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梁波罗:能不忆江南

梁波罗:能不忆江南
2020年10月24日 09:57 新浪网 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一携手,我们走过了五十个春秋。相濡以沫、风雨同舟,与妻扶持而行,继续走我们的路,互道一声:金婚快乐!

  杭州,这座美丽的春城,自中学春游算起,演出、拍戏、讲座、雅聚……少说往返不下二十次。最近一次是今年十月,后疫情时代特意故地重游了两天;但印象至深的还是1970年10月我与妻旅行结婚那次。

  是日秋高气爽,我俩从龙井喝完茶往下走,决定去九溪十八涧转转。只见稀疏的光影透过高大的树林,斑驳地洒落在鹅卵石铺设的石子路上,远处传来淙淙流水声,渐次映入眼帘的是蜿蜒不断的溪水,忽左忽右曲曲弯弯,道旁水田阡陌,民居幢幢,草木葱茏,秋虫呢喃,远处可见细细的瀑布飞溅如缎,真是人间天堂!难怪有人评价曰:“九溪十八涧,西湖最胜处。”

  面对如诗般的仙境,我真想放声高喊!此刻情绪是复杂的,既有劫后余生的喜悦,也有对即将开启人生新篇章的憧憬,更让我欣喜的是,历经劫难未曾剥夺我对美的鉴赏与追求……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百废待兴,国人的旅游意识尚未苏醒,尽管是丹桂飘香的季节,却游人寥寥,且鲜见外地人。忽见一对男女涉水奔跑而过,女的健硕,男的文弱,笑声飘落在潺潺泉水之中。

  再走一程,一泓清泉水明如镜,一眼看穿溪底追逐嬉戏的尾尾小鱼,让人好生羡慕,此情此景,令人物我两忘,情难自已。三十开外的我竟挽起裤脚,脱鞋试了试,水温微凉,却有沁人的惬意;我征询妻意,一向内敛的她此刻已然融入诗情画意,与我一起恣意放飞自我,携手涉水行进在一派醉人的田园风光里……

  一携手,竟走过了五十个春秋,五十载相濡以沫、风雨同舟。

(第一次约会,摄于茂名路老法国俱乐部)

  想想可谓神奇,茫茫人海中,命运之神偏偏让两人相识相遇相知,正如某位作家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遇上了……”我们牵手共度九磨十八难,共同迎来生命的夕阳和人生的晚秋!

  让人记忆深刻的,此行还有另一段邂逅。还记得在九溪奔跑的那位风一般的小女子吗?如果说,前两天在西湖、苏堤、断桥纯属偶遇,那么在“楼外楼”就餐,冥冥之中似有些“缘分”了。

  用罢午餐,与他俩擦肩而过,惟闻男子口中正喃喃有词:“七角七、八角八……”显然他属内务担当,当年一客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即使在久负盛名的“楼外楼”也就是这个价。目光交汇时出于礼数,彼此打了个招呼。

  戏剧性的是下午在灵隐山麓,居然又碰上了!自然面熟陌生地搭起讪来,他俩比我们年轻,是来自上海同一工厂的一对新人,新婚燕尔来杭州旅行三天,我遂提出拟请新郎为我们留个合影,新婚男下意识地瞥了新娘一眼,燕尔女颔首一笑以示允诺,我忙取出照相机随口道:“你们还准备去哪?”“北高峰!”新郎面有难色地仰望叠嶂的群山。“爬山?迭两日还不够撒度(吃力)呀?”我说。“就是讲!伊硬劲(坚持)要爬,有啥办法!?”他双手一摊,一言跨越陌生,直抵新郎阵线联盟,他边取景边用乡音向我“叹苦经”。

  许是出于体恤他的处境,我俩尽量忍住笑,挽手摆好架势等他按下快门。“慢!”燕尔一声吼,“侬离伊拉(他们)远点啊,风景拍勿到了!”这才发觉刚才我们因窃语,距离近了些,闻言摄影师顺从地灵活后撤,调整焦距……眼下,这“妇唱夫随”一幕引发了我们笑神经井喷,一发不可收,憋也憋不住——算起来至少四五年,未曾如此放松、放肆,狂笑的瞬间被定格捕捉到了,成为五十年来一帧最佳合影;为表谢忱,我主动提出为他俩拍摄,这才看清了新娘的面容,笑起来挺和善的,新郎五官端正,戴副眼镜,蛮般配的,只是他俩间隔甚远,我示意靠拢些,新娘反应灵敏,只见她一把拽过新郎,险些将暖男拥入怀中!这回轮到他俩咯咯笑个不停,我好容易屏住气,将快门按了下去!

  无疑,这两张互摄的影像弥足珍贵,远胜过影楼摆拍的婚纱照。每当看到画面中稚气可掬的笑容,总会想起那忘情的笑声和那次美丽的遇见,想来他们一定生活安好……多年来,一直想故地重游一番,去重温旧梦。

  今年十月中旬,我们选择错峰出行,重游杭城,江南一如既往钟灵毓秀。

  当晚,风清月朗,我们漫步在西子湖畔断桥之上,怡然而舒畅,突然,迎面施施然飘过几个风姿绰约、裙裾摆舞的女郎,恰似青儿簇拥着白娘子,袅袅婷婷,飘飘逸仙,不禁令人有恍如隔世的穿越感。朋友告诉我,时下一些杭妹子醉心复古装束,复古成为一种新潮,与现代交相辉映,“快闪”于各大景点和地铁中,点缀着如诗般的风景,散发着城市独特的气韵。

  第二天一早,踩着金色的落叶,在山雾缭绕中,我们开始了寻梦之旅,从龙井下山,艰难地行进在前往九溪十八涧的山径,踩着崎岖的山石,蹚过湍急的泉水,每跨越一道山溪都要付出相当的体力,时时提醒着自己不再年轻。好容易越过了六个溪口,依然未见记忆中的胜境,不由急切地向过往游人打探。闻者坚称即便走过九溪,前方惟有碎石和小溪,对我的描摹似听痴人说梦,一脸懵懂;这反倒令我产生曾误入桃花源的幻觉。不禁感喟:沧海桑田,世事变迁,瑶池仙境,难觅芳踪……

  寻梦,原是一种情怀,寻找的是精神慰藉。失落中自有些踌躇,但转念一想,何必一定要重睹芳容呢?

  圣景在也好,不在也罢,真情永在,而真情是永恒且不可复制的;要紧的是乐活当下,善待余生,自会有新梦幡然而至。释怀之下,与妻扶持而行,继续走我们的路,互道一声:金婚快乐!(梁波罗)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