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6年,“限韩令”解除,新韩流来袭再度开启“中国捞金计划”

6年,“限韩令”解除,新韩流来袭再度开启“中国捞金计划”
2021年12月07日 23:40 新浪网 作者 伍脊六兽

  时隔6年,韩国电影重回内地市场,第一部便是有着韩国国民奶奶之称的罗文姬女士代表作品《哦!文姬》。

  看得出,这是韩流表现出的诚意,用出道60年之久的国宝级女演员的表演想要拉开中国大银幕的序幕,可惜,两天的宣传时间还是太过仓促,上映三天票房依旧是惨淡的115万,让近期风声四起的“限韩令”解禁说像极了一剂哑炮。

  幸好,随着电影定档热搜之后,尾随而来的是40岁的李栋旭登上中国版《GQ》杂志封面、《鬼怪》开播五周年搞出来的热搜大庆,以及线上的2021AAA颁奖典礼的全程直播,让内娱观众终于意识到,韩流即将再度席卷中国市场。

  是的,根据近来市场动态显示,随着韩国电影的引进,“限韩令”的取消已经开始发挥实际效应,很多此前与韩流有关的娱乐作品、艺人以及活动也将逐渐浮出水面,与观众见面。

  其中,最为活跃的还是偶像团体。

  拿2021年AAA颁奖典礼来说,凭借EXO、TWICE,以及热门演员金宣虎、宋智孝,就让热搜有了3.4亿的阅读量,和12.7万的讨论度。

  尽管这样的数字无法与过去的韩流相提并论,但对于近年来韩流在国内的影响力来看,已算是不小的突破。

  此外,一向嗅觉敏感的鹅厂近期居然破天荒地在宣布将在自家举办的音乐娱乐盛典中邀请韩国天团EXO线上参与,还有望与张艺兴来个“隔空合体”,可见韩流正在逐渐回暖,与内地公司的互动也变得更加积极。

  此外,曾经在中国市场已经打下广泛基础的歌手明星,如金钟云、郑容和、Jessica也开始纷纷激活微博账户,重新开始更新动态,这些表现都显示了韩流明星们苦内娱市场久已,急需来波互通有无,才能真正回归内娱。至于率先参加《追光吧》的韩国二代男团尼坤,则是更明显的一个标志。想当年,因参与芒果《我是歌手》而爆红的黄致列,原本是星途一片灿烂。但是,还没等在内娱大展拳脚,就不得不跑去《爸爸去哪儿》躲一躲。随后,更是销声匿迹,查无此人。当时的风声鹤唳可见一斑。

  现如今,能让韩国女团男团们在社交媒体上演“包年热搜”,让错过国内市场的爆款剧集《鬼怪》大肆庆生,可以预见,2022年内娱将会是一幅怎样热闹的场面。

  其实,早在今年三月,中国电视台与韩国放送公社(KBS)达成合作协议时,就已经预告了中韩文娱事业的合作之路重新启动。而近期举办的2021-2022中韩文化交流年等活动也在提前为即将到来的中韩建交30周年做着准备。

  尽管当时,一度传出的中韩合拍电影《我爱喵星人》没能如期地在白色情人节那天上映,但从现在的市场来看,那些曾经中韩合拍的电影电视剧都将有望重新上线。

  据不完全统计,积压待播的中韩合拍作品多达28部,其中以张翰积压的最多,有与朴敏英、徐正溪合作的《锦衣夜行》,与高俊熙、朱一龙、宋轶合作的《夏梦狂诗曲》,与秋瓷炫合拍的《华丽上班族》。根据演员目前的热度来看,前两部很有可能会借着“限韩令”的解除与观众见面。

  至于郑秀晶、邓伦的《毕业季》,张艺兴、郑秀晶、王一博的电影《闭嘴!爱吧》,戚薇、李承铉两口子合作的《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只要剧情方面不至于太过复古,凭借几位演员近几年的流量与热度来看,也大有复出的可能性。

  因此,不管是曾经风靡中国的偶像团体,还是韩国电影、韩剧、韩综,都将再次涌入内地市场。

  对于内娱而言,这是好事吗?答案是肯定的。

  01 国产偶像VS韩国组合

  纵观“限韩令”开始后的这6年,内娱迎来了空前繁荣的发展。

  遥想2014年以前,EXO、BIGBANG是国内最受欢迎的偶像组合。

  第二届音乐V榜年度盛典上,风头正劲的权志龙拿下了“韩国最佳男歌手”奖,CNBLUE组合在郑容和的带领下获得“韩国最佳乐队”,还献上了一场精彩的现场表演。

  与之同台竞技的内地组合只有年纪尚幼的TFBOYS。在华丽包装的韩国男团面前,稚嫩青涩的TFBOYS就好像是内娱的缩影,气候不足,后生可畏。

  于是,当“限韩令”悄然开始,内地正式开启了偶像造星计划。虽然国内的经纪公司无法一下子就拥有韩国那样的工业水平,但来自日本的偶像养成给内娱偶像们带来了新的发展方向。

