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白蛇都市异闻录》1||断桥和伞

《白蛇都市异闻录》1||断桥和伞
2020年04月07日 22:11 新浪网 作者 扶他柠檬茶

  这是蛇妖白素贞再次来到人间的第五十七年。

  有不少离开了妖界的妖喜欢住在人间这个花花世界,当然,大部分混得都不咋地,比如白素贞,每周一到六的工作就是在便利店和快餐店打工。

  如果时气不太好,像她这种千年大妖外出,很可能扰乱天相。简单来说就是自带雷雨天气,天气恐怖到微博上到处都在问今天哪位大仙渡劫。

  哪来那么多渡劫的。

  听见旁边共撑一伞的小情侣正在说是不是有道友渡劫,白素贞翻了个白眼。暴雨中的公交车站,只有她一个人没撑伞,黑色短发被雨淋得贴在脸上。

  偶尔有人会注意到这个浑身湿透的女孩子,看着像个娇小的女高中生或者大一新生,哪怕长得不错,可脸上却带着恹恹的神情,搭配下垂的眼角,浑身围绕着一股叫人不舒服的丧气。

  而且是个平胸。一马平川的那种平。

  公交车还不来,如果错过了便利店交班,这个月的补贴又要被扣光了。

  大雨落得整个城市灰蒙一片,马路上只能看见车灯闪烁。

  忽然,白素贞头顶的雨停了;她扭过头,见到一个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正替她撑着伞。

  “给,”他说,“女孩子淋着雨对身体不好。”

  ——长得人模人样,笑得也温文尔雅。

  但白素贞只是死死瞪着人家,连谢谢也不说;这时,一辆轿车停在马路边,一个汉子从里面探出头挥手:“许医生,这儿!”

  被称作许医生的男人对她笑笑,将伞搁在她肩头,走向友人的车;一阵雨风吹过,长柄伞被吹飞出去,滚落到马路中央,被来往车辆碾得粉碎。

  她等的车在不久之后到达了断桥公交车站。

  1断桥和伞

  “……啥玩意儿丢了?”

  在听清了对面老头的话之后,穿着便利店员工服的她寒着脸用扫码枪敲着桌面。

  “孩子?那种糟心玩意儿,丢了就丢了吧。”

  可这老头一直哭个不停。

  今天的心情已经够糟了,刚才中午高峰告一段落,刚可以休息一会儿的时候,这个黑衣老头就进了便利店,求白素贞帮忙找他家的走失儿童。

  不行,吵死了,要是换做以前,她早就把这家伙一口吞了。

  “求你帮忙把他找回来,应该就在附近……这是我们家的宝贝……”

  烦啊!

  她抄起扫码枪抵在老头的眉心,红色激光卡在他的皱纹里:“现在关东煮买一送一,和便当搭配有优惠,谢谢惠顾!结账后告诉老娘你家那个丧门星的外貌特征!”

  便利店的挂牌从“open”变成了“close”,白素贞戴着店员的蓝色鸭舌帽,杀出去找孩子。

  凭什么自己堂堂千年蛇妖要沦落到这一步?她咬牙切齿,边看手机边走:“我把定位发群里了,这附近所有的妖怪统统都去找一个黄色背心蓝色背带裤年纪大约五岁后面留着小辫子的小赤佬!”

  群里的其他成员也都是在人间的妖怪,顿时齐刷刷发了一堆磕头的表情。

  ——在人间,这些妖怪对千年蛇妖都奉若神明。和那种小说电影里动不动能组一个加强排的大妖不同,哪怕是妖怪,普通的寿命也才百余年,多一点的几百年,真正能修行破千的,那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可就算是百妖尊称的白娘娘,在人类的地盘,因为没有身份证和学历,也依然只能每天去便利店打工,替烦人的老头找走失儿童。

  读书改变命运啊……

  在雨里骂骂咧咧找了一会儿之后,根据群里其他妖怪提供的信息,她来到了一处小公园。阴郁晦暗的雨幕里,孩子亮眼鲜艳的打扮很容易就被瞧见了。

  “小鬼,别乱跑。”

  她提着鸭舌帽走过去。

  孩子面对草丛,背对着她,像是正在和草丛里的什么说话,说着说着,就向着那草丛靠近过去。

  眼看他就要莫名其妙扑进那处黑暗的草丛,白素贞提着他的脖领子,将人一把拎了起来;然而,草丛里有只指爪尖利的青色枯手,死死抓住了孩子的脚踝。

  她冷笑一声。

  那只手的主人本能感应到了威胁,非常识时务地松开了孩子,想缩回草丛。随即,伴随一声痛叫,枯手被白素贞用力踩在地上。

  冷笑从少女的脸庞上消失,逆着路灯的光,白素贞的双眼依然在阴影中泛着淡淡的金光。

  “——被抓了现行,还想讨价还价?”

  脚一用力,被踩住的手传来了骨头断裂的声音。当她松开脚的刹那,骨折的手缩了回去,一只老鼠一瘸一拐地从雨中窜出,逃入草丛后的小山坡下。

  “小聪!小聪啊!”

