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心居》昨晚开播!从买房卖房开始,但说的不是“蜗居”那点事

《心居》昨晚开播!从买房卖房开始,但说的不是“蜗居”那点事
2022年03月18日 10:59 新浪网 作者 新民晚报新民网

  这边,买菜时候要顺一把葱的外地媳妇,在家全职带娃,心心念念就是在这个城市,买一套属于三口之家的小房子,于是逼着性格懦弱的老公去问小姑子借首付。

  那边,在自家宽敞阳台做着瑜伽,有着宽敞衣帽间和摩登办公室的单身都市女白领,为了置换一套更好、更大的房子,准备要找人假结婚。

  海清、童瑶、张颂文、冯绍峰,柴米油盐,买房卖房,《心居》昨晚就这样接地气地开播了。

图说:《心居》海报

  这是滕华涛阔别小荧幕10年后,重新执导的首部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但他接受专访时说:“《心居》虽然以买房子作为开始,其实最终并不是说房子的事。”

  房子,只是故事的开始

  滕华涛从腾讯影业拿到《心居》小说时,还是一个未完成的打印稿。这么多年,很熟悉上海,也很熟悉家长里短的导演滕华涛几乎阔别了小荧幕,“中间很多年,没有发现这样可以代表现实都市、可以记录生活的一个小说了,《心居》在这方面是非常有特点的。”但滕华涛也说,相比过去的买房卖房,小说和小说所呈现的生活都有了变化,“现阶段大家买房子的事情,不是说没钱、没地住、买不着房子、买不起房子,而是社会发展到新阶段的一个新需求。”尤其,导演强调说虽然前六集多集中在买房卖房上,但之后故事将会渐渐展开,“本身是家庭生活剧,避免不了的还是从房子这个事说起。”

图说:《心居》剧照

  关于从房子说起,《心居》的原著作者和电视剧编剧滕肖澜更有话说。“当时写《心居》的时候,其实我就是想写一部比较能够反映上海当下各个阶层老百姓生活的这样一部作品,我希望能够尽可能真实的反映这几年城市百姓生活的生存状态。房子应该说是一个切入点,因为我们都知道在上海,房子是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以房子作为切入点就会比较贴切,也更容易介入。”但《心居》的“心”和“居”,“居”是房子,作者是把“心”放在了“居”前面,“也就是说房子是切入点,但我更多的是想写人跟人之间的关系,想写以顾家这么一个大家庭衍生出来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对未来的希望,以及他们为了心中所想、心中所愿,怎样去奋斗,怎样去努力地生活。” 

图说:《心居》剧照

  侧重,刻画不同的生活

  还原、呈现、勾勒出这座城市的“形形色色”,是编剧的初衷,也是导演的向往。“《心居》跟我之前戏稍有不同的点在于,这次侧重刻画当代都市各个不同阶层,在这上面花了比较大的力气。”滕华涛说,小说以上海为中国都市的一个代表,都市之中各个典型人物全景式地展现了出来,“整个剧35集,从体量上来说也足够。最典型、突出的人物就是顾清俞(童瑶 饰)所代表的都市白领、高知阶层的女性,和冯晓琴(海清 饰)所代表的社会中坚力量、中间阶层的普通家庭妇女。慢慢打开之后,还有各种各样不同的人物出现。”他说,这一次希望能够涵盖当代都市中大家都能感同身受的一些阶层的人物,“所以这些人物细节的东西,吃穿住用等等,区分得比较开一点。”

图说:图说:《心居》剧照

  《心居》和刚刷新了央视一套黄金档电视剧近8年收视新高的《人世间》,都是腾讯影业和阅文影视的“时代旋律三部曲”的作品。“‘关注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故事’是其最重要的内容方向。”两部电视剧的总制片人马好这样解读,“如果说《人世间》全景式地记录了社会的变迁,那么《心居》则是一个沪上市井风景画。前者纵深感比较强,后者则侧重反映社会横截面。为什么选取这个小说呢?因为上海这个大都市有多种多样的生活,能够聚集中国社会当下各色各样人的缩影。我们希望‘日子’这个词,再一次在当代的影视作品中能有具体的样貌。”

图说:《心居》剧照

  “女性”,不是刻意选择

  乍看之下,海清和童瑶,都将在剧中经历阵痛、成长和蜕变,很是符合当下女性题材流行的趋势。但滕华涛却给观众剧透说:“没有太多的成长,互相理解是有的。”他说,自己这些年大多拍的就是女性题材,从《双面胶》到《王贵与安娜》,“这是我个人创作逻辑”。不过他关注到老搭档海清的成长:“我跟海清合作的时候,她那会儿还比较年轻,我觉得表演上,女演员反而在三十多到四十这个年纪是比较黄金的,因为她很多的经历,包括表演上的很多技巧都更融汇了,完整了。”于是,刚开播两集,冯晓琴作为一个外地媳妇的要强、自尊,以及蓬勃生命力已经跃然荧屏。

图说:图说:《心居》剧照

  至于另一位女主角顾清俞,是选择张颂文还是选择冯绍峰,未开播就有观众关心她的爱情结局,但编剧滕肖澜直言:“最终顾清俞选择了谁不重要的,因为她已经达到了心灵上与自己的和解。冯晓琴跟顾清俞,她们看似是两条平行线,她们的家庭背景、教育状况、所属的社会阶层,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是一路走来,她们各自找到了一种最合适自己的生活方式,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女性在听从内心的安排,寻到了心之居所的时候,爱情很多时候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滕肖澜再次强调说,《心居》写的是上海的生活,从没有刻意要往女性题材作品靠拢,“我写的不仅仅是这两个女性的伤痛、努力和自强。我们在写每一个在生活中挣扎向上、在爱中求索失落的人,我们希望这个故事,能给予人们在生活中如萤烛般的光芒,微弱,但带来安慰。”(新民晚报首席记者 孙佳音)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