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2020年01月27日 22:01 新浪网 作者 电商在线

文/绿洲

编辑/屠雁飞

从来没有想过,我的家乡,会以这样的方式上头条。

黄冈,在大部分80、90后眼里,是一个“学霸之城”。这里的“特产”是黄冈密卷,这里的学霸是全国家长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这座小城,只有在每年高考季才会被人提起。

2020年的春节前夕,武汉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距离武汉只有100公里的黄冈,也因为感染人数仅次于武汉,而被关注。

赶在封城前,我回到了黄冈家里。见证了封城前后,黄冈城区人民的生活。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21日晚9点,建德服务区

这个春节,我没有抢到回家的动车票,临近放假时,我在哈啰顺风车里,尝试着预约了一单从杭州到黄冈的顺风车。实际上,我心里是没底的,杭州距离黄冈有700公里,这么远的距离,会有人接顺风车吗?

没想到,十分钟不到,就有人接单了。

电话里得知,对方是一对80后夫妻,车主叫华峰。他们也住在黄冈城区,距离我家,只有十分钟的车程。我们约定,1月21日晚上9点,从杭州出发。“不出意外的话,8个小时能到家。”

那天,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消息,一直挂在微博热搜上,“确诊人数已经超过100人了”,“听说浙江也有疑似感染病例”。编辑部里,甚至有人劝我,不要回湖北了,就留在杭州过年吧。

跟家人商量后,我还是决定回去。“新闻只说武汉有疫情,黄冈,应该还好。”华峰安慰我。

晚上9点,我们三人从杭州的家里开车出发,大家归乡心切,又担心家乡的疫情,一路上,车内只有缓缓的音乐声。

在距离建德服务区10公里左右时,华峰的妻子突然喊了一声:“黄冈确诊12例了。”

那一刻,我开始紧张起来。武汉有人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对于黄冈人来说,“是一次距离很近的疫情”。但当黄冈也确诊了,就代表,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甚至,我和我的家人,都可能会有危险。

我们停在了建德服务区。三人开始讨论,是继续往湖北方向开,还是掉头回杭州。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华峰和妻子在杭州打拼了十几年,前年,他们用攒下的积蓄,在余杭区买了房子和车,把父母接了过来。一周前,父母带着4岁的儿子,提前坐动车回了黄冈老家,置办年货。

“要不,让爸妈赶紧买票,带儿子从黄冈出来?”

华峰提了第一个建议,妻子拿出手机开始查票。“23点还有一班车,但必须去武汉站坐车。”从黄冈到杭州,不论是动车还是飞机,都得在武汉始发,或者途经武汉。

关键时刻,华峰不敢让父母和儿子去武汉,这个提议很快被否掉了。他给在黄冈工作的医生朋友、公务员朋友,一一致电打听。两个多小时后,他决定,开车回黄冈。“大不了,这个春节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凌晨的建德服务区里,停靠了好几辆武汉、黄冈牌照的车,有的人下车吸烟,有的人聚集在一起,捧着手机商量着什么。可能都是看到了消息,在讨论要不要回家吧。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22日早晨,黄冈小区

因为下雨,直到22日早晨,我才回到黄冈的家。

下着细雨的小区很安静,在楼道里,我只碰到了两个人,一个老人,和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他们都戴着口罩,低着头急匆匆地从我身边走过。

一到家,姐姐就往我手里塞口罩。“这是我从药店里抢购的,你不要出门,万一要出门,记得戴口罩。”说完,她就套上白大褂,小跑着出门了。

姐姐是黄冈一家药房的工作人员。药房对面,是黄冈市中心医院。“最近一周,出入医院的病人明显增多了。”连带着,她们药房的客流也激增。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以前,药房一天只卖出去20多包口罩,大家都是买了其他的药,顺带着买点口罩。”现在,每天进店专门买口罩的人,至少有300多个。

每天,对面医院都有医生跑到药店买扫额枪。“发热病人太多,温度计测不过来。”和姐姐相熟的秦医生说,医院已经隔离了十几个医护人员。

2015年,姐姐还是中心医院急诊门诊的一名护士,那年,MERS病毒在中国蔓延,医院里发热的病人猛增。

她被临时调往发热科支援一个月,“前所未有的忙碌,脚都停不下来,MERS爆发的时候尚且如此,这次的疫情更严重,医护人员更辛苦了。”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每天,店里都要卖出上千包口罩。库存很快就清光了,每天一回货,箱子都来不及拆开,等在店里的客人已经冲上去付了款。“我们直接从箱子里拿货,口罩连柜台都没待过,就被抢光了。”

