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除了「八百壮士」,淞沪会战中还有哪些英雄部队?

除了「八百壮士」,淞沪会战中还有哪些英雄部队?
2020年09月17日 18:00 新浪网 作者 铁血军事

  者:霄羽

  编辑:冷小军

  「大丈夫光明而生,亦必光明磊落而死。男对死生之义,求仁得仁,泰山鸿毛之旨熟虑之矣。今日纵死,而男之英灵必流芳千古。故此日险恶之环境,男从未顾及。如敌劫持之日,即男成仁之时。人生必有一死,此时此境而死,实人生之快事也。」

  谢晋元写下这封家信的时间是1939年9月18日,距离他率领524团的「八百壮士」撤入租界已经过去了一年十个月。此时的他已经做好了为国成仁的准备,家信即是遗书。一年半后,他在出操时遭到刺杀,伤重而逝,不满36岁。

  八百壮士以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壮举,诠释了舍身取义的民族精神。在悲壮惨烈的淞沪会战中,来自不同派系的忠勇将士以血肉筑长城,面对极为强大的日军拼死血战,粉碎了日寇「三月亡华」的呓语狂言,其丰功伟绩永垂不朽。

  除了八百壮士,还有更多的英名需要铭刻在历史丰碑之上。

▲ 谢晋元

  德械师的「铁拳计划」

  1937年8月12日,上海街头出现了大批士气高昂的中国军人。他们头戴德式M35钢盔,身着草绿色军装,身上背着上了刺刀的「中正式」步枪,胸前挂着8颗手榴弹,眼神中流露出凛然的杀气。

  最先进入上海战场的,是国军中最为精锐的德械师87、88师,师长分别是王敬久和孙元良。每师下辖两个旅,每旅两个团,88师还配属有一个战车防御炮兵连。

  14日下午,第9集团军下达总攻命令。87、88师首当其冲,向日本海军陆战队发起攻击。88师的德国顾问决心把德军的先进战法搬到中国来,制订了一个计划周密的「铁拳计划」——组织一支500人的突击队,全部配备自动武器,在一个炮兵营的火力支援下,选择日军阵地的薄弱点一鼓作气杀进去。

▲ 国军德械师

  这一计划由88师参谋长张柏亭负责实施,具体的参谋作业则由谢晋元中校负责。至于突击队的队长,则选择了88师最优秀的营长刘宏深少校。

  拂晓时分战斗打响,炮兵对日军阵地实施密集炮击。炮火延伸后,500壮士向日军阵地发起不顾一切的勇猛冲击。日军的火力十分凶猛,突击队员每前进一米都要付出数条人命的代价。身先士卒的刘宏深始终冲杀在前,不幸中弹殉国。

  刘宏深,湖南醴陵人,黄埔5期毕业,阵亡时年仅28岁,新婚不足百天。

▲ 遭受日机轰炸的上海

  突击队的500勇士几乎全部伤亡。在中国军队的猛攻下,日军防线开始松动。但就在这时,264旅前敌指挥所被炮弹击中,旅长黄梅兴少将当场阵亡。在数小时的恶战中,264旅伤亡千人,攻占日军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的目的没有达到。

  19日,蒋介石再次命令第9集团军全线出击,36师在师长宋希濂的带领下投入战斗。36师和88师都是由原国民政府警卫部队改编而成,同样是被寄予厚望的德械师。尽管宋希濂已经对困难作了充分准备,但战斗中的巨大伤亡还是令他惊愕不已。

  215团2营经过血战攻入了华德路十字路口,与日军展开肉搏。日军动用坦克封锁路口,孤立无援的2营300多名官兵暴露在日军重火力的打击下,最终全部阵亡。36师终因伤亡太大,最终被迫退回。

  「土木系」血战罗店

  8月14日,蒋介石电令正在庐山负责军官训练团事务的陈诚火速前往上海协助张治中作战。陈诚建议:「若打,须向上海增兵」。蒋介石表示「一定打」。

  陈诚,国民党军界中最受蒋介石信任和欣赏的资深将领,其赖以起家的「土木系」(十一师,十八军)在国军中自成一派。随着陈诚赶赴淞沪战场,其麾下的18军11师、14师、67师各部也随之抵达战场。

▲ 蒋介石和陈诚检阅军队

  23日,日军11师团从川沙镇登陆,攻下了重镇罗店,中国军队的后勤生命线沪宁铁路受到严重威胁。25日夜,蒋介石直接致电18军军长罗卓英,要求当夜必须收复罗店。

  反攻罗店的部队是18军的主力14师。83团自西向东发起正面进攻时,受阻于一条河上的一座小桥,屡次冲击均无法突破日军的机枪封锁,阵亡了上百名官兵。负责迂回的79团同样受阻,3营营长李伯钧中弹阵亡,全营损失过半。

▲ 表现血战罗店的油画

  9月1日,惨烈的战斗发生在狮子林炮台。驻守炮台的98师一个营与日军进行了4个小时的白刃战,直到全营官兵全部阵亡。更加惨烈的战斗发生在宝山城,98师583团3营在营长姚子青带领下与日军血战7昼夜,在一片火海中死战不退,直到全部殉国。姚子青身中数弹,肚破肠流,临死前仍然勉励官兵杀身成仁。

