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2019年10月26日 21:48 新浪网 作者 思想聚焦

“全国首档代际潮音竞演”、“首创盲选配对赛制”、“金曲全新改编”,在综艺市场风向不断变幻的当下,打出全新理念做节目的不止一个,但敢于在垂直类里重新打通一条路,接二连三抛出新概念的却独此一家。那就是即将于明晚21:00播出的东方卫视《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节目在尚未播出之时已经引发了全网的讨论,费玉清“封麦前最后一档综艺”,一线流量肖战或将加盟,许多人已经跃跃欲试想要看看,这档音乐新综艺还藏着什么惊喜,大大提高了观众的心理预期。着眼“华语乐坛代际共融的价值溢出”的节目内核,似乎也大有主创团队想与观众谈谈音乐的学术质感。

为此,我们专访了这场“金曲新生之战”的总导演陈虹,谈一谈《我们的歌》的诞生和存在的价值。

想再推出一首《千里之外》有多“难”

2006年,叱咤歌坛的“常青树”费玉清和炙手可热的新声代歌手周杰伦“合谋”干了件大事,一首《千里之外》一经面世就引发全民争相传唱,横扫当年各大音乐奖项,风光无两。然而在陈虹眼里,这首歌背后所折射出的更是“华语流行乐坛代际共融的价值溢出。”

转眼十几年过去,华语音乐已经迈入数字音乐时代,但类似《千里之外》这样代际融合的现象级作品凤毛麟角。明明创造音乐的平台更为广阔、包容性更强了,现象级音乐的打造为什么不能复刻?张靓颖、胡彦斌等歌手都曾谈过音乐人的生存困境。一个好的音乐人,从作词、编曲到完成一首歌,需要巨大的人力财力作支撑。然而很多时候往往付出大于回报,一位歌手花费巨额呈现出的音乐作品,人们只消在网络音乐平台上支付一杯奶茶的价格就能听到。原创歌曲的价值变现困难重重,甚至有些还要承受版权问题带来的伤害。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虽然有部分人“激流勇退”,但更多的是愿意为音乐梦想一战再战的音乐人。被他们感动的人当中就有陈虹一个。所以,一档全新的节目《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便应运而生。“我们希望能通过这样一个节目搭建桥梁和平台促成两代艺人的合作,重塑华语乐坛金曲价值。”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我们的歌》总导演、东方卫视独立制作人陈虹

我们能看到,《我们的歌》的定位与许多跟随潮流而动的音乐综艺不同,它更着眼于华语音乐代际关系存在的问题和闪光点,代表金曲价值的榜样歌手和有着音乐梦想的新声歌手在节目的舞台上有了面对面交流的机会,金曲不再于时代的洪流里湮灭痕迹,年轻音乐人也有了自证创作力的机会。用陈虹的话来说就是“代际的对话和互动,融合与借鉴。”

根据陈虹对节目创作初衷和立意的解答,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把《我们的歌》看成一次跨越时光的音乐对话,新老歌手一面寻回金曲的青春,一面让华语音乐永葆青春,也就是节目slogan所表达的“我们的歌,唱出青春样”。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陈虹(左)与《我们的歌》艺术顾问沙晓岚(右)

也许有了《我们的歌》的带动,现象级歌曲的出现频率,以及潜移默化推动华语音乐的良性发展都不再是难事。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放下对流量的争执 每一场表演都叫“期待”

基于助力金曲新生的目标,《我们的歌》邀请了许多不同音乐领域的歌手,节目目前已经公布的嘉宾阵容,有演唱了《千里之外》的费玉清,有香港流行歌坛30年代表人物之一的李克勤,打造“任氏情歌”的任贤齐,中国“摇滚乐第一女嗓”罗琦,后续节目初定阵容中的那英、周华健等榜样歌手相信也会逐一揭开神秘面纱。东方卫视俨然有种要在《我们的歌》舞台上凑齐华语音乐“半壁江山”的架势,想必节目播出后我们也能亲耳见证“金曲遍地开花”的盛况。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当然,最备受人们瞩目和讨论的,还是节目新声歌手的名单,摩登兄弟刘宇宁、许魏洲、周深、王琳凯,他们来自不同的音乐领域,但同时也是站在娱乐风口浪尖的“流量”,特别是大概率会出现在名单上的,今夏一跃而出的“顶流”肖战,让人们在探讨节目音乐概念的同时,更夹杂着一部分对节目引入流量的讨论,其中“有实力与否”、“门槛的设定”是出现频率最高的字眼。

