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2020年07月29日 20:49 新浪网 作者 麻乐ml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时间不够”是人生常态,时间不够以后该怎么办?

  怀着同样的疑问,成都乐队“时间不够以后”应运而生,乐队名想了许久,无意中的一句“时间不够”,为乐队定终身。主音吉他龚培超说:“时间不够以后应该怎么做,是一个选择,是属于每个人的选择。”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主打另类摇滚,风格兼收并蓄,时间不够以后成立于2017年7月,由主唱/节奏吉他手兰德、和声/主音吉他龚培超(小龚)、贝斯手郭玉都(郭老大,被成员戏称“嘟姐”)、鼓手王泽楠(小时候叫王涛)四人组成。

  四人一见如故,第一次见面就喝到烂醉,没有隐藏,真情流露,鼓手王泽楠说,他们的“磁场很对位”,彼此互相吸引。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原定冬春交接时发布全新EP《越冬》,疫情影响下,编曲又磨上几个月,终于在这个夏天——乐队成立三周年时发布出来。时间不够以后今年多次登上网易云硬地原创音乐榜,是专业评委和乐迷热捧的年轻乐队,音乐呈现不拘一格,歌词立意深刻。

  《越冬》记录一次越过寒冬的过程,主音吉他龚培超解释:“想表达的就是我们生命中难免会遇到所谓的’寒冬’,但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我们必须要保持自我对生活的态度,这样才能在艰难的生活中见到属于自我的光明。”

  巡演过半,时间不够以后将在8月抵达广深和长沙,借巡演和新EP发布的契机,麻乐音乐专访特邀时间不够以后,分享他们“越冬”的心路和摇滚故事。

  采写:麻乐

  摄影:PH7摄影团队、兀鱼横流、点点、千岛视觉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主唱/节奏吉他手兰德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和声/主音吉他龚培超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鼓手王泽楠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贝斯手郭玉都

  时间不够以后

  时间不够以后的相识可谓一见钟情,吃火锅喝大酒,寻常的生活场景中,他们看到彼此的真性情。乐队里,主唱兰德料理杂务和公关,龚培超是创作主脑,王泽楠是颜值担当,郭玉都负责怼龚培超(?)。

  麻乐:乐队四人是怎么凑在一起的?据说第一面就一见如故,喝酒吃烧烤就感觉四个人很对,具体是流露出哪些个性特质,让你们觉得四人在一起很对?

  王泽楠:磁场是相互影响的,我们⼏个⼈的磁场很对位,互相吸引那种。

  兰德:我,嘟姐(郭玉都),小龚(龚培超),是在川师吉他协会认识的,后来朋友介绍了王泽楠。流露的特质就是,年轻,喝酒不拖沓。但现在有些人喝酒已经很拖沓了,可能老了吧。

  郭老大:上学那会没钱,有一个活动结束刚好是饭点,路过火锅店很香,但是没钱。小龚通过第六感感应到了我的窘迫,悄悄给我转了200块,那顿火锅印象深刻,就让我觉得大家靠谱,可惜钱还是得还。

  小龚:我和兰德、嘟姐是大学同学,很早就认识了,认识泽楠哥是通过朋友的介绍。对的原因主要就是真性情吧,大家第一次见面就一起喝个烂醉,没有什么隐藏的,真情流露得非常自然,我感觉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默契吧。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麻乐

  :除了各自乐器弹奏外,四个人分别在乐队里发挥着怎样的作用?简要介绍一下一位成员。

  兰德:涛哥(王泽楠)负责帅,嘟姐负责怼小龚,小龚是创作核心,我是忙内吧,做杂事,有时很杂,比如这篇稿子要把每个人写的回答复制粘贴到一起,调整格式。也主要负责对外沟通。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负责帅的王泽楠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小龚是创作主脑

  郭老大:各自散发不同的魅力吧,涛哥退堂鼓演奏家,郭老大不会说话机器人,德哥演出现场抢观众手机专业户,小龚考研达人,组合在一起就是时间不够以后的灵魂。

  小龚:兰德负责乐队的生活,处理乐队中的一些杂事。嘟姐和涛哥就是两根螺丝钉,哪里需要哪里拧。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料理杂务和公关的兰德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颜值也不错的嘟姐

  麻乐:现在四个成员的社会身份是什么?看之前的视频采访,王泽楠说乐队是赚钱养梦?成员都有各自的工作?如果用一个百分比来描述,你们每个人的时间精力激情投在“时间不够以后”上的百分比是多少?