  在18天的作战中,98师伤亡近5000人,占全师兵力的60%;营级以下军官阵亡约200人,团长伤1人亡1人。14师第42旅原本8000多人,激战6天后,只剩下两千多人。

▲ 姚子青

  9月11日,日军主力强渡蕴藻浜。陈诚将第1军和税警总团这两支中央军投入战场。胡宗南的第1军在前面的作战中几乎打光,刚刚撤到昆山整补后再次投入战场,战斗力已经严重下降,没坚持几天伤亡超过八成,营长以下的军官几乎无人生还。

  鉴于中央军嫡系部队已所剩无几,接下来的战斗不得不依靠地方军阀的部队。

  令人刮目相看的杂牌军

  远道而来的各路杂牌军包括了粤军、湘军、桂军、川军、东北军、西北军、豫军、浙军、闽军、黔军、鄂军,中国军队总兵力达70万人。蒋介石对这些杂牌军严重缺乏信任,但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却令所有人肃然起敬。

▲ 桂军士兵

  湘军19师113团在防守郭家牌楼阵地时全团几乎全部伤亡,增补上来的湖南保安团在前沿阵地上苦撑了十几天。川军20军血战蕴藻浜,804团在夜战中把白天丢失的阵地夺了回来,全团打得只剩120人,活下来的营长只有1人,连长全部阵亡。残余的兵力刚好凑成1个连,依旧坚守着阵地。

  第三战区决定对日军发动大规模反击。鉴于中央军部队苦战多日均已失去战斗力,副参谋总长白崇禧极力主张由桂军第7军和48军担任反击主力。大敌当前,昔日把军队当做私产的军阀们与往日判若两人。

  桂军继承了太平军狡黠剽悍的传统,是公认最具战斗力的地方部队,尤其擅长山地作战。但桂军剽悍有余,却严重缺乏现代作战的经验,日军炮火之猛超乎了桂军的想象。

▲ 日军巷战

  素有钢军之称的第7军负责防御,170师508旅1016团抵挡不住日军的坦克和重炮,阵地失守。团长谢志恒发狠,声称如不把阵地夺回来,从炊事兵到团长全部杀光。经过一夜激战,阵地夺回来了,3个营的12个连长伤亡9人,全团仅剩160人。

  局部战场的拼死血战不足以改变全局。与桂军同时发起反击的各路部队都因突破不了日军的防线而无法达到规定的攻击线。反击失败的中国军队开始后撤,负责防守大场的湘军18师和西北军33师在日军的凶猛攻击下彻底崩溃,18师师长朱耀华自杀殉国。

  大场失守导致战局急转直下。第三战区决定主力向苏州河南岸转移,并命88师死守上海市区。这一命令当即遭到师长孙元良的拒绝。经过讨价还价,最终留下了524团的452人留守四行仓库,对外号称800人,于是便有了「八百壮士」。

▲ 日军攻击大场镇

  一寸山河一寸血

  就在八百壮士死守四行仓库的同时,日军第3师团强渡苏州河,中国军队88师、税警总团与之立即发生激战。

  税警总团隶属国民党财政部,经费宽裕,武器装备博采欧美军事强国之长,在中国军队中首屈一指。其各级军官皆为军校毕业生,且不少都有美国背景,是中国最为现代化的军队。

  10月30日,税警总团在周家桥接连击退日军7次强渡。第4团团长孙立人智勇双全,在岸边竖起钢板当作护墙,然后连续投掷榴弹,直到将日军浮桥炸毁;随后又运用古老的火攻战术,把藏到堤岸下的洞子里的日军全部烧死。战斗中,孙立人遭到日军炮火袭击,全身重伤13处,昏迷三昼夜,经多方抢救后才脱离生命危险。

  11月5日,日军第10军从杭州湾登陆。此举让整个淞沪战场的中国军队为之震动,如果日军成功实现两路合围,那么淞沪战场的几十万中国军队将再无退路。

▲ 孙立人

  日军向松江方向急速推进,中国守军第43军在之前的苦战中基本打光,全军仅剩500余人,根本无法阻挡日军。危急关头,从华北战场移至淞沪战场的东北军第67军奉命增援,南下松江阻击登陆日军,为其余部队撤离淞沪争取时间。

  面对日军足足4个半师团的优势兵力,67军血战三天,1.5万官兵仅存400余人,军长吴克仁阵亡。

▲ 吴克仁

  67军以全军覆没的代价也未能阻止日军,多路日军从四面八方向上海分进合击,已经呈现出大歼灭战的态势。1937年11月9日,蒋介石终于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三天后,上海沦陷。

  在气壮山河的淞沪会战中,中国军队以伤亡25万人的沉重代价,歼灭日寇4万余人,使日军遭到前所未有的沉重打击,在中华民族抵御外侮的心灵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中国军人的铮铮铁骨,将永远铭刻在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历史中。

蒋经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日军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