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奇葩说7》选手张踩铃: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人生旅程

《奇葩说7》选手张踩铃:这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人生旅程
2021年03月11日 15:32 新浪网 作者 澎湃视频

   正式进入《奇葩说》录制后,张踩铃觉得,自己可能“来错节目了”。

  与视频上看到或者想象中的搞笑娱乐气场大相径庭,她要面对逻辑严密的辩手,经验丰富的老奇葩,段子张口就来的脱口秀演员,脑子里随时要想如何奇袭、反驳、立论、证明……不单纯是一档她以为的“娱乐综艺节目”。

“我不适合‘吵架’。”张踩铃说。

  张踩铃

  讲话的天赋

  参加《奇葩说》之前,张踩铃生活在英国伦敦,喜欢在抖音上讲生活段子,第一条抖音视频发布于2020年3月19日。

  当时她的老公疫情期间发烧咳嗽,去了医院后也不给做核酸检测又只能回家,张踩铃气得必须在抖音抱怨一番,“也不会剪辑,也没有顺序,完全是一种很错乱的状态。”她没想到这么粗糙的视频都有人看,“这就是命运的阴差阳错。”

  张踩铃的抖音视频每条时长都在3-5分钟左右,这在15s视频传播为主的抖音上不常见。画面多半是手机随意录的生活小片段,或者她一个人坐在镜头前,用一口东北普通话干讲。

  视频内容源于生活,而她的生活里,最常见的就是不同文化之间的碰撞——她是东北铁岭人,老公出生于加拿大,留学时和她在厦门大学相遇,之后两人又在英国定居,而她的公公婆婆还一直生活在加拿大。这种碰撞很容易产生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比如被她称之为“大胖媳妇儿”的加拿大老公,到她的老家东北铁岭过年,和完全不懂英文的长辈如何交流的趣事;又比如她在英国生产时,医生护士大开门窗,给产妇喝冰水等和中国人习俗完全相反的照顾产妇的行为。

第一次突然大幅涨粉是她讲加拿大婆婆的事,说她婆婆的教育和生活观念如何和中国人不同,“大家好八卦,一聊婆媳关系就涨了这么多粉。我的主要目的其实想讲中西方的文化差异。我一直以为中西方文化差异大家都已经了解了,后来我才发现大家是不了解的。”

  张踩铃和她的加拿大老公是大学同学

  在视频时间长,设备后期都堪称简陋的情况下,张踩铃在抖音一年内获得了将近500万的粉丝,凭的就是她“唠嗑”的能力:一是一口纯正的东北口音,二是她随口就来的顺口溜和押韵句。即便是同样的故事,别人也说不出张踩铃的效果。

  讲话需要天赋,张踩铃不仅拥有东北黑土地长大的搞笑基因,也和她的专业有关。从厦门大学毕业后,她申请了在英国读电影学的博士,“懂编剧的人应该是会对故事性比较有起码的敏感度,不会讲一个真的非常无聊的故事。”

  从她这一年的视频内容看,张踩铃是表达能力者,押韵小能手加上源源不断说不完的故事,本应是在《奇葩说》如鱼得水的选手。节目组也大概因此希望她来参加。

在接到邀请时,张踩铃也这样想,她也喜欢表达。由于人在伦敦,她和节目组的沟通也在线上进行,编导给了几个话题让她聊一聊。虽然话题和线下面试差不多,但毕竟隔着屏幕,她完全没有体会到紧张感。回想起来,她认为当初还是应该参加线下的面试。

  张踩铃在《奇葩说》节目中

  我只是喜欢表达,不喜欢吵架

  采访时,张踩铃还没有从浓重的情绪中缓过来。不适应的痛苦是多层次多原因构成。

  为了录制《奇葩说》,她告别老公和大女儿,怀着孕从英国伦敦回到国内,已经在北京住了三四个月。她本来觉得,英国疫情严重,所有人都处于半停工状态了,也做不了什么,能够趁这个机会回国看看家人也不错,综艺节目图个开心。