  王泽楠:我相当于全职做⿎⼿了,就因为喜欢,所以想的趁年轻就要赶紧做。另外会做⼀点其他的不耽误乐队发展的⼩事情赚钱,主要还是以做乐队为主,选择了这个⾏业就好好当创业⼀样,留着充⾜的时间给它。

  兰德:我在一家二次元公司上班,做文案。投入在乐队的时间应该是25%,投入在工作的时间是50%(老板,你看得到吗)。

  郭老大:目前是在相对稳定的地方上班,有个基础的生活保障。工作没有什么激情,激情投放在乐队的占比会较大一些,白天工作晚上排练周末演出,是常态。

  小龚:我现在还是一名学生,庆幸自己还有很多的精力可以投入到乐队中去。我的生活很简单,学校、家、排练室三点一线。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越冬

  没有寒冬不能逾越,EP《越冬》由冷色渐入火光。如雪崩的信息洪流,一次次冲撞着世人,让他们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时间不够以后认为,思考是人类作为智慧生物最基本的尊严。

  于是在歌里,他们描摹世相抒发感怀,传达着自己的思考,他们召唤火光,围着火堆舞蹈,火是独立且拥挤的思潮,是人们自我意识发展的希望。

  麻乐:整张EP在这个春夏季节推出,好像跟气温有点反差,当时构思整张EP是想表达什么?

  兰德:自然系。

  小龚:这张EP原定是会在冬春之交推出,整张EP的录音工作在年前就已经完成了,但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之后的混音制作的工作都打乱了,但是也是因为时间整个延后了,在疫情期间我们对编曲又进行了进一步的丰富,让整个EP的编曲变得更有意思了。整张EP主要想表达的就是我们生命中难免会遇到所谓的“寒冬”,但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我们必须要保持自我对生活的态度,这样才能在艰难的生活中见到属于自我的光明。

  麻乐:前三首歌色调很冷,从《云雾》开始有了火把,之后就围火热舞,有酒陪伴进入醉态,EP是不是有这样一个逻辑链?这个“火”象征了什么?

  郭老大:我觉得是希望。

  小龚:我很高兴能有人发现这样的一个逻辑链条。一张EP,不管是从音乐,还是从它的歌曲顺序,封面等等各个方面在面对大众之前,都是经过考量的,都是乐队成员们讨论设计的。专辑由冷到热,其实就是“越冬”的一个完整过程。“火”象征的在《我们围着火堆舞蹈》这首歌中有对应的表述,是独立且拥挤的思潮,是属于人们自我意识发展的火光。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麻乐

  :EP文案写着人们被信息的雪崩裹挟,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乐队里平时谁最爱思考?有没有什么书籍或文艺作品是塑造了你们的价值观的?

  兰德:小龚最爱思考吧。读高中时我喜欢看韩寒,对当时的我有很多启发,现在还会关注他,但他也没出新书,只能支持一下他的电影票房。

  小龚:可能是因为我本身大学专业学的就是中文,所以我接触到的书籍和文艺作品会稍微多一点。平时最喜欢看的书就是《红楼梦》,会反复的去读,我觉得这是能够体现中国人宏大的精神生活的一本书。除此之外最喜欢读诗,各种各样的诗都会读,最喜欢的诗人是海子。我觉得价值观并不是简单的阅读可以塑造的,最主要的还是对生活的体悟和反思,阅读只是帮助我们认识世界的方式之一。

  麻乐:歌曲《越冬》里写了一个众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只有我悲伤、只有我惆怅,乐队最后也有《我们围着火堆舞蹈》,但《越冬》里看到别人舞蹈却为什么觉得不对呢?这两个舞蹈有什么不同?

  郭老大:真香现场。

  小龚:当时兰德提过同样的问题,哈哈。我觉得两者并不冲突,《越冬》的舞蹈是他人的舞蹈,《火堆》的舞蹈是自我的舞蹈,这是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吧。

  麻乐:说到冬天,具体什么事情让你们觉得是处在冬天?

