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客一哥坠落:“续命”四年无人接盘,华晨雷诺金杯员工边面试边等待补偿| 飞灵

轻客一哥坠落:“续命”四年无人接盘,华晨雷诺金杯员工边面试边等待补偿| 飞灵
2021-10-14 06:55:20 飞灵汽车

作者 | 柏颜、编辑 | 谢婉

“我们要变成双下岗职工了。”9月24日,刚满40岁的刘文将这一条消息发在了姐妹微信群里,放假前的喜庆氛围一下被冲散。当日,有知情人士向她透露,正在破产重整的华晨集团高层开会讨论,决定将集团全体员工“买断”,具体细则以最终下达的通知为准。

华晨雷诺金杯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华晨雷诺金杯)虽是合资公司,就职于职能部门的刘文签署的却是与华晨集团国企老员工一样的不限期合同。不过,手捧“金饭碗”的她此时也毫无安全感可言。刘文告诉腾讯汽车,她的爱人赵刚在华晨集团任职,“全员买断,一个不留”的消息意味着,“他下岗也只是时间问题”。与刘文和赵刚这对华晨系“双职工”相比,华晨雷诺金杯的多数员工早就过上了“边面试,边等续签”的日子。

刘文和她同事们的希望似乎也在一点一点“破灭”……眼下,华晨集团破产重整尚未有更多进展,华晨雷诺金杯却迎来4年合资合同到期节点。有关双方谈判进展,10月12日,腾讯汽车向华晨雷诺金杯联席CEO齐凯求证,截止发稿未得到回应。不过,华晨雷诺金杯公关部相关人员对腾讯汽车表示“法方管理团队还在,目前一切正常”。

员工:边面试边等赔偿 ,“老人”左右为难

在华晨雷诺金杯内部,员工被分为两类,一类是原金杯汽车“老人”,另一类是合资之后对外招聘的员工。刘文属于前者,手里拿着长期合同,她的同事辛敏属于后来的“新鲜血液”,合同类型是3年劳务合同。与刘文的小道消息不同,辛敏的解约谈话看起来简单且“市场化”。去年年中,HR找到还未休完产假的辛敏谈话并告知,“回来之后已经没有你的岗位了,可以在产假之后拿赔偿走人”。

不过,因为情况比较特殊,辛敏也可以选择哺乳期过了再拿赔偿走,“但是不知道今年会怎样,合资有变化后,不知道还有没有赔偿”。在摇摆不定中,辛敏还是尝试出去面试了几家企业,但家中有未满一岁的孩子,在人才市场中没有太大优势。终于在今年5月,她拿到了一家华晨宝马上游供应商企业的录用合同,还在哺乳期就“匆忙”开始了新单位的工作。

内部人士向腾讯汽车透露,去年华晨雷诺金杯以“正在转型,以确保长期可持续发展”为由,进行过两轮“人员优化”。根据去年7月曝光的一份华晨雷诺金杯与大成律师事务所签订的优化人员的合同显示,第二轮计划优化员工650人,当时正式员工不足3000人,裁员比例超过20%。

面对层层不安,在生产岗工作的李磊选择在今年8月主动离职,离开不久后快速入职了一家为车企做线束供应的零部件企业。“离职前工厂一周就开工2天。”李磊告诉腾讯汽车当时已经“耗不起了”,“去新公司面试,面试官还一度怀疑我能不能跟上快节奏的零部件企业”。

“金杯现在已经停产了,员工都在等着下一步安排。”据李磊透露,一部分还没找到“下家”的短期合同到期员工,从今年5月开始签署的都是时效仅有3个月的合同。面对公司签署“临时合同”行为,同样在职能部门任职的王楷向腾讯汽车表示,“这种做法不符合劳动法,签的合同也没有给员工留存,拍照都不让拍照。但是公司还需要干活的人来维持日常运营,只能这样签”。

事实上,更多拿3年短期合同的年轻人都已经早早选择离开了这家公司。“没拿到赔偿没啥后悔的,浪费自己的青春。”外聘进来的王珏去年7月就果断选择离开华晨雷诺金杯,据她透露,其实很多员工希望可以通过内推系统加入华晨另一家合资企业——华晨宝马。

与动荡的华晨雷诺金杯相比,华晨宝马可谓是蒸蒸日上,王珏也曾面试过一次,但卡在了英语水平,“日常工作就需要英语交流,明年宝马占股要达到75%,外国人会更多”。“宝马这种外资企业是喜欢内推的,不过,虽然华晨雷诺金杯与华晨宝马有内推系统,但是跟外部招聘要求差不多,能力要求很高,比如证书、资历、英语水平等。”王珏觉得非常遗憾。

合资前的“国企老人”的动作相对被动,“华晨雷诺金杯剩下的员工大多都是拿长期合同的人,现在是'老人'动不得,年轻人耗不起。”王珏表示。

不过,这些长期合同员工也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根据《劳动法》规定,企业如果要解约不限期合同的员工,需要支付2N的赔偿。但如果是破产清算,公司只需要去工商局、人社局备案,不算是违法解约,可以不用支付2N赔偿。”一位律师告诉腾讯汽车,这也是一直耗着的老员工所担心的。在绝望与希望中焦灼等待,成为华晨雷诺金杯每一位员工的真实写照。王楷边盘算着性价比,边等待公司安排,“最近也去面试了两家企业,但待遇都没有达到预期。”