  线上沟通顺利,海选阶段她也避开了紧张氛围。一开口,黄执中就笑,很快就给了她通关卡,“我还心想咋这么容易”。Easy模式一路开到导师关卡,她一进门就被四个导师拉着聊孕妇的问题,她本身准备好的辩题一直到被发了pass卡都没机会提起。

  “那时候我还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友好的节目。”

  但录制到中段,张踩铃感觉自己有些痛苦。

  张踩铃在国外就看过《奇葩说》,当时她喜欢的选手是詹青云、陈铭和肖骁。但前两人于她而言,“不像人类”,她觉得自己一听詹青云说话就容易心潮澎湃,但这种澎湃造成詹青云在她心里“神化”了,而陈铭跟她压根就“不是一个物种”。唯一让她感觉亲切的是肖骁,虽然毒舌,但“能够触及”。

  隔着屏幕看和亲自参加是两回事。进入正式录制后,张踩铃后悔了,发现对赛制太不了解。首先是4分半的发言时间,她都把握不好,“我的稿一定要卡在4分半钟,说过之后总觉得自己为什么不说这点要说那点,容易后悔。”她不认为是自己说话能力有问题,而是“打开方式”不对,“你让我讲长一点的故事都没问题,但要频繁出‘点’就很难,我更适合讲故事,不适合说论点。”她开玩笑说早知是这种竞争氛围,她就在回来前先聘请一个团队教她辩论了。

  张踩铃反思自己对节目的认识有偏差,“我是参加一个party的心态来的,非常佛系,每一次稿子都自己写了,写差不多就敢说,把它当成了一个娱乐综艺,没有真当成一个辩论比赛。我觉得辩论也重要,但是好玩更重要。我把它的娱乐性想高了。”

  她最怵的节目环节是奇袭和自由交火。张踩铃知道不应该称辩论为吵架,但现场录制的氛围和吵架氛围异曲同工,尤其自由辩部分,火药味很容易蔓延。她不擅长处理七嘴八舌的现场,很多时候只能靠本能反应。比如,那场“该不该教哥哥姐姐让着弟弟妹妹”,春晓、谢楠、胡可围攻陈铭,陈铭连说话的机会都找不到,她一看这种情况,只能拿着坐垫坐到了场地中间,为自己队伍获得一个讲话的机会。这对她来说,是无奈之举,她找不到出路了,只能使用极端行为,“观众肯定又要骂我,说又玩赖了,我就是玩赖了,我认为这是一个娱乐节目啊。”

  另一场辩题是“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在自由交火环节,她和子寅对上,讨论彩礼是否涉及给女性贴价格标签,没说几句,对方四个人全都站起来加入辩论,尤其是席瑞的加入,让她“感到害怕”,她就假装晕倒回到了座位,结束了这场自由交火。

  “坐地上”“装晕倒”这些行为在《奇葩说》的舞台上的确是个特例。

  于踩铃而言,她并不认为这些是很夸张的行为,“完全是一个玩笑,这是我逃跑的方式,我受不了一个人跟四个人在那吵。”

  人生中第一次被这么骂

  但节目播出后,她发现很多网友无法接受她的“娱乐”行为,在弹幕里和微博评论下不断声讨她。“好多人骂我,说这是一场辩论,你为什么跑,你这样的话,你让对方没法说话。”她意识到,很多观众是很认真来看这个节目,就是要观点,“他们要你每一秒钟输出,而我是属于一有冲突,我就想跑。”

  踩铃不认为自己的“娱乐”行为对《奇葩说》来说不合适,“如果这个节目所有的人都是专业辩手,可能辩论会更激烈一点,但是《奇葩说》的收视率也会直线下降。两种人节目都应该有,需要能持续输出特别深刻观点的人,但今年为什么找这么多脱口秀演员,找网红,也是因为节目需要一些好玩的东西,有不一样的声音。”