  王泽楠:疫情吧,整天只能窝在家里,像在冬眠。

  兰德:想喝一碗热腾腾的醪糟。

  郭老大:不被需要,不被认可。

  小龚:穿上秋裤的那一刹那,我的冬天就开始了。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麻乐

  :《秋雨》是在写什么?

  小龚:从我自己的角度出发,这就是一首情歌。

  麻乐:《11°C Ocean》11度的海有什么特别,为什么是11度?里面写到在流血前“得到答案”,是想得到什么答案?这首歌的节拍变幻也蛮奇妙,有不寻常的变化,有什么特别用意?

  兰德:主歌是11拍的,所以就叫11度海了(冷)。

  “答案”不是一个具体的答案,而是一种不再困惑的状态,因为生活中总是有很多困惑和烦恼。整个副歌写的就是,一支代表命运的箭在朝着我的胸口射过来,如果在它到来之前我能不再有困惑,那算得上是触摸到永恒了吧,说人话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活得明明白白。

  节拍变化就是跟着感觉来吧,用不同的拍子营造不同的听感,当然也增加了难度,这是每次演出最紧张的一首歌。

  麻乐:《云雾》是旋律行进比较特别的一首,总有些出其不意的拐弯,导致有些阴郁,后来又是很燃的升华,谱曲时是怎么考量的?

  小龚:这首歌先有的和声,才有的旋律。当时随便弹琴的时候觉得这样的一个和声走向很好听,然后就跟着这个和声写了旋律,这首歌很明显能听出来人声旋律有被伴奏牵着走的感觉,也让人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吧。

  麻乐:《醉》是表现怎样的状态?忽然很嗨很迷醉,是想忘掉什么不快或痛苦,还是想醉了之后耍酒疯?

  小龚:《醉》想表现的其实就是一种极其自我的状态,人在喝醉了酒看什么都不顺眼,这其实是一种返璞归真的状态。在以前荀子就说过人性生来就是恶的,我其实比较赞同这个,我觉得《醉》主要想表达的就是这种,人真正在喝醉之后回归自然的一种破坏状态。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摇滚

  曾经排斥在音乐里融入时髦的声音,龚培超的旧观念中,摇滚就该是摇滚的样子,不能花里胡哨,然而这次接受麻乐音乐专访,小龚反观这个观点直言“想打自己的脸”。阅历和乐历都日渐丰富,音乐观念也在进化,时间不够以后不再钻风格的牛角尖,“我们必须要做的是——继承发展,推陈出新。”

  麻乐:小龚曾说,乐队就想做纯正的摇滚乐,而不是“加入什么现代的东西在里面”,“现代的东西”指什么?纯正的摇滚乐又是怎样的?乐队现在还是这样想的吗?各成员是否在这点上有不同意见?

  王泽楠:那是他说的,你们问下他哈哈哈哈哈哈。

  兰德:这个问题一开始可能是指不加入合成器之类的吧,现在已经打脸了。我其实不太懂纯正的摇滚乐是什么意思哈哈哈,我想做的就是用我们手上的乐器来创造好听的音乐。

  郭老大:那是他说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龚:我现在想打自己的脸,哈哈。我认为现代音乐,融合是一个大趋势,不管是多么复古的音乐风格,都是在不断变化发展的,会有越来越多的音色、创意和音乐风格。我们必须要做的是“继承发展,推陈出新。”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麻乐

  :2019年的专辑《茫如山河》被人诟病有模仿草东没有派对的痕迹,你们现在如何看待这个评价?

  王泽楠:⾳乐没有模仿,只有磁场的共情。

  兰德:说我们有模仿草东的痕迹,没问题。我们很喜欢草东,配置也和草东一样,做第一张专辑时确实受到他们的影响,而且他们的风格太鲜明,导致后来不管谁只要做这种风格就会被说像草东。

  但别人的评价就让他们评价吧,还有很多朋友因为这张专辑喜欢上我们的,更重要的是走出自己的路子,我已经不想再做《茫如山河》风格的音乐了,未来会有更多变化。

  小龚:草东没有派对是我们四个都非常喜欢的乐队,记得16年草东来成都巡演的时候,我们四个人都去了,特别巧的一个事儿,那会儿我们三个不认识泽楠哥,但是在后来的现场照片里发现有一张照片,是泽楠哥跳水了,正好接住他的就是我和兰德。《茫如山河》是乐队第一次做录音室专辑,是一次简单的尝试吧,我们只是做了我们喜欢的音乐类型,希望在之后的作品中大家能够听到我们的进步吧,共勉。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麻乐

  :《越冬》六首歌编曲各具特色,花样繁多,乐队平时爱听什么音乐?哪些音乐或音乐人塑造了你们的审美?