无奈,店长又急忙从1688上定了一批口罩。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24日清晨,新河村

1月24日0时开始,黄冈封城了。

市内公交、长途客运、城铁站、火车站通道均暂时关闭。这一天,是除夕。朋友张洋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她告诉我,她妈妈打电话给外公外婆,还有舅舅家里,通知年夜饭取消。

张洋的老家在黄冈市团风县。每年过年,他们一家都要回到团风老家吃年夜饭。“这是家族的传统,一大家子,过年一定要在一起。”大局起见,张洋一家讨论后,还是取消了今年的团圆饭。

大年三十晚上,张洋的妈妈做了一大桌子菜,湖北特有的排骨莲藕汤,手工做的鱼丸、肉丸,还有从超市买来的卤鸡爪、鸡腿。三个人坐在桌子前,打开视频,和团风的舅舅连线,对面,也做好了年夜饭。一家人没能见面,隔着屏幕碰了杯,说了新年快乐。

这顿饭几乎是“抢”来的。新闻说黄冈要封城时,张洋的妈妈短暂地恐慌了一下,就去了一趟超市,“人满为患”。他们大多是看到封城消息,来超市抢购食物的。

蔬菜区,只剩下几节藕,张洋妈妈想都没想直接抓到了购物车。拎着几大袋蔬菜、卤味、面包、零食出了超市,她简单算了一下,这些食物够一家人吃一周。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那一天,我们一家回到了新河村老家,只有姐姐仍留在市区。她说自己每天接触太多人,怕万一,感染了我们,不安全。

村子里的防护措施超乎我的想象。一到家,村里就有人来家里给我们量体温,发消毒液和口罩。

大年初一清晨,天还没亮,我就被屋外的喇叭声吵醒了。村里的干部骑着自行车,车前绑着喇叭,喇叭里用黄冈话喊着“过年不要拜年,大家相互理解。”

每年大年初一,我们这里都有“转村”的习惯。往往是父亲带着孩子,先到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家,再到相熟的邻居家里拜年。小孩嘴甜,说些吉祥话,就能领到一大口袋的糖果。一年到头,大家都在外忙碌,拜年是彼此问候的最佳时期。

因为情况特殊,父亲和亲戚们商量,今年就老实地待在家里。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26日上午,黄冈市区步行街

每天早上醒来,我第一反应,便是拿起手机看微博。黄冈地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数一天天在增长。这让那些原本坚决不带口罩的中年人,也乖乖地做起了防护。

“大年初一算是一个转折点。”姐姐说,在这之前,所有人都在慌乱地囤口罩,有的人直接蹲守在店里等货回来,有的人在淘宝上下单。总之,到了年初一,大部分人,都已经买好了口罩。

初二、初三,店里的口罩销售已经平缓了。大街上,甚至见不到几个行人。“大家都待在家里了。”

往年,过年前后的大街上,张灯结彩,热闹无比。超市在敲锣打鼓做促销,服装店也在放音乐打折招揽客人,满街都是从大城市归乡的年轻人。

因为身边的衣服带得不多,初二那天,我又回了黄冈市区的家里。

回家路上,路过市区中心城区的步行街。那是黄冈人逛街时最喜欢的去处,那里有超市、电影院、KTV、服装店、餐饮店和游乐城,如今,只有零星几个戴着口罩的行人匆匆而过。所有娱乐场所都闭店歇业。

离武汉只有100公里,封城前,她连夜赶回黄冈农村老家

超市和药店仍开着,门口都贴着“不戴口罩不得入内”的字样。但在超市里,还是有一个人没有戴口罩。大家见了,都躲他远远的。

步行街附近的小学门口,一个穿着荧光服的交警正在来回踱步。我跟他搭话时,他很兴奋。“我已经一天没跟人讲过话了。”

交警是黄冈下属的黄梅县人,今年过年,原本轮到他回老家,因为特殊情况,取消了休假。他已经在大街上连续值了4天班。“其他同事家都在市区,我就主动申请多值两天,反正我这里也没家人。”

我们聊了疫情。疫情什么时候能过去,封城什么时候能解禁,他也不知道。但这几天,黄冈正在改造本地的“小汤山医院”,各地捐的物资都陆续到了黄冈,这让所有黄冈人都安心了许多。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电商在线

电商在线

互联网商业洞察者!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