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我要不高兴,全山东别想吃一个好的海肠”,猖狂“海霸”被铲除

“我要不高兴,全山东别想吃一个好的海肠”,猖狂“海霸”被铲除
2020年10月22日 09:00 新浪网 作者 北京晚报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日前曝光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典型案例中,山东潍坊王雷案的犯罪情节格外引人关注。

  通报称,2006年以来,王雷涉黑组织以承包海域养殖为名,私自成立“海上巡逻队”,向当地渔民强行收费,采取暴力方式驱赶不交费的渔民,实施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至案发时该组织实际控制海域约占潍坊海域总面积三分之二。其间,王雷还通过运作将部分涉黑人员转变成国企正式人员。

  在潍坊北部的这片海域,以王雷为首的“海霸”何以如此猖狂?伸向渔民的黑手背后,又是谁在站台撑腰、提供庇护?

  “如果我不高兴,全山东也别想吃一个好的海肠”

  记者注意到,在王雷涉黑案长达49万字的判决书中,一种名为海肠的海产品被提及1700余次。

  海肠,学名单环刺螠,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及经济价值,我国仅渤海湾出产。按照渔业法规定,未经国务院渔业行政主管部门批准,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在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内从事捕捞活动。

  在2006年私自成立“海上巡逻队”,向当地渔民强行收费、敲诈勒索基础上,王雷涉黑组织于2012年在相关公职人员帮助下,将莱州湾单环刺螠近江牡蛎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海域以养护、科研、垂钓名义承包下来,通过海鲜商贩组织渔船大肆非法捕捞海肠,严重扰乱了正常的海鲜市场秩序,破坏了海洋生态资源。

  为防止海上作业船只私藏海肠,该组织采取威胁辱骂、强行搜查等方式,对进入其控制海域的渔船严加“管理”,就连捕捞作业中产生的残破海肠也从渔民处索取并强行卖给海鲜商贩,对潍坊的海肠生产、销售形成绝对控制。王雷甚至叫嚣:“如果我不高兴,不要说潍坊,全山东也别想吃一个好的海肠。”

  控制海肠市场只是一方面。据检察机关指控,该组织利用成立空壳公司挂名等方式陆续办理海域确权,在一些公职人员帮助下,海域面积迅速扩大,案发时该组织实际控制海域达68万余亩。该组织还指使“巡逻队”以滩涂养护的名义,通过绑船、撞船等方式,胁迫正常生产作业的渔民向其交费,且随意定价,挤压渔民生存空间,造成渔民从“靠海吃饭”变成了“看王雷脸色吃饭”。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手段实施敲诈勒索违法犯罪活动137起,受害渔民多达200余人;为争夺海域、逞强争霸、确立强势地位,在潍坊北部海域实施寻衅滋事违法犯罪活动10余起。广大渔民对该组织敢怒不敢言,无奈之下只能逐步屈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王雷一伙的野蛮生长,离不开“保护伞”的庇护。此次通报的潍坊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原党组书记、局长、二级巡视员徐润启便是其中之一。

  经查,2013年至2018年,徐润启担任潍坊市海洋与渔业局党组书记、局长,潍坊市国土资源局党委书记、局长期间,先后多次收受王雷所送礼品礼金,与王雷置换房产从中获取差价;通过聚餐、打招呼等方式,为其参与县市区土地整理项目等牟利活动牵线搭桥;利用职务便利,为其海域使用权办理等事项提供帮助。徐润启最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涉案赃款予以没收并上缴国库。

  涉黑成员披上国企员工外衣,打着国企旗号欺行霸市

  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攫取巨额经济利益,是王雷涉黑组织的一个典型特征。

  据检察机关指控,该组织于2009年3月正式形成后,以“场地费”“资源补偿费”“罚款”等名义强行向下海生产的渔民收取费用,数额达290余万元;通过组织渔民大肆捕捞水产品,非法获利8000余万元;通过虚构材料,骗取国家燃油补贴、贷款贴息共计1500余万元;通过伪造国家机关证件、串通投标等方式违法承揽工程,非法获利8000余万元;通过虚开国家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国家税款1200余万元。