  从TF家族在小破站放出第一支视频《男生学院自习室》开始,偶像养成极大地填补了内娱练习生市场的空白,唱跳组合SNH48、TFBOYS的迅速崛起,显现了国内偶像的奋起直追。

  此后,当乐华娱乐凭借股东韩庚的关系,开始与韩国YG娱乐合作培养了王一博等一批新生代偶像,到脱胎于韩国《Produce 101》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网络选秀节目的兴起,国产偶像团体从青涩逐渐走向成熟。

  封闭式训练环境,选秀式的舞台实践,粉丝群体的培养,都让平台获得大量流量,练习生拥有曝光机会,粉丝们从中获得养成的成就感。

  尽管打投、塌房、饭圈拉踩事件也随着行业逐渐成长随之而来,但显而易见,如果内娱偶像团体没有广大市场,没有流量输出,也必定折腾不出多大的动静。

  所以,即便现在韩国组合卷土重来,对于内娱的偶像而言,也造成不了多大伤害。毕竟,当前内地偶像市场已经趋于成熟,以蔡徐坤、肖战为代表的成熟且知名偶像根本无惧于外来挑战,瓜分不了多少粉丝。

  至于那些存在问题、实力不行的团体组合,则会在韩国成熟的工业体系面前凸显问题,在更高标准下实现自我成长。毕竟,想要圈钱恰饭,必须拿出点真本事才行。

  再加上早就意识到国内市场潜力,率先踏上回国班机的宋茜、张艺兴、黄子韬、鹿晗等人的推波助澜,将大批粉丝带回国内,固定在本土上,也极大地削弱了韩流对华的影响。想要短时间再现曾经的韩流热几乎是不可能。

  与此同时,韩国娱乐公司都在“限韩令”吸取了教训。

  数据显示,当年“限韩令”在行业内达成“沉默的共识”后,韩国娱乐在一夜之间丢掉了全球出口总额27%的中国市场,以至于韩国各大娱乐公司股价应声大跌,CJ、SM、JYP、YG四大龙头公司市值瞬间缩水3615亿韩元(近21.5亿人民币),让韩国娱乐清醒地意识到,新市场开发的重要性。

  于是,偶像团体原本加入的中国成员开始逐渐向东南亚籍和欧美籍靠拢。BLACKPINK加入了首位泰国籍艺人Lisa,TWICE一口气启用了三名日本成员,至于当红男团防弹少年则将全部力量投入到欧美市场的开拓,将韩流风吹向欧美国家,两次被格莱美提名。

  这种主动的市场分化,可以看出,即便韩国娱乐公司看中中国市场,但也绝不会出现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情况。

  02 韩剧、韩综对国剧、国综的刺激

  说完偶像团体,我们再来说说韩剧和韩综。

  尽管爱优腾芒等专业平台在“限韩令”期间集体下架了正版,但对于内地观众而言,韩剧和韩综与我们的距离并不遥远。各大APP和字幕组的及时更新与上架,让喜欢观看韩剧、韩综的观众得到了极大满足。

  至于“限韩令”结束之后,韩剧、韩综对国剧、国综的影响,大可用“刺激”一词来概括所有。

  毕竟,在韩流退潮的这几年里,国产剧和国产综艺在没有对手的情况下得到了广泛传播,占领了大部分的市场,特别是各大卫视带来的影响,让韩剧失去了大批国内“妈妈群”。

  这样的一家独大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创作者们的“躺平”。

  国产电视剧的质量参差不齐,剧本、拍摄不走心,作品同质化严重,好坏与否全靠同行衬托让观众苦不堪言。特别是“流量剧”“甜宠剧”的产生,让一大群偶像用垃圾表演充当粉丝福利,占据各大平台首页重点展示,一次又一次地给观众喂屎,还必须只夸不骂,可说是话语权占尽,市场操控做绝。

  此次,“限韩令”的解除,很大程度上是帮卫视松绑。

  从现阶段国产剧的发展来看,各大平台的介入颇深,很多网剧和电视剧大多有互联网资本在背后,短时间内平台方不可能大规模引进韩剧,即便是大热爆款,平台方也要考虑自家情况,不可能发生自己打自己的情况。

