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2020年07月11日 12:13 新浪网 作者 环球网

  本文转自【澎湃新闻】;

  转移至安置点两天后的黄中发,回忆起村口圩堤决口当晚的情景时仍一脸慌张,猛吸了两口烟。

  “长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洪水,村里老人说上一次村口圩堤决口还是1958年,如今村子四面是水,就像个孤岛一样。”

  现年52岁的黄中发是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鄱阳镇桂湖村村民。桂湖村毗邻昌江。7月8日20时35分,鄱阳镇境内的问桂道圩堤出现漫决险情,决口长度约50米,堤内1.5万亩耕地受影响,沿线数个村庄被淹。由于决口地处村口上方,桂湖村就是被淹的村庄之一。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鄱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大屏,多个水文站超警戒水位。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

  7月10日,鄱阳的天空依旧漂着雨,昌江流域水位仍在上涨。当天下午4点38分,鄱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大屏显示,古县渡水位22.47米,超警戒水位2.97米。当日傍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探访了鄱阳县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这里安置了近700名受问桂道圩决口影响的村民。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在鄱阳县城,与桂湖村有17公里的距离。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

  五一中心学校里人头攒动,不过秩序井然。在安置点的物资分发处,一群披着红马褂的志愿者正在忙碌地给新转移过来的受灾群众分发生活物资。这里的物资大部分是当地政府采购和中国红十字会及各企业捐赠的。学校的教室里几乎都住满了受灾的村民。据该安置点的负责人介绍,7月10日晚该安置点的接待能力将趋于饱和,鄱阳县政府已经安排好了新安置点,接收陆续转移过来的受灾群众。

  意想不到的决堤

  据江西省防指通报,7月8日,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昌江流域水位迅猛上涨,发生超20年一遇洪水,导致鄱阳县问桂道圩发生漫决,堤内1.5万多亩耕地被淹。灾情发生后,当地投入武警、消防和干部群众等600余人参与抢险救援。截至9日凌晨2时40分,受洪水威胁的9000余名群众已全部安全转移并妥善安置,无人员伤亡,相关救灾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问桂道圩堤决口航拍图。新华社 图

  “怎么也没想到决口会发生在已经处理好的穿孔处,”在安置点的桂湖村多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事发当晚有村干部和村民在堤坝上巡堤,本来是要倒上面的一个堤口的,上面一个圩堤低,水都漫过圩堤了,老表们都去抢救那个堤口了,下游堤坝的穿孔之前就发现了,并封堵好了。”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的受灾村民正在吃晚饭。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

  黄中发回忆称,“大家都认为下游的圩堤是不会有问题的,98年大洪水都没倒过,上游的圩堤倒是有点危险,两处圩堤相隔了两里路。”

  “那天晚上8点半左右,下游的圩堤倒了之后,村子就停电了,晚上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水随后就没过了村里的马路,村里也响了锣提醒村民暂时转移至高处避险,”黄中发说,村民们就慌慌张张地开始把米油等吃喝用度都搬到了二楼或三楼,有的村民还把养的牛赶上了村子边上的小山坡。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夜晚的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

  “水来得太急太快,很多家电用品都没来得及转移,一会功夫水就没过了一楼,大部分村民都是一宿未睡,在二楼守了一夜,那晚没人敢睡,时不时打着手电筒看看窗外的水涨到了什么位置,”黄中发受访时回忆说,桂湖村有4000多人,但大部分青壮年都外出务工了,留守在村里就剩下老人和小孩,估摸有六七百人。

  黄中发介绍,第二天(9日)一大早,救援人员赶到后他们一家人才转移到了安置点。经历了那一宿的煎熬,有的村民见到水,腿都发软打抖,大部分一楼都淹掉了,深一点的都淹到了二楼。

  “村里面大部分人都安全转移了,但还有极少部分村民舍不得牛不愿意转移,自己的岳父就还留守在村里,当然还有驻村干部也留守在村里,随时观察着决口堤坝的动向。”黄中发颇为担心地说,现在就希望水快点退去,早日重返家园。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的受灾村民聚拢在一起聊天。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

  火速的归村人

  48岁的黄国金原本是在浙江宁波打工,但最近在网络上看到家乡桂湖村不断上涨的水位,心急如焚。他也是洪灾发生后在外务工火速回乡的代表之一。

  7月8日上午10点半左右,黄国金在朋友圈发了一段昌江河水位的视频,泛黄的河水湍急地流动着,宽阔的河面上漂浮有大量杂物。发这段视频的同时,他还在朋友圈写了三个字“好可怕!!!!!”

  7月9日一早,在村里人的朋友圈看到老家被洪水淹了,黄国金决定当天一定要赶回鄱阳。简单收拾之后,他去宁波的一家商店买了一艘绿色的充气船,想在鄱阳能派上用场。

  “在决口的前一天晚上,看到家乡圩堤里汹涌的洪水,自己还嘱咐了80多岁的老父亲,把家里的手电筒充饱电。”7月10日,在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黄国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7月9日上午11点,他和侄子两个人从六百公里之外的宁波火急火燎开车赶回鄱阳,因为老父亲的电话一直联系不上。

  一路上跟村里其他人联系后,得知年迈的父母被转移到鄱阳县城的安置点了,7月9日傍晚赶到鄱阳安置点见到了双亲,黄国金悬着的心里总算落下了,“人没事就好了。”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五一中心学校安置点,一位小朋友正在做暑假作业。澎湃新闻记者 宋江云 图

  7月10日上午,恰巧有救援队要回桂湖村查看水情,转移还想到安置点的受灾群众,黄国金便加入到救援队的队伍中。他搭着救援队的冲锋舟回到了被淹村子,看到村庄浸泡在洪水中,“非常难受,心里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那些都是老表们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

鄱阳当地村民回忆圩堤决口现场:村子四面是水,像个孤岛

  浸在洪水中的鄱阳镇桂湖村一角 图/江西网络广播电视台 胡康林

  “天灾也没办法,从圩堤倒塌起,心底就想东西淹掉无所谓,只要人身完全没问题就好,人在家园还可以再重建起来,”不过,黄国金也宽慰自己说,“还好决口是开在农田的方向,村里的房子应该算保住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现在在安置点,吃住生活政府都安排得挺好的。”

  据鄱阳防汛救灾新闻中心最新通报,截止7月11日8时,鄱阳全县受灾情况:受灾人口610126人,紧急转移安置64991人,集中安置1440人,需紧急生活救助27444人;农作物受灾面积30495公顷;倒塌房屋11户38间,直接经济损失28184万元。

  另据新华社此前报道,7月10日,受安徽、景德镇等上游地区降雨、水库泄洪,以及本地强降雨影响,江西省鄱阳县县域内河流、湖泊水位暴涨,全县14座圩堤出现漫堤决口险情,其中包括2座万亩圩堤出现决口,防汛形势异常严峻。

  7月9日,鄱阳县昌洲乡中洲圩水位超出警戒水位3.89m。中洲圩外河古县渡水位高达23.43m,超出1998年最高水位0.25m。由于长时间浸泡,加之堤身土质差,抗渗能力弱,于当晚溃堤。目前,该县投入公安、武警、消防和干部群众等500余人参与抢险救援,有安全隐患区域的8000余名群众已转移并妥善安置,无人员伤亡,相关救灾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鄱阳县水利局相关负责人受访时表示,截至7月10日,鄱阳县已接到136处险情报告,主要险情为漫决、跌窝、穿孔、泡泉。其中有14座圩堤出现漫决,包括2座万亩圩堤以及12座万亩以下圩堤。另有5座单退圩堤自然进洪。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