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门老兵”的最后一次捐赠

“抠门老兵”的最后一次捐赠
2019年12月08日 10:09 新浪网 作者 中国青年报

11月28日,“季华尊教奖学金”第二次捐赠仪式在江苏省靖江市斜桥中学举行。奖学金创立者季华的小儿子季压西遵照父亲遗愿来到学校,捐出父亲的26万元抚恤金。

13个月前,靖江籍老兵、江苏省军区南京第三十干休所离休干部季华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40万元,在家乡的斜桥中学创立了“季华尊教奖学金”。

谁也想不到,这位一捐款便“豪掷”数十万元的老兵,对自己却是异常“吝啬”:一份蔬菜,一碗米饭,就是他的日常饮食;喜欢写作的他,常用烟盒纸、药品说明书当作草稿纸;直到离世前2个月,他才在子女苦口婆心地劝说下把家中砖头围起的洗澡池子改造成淋浴房……“我认为父亲已经把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观念深入到骨髓里了,任何人都无法劝动或改变他,任何一点浪费都会让他不高兴。”小儿子季压西如是说。

然而,就是这位众人眼中的“抠门老兵”,一生倾囊捐助,可查的捐款总额已达百万元之巨。1月27日,94岁的季华离世,临终前他叮嘱子女将一部分抚恤金交作特殊党费,剩下的抚恤金全部捐出。早在1999年,他就已作出决定,死后捐出遗体给医院“做医学利用”。

散尽百万家财,季华留给儿女的是一笔无形的财富。他倾注晚年心血写就了两本回忆录,其中这样写道:“跟着党风风雨雨几十年,经历过战争的洗礼……耳闻目睹之事不妨写出来,让后人读一读,既是对自己一生的一种梳理、回顾,也是对革命传统、精神和思想的一种传授……权当一种精神财富,留给你们”。

斯是寒舍,惟尔德馨

随着季华的离世,他这一生究竟捐了多少钱,永远成了一个谜。

也许连季华自己也不清楚答案。他没有记过账,经常是几百几千块钱“随手”就捐了:买菜时听到小贩提起生活困难、孩子没钱上学,他立刻回到家里取钱送给人家;听到家乡人碰上天灾,他又赶紧把钱寄过去;外出散步看到有募捐活动,身上只带了100元的他,又专门回家取了100元,把200元捐出……他的很多捐款都是匿名的,“季华尊教奖学金”设立前,他得知家乡斜桥中学有一些孩子家境贫寒,就连续3年每年向斜桥中学汇去12000元,汇款单上没有署名,只有一句留言:请帮助捐赠给最需要的学生,帮助他们解决学习、生活的困难——一位共产党员的心声。

“他看不得别人受穷受苦。”季压西说。在他看来,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父亲的这种情感是纯粹的,不需要任何回报——几年来,仅斜桥中学受到他资助的学生就有十几人,但他们中没有一人见过季华一面;这种情感是真挚的,父亲哪怕是粗茶淡饭,依然甘之如饴。

11月26日,记者走进季华的家中,一切陈设都和他在世时没有两样:简陋的家具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式样,水管锈迹斑斑,日光灯管昏暗不堪,墙上还裸露着老旧的电线。门楣上张贴着“寒舍”二字,由季华本人书写,白纸黑字红框,撇捺间看似并无气势,但透过这两个字,又仿佛可以看见书写者对于自己清贫生活的“洋洋自得”。

季华的保姆张友珍告诉记者,甚至在干休所里,季华的“抠门”也不被一些老干部理解。“有的老干部都不相信他过得这么艰苦”,张友珍说。可是常年“烧汤连鸡蛋都不让放”,却是季华生活的真实写照,甚至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季华还在“抠”:临终前,他以为插在身上的鼻饲管是治疗用的,不愿继续治疗的他坚持要拔下来,怕浪费,当家人告诉他那是“提供营养”后才作罢。

儿女们一直都记得,父亲早就说过:“临终时不要过分抢救,为国家节约医疗资源。”

“我是党员,我是党员”

“我很遗憾,季老没能成为我的入党介绍人。”

如果季华还活着,今年9月,他将作为入党介绍人在干休所门诊部护士王昆的入党志愿书上写下自己的意见。

王昆记得很清楚,2014年他来干休所后,季华就很关心他的入党情况。“我家里有11位党员”,老人总是这样向他“炫耀”。得知王昆还没有入党,季华就向他介绍党的知识,鼓励他积极向党组织靠拢,还主动提出要当他的入党介绍人。

和许多干休所的老干部一样,季华也愿意对所里的年轻人回忆自己的烽火岁月。他经常讲战友钱鼎坤的故事,来告诉今天的年轻人“党员”二字的分量。

1947年,季华所在团在江苏靖江打响运粮河战斗,一连文书钱鼎坤不幸牺牲。牺牲前,他抓住一连党支部书记季华的手,吃力地用钢笔在季华手上写下“我再一次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字没有写完,钱鼎坤就永远闭上了双眼。

与季华相处多年的干休所工作人员吕本秋,十分了解季华的革命经历。1944年,刚刚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季华参加了革命工作。在靖江柏木区工作期间,季华负责管理部队军饷。当时条件艰苦,季华每次都是肩挑背扛穿过枪林弹雨,将沉重的银元一分不差交到组织手上。“他经常跟我们讲,当时的信念就是‘宁可人死,不少一个银元’!”吕本秋说,每当回忆起革命往事,季华总会感叹:“党员啊,就要对得起党的信任,对得起党交给你的一切工作任务,一言一行都要对得起党员这一称号。战争年代,你有时得拿命去换这个身份!”

1月27日,走到人生最后时刻的季华躺在病床上,在白纸上写下“我是党员,我是党员”8个字。

每一笔都歪歪扭扭,但任谁看了都为之动容,因为那是这位老兵用生命写下的最后心语。

鱼水情深,一生感恩

在季华的卧室里,挂着一幅画像,画像上的老人叫王伯亮,已经去世多年,但对季华却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1947年,季华在战斗中受伤,老乡王伯亮和他的家人冒着生命危险掩护他躲过敌人搜捕。新中国成立后,季华几番寻找,找到这位恩人。王伯亮去世后,季华专门请一位美术老师画了一张他的画像,还在画的下方认认真真题写了“党群生死与共,军民鱼水相依”几个字。

在季华的回忆录《靖东小草》中,他记录下不少这样的故事。季华常对子女念叨:“我是家乡人民抚育出来的,在战争年代家乡人民保护了我的生命。”多年来,季华把自己从“牙缝”里抠出来的钱用来捐助,始终坚持不告诉家人、不留姓名、不留收据的“三不原则”,一来他担心留名会给受捐人带来心理压力,二来他觉得为群众做好事是一个老党员的本分。

季压西告诉记者,父亲长年累月无偿捐助,不仅是出于爱心,更多的是心存一份感恩的心:战争年代父亲几次死里逃生都是群众帮助救护的,现在回报群众于他而言是理所当然的事。

季华喜欢自比“小草”,他在《靖东小草》的前言中写道:“自己个人只是革命事业中的一个无名小卒,宛如万花丛中的一株小草,平平凡凡,顽强生长。”

这株平凡的“小草”,始终吐露着芬芳,用尽一生“给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增添一丝绿意”,盎然人间。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报

历史的一份底稿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