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 | 年夜饭总是让人憧憬

晨读 | 年夜饭总是让人憧憬
2020年01月25日 06:55 新浪网 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今年春节,双胞胎儿子在海外回不来,我和妻子就飞到当地陪孩子们过春节,只要大家团聚在一起,哪里都是家。

晨读 | 年夜饭总是让人憧憬(陶磊 摄)

  一年到头,幸亏有好多星星般闪烁的节日,才让我们始终有所期待,而有期待的日子是丰盈和幸福的。从元旦到春节,不时有节日登场,但让我最偏爱的还是春节。

  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我特别喜欢过年,因为过年有母亲添置的新衣服让人温暖,因为春节在印象中总是人多热闹,但喜欢过年的主要原因还是年夜饭,那是我眼中的饕餮盛宴。那时候,物质供应紧张,买鱼买肉买蛋买鸡等都要凭票供应,中秋过后,母亲就开始准备年夜饭的食材,腌了的鱼和肉都挂在窗前,一阵风吹过,微微摇晃,很是诱人。母亲告诉我,“过年吃的。”就这一句话,我就情思悠悠,开始了过年的向往。到了大年夜下午,弄堂里家家户户的砧板都在噔噔噔地剁肉、切菜,那声音特别动听。年夜饭开始了,红烧鱼、茨菇烧肉、煎蛋饺、爆鱼、炖鸡汤等纷纷端上桌,还有皮蛋和一大盘油炸龙虾片。全家人齐聚一堂,弟兄们一齐举杯祝福父母身体健康,来年开心,父母亲笑得合不拢嘴。大家喝酒,吃菜,聊天,喜气洋洋,笑声不断,那亲情隔了几十年至今还是温暖我心。年夜饭之前,我们一直在期待;吃年夜饭的时候,人人大快朵颐、津津有味;年夜饭后,让人回味无穷。

  时光流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结婚成家,搬出去住了。但每逢除夕,铁定要回来吃年夜饭。那时,年夜饭的节奏发生了变化。有一次我问母亲,中秋过了,你怎么还不准备年夜饭啊。母亲笑道,现在不是过去了,什么东西买不到?再不用靠什么票积攒鱼啦肉啦鸡啦,元旦过了再准备也太早。

  除夕下午,弟兄们都带着自己孩子从小家回到大家。因为要看央视春节联欢会,年夜饭提早到下午5点敲过就开始了。大人一桌,小人一桌。桌上的菜品丰富多彩,鱼肉鸡当然是少不了,有孩子喜爱吃的油炸鸡翅膀鸡大腿,还增加了寓意“升”的海参,如金元宝的蛋饺仍然稳居餐桌当中。我问母亲,为什么没有龙虾片了呢。母亲笑道,现在还要龙虾片干什么,要买什么就什么,不拿它充数了。我们给父母亲拜年,孩子们一起给爷爷奶奶敬酒拜年,老人家兴奋得提早给孩子们发压岁钱,这引来年夜饭的欢乐高潮。全家一边吃年夜饭,一边无主题聊天,国家大事、百姓生活、读书工作、投资理财、文化休闲等,家常话像井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流了出来。母亲话不多,说得最多的就是要我们多吃,而我们吃得越多她就越高兴。

  进入2000年,年夜饭再度发生变化:品种和数量都明显少了,因为我的三个兄弟全家都移民海外;母亲讲究健康饮食了。我发觉皮蛋这只传统菜不见了,母亲告诉我,皮蛋有铅,多吃不好。年夜饭将近尾声时,在海外的兄弟先后打电话过来拜年,他们还会关心地问年夜饭吃什么,母亲高兴地一一回答。母亲问他们年夜饭在吃什么,他们回答现在是早晨。母亲哈哈大笑,哦,有时差!

  流年似水,如今父母均已去世,我们小辈的年夜饭都以各自小家庭为单位了。现在再吃年夜饭就挑剔了,要选不会给血脂血糖造成负担的食材,有时买年夜饭成品、半成品回家,有时上饭店享用年夜饭。

  年夜饭的变迁,折射出我们生活的嬗变。年夜饭,陪伴着那不曾被遗忘的美好时光,总是在我们唇齿边留下岁月积淀的醇香。如今,我不再像年轻时那么期盼着过年,但充满家的味道的年夜饭还是让人憧憬和回味的。年夜饭吃什么已经无所谓了,让我期待的是那餐桌上飘扬的年味,是那欢声笑语中的亲情,还有那一家团圆的互相祝福。(柯兆银)

我要爆料

联系电话:021-22899999

新民网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新民晚报新民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

《新民晚报》新民网官方平台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