  那么,能够引进韩剧的就只有国内的各大卫视。只不过,卫视在审片方向历来有诸多限制,会极大抑制韩剧的传播,因此,韩剧对国产剧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却能够造成极大的刺激。这是为什么呢?热搜空间扩大。

  此前,就有很多人关注韩娱在国内买热搜的事情。不管韩方出了什么新作品,国内热搜必定高挂几天。

  因此,即便很多韩剧不能上星,网络平台也未必买账,但是“限韩令”的松绑会加大韩剧的热搜数量。从一部剧开播之日起,到每周的更新节点,再到剧中精彩片段的短视频,男女主角的日常动态物料,以及幕后花絮等配套服务,从工业化体系层面来说,韩剧在事前宣传、剧中互动、剧后服务上面比内娱要高出几个段位。

  一旦与国产剧正面较量,在浪漫爱情、悬疑犯罪、魔幻玄幻等题材,国产剧几乎是毫无优势可言。

  因此,很大程度上会刺激国产剧质量的不断攀升,也会让国内创作团队得到良好的优化,让国产影视摆脱战术勤奋,战略懒惰,剧本稀松,用后期和服化道抢镜头的困境。

  在这方面,国产综艺更是如此。

  虽然韩流退场了六年多,但国产综艺可以说是毫无长进,特别在原创方面,都是在躺着吃饭,甚至屡屡传出抄袭事件。《中餐厅》《极限挑战》《向往的生活》《一唱到底》,多少头部国综都有韩综的身影,让观众有着似曾相识的感觉。

  此次韩流回归,很大程度上会加大节目的曝光度,也会让观众看到更多的节目比较,彻底断掉国产综艺的“拿来主义”,倒逼行业快速成长,让国综来一次彻底改革才能寻求更好的发展。

  03 让国产电影“走出去”

  老实讲,韩流退出中国的这几年,虽然资本方的损失巨大,但是也因为市场的紧缩让韩国电影电视剧走出了亚洲,走向了国际。

  不管是今年火爆全球的《鱿鱼游戏》,还是韩国导演奉俊昊横扫奥斯卡四大奖项,抑或是73岁老牌女星尹汝贞勇得奥斯卡最佳女配角,韩国出品的影视作品逐渐被国际广泛接受,并逐渐成为一种标志与品牌。

  就拿网飞来说,因为《鱿鱼游戏》的一战成名,让不少韩国大导演有了新的展示舞台。

  他们凭借扎实的剧本,娴熟的拍摄技巧,以及专业的产业链,引来了大批的海外投资,一口气产出了《我的名字》《地狱公使》等一系列的短而精的作品。

  尽管在作品质量方面,有些作品并不算是精品或者爆款,但是在影响力方面,已经遥遥领先于国内的导演们。

  因为我们有着广大的人口基数,庞大的市场基础,为国产电影营造了良好的发展空间,但与此同时也让国产电影产生了局限性。

  守着自家地界就能赚得盆满钵满,“IP+小鲜肉”的流量密码让资本只重效益不重质量,拍烂片、割韭菜的事情频现各大电影档期,不得不说是国产电影的悲哀。

  在“双十一”这个不算档期的档期里,脱了两层皮后拍摄完成的电影《门锁》,以4.9分不及格的分数轻松卷走了2.32亿票房。这就是国产电影当下的现状,少有能够拼质量,拼口碑的佳作,却丝毫不妨碍其获得破亿的票房。

  在这样的环境里,导演们只要能够讨好国内观众就能肥吃肥喝,谁还会挖空心思去国际上捞金,顶多为了在国内更好地卖座,到国外去镀金。

  然而,高水平的韩国电影如果涌入国内,在同根文化的影响下,影片的受众群将比欧美电影大得多,影片类型也将不仅局限于科技大片,魔幻玄幻领域。这对于国产电影和电影人而言,可以说是近距离学习的机会。本土文化如何让世界接受,中国特色如何融入电影商业,邻居韩国为我们打造了一个良好的样板,也会促进中国电影迈向另一个台阶。

  总体而言,“限韩令”的松绑会冲击内娱吗?肯定会。在各个层面上,都会为内娱带来新一波的内卷。但是这种冲击也必将是激发内娱发展的新动力,让拥有广大市场的内地娱乐得到质的飞跃也不一定。

  不知道,你是否也期待新一波的韩流呢?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