  王泽楠:我喜欢听周杰伦陈奕迅。

  兰德:最近一年我听说唱比较多;影响审美的就是一众伟大乐队,其中最喜欢的还是“万恶之源”radiohead,他们对所有想玩新东西的乐队影响都很大吧。

  郭老大:最近爱听获奖的歌曲,欧美大热榜单歌曲。

  小龚:我听歌比较杂,各种各样的音乐只要好听的我都爱听。心中的TOP3:Radiohead、Muse、The Beatles。最喜欢的乐队是Radiohead吧,我觉得他们不停地在做新的尝试,每次都能创作出新的东西,能够不断地给人制造出音乐上的惊喜。我也希望我们能做这样的乐队。《OK Computer》和《In Rainbows》两张专辑是我会反复听的专辑。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巡演

  巡演已走过11个城市,时间不够以后慢慢收割着各地的乐迷。四人在积雪掩映的山间拍宣传照,俨然时尚大片,青春男孩与苍劲山峦呼应,气质清爽干净,跟破破烂烂的寻常摇滚乐队大相径庭。虽然他们口口声声否认刻意讲究外观,但主唱兰德说,年轻就不给自己束缚,“穿你觉得好看的就行。”

  麻乐:目前演出已经走了几个城市,反响如何?过程中发生了什么难忘的事?

  兰德:11个城市,反响还行吧。最难忘的事是在重庆,由于演完以后马上要赶去机场,所以完场后很快就收拾好东西提着琴跑出去坐车,此时很多乐迷都还在门口,我们一边跑他们就一边喊:“时间不够以后冲啊!”那是真的冲了。

  郭老大:重庆站,早上约好9:30成都东站集合,只有我一个人到了,看了一下群消息,全是GG,闹钟没响。

  小龚:由于我的失误,导致涛哥托运的行李里面多了一个打火机,整个机场突然开始呼叫王泽楠先生,场面很震撼。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时间不够以后

  麻乐:那组在稍稍有点积雪的山间拍摄的宣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拍摄?

  兰德:四川甘孜州墨石公园,因为认为和越冬这张EP概念契合。最近有人说我们是P上去的,麻烦睁大眼睛看清楚哟。

  麻乐:乐队在置装、形象上都蛮讲究的,是谁在主导你们的形象包装?为什么想扮得漂漂亮亮?

  王泽楠:我没啥讲究,⼀直都很随意。

  兰德:自己打扮,也没有很漂亮吧阿sir……我是知道自己长得不帅,所以只有靠装饰,每次演出会戴些金银铁,但还是帅不过涛哥和嘟姐。年轻嘛,不要给自己约束,穿你觉得好看的就行,在这方面我无比崇拜鲍爷。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麻乐

  :接下来的巡演你们有什么期待?观众可以期待什么?

  王泽楠:从⽹络世界到现实世界,现场能相见,最⼤的期待了。

  兰德:期待来现场的人越来越多,期待以后能走出国门;观众可以期待看到一支年轻有活力又拽又好听的乐队。

  郭老大:期待就是能让更多人认识我们,进入大家的视野。

  小龚:我们会更多的去在现场创造出更新的玩儿法,比如杭州站、上海站我们尝试了没人尝试过的“花手摇滚”,在成都站我们专门定制了全新的VJ和灯光视觉系统,我们希望能够在不同的城市都能给乐迷们更多的惊喜,我觉得时间不够以后的团队是足够优秀的,我们的用心希望能够为乐迷献上精彩的演出。除此之外,我们还会推出更多的新歌,乐队要始终立足于音乐,让来看演出的乐迷们听到新的东西。

  时间不够以后:没有一个冬天是不能逾越的 | 麻乐音乐专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