  为了更好地“赚钱”,该组织还利用公职人员的包庇纵容,为其部分组织成员披上“国企员工”外衣,既为组织成员及企业“洗白”,又打着“国企”旗号继续欺压渔民,挤压竞争对手,极力扩张势力范围,在当地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在此过程中,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的潍坊滨海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臧传奎扮演“重要角色”。

  经查,2013年至2018年,臧传奎在滨海旅游集团任职期间,以国有公司名义与王雷实际控制的公司合资组建休闲渔业有限公司,由王雷负责具体运营,并将部分涉黑人员转变成其单位的国企正式人员。臧传奎还先后收受王雷所送财物,为王雷谋取利益,并通过王雷从事营利活动。

  以违规从事营利活动为例,2016年1月,臧传奎接受王雷申请确权的3万余亩海域使用权,安排并通过下属代臧传奎持有该海域使用权证,由王雷缴纳当年度该海域的使用金31万元,同时默许由王雷将该海域对外承包。2016年5月,臧传奎通过下属以个人名义办理的银行卡,收取王雷转来的该海域承包费45万元。

  不仅如此,2017年初和2018年上半年,臧传奎先后两次收受王雷所送国内知名画家的高山杜鹃画作一幅和梅兰竹菊画作一套,以及生肖牛、生肖马画作各一幅。经鉴定,除一幅为赝品外,其余画作均为真品,共计价值人民币7.6万元。臧传奎还接受王雷提供的越野车一辆,交给妻弟使用。

  在多个高档酒店设立定点接待处,与渔政部门交替使用海上执法船

  记者发现,除徐润启、臧传奎外,为王雷提供庇护或非法帮助的还大有人在。

  在潍坊下属的昌邑市,渔政站原站长王兴俊、原副站长马连茂等公职人员,便因违规为王雷办理养殖渔船、捕捞、贝类生产作业等审批手续,为其骗取燃油补贴提供帮助,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曝光。其中,王兴俊还违反廉洁纪律,在调任他职后,违规向曾经的管理服务对象王雷借用一辆轿车并长期占有。

  “王雷通过经营与官场的关系获取利益,并将大部分收入用于维护和经营与官场的关系。”据王雷的妻子万莉供述,王雷每年都会通过公司给当地海洋、国土等单位相关工作人员送海鲜,办理海域证时给具体办业务的人员送购物卡,甚至经常从其经营的玉器店拿翡翠手镯、挂件等送给相关单位人员。

  据检察机关指控,该组织为寻求庇护或非法帮助,出巨资购买名人字画、高档车辆、名贵烟酒等物品用于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并在多个高档酒店、KTV设立定点接待处,其中购买名人字画花费2000余万元,高档烟酒支出490余万元。

  “此外,为彰显其‘海上实力’,该组织还在部分公职人员帮助下,与渔政部门交替使用渔政执法船。该船时而用于渔政的海上执法,时而用于该组织的海上巡逻,在当地造成极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办案人员表示。

  深入推进“打伞破网”,已有67名党员干部受处理

  2019年12月30日,山东省青州市人民法院依法对王雷等33人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进行一审宣判。其中,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1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王雷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扫黑除恶”取得重大战果的同时,“打伞破网”也在不断向前推进。

  针对该案涉及行政区域广、行业系统多的特点,潍坊市纪委监委按照“一条主线三条支线”的办案思路,一方面突出“一条主线”,深入分析王雷涉黑组织坐大成势轨迹,积极寻找案件突破口;另一方面,沿着党委政府、政法系统、职能部门这三条支线,循线深挖。截至今年8月底,已查实并处理党员干部67人,其中,给予党纪政务处分47人,采取留置措施6人,移送审查起诉7人。

  在深挖彻查的基础上,针对该案暴露出的少数党员干部利用职务便利和制度监管漏洞充当“保护伞”问题,潍坊市纪检监察机关督促案发单位建章立制,以案治本、以案促改、以案促建,扎实做好“后半篇文章”。

  据介绍,潍坊市纪委分别向市农业农村局、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市海渔局党组发放纪律检查建议书,督促其落实管党治党主体责任,全面排查本行业领域内的廉政风险点,开展系统性专项整治,彻底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