般若是智慧。”大智慧是雪落茫茫。

  雪景般若

  《雪麓行旅图》作品赏析

  此画中所题为唐代·韦应物《寄全椒山中道士》一诗,诗的关键在于“冷”字上,此图正应此诗景。但见图中山势巍峨,以阴沉迷茫的天空背景衬托白色雪山。山下屋舍中主人正围炉取暖,行旅上两驴四人在雪径上艰难跋涉!最后一人用衣袖抱头,似不堪寒风侵袭。张榕山以独特的表现手法,寄情于雪山、寒林、旅人及屋舍,寄托着画家荒寒淡泊,宽博大度的自然观。

  《寒鸦图》(绢本)作品赏析

  此图原为唐代画家李成所绘。李成,字咸熙,乃唐宗室后裔,常画雪景寒林,多为北方景色,《寒鸦图》是其名作。张榕山所临此图,笔精墨妙,描绘出冬日雪后塘林木间群鸦觅食、翔集鸣噪的景象。

  乾隆皇帝为此图题诗:“千林叶落树枝干,鸦集啼饥复叫寒。嗟我民宁无似此 ,围炉不忍展图看。”作为皇帝,触透此图联想到民众的饥寒不易,亦可谓有爱民之心。

  《溪山雪意图》(绢本)作品赏析

  此图卷传为南宋·刘松年仿北宋·高克明的山水画作,图长为41.6*241.3厘米,全卷长为1308.9厘米,现收藏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张榕山所仿部分长241厘米,画卷描绘雪后溪水两岸的平坡低岗、桥屋村舍、乔松岩壑、泉流舟楫等雪天景色人物。(其中岗坡上一人冲寒担物而行,原图为设色,而张榕山此图均为水墨。)

  第四部分(之三)

  我国的早期绘画都以织物为画底,存世最早的中国绢画为东晋大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用纸绘画则要从唐、五代起才渐渐使用、兴盛。本单元展出张榕山的绢画、纸画各四幅,体现不同年代不同风格的艺术特点。其中《茅屋琴鹤图》之细密笔构图与笔触,较之《江堤晓景》大斧劈皴的开合,形成了明显的对比。

  纸绢笔墨丹青

  第五部分

  张榕山曾在其一九八五年所著《画余思考》文章中写道:“三百六十年前之南昌,石破天惊地出现了八大山人。其艺术独特的、高度的个性化,充分地给我们昭示了传统的伟力。”本次展出张榕山八大风格的山水画和花鸟画作品,以最精简的笔墨表现出最丰富的意涵,其用笔凝练沉毅,形象夸张奇特,仿佛八大当年水墨又重现在今人的眼前。

  八大水墨今又现

  《鸥波浩荡》(长卷)作品赏析

  张榕山此幅花鸟长卷,既虚疏淡泊,又冷逸碜人。他同时借用了徐渭浓墨泼洒重染和八大渴笔飘逸淡扫之笔法,表现出画中央屹立在怪石上的雄鹰,钢爪铁喙,鹰视眈眈,欲对荷下水中大鱼展开致命的一击;左侧大鱼眼珠后视,呈现出欲逃不能的惊恐之状;而右侧山石枯枝上站立的翠鸟,冷眼旁观,似乎在等待双方搏杀后分享一杯残羹剩饭。整个画面完整地体现了自然界既弱肉强食,又互依共存的生动场景!

  第六部分

  张榕山在临仿中国传统绘画中,尤其重视对元四家中王蒙、黄公望等作品的学习、研究与创新。其所仿王蒙的《葛稚川移居图》和《青卞隐居图》等细笔山水画,已达乱真的高度!并在长期研习的基础上,于晚年变体,凌遂生奇,演进出以“榕山松”为独具特色的细密山水人物画。诚如他在自撰的《画家简介》中写道:榕山松的酝酿形成和出现,正是重新彰明了中华传统绘画所蕴藏着巨大而活跃的生发价值。

  细密山水·榕山松

  《秋帆远影图·长卷》作品赏析

  张榕山于2005年创作的这幅长7.68米的画卷,既气势磅礴,又细腻婉约。它以类似战国名人范蠡为原形的古代官宦泛舟归 隐、脱俗离世作为起首,让观者随之进入妙不可言的山水天地之间。但见作者以淡墨抹出远山近水,以简洁疏朗之笔,于空旷寂寥之境,领观画者目光随高士弃舟登岸,渐入潇散洒脱之地;而后墨气愈发沉厚,构图趋于繁密,绘出深山之中苍茫沉郁之气概!尤以画心部分,虬松山石着墨最重,以“榕山松”之奇特笔法,体现出雄强挺拔、元气淋漓之畅酣,是为此画卷之高潮部分也!而书中人物也随情景之变化,或行旅访友,或鱼樵之乐,或柱杖观瀑,或采菊东篱,好一派江南山水、田园风光之诗情画意!当画中人物来到湖光山色的另一端,只见江天浩渺、远帆片片,隐没于淡墨青岚之中。此时高士心境已平,似已完成了从入世出相、辞官归隐,到安逸山林、寄情于自然的全过程。所谓疏林晚照之中,贤士归来去兮,人生之路渐渐淡出尔……画卷首尾前后呼应,不由令人心驰神往也!

