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女人的输卵管,谁都可以来管吗?

女人的输卵管,谁都可以来管吗?
2021年04月12日 22:37 新浪网 作者 当时我就震惊了

  最近,湖北应城的一起袭警案引发无数网友热议,这是袭警罪入刑后孝感首起被判处的袭警案件

  据悉,打警察的人是一位姓孙的老人,目前,他因涉嫌袭警罪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一位58岁的老人为什么对警察大打出手?

  这一切都要从上个月他儿媳妇的一场绝育手术说起。

  3月22日16时许,孙某的媳妇在医院通过剖腹产生下一名女婴,宝宝非常健康。

  儿子和儿媳便按照两个人之前的打算,自愿签字进行了绝育手术。

  孙某的老伴在医院看护,眼看儿媳要做绝育手术,着急的她迅速给丈夫孙某打了电话,通知其速来医院。

  58岁的孙某一听这个消息瞬间脸色大变,挂完电话立即赶到了医院。

  到医院以后,孙某找到儿媳做手术的手术室,便开始在门外大喊大叫,一边还不断大力拍打手术室大门。

  他一边嚷嚷,不允许媳妇只生了一胎女娃就绝育,一边强烈要求医生将儿媳的输卵管接回去。

  不管医生护士如何劝阻,孙某还是不依不饶的闹,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严重扰乱了医院的正常秩序。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医院为了维持正常的秩序,拨打了城中派出所的救助电话。

  接到医院求助后,城中派出所当班民警邹华斌带领辅警李阳迅速赶往事发现场。

  到达现场后,两名警务人员依法强制传唤孙某,但是孙某对警察的传唤不屑一顾,还以暴力方式拒绝传唤。

  最后,民警邹华斌的手背被孙某抓伤,辅警李阳的手臂也被他咬伤。

  年纪一大把,还是没有活明白。

  还以为“谁嗓门大谁就占理”那一套行得通,足见素质之低下。

  警察一开始只是传唤他了解情况,他却以暴力拒绝传唤,还做出袭警行为,可见其法律意识之淡薄。

  这么看来,这样的人能够提出让医生把儿媳的输卵管接回去的要求,好像也不足为奇。

  在孙某这类人的世界观里,他们不会认为自己不对,只会觉得自己的要求非常合理。

  你光生了个女孩就绝育了,那我家的皇位谁来继承?

  如果这一胎生下来的是儿子,也许孙某不会如此激烈反对人家小夫妻决定好的绝育手术。

  不过也不一定,也许孙某还是会阻挠手术,毕竟在他们看来,生儿子这种事嘛,总归是多多益善的好。

  但孙某这类人也许根本没有起码的认知和基本的意识——那根输卵管长在别人身体里,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轮不到他指手画脚。

  有人常说,女人只有生孩子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嫁给的男人是人是鬼。

  但等到真的面临生产难题,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时候,才后知后觉,那也太寒心了。

  如何对待孕妇反映的不仅仅是一个男人的问题,更是一个家庭最真实的面目。

  这样的家庭,只把女人当做一个承载儿子的容器、延续香火的工具。

  逃不开的女人悲哀,更悲哀的是,有些女人压根不想逃。

  电影《我的姐姐》里有这样一幕:

  患上子痫的孕妇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为了保全母亲的性命,最该做的就是终止妊娠。

  但是孕妇的丈夫不同意,孕妇的婆婆也不同意。他们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孕妇肚子里怀着的,可是来之不易的男宝宝。

  张子枫扮演的护士追问:“有没有问过孕妇本人的意愿呢?”

  等她追出去拦着病患,向孕妇说明情况时,得到的却是孕妇家属的推搡和辱骂。

  最让人窒息的,是脸色苍白的孕妇气息虚弱却坚定的吐出三个字:“我要生。”

  张子枫声嘶力竭吼道“你都生了两个女儿了,为什么还要生啊?儿子就那么好吗?”

  她肯定无法理解,因为她是女孩,而女孩始终是“重男轻女”的情况中被忽视的一方。

  她成长在计划生育的时代,父母为了能再生个儿子,让她装瘸腿,让她“成为”残疾人,以换取再次生育的机会。

  她只是不想装瘸子,穿上裙子后被调查人员发现不是残疾人,便遭受了父亲的毒打。

  她想不通,为什么孕妇明明有了两个女儿,却还是执着要生儿子,哪怕代价是自己的生命,是两个女儿从此变成没妈的孩子。

  她想不通,所以只有一声泪俱下的嘶吼和质问:“儿子就那么好吗?”

  同样是饰演姐姐,比起声嘶力竭,11年前,在《唐山大地震》中,张子枫饰演的方登被压在石板下的沉默,更令人心痛。

  母亲洗了西红柿,家里就剩一个西红柿了,不管姐姐多么想吃,母亲毫不犹豫地说,给弟弟吃。

  地震以后,一块石板压着两个孩子,一边是姐姐,一边是弟弟,姐姐一直敲石头向外传声音求救。

  最后妈妈和救援队来了,但被告知只能撬石头一边救其中一个孩子,另外一个就要被石头压死。

  最后姐姐被放弃了,妈妈还是说出了那三个字——“救弟弟”。

  方登没有吵闹,妈妈给了她生命,她除了懂事且安静的面对妈妈放弃她的生命,她还能怎样呢?

  “生男生女都一样”,这句宣传标语不知喊了多少年。

  口号喊得人尽皆知,可是对它左耳进右耳出的人,从前有、现在有、未来很长时间依旧有。

  其实,不仅输卵管不该接回去,有些人那根“性别歧视”的神经也该一起切断。

  人从来不该因为器官不同而有高低贵贱的区别,那又为什么该因为“投胎”的差别而从生下来那一刻起遭受截然不同的对待呢?

  因“重男轻女”的观念饱受折磨的女孩们,最后成长为母亲,又从受害者变成了施害者,为什么呢?

  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骨肉,母女的感情却在社会的男权凝视下,被撕开一道又一道的口子,为什么没人在意女孩疼不疼?

  仅仅因为生下来是女孩,便要承受不公吗?还是说女孩的身份,本身就是一种天意的惩罚?或是一种人为的诅咒?

  当年那个西红柿,明明可以切一半给姐姐的,为什么整个给了弟弟?

  多年以后,弟弟把姐姐找了回来,失散多年后第一次见面,妈妈准备了一盆西红柿,说:“西红柿都给你洗干净了,妈没骗你。”

  方登是幸运的,她没有死在当年那块石板下,还有机会尝到饱含母亲几十年歉意的西红柿。

  可是还有许许多多的方登,早就安静的死在了那块石板下。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