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2019年09月21日 17:23 新浪网 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今年是吴冠中诞辰一百周年。“我的艺术属于人民——馆藏吴冠中作品展”正在中华艺术宫11-1、11、12、13展厅举行。

吴冠中是中国现代美术发展的一面重要旗帜。作为艺术家,他一生特立独行,大胆提出“艺术无国界”,先后创作了大量有着浓郁的中国韵味和民族气派的油画和水墨作品,为中国美术界实践“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树立了典范。他打通油画和水墨画的界限,把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推向了新的境界。他提出“风筝不断线”的观点,通过对比和移植,将具象与抽象两种绘画形态融为一体,创造出中西结合、雅俗共赏的意象世界。他离经叛道地说:“搞美术,不搞形式是不务正业!”引起文艺界的争鸣和社会的关注。他说自己是“苦瓜”,“只能结在苦瓜藤上,只有黄土地的养分适合我的生长。”他说过“一百个齐白石抵不上一个鲁迅”。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图说:吴冠中 资料图

老同学赵无极

吴冠中评传的作者石建邦,在吴冠中的晚年与之往来甚密,被吴冠中引之为“小友”,常常深夜打电话反复嘱咐、探讨其文章事宜。据石建邦透露,画家都有真性情,吴冠中也不例外。他和老同学赵无极的交往就颇有意思。

石建邦在一封赵无极写给好友庄华岳的信里发现,1982年初,赵无极到北京,“冠中在北京每天都见面,除掉我到西安和大同的几天,我们谈得很多,很坦白。他给我看他的画,我也诚恳地说我不欢喜的地方……我觉得他的画,根底上还是太旧,观察得不够深,所以画面上还有许多一班(般)看法的处置办法,我想所谓学院画开始也是一样的道路。我提起Breugel(勃吕盖尔)和Rembrandt(伦勃朗)虽然题材是平民的,但处置得同别的画家不同,我认为他们是写实画家最好的例子。”

对于老同学的意见,吴冠中有自己的想法。晚年面对采访时,吴冠中袒露心扉:“那时候我心里面有一个落差,但是我不服气,因为我觉得他走的路,不是我要走的,完全是两条路……”

1999年,吴冠中发文《横站生涯五十年》文中有一段:“我不属于法兰西,我的土壤在祖国,我不信在祖国土壤上成长的树矮于大洋彼岸的树。‘中国的巨人只能在中国土地上成长,只有中国的巨人才能同外国的巨人较量。’这是我的偏激之言,肺腑之言。”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图说:展览海报 官方图

无偿捐赠画作

吴冠中在有生之年将精心挑选出来的作品,无偿捐赠给了中国美术馆、中国历史博物馆、故宫博物院等。其中,他及家属无私慷慨捐赠给上海美术馆(中华艺术宫前身)110件重要作品,这使得中华艺术宫成为海内外收藏吴冠中作品最为丰富和最为完整的艺术机构之一。

此次,中华艺术宫的展览按照吴冠中作品的创作年代分为了四个部分。其中,第三部分是1997年后的作品,这一时期是吴冠中创作新的高峰期,作品继续坚持对形式美的追求,但更强调意境的表达,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以往过于强调唯美的做法,在艺术的表现上则达到更高、更纯静的境界。(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相关链接|部分作品介绍

《长日无风》中国画 70*140  2000年中华艺术宫藏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我探访过小鸟天堂,那是广东新会县的一片水上榕树林,我悄悄进入,群鸟瞬间察觉而飞尽,天堂顿失。归来作了巨幅缠绵的丛林,缀以鸟群,名《小鸟天堂》,画面追求繁杂之神秘感。从一块大理石的天然淡泊纹样中,似见树影与鸟形,兴至,构成此幅,其形耶无疑是小鸟天堂,而作者倾吐的,是长日无风的宁静。

《大宅》中国画 70*140  2001年中华艺术宫藏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我天南地北到处跑,每到一处,总要探寻大树和大宅,在我的意识中,故国者,不仅有乔木,更有大宅,有巨匠运用乔木构建之大宅也。能建成大宅,必有巨匠,从体形构建到门窗雕饰,处处匠心独运,自成艺术殿堂。

故人己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故宅曾是古代地主、官、商的安乐宫,但已完全不适应今天的生活条件,住不得了。

我到处寻老房子,是为欣赏其美,因而画过不少故宅,尤其江南黑瓦白墙的故宅画得最多,近几年往往忍不住在画上题记所感一一谁建大宅荫子孙,门庭几番易主人。谁家大宅院,飞尽堂前燕。

《鲁迅故乡》油画  46*46  1976年中华艺术宫藏

在这百余幅作品中,回望艺术大师吴冠中特立独行的一生

1977年我为历史博物馆作《三峡》期间,鲁迅博物馆约我作一幅《鲁迅故乡》。我非常乐意作《鲁迅故乡》,由于崇敬鲁迅,也由于恋念乡情,绍兴和宜兴是如此相仿。

然而在作这幅《鲁迅故乡》时却很不顺手,原以为十分熟悉的题材和形象倒反而构不成画面。我又不喜欢任人漫步的园林式画图。是散文诗与独幕剧的矛盾。有别于散文之美,画面不宜散,忌缺乏突出的形象——担负占领画面空间的形象主角。就要求形象的起伏与跌宕而言,独幅画更接近紧凑而高潮陡起的独幕剧。我爬上绍兴几个小小的山头,更上一层楼来穷千里目,视野扩大了,气势开阔了,但鸟瞰又何尝是构图的依赖!缘此,这一貌似俯瞰的蓝图中,主要形象角色是从城里各处写生得来,有绍兴中学的树丛,有西廊的老桥,那河道、河岸上的细柳、河里的船,是从东湖引进的。这幅画作稿中曾反复了无数次,甚至定稿上画布后彻底否定,另起炉灶,其间困难似乎存在于如何令散逸的水乡风貌浓缩入集中的画境!

无论《长江三峡》或《鲁迅故乡》,都是在油画布上操作,操作中同时又感到沉湎于水墨韵昧的追求中。近数年来我更多直接用水墨工具了,似乎将离开油画布乔迁到水墨之乡落户去,但我并不认为是改行或改嫁。

我要爆料

联系电话:021-22899999

新民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新民晚报新民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官方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