  那黑衣老头也跟着白素贞来到了小公园,见到孩子平安无事,忍不住老泪纵横。白素贞把他丢给老头,去追那只鼠妖。

  她的身影也消失在草丛后,公园里,只有一只年迈的黑色拉布拉多咬着小主人的背带裤,把他往家的方向拽。

  妖处妖界,人居人间,对于寿命较长的妖来说,单调冷清的妖界很快就寡然无味,不如人间的纸醉金迷来的诱人。

  进入人间的妖,都必须遵循两界法则,隐藏身份,小心谨慎。但仍有恶性难改的妖物,潜伏在黑暗之中蠢蠢欲动。

  人类对它们束手无措,所以,每隔数百年,妖界就会派一位管理员驻扎人间,负责处理各类与妖有关的事件。

  白素贞飞快地在树林间跑过,追逐那丝残余的妖气。

  蛇妖与鼠妖都喜欢湿冷的雨水树林,这个便利店的位置有些偏僻,附近有几处未完工的扩建工地,公园的南侧是一片小树林,还属于城市边缘未开发的角落。

  在这里动手,动静再大也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冲出树林之前,解决它。

  寂静无人的城市角落,雨声或轻或响,无声掩盖了一声惨叫。

  ——搞定。

  白素贞揉着拳头,踢开地上被打碎了元丹的老鼠。还好,花了半小时不到,现在赶回去,说不定便利店的店长还没发现自己擅离职守,全勤奖金还有希望。

  她正准备戴上鸭舌帽回去,忽然,身旁不远处传来了很轻的呻吟声。

  是从下坡处传来的。

  白素贞恹恹看着那。刚才解决鼠妖时,她根本没注意到旁边有人,莫非被目击了?甚至更严重,神仙打架,殃及池鱼?人类这种倒霉玩意儿,哪怕石头飞出去一块都能砸死。

  麻烦。

  她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跃下并不算高的山坡。绵延一天的雷暴雨在此刻转小,仿佛是做最后的挣扎,一道白炽闪电劈亮了整片夜空——

  山坡和树丛的地形掩盖下,白素贞看见了工地土坑里这个几近昏迷的男人,在公交车站借自己雨伞的……叫什么来着……

  许医生?

  他灰色的风衣,已经被雨水和血水浸透了。

  “刚才的人,是许医生的女朋友?妹妹?”

  开车的吴警官瞥了眼窗外的雨中车站。要说是女友,好像有点太年轻了。

  身为警察,他在看人年纪这方面水平不错,那个女孩子只有十八岁左右?危险啊……

  但要说是妹妹,那就更不可能了。

  许仙,男,二十八岁,海外归国的知名血液病医学研究者,家中独生子,父母都在国外。

  “那么大的雨,女孩子没有带伞,看得叫人心里难过。”

  “真是绅士啊……大仙,如果这次顺利拿到文件,应该就是你最后一次替我们当‘卧底’了,”“大仙”是这人对许仙特有的称呼。吴警官递了支烟给他,他婉拒了,“跨国的军火走私商……一开始联系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会毫不犹豫地拒绝。”

  迈森·阿卡尔,控制着脉络巨大的军火与毒品交易,但因为行事谨慎,已经从无数次的调查中无罪脱身了。

  这一次得到消息,他来到中国,会暂时将这座城市作为落脚点,远程指挥部下在越南进行货源补充。看似又只能让这个万恶之源自由离开,然而一个人成为了突破点。

  ——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暂住地,和迈森的病情有关。他多年来罹患严重的血细胞综合征,六十五岁之后,身体状况恶化得十分迅速。

  他指名许仙作为他的私人医生。

  证明他罪行的证据,一定在他的身边。

  吴警官和许仙接触,希望得到他的协助。这个计划遭到了很大的阻力,毕竟风险重重,让一个医生涉险,失败的概率太大。而没有罪证的国际枭首,国内的警方无法轻举妄动。

  许仙得到的成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第三次进入迈森住处时,他就已经查明,记录着货源进出的文件就在书房的电脑中。

  今天的这次行动,就是最后的收尾行动。经过长久的策划,许仙将会在今晚偷出那份文件。

  他略笑:“这和治病救人并不冲突啊,为什么要拒绝?”

  “有时候,你拒绝,我反而安心些。”

  “怎么了?”

  “得到不确定的消息,迈森那边有人怀疑你了。保险起见,也可以想办法让其他人……”

  “都到这一步了,就不用让其他人也冒险了。”

  所以,许仙去了。

  这就是铤而走险的下场?被追杀到森林中的时候,他竟然忍不住露出自嘲的苦笑。只是个普通大夫,竟然妄图从穷凶极恶的军火贩子手里逃脱,果然还是太异想天开了吗?

  然后,被子弹打中了。

  腹主动脉破裂,脾脏,肝脏不同程度破裂,脊柱……

  用医生的话来说,应该就是准备死亡四联单的程度了。

  许仙从上坡滚落下去,,落入了工地的土坑,即将昏死在泥水中;就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又见到了那个女孩子——小个子,十八岁或二十岁?干净衬托出下颌线的黑色短发,乍一看就好像日本旅游宣传的那种纪念品瓷娃娃。

  眼神很丧,仿佛全世界欠了她五百万。她就站在他面前,闪电照亮了雨水中的少女身影。

  “是来还伞的吗……”他喃喃,“谢谢……”

  说完这句话,他终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未完待续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