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2019年12月14日 17:36 新浪网 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石墨和作品《如戏》  官方图 下同

  当人们在谈论菖蒲时候,关注点肯定不仅在菖蒲的模样。那么,他们究竟在关注些什么?

  本周,一场名为《有美一人——与宋代菖蒲的对话》的展览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美术馆开幕。不少上海知名艺术家齐聚一堂,以菖蒲为介质,完成一系列独具个人风格的作品,用当代艺术手法解读宋代文人的古老雅趣。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石墨讲述作品《如戏》创作

  主办方SIVA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石墨教授表示,此次展览旨在以菖蒲为切口,探讨中国当代艺术的精神实质。在他看来,中国传统艺术当代性转型,对古老的雅趣的当代解读,是一个大有可为的长期课题,值得中国艺术家沉淀思索。同时,该展也为“传统文脉当代演绎”系列展览“打头阵”。

  简单来说,这是一场鼓励艺术家们“借题发挥”的中国当代艺术展览,而不是一场园艺选美。

中国当代艺术要深耕本土文脉

  本次的参展者以海派艺术家为主,他们深耕于在自己的艺术领域,此次以菖蒲为主题创作,他们都将鲜明的个人风格移植进来。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朱刚、石墨作品《如戏》

  展厅内有个很特别的回廊,艺术家石墨在墙上激情飞舞的墨线与朱刚的戏曲人物速写相得益彰,他们挑选了一个奇怪的空间来演绎他们的菖蒲畅想,就像是京剧舞台上的西皮流水和鼓点,配合着舞步和水袖,时而低缓,时而激昂。作者表示,汤显祖“独写菖蒲竹叶杯,蓬城芳草踏初回。”人生如戏,殊不知这场戏未曾有剧本,也无可排练,其结局又将如何?

  《尘世乐园》是刘玥的装置作品,一根竖立的黑色铁路枕木上,种着几缕青翠的菖蒲,桃红色的荧光圈住这抹绿意,周围绕着低矮的银色“山丘”。荒诞的假山水围绕着万丈红尘。眼前这盆妖艳的菖蒲,还是北宋文人案头的那盆菖蒲吗?在展厅的另一端,白砂石铺就的枯山水中,孤零零地落着一枚寺院的瓦当,瓦当上长着绿油油的菖蒲。墙上3幅抽象水墨,其实是用檀香焚烧出来的,大熙这件装置《心外无》与刘玥的《尘世乐园》相映成趣。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张雷平讲述《听草》创作

  林曦明、庞飞两位隔代的艺术家合作的《心·物—风雅传承》亦非常吸睛。一组古老的,用于种植修整菖蒲的工具,铁剂斑驳,被装裱在画框中,在展墙上错落排开,像当下最流行的文献展。张雷平的作品很诗意,是把菖蒲栽种在海螺和贝壳中。这些来自大海的花器,是艺术家孩提时的收藏,它们听惯大海的涛声,今时感受涧边菖蒲的呼吸,《听草》一名由此而来。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大熙《心外无》

  艺术家何曦平时绘画把鱼虫花鸟置放于水缸中,标本化的工笔刻画隐喻了当代生存状态。此番他将一盆菖蒲关在了透明玻璃钢罩中,试图用影像记录不浇水不晒光后一盘植物从生到死的过程……

宋代苏轼为何选择菖蒲压过牡丹?

  帝王家种的是牡丹花,有钱人家也种的是牡丹花,苏东坡把低贱的菖蒲,抬举到可以跟牡丹芍药之类分庭抗礼,甚至压过一头。他不是在跟“花”较劲儿,而是跟当时的审美观和艺术观较劲。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刘玥《尘世乐园》

  苏东坡将菖蒲这种不开花的野草重新包装、设计,歌咏它的生命和精神,在新环境里完全赋予它一种新价值,而这种价值历经千年而不衰,至今仍被认可。他的的做法折射出的,是中国人把玩当代艺术的精神。甚至这种文人审美在后世影响帝王庙堂,成为新的主流审美。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林曦明、庞飞作品《心.物—风雅传承》

  目前大多数人接触并效法的所谓“当代艺术”,许多是在西方这棵大树上长出的一支分杈——西方艺术在当代叛逆解构的对象,是他们祖法,并不源于中国的古代艺术。因此,正如不少参展者所言:“是时候翻看自己的历史,探一探自己的根脉,有很多传统艺术可以变革和演绎。”

当我们在谈论菖蒲时,我们其实在谈论“中国的当代艺术”

图说:何曦《僵持》

  石墨表示,长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习惯于模仿和跟随西方当代艺术的语言、形式乃至孤立地去模仿他人的腔调。中国当代艺术缺乏真正诞生于我们的环境,延续中国传统文脉、具有反思精神的艺术。任何一种新锐艺术的出现都源自文脉。宋代文人的菖蒲审美就是从中国传统文脉中旁逸斜出,隽永高洁,独美一方。“这个展览的目的,就是是希望借古代的菖蒲文化,探索今天中国当代艺术的前行方向。”

  展览将持续到2020年1月8日,免费向公众开放。(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新民晚报新民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官方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