  但她感受到网友的不满大约从“妈妈疯狂应援明星是否该阻止”这一场开始。网友把她和小鹿做比较,她本身也喜欢小鹿,但弹幕里有人说,“踩铃儿跟小鹿比完全不行”。实际上这种踩一捧一的对比在综艺节目弹幕里很常见,但踩铃此前没有接受过这种“恶意”的洗礼,她一下子不能接受。

直到那道有关彩礼的辩题,她和席瑞的交火以“你没有子宫就不会了解”这句话结束。“这话给自己招老了骂了,席瑞那天打得很好,他是人畜无害的形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自己错在哪里。”

  张踩铃微博回应她在节目中所说的“你没有子宫就不会了解”

  张踩铃强调自己并不是认为《奇葩说》有问题,录制的氛围很好,现场也笑成一片,导师们对她也很好,因此她当时没有意识到这句话会引起争议,“我甚至觉得这话是金句。”但她对《奇葩说》的观众有那样的反应“有一些小惊讶”,“我觉得看这个节目的观众不是最底层的观众,他们是有一定头脑接受过一定教育的,但是这么一句话就炸了,攻击我的那些人,自我意识究竟得是多低。”

  后来她分析,这或许和生活的环境有关系。

  “国外开玩笑能开得尺度大一点,像没有子宫就不会了解这话,我可以在我们学校,所有的教授面前开这玩笑,他们都会觉得挺好笑,但绝对不会多大反应,因为这完全就不至于是一个梗。没想到这个话题在国内敏感度这么高,还有男性受不了了,我觉得很震惊,这个误会可能也不光是我对节目认识的偏差,是大家对底线问题认知有偏差。”

  网友的声讨不止于这些原因,甚至延伸到为什么节目组要找她这样一个孕妇来参加节目。一部分人认为她作为准妈妈,来参加节目对孩子不好,容易出问题,另一部分人认为她只要一站起来,就占据了优势,因为她是一个孕妇,她只要站不稳,装晕,就可以逃离“战场”。

  “我坐地上了,大家觉得你一个女性,是个妻子,还是个孕妇,怎么这个样子?但实际上这不是孕妇的问题,我本来就这样。我从小就一直不爱正经,不能说因为我怀孕了你就不让我蹦。很多人都说我在台上无理取闹,《奇葩说》为什么找我这么一个人……这些话,我只要留在这台上,就肯定会因为同样的理由被骂。”

只要一打开《奇葩说》,弹幕里就不断有人指责她,“不知道为什么手机和电脑都是直接带着弹幕的,顶上一直有人骂,我会非常受干扰。”一直看自己被骂到大约赛程过半,她才学会怎么关掉弹幕。但除了弹幕,还有网友跑到微博上发私信骂她。

  对于晋级遭质疑,张踩铃微博回应

  张踩铃惊讶于《奇葩说》年轻观众的接受度和她想象中有差异,“差异比我想象的要多。还是偏保守,年轻人甚至更保守。”

  实际上她作为抖音网红,本应该早就适应和不在意这些骂声,有强大的心理素质,但踩铃觉得自己之前很幸运,的确没有过这个体验。

  “你要想骂我,你先得把四五分钟的短视频看完,很多人不会看。真正看完视频的人很了解我,我这个人怎么回事全都知道,不会骂我。”

  她在抖音上反而很少看到有人骂她,甚至在《奇葩说》弹幕中被骂得最狠时,抖音视频评论也大多是“哈哈哈哈”的好笑留言。“偶尔有那么几条(负面评论),他们没有胆,我的抖音毕竟是我的地盘,你来我发的视频下面骂,肯定会招我粉丝骂回去,所以他们自己就怂了,会自己删掉。”

  这一定程度上给了她一些心理安慰。朋友也提醒她,在互联网规则中,有时被骂跟她说了什么已经无关了,“我也发现我怎么说都招骂,现在我可能会谨慎一点。”