对此陈虹表示《我们的歌》是一档专业的音乐节目,无论是否“流量艺人”,唱功和实力都是节目选择艺人的首要条件,也相信他们会通过“自己惊人的实力和天赋,颠覆大家对‘流量明星’的固有观念。”并且节目还要用新老歌手搭档的模式打破“当代华语音乐市场没有真正的偶像”的危言。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由此可见,推动华语音乐的发展,《我们的歌》之所以选择新老艺人搭档,合作改编金曲的模式,除了引导华语音乐走向青春,也要在过程中改变大众对部分年轻音乐人的偏颇看法,给代表着华语音乐未来的他们,在打通道路之外,能在前行路上有更大的信心和动力。

敢于对自己、对歌手下“狠手”

除了挑战自我的节目立意和跨代歌手合作引发的好奇,《我们的歌》盲选配对赛制也是陈虹留给音乐类综艺的一只深水炸弹。以往节目从未有过这样含带戏剧性的赛制规则,回归音乐本质,歌手们要依靠“听歌识人”完成互选,并在组队竞演、对抗踢馆选手中不断挑战音乐进阶,共赴巅峰对决“这样极具挑战性的赛制规则带来的不仅是考验和挑战,也更多角度呈现出榜样歌手对类型音乐的全新尝试和新声歌手自我风格的凝练。”陈虹如是说。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右)、曹毅立(左)

为了能让观众以更直观立体的方式感受到模式带来的音乐碰撞与融合,节目舞台的设计同样暗含深意。当两代歌手互选成功后,将他们分隔在空间两边的荧幕将缓缓升起,而原本同源殊路的两条音乐通道在经过九十度角的旋转后,实现合而为一,组成字母“Y”。在节目目标上,“Y”字型舞台象征着金曲与现代音乐跨越代际、两代音乐理念的共融;无论是在规模上还是在内容表达上,这样的舞台设计在全国综艺节目中都是非常罕见的,完全可以称得上舞台设计中的“装置艺术”。

同时“Y”还代表着节目英文slogan“YOUNG FOREVER”中的“YOUNG”,且“YOUNG”还与“唱出青春样”中的“样”谐音,用象形字母将“年轻”、“青春”的关键词完整贯穿节目始终,是主创团队对节目寄予的满满情怀所在“尽管两代音乐人在年龄上有所差异,但是他们都秉持着不墨守陈规的音乐理念,用年轻的心歌唱,歌唱年轻的心,通过他们共同的音乐输出,唤醒人们拥抱青春,聆听世界的美好”陈虹解释道。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歌》是费玉清封麦前的最后一档综艺,可见身为榜样艺人的他也想要在节目中“冒一次险”,足见他对节目模式和赛制的认可,这对敢于突破自我的节目主创团队来说,是莫大的鼓励。陈虹相信尽管近年音乐对抗类节目很多,但《我们的歌》有着引爆大众舆论与共鸣的品相“《我们的歌》就是一个‘时光保鲜机’,让音乐永远年轻,让青春深入人心。”

对话《我们的歌》总导演陈虹:我们的歌,是音乐的时光保鲜机

回看中国梦之声系列,无论是即将播出的《我们的歌》还是星素同台比拼的《天籁之战》、青春励志歌舞竞演《下一站传奇》,中国梦之声能够陪伴大众走过这么多年,基点在于东方卫视对于大众情感需求的持续关注,对华语音乐潮流风向的感知,推陈出新,以及力求推动华语乐坛跨越代际、走向新生,实现华语音乐的传承与创新的奋斗目标。

东方卫视一直在坚持创新,通过源源不断的创造力持续为市场输出精品音乐内容,为中国电视音乐节目发展创造新的可能,这样的精神和态度值得所有媒体人学习;而东方卫视此次带着颠覆传统、突破自我所作的《我们的歌》同样值得观众去一探究竟。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思想聚焦

思想聚焦

微博知名博主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