早在去年就离职去长城汽车的许华,如今辗转又跳槽到了吉利汽车,从沈阳到保定再到杭州,远在异乡的他如今依然希望金杯能活过来,“这样就能回家了”。

“续命”四年后无人接盘 金杯又成“烫手山芋”

雷诺与华晨4年前的牵手实属无奈之举,“但也给了‘金杯人’重新开始的希望。”在金杯工作多年,负责产品开发的吕鹏对腾讯汽车回忆道。彼时,金杯汽车曾因大手笔投资大中华项目、华颂品牌等负债累累;而雷诺则在乘用车领域与东风合作多年成绩平平,也想在商用车领域有所突破。

“本来以为他们会带来国外先进的生产技术和管理模式,但事实上啥也没带来。”吕鹏透露,合资公司的管理工作并没有预想的顺利,双方内部摩擦不断,虽然金杯占股更高,但实际经营管理权掌握在法方手里。

据吕鹏描述,华晨雷诺金杯真正管理企业的管理层9位成员中只有2位是中方成员,剩下7位全是法方成员或者法方聘的,而首任CEO欧阳杰就是法方聘用的高管。车型方面,原定将雷诺MASTERTrafic等车型引入国内的计划也被“搁浅”,“这些新车的排放标准不符合国内的要求,重新设计开发又不愿意投入。”吕鹏这样认为。

去年11月24日,在华晨集团宣布破产重整4天后,华晨雷诺金杯合资之后的首款车型金杯海狮王(配置|询价)“姗姗来迟”,但也无力挽救颓势。

作为曾经中国轻客第一的品牌,金杯也一度“风靡一时”。在2010年市场保有量就突破百万辆,市场占有率最高曾达到75%。但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产品迭代升级并没有得到认可,金杯汽车销量不断下滑,合资之后的表现尤甚。数据显示,2018年华晨雷诺金杯销量4.3万辆,同比下滑近30%;2019年销量为4.02万辆,同比下滑6.5%;2020年销量约为2.3万辆,同比再下滑42.8%。

8月31日,一位沈阳金杯海狮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的销售人员在朋友圈发布了一个状态,开始接受金龙客车的预定业务,而这家销售公司此前一直是金杯的独家经销商。“金杯现在停产了,经销商也要活下去,只好去卖别的品牌的车。“知情人士对腾讯汽车这样表示。

事实上,法方的离开早有端倪。接近高层的内部人士向腾讯汽车透露,今年1月华晨雷诺金杯收到了最后一笔合资双方的注资,一共6亿元,法方付了3亿元,“此后财务上再无新的进账”。

耐人寻味的是,今年6月7日,华晨雷诺金杯官宣了一项人事任命,齐凯被董事会推举为临时联席CEO,他此前曾担任华晨汽车工程研究院院长、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务。“内部人都知道法方高管几乎都已经撤走了,齐凯上来意味着中方正式掌权了。”上述内部人士这样认为,齐凯也是合资4年来这家公司首位掌舵的中方高管。

国庆节后,雷诺中国又宣布了几项重要人事任命。10月8日,内部人士向腾讯汽车透露,现任华晨雷诺金杯财务控制总经理赵轶敏在工作群中发布了一则法方的人事变动通知,从10月11日起,他的职位升任至雷诺中国CFO,曹平则被任命为华晨雷诺金杯成本控制总经理,后者曾在去年负责过东风雷诺破产清算。

吕鹏告诉腾讯汽车,目前合资双方正在商谈终止合同的事宜,为此,曾在今年上半年因手术原因回法国的上一任CEO施戈迈也已于9月份回到中国。上述内部人士分析,曹平的到来意味着法方撤资的消息被证实,而华晨雷诺金杯的命运将与东风雷诺一样,合资多年后或终以失败收场。

今年8月,另有知情人士向腾讯汽车透露,华晨鑫源与另一家浙江零部件公司有意向收购华晨雷诺金杯合资到期后的股份。其中,华晨鑫源在8月前后就已经在对华晨雷诺金杯进行“特殊审计”。不过,10月初,腾讯汽车从多位内部人士获悉,华晨鑫源内部表决没有通过收购华晨雷诺金杯股份的决议。

跌下神坛的金杯将又一次成为“烫手山芋”,谁来接盘再次变成未知数。(文中提及的刘文、辛敏、王楷、李磊、王珏、许华、吕鹏、赵刚均为化名)

新浪汽车公众号
新浪汽车公众号

更多汽车资讯,涨知识赢好礼扫描二维码关注(auto_sina)

相关车系

实时热搜

更多>>
点击查看完整榜单

热门视频

更多>>

热门车型

更多>>

竞争力对比

更多>>

购车帮帮忙

更多>>

汽车黑科技

更多>>

精品原创

阅读排行

新浪扶翼

行业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