  找到了另一个表达场地

  也不全是痛苦。尽管有诸多不顺心,但张踩铃依然认为参加《奇葩说》这个决定是一趟奇妙的旅程,如果一直在英国半居家生活,她认为只会活得越来越狭隘,而现在“我的宝宝没出生之前就上了节目,ta多幸福多幸运”。

  这一行为是她想要向女性们传递的声音——“你自己永远是最重要的”。国内的社会压力要求孕妇为了孩子要尽量小心,按照食谱吃饭,怀孕到生育,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张踩铃想用自己的行动表达反对。

  “这个观念太损伤人,披着照顾的外衣,实际上绑架你的一切,是一个非常温情的假象。这种温情总会破。他对你的保护越极端,当你孩子出生的时候,你的失落就越大。我顶着大肚子,不管别人怎么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相信所有妈妈都不会做伤害孩子的事。”

  怀着孕回国参加节目她直接通知了父母,因为她知道父母一定会担心安全问题,这点上,踩铃倒是认为加拿大婆婆更容易沟通,“她做到了女性和女性之间的平等,女性世界中最受干扰的其实还是女性对女性的苛刻,男性对你的苛刻并不是最常见的,主要还是女性之间的厌女行为。我婆婆起码对她儿子和对我是一样的。”

  《奇葩说》也让她表达了许多她想要说的话,“在抖音我的输出量是非常大的,我自己的人生在这半年时间里基本讲完了,我也在想我还要讲什么,和没有人引导我要说什么。而《奇葩说》是今天就得因为什么事吵一架,必须围绕着这个事去‘吵架’。”

  比如,那道彩礼的辩题,实际上正是她在海选中没来得及说的话题“我为什么觉得彩礼是中国最大的陋习”。节目中她恰好遇上了这一场,但辩题变成“独立女性该不该收彩礼”。踩铃对此形容为“命运的轮回”。

  不过她认为整个辩题都变味了。“加一个‘独立女性’,好像有一种身份限定,大家有一种独立女性就不能给男朋友买礼物,或者不能收礼物的感觉了。我也知道在中国现在社会环境中想当一个独立女性多难,已经这么难了,你还苛刻我什么不收彩礼?有独立的能力,反倒还是一种错了。比如一个女性的生育压力,男性就是不会理解。男性可以尽量为了女性去跟他妈争,但是这种生育压力不光从婆婆这来,社会也会给你生育压力。”辩论已经结束,但踩铃对这一辩题依然有许多话要说。

  参加《奇葩说》也给她的生活带来不少进展。

  她之前一直觉得和老公虽然幸福甜蜜,但由于文化差异,导致灵魂深处的沟通有障碍,“在你极为欢乐或者痛苦的时候,觉得有一点屏障。”有时候她说了个中文玩笑,老公也听不懂,“我觉得我真白长了一个好嘴。”

  这次由于被网友骂,她只能跟老公聊这件事。张踩铃很清楚,这放在公众人物身上不是大事,只是她自己会放大,但除了老公她找不到其他倾诉对象,“这件事就是很难共情,我妈可能本来不会打开弹幕,我要这么一说,她再去打开了更糟糕。而你跟一个没有你红的人说这些,人家可能已经淘汰了,人家心里很难觉得你可怜;你找一个比你厉害很多的人,人家都已经走过来了这个过程,他会想劝劝还是觉得你很幼稚呢?答案是显然的。”

  踩铃坦言,这段时间她才真正体会到婚姻一个珍贵之处——对方是真正愿意听你讲话的人,在意的是感受,而不是在想一个结果或者答案。“即使他只能听懂百分之七八十,有些事还得解释,但是他是会坐在那儿听。”

  赛制、观众反应、辩题、论点……张踩铃承认自己这一季适应得有些慢,没有从别人身上学到一些东西再准备,是按照自己风格去表现,而“如果说下一季我又出现了,可能是真的适应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