  (卷跋题诗由丰泽先生创作,著名书法家范坚教授落墨。)

  张榕山中晚年画风变体,开始形成自身独具的艺术风格。本单元展品中,从一九八〇年始的较早期作品,如《忆武宁山道中》、《拟明人山居图》和《深山访友图》等作品,能看出其类古作品有了自身特点的变化。其中《高山流水静思图》在疏朗的画面中,主题人物凝神远眺的背景前后,已出现“榕山松”的雏形。到了二〇〇〇年的《觚哉图》中,巨大的“榕山松”树冠宛如飞龙、又似华盖,可以说其“榕山松”已基本定型。继后,从二〇〇五年的《秋帆远影图》(长卷)、《悟道图》、《大化日月潭》和《松下麋鹿图》、《天地大化日月潭》和《游斜川图》等杰作,已将“榕山松”和“榕山皴法”展现得淋漓尽致!

  榕山松的形成

  《游斜川图》作品赏析

  我国田园诗人鼻祖、东晋的陶渊明,有诗名曰《游斜川·开岁倏五日》。其尾有“中觞纵遥情,忘彼千载忧。且极今朝乐,明日非所求”四句。意为饮酒至半,放开超然世外的情怀。画面中陶渊明与友人,泛舟畅游山川瀑布榕山松下。体现了诗人“生年不满百,勿怀千岁忧”的乐观豁达处世观。

  (据考证:斜川为今江西都昌附近的湖泊畔)

  《松下麋鹿图》作品赏析

  麋鹿曾广泛分布于中国各地,后野生种绝灭,十九世末偷运至英国繁衍,并于一九五六年返回故里。(因麋鹿角似鹿非鹿,头似马非马,身似驴非驴,蹄似牛非牛,故俗称“四不像”。)国画中以此物入画者极少,所以此图弥足珍贵。张榕山创作的此画,中心为一健硕之麋鹿,其形体匀称健美,鹿角雄伟丰满,眼神温顺而善良,站立在茂盛虬劲的榕山松下之岩石上,左侧有瀑布流水。整个画面用墨浓淡分明,松树和岩石的皴法与传统皴法不同,如山石在云头皴法基础上,用淡笔轻皴横扫,使山石的立体质感更为强烈。

  《天地大化日月潭》作品赏析

  此画面构图丰满,远山流瀑飞泻,近景中一长发山鬼裸女,优雅坐在山石上,身材苗条而丰韵,其左手举着莲花,右手掌撑石上,眼眉低垂沉思,神态高雅且忧郁,左腿上亦有盛开的荷花。身后为一古松虬干,虽少枝叶,然生命力极其顽强旺盛!画面下部的山石似卧虎形态,作者用横笔长皴之法,尽显盘石之坚韧气势。右下部的浓墨苍深与上左部的淡描亮白,形成强烈的对比,给观者带来震撼的视觉冲击。

  后 记

  在江西省文联党组和江西省美术家协会的大力支持下,张榕山“清寂·多彩”国画作品展于二〇二〇年元月六日至十二日,在江西省文联展厅隆重举办并取得成功!

  之后,在南昌国家高新区党工委、管委会的重视与帮助下,“张榕山美术馆”经过近一年的筹备,今天终于开馆了!配合开馆展出的张榕山国画精品,也与广大观众见面了。此次首展的展品,大多数是第一次公开展出,其中不乏有较高艺术水平的各类作品。

  在办馆过程中,得到南昌市文旅局的大力支持和南昌国家大学科技城管委会的全力配合;举办首展过程中,也得到江西省博物馆、保利拍卖公司、子易堂、掇英堂、随真斋、松壑斋等机构的指导;上海、南京、南昌、浙江、新余、景德镇、宜春等地的藏友给予了热情的关注与支持,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祝愿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奇葩,在这个伟大的时代不断绽出新枝,开放出新蕾。

  题词者简介

  范迪安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

  徐里

  徐里,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主任,全国美展总评委、评审委员会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何家英

  何家英,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工笔画协会副会长,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当代工笔画协会副会长,天津画院名誉院长,天津美术馆名誉馆长。

  薛永年

  薛永年,著名美术史学家、美术评论家。现任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会员书画碑帖组召集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山水组画》作品赏析

  此四张横幅山水画,是张榕山仿傅抱石风格所创力作!傅抱石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居住在四川重庆金刚坡七年,跑遍了周围数十里。将其间烟笼雾锁、苍茫雄奇的境界纳入笔下,开创了前无古人的傅氏山水画。张榕山以熟练的“抱石皴”和散锋笔法,描绘出薄雾冥茫、远山隐入屏障的大江景色,以及登山观瀑、飞泉奔腾的气势!让观者感到浪花飞溅的湿润感;听闻到风声、泉声、瀑声之交响,显示出永恒的艺术魅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