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剧本杀,刹住!

剧本杀,刹住!
2022年06月30日 23:35 新浪网 作者 中国新闻网

  近日,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首次在全国范围将剧本杀、密室逃脱等剧本娱乐经营场所新业态纳入管理。

  密闭的房间,穿梭的年代,刺激的元素,待解的谜题……近年来,获得不少年轻人追捧的社交新宠剧本杀、密室逃脱,将在红线之下有何改变?

资料图:剧本杀玩家。张远 摄

  剧本杀的“大考”

  从2021年11月上海面向全社会公开征求密室剧本杀管理规定,到2022年1月上海文旅局出台《密室剧本杀内容管理暂行规定》,再到本次五部门联合出手,对于剧本杀、密室的管理方法一直在持续探索推进。

  “目前剧本杀确实是一个比较稚嫩的行业,从业人员年龄偏低,消费者层次也参差不齐。”在经营了4家剧本杀店的雷森(化名)看来,剧本杀行业门槛低又难以标准化,房租、人工成本高又一般只有周末热闹,导致了其毛利润看似很高但净利润比较低。

  “这都使得不少店家生存艰难,从而陷入了恶性竞争、打价格战的状态,催生了现在的种种乱象,比如以非正常手段去吸引客人乃至未成年人等。”雷森认为,对剧本杀行业进行管控,尤其是强调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是十分有必要的。

  知道这一消息时,北京市朝阳区一剧本杀店老板陈诺(化名)心情有些复杂。“监管的消息我们一直都有关注,确实是行业里的大新闻。但店里其实已经停业两个多月了,本来6月初刚刚复工三四天,因为新一轮疫情的反扑又关店了,已经有很多认识的同行坚持不住退出剧本杀行业了。”

  对于《通知》中涉及的内容,最让陈诺头疼的是“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设在居民楼内、建筑物地下一层以下(不含地下一层)等地”。陈诺的剧本杀店共有三层,分别位于一层、地下一层、地下二层,这也就意味着他或许需要在年底之前物色新的场所。

  “出发点能理解,肯定是出于安全防范的考虑。但剧本杀店对场地也有要求,需要较大的面积以安排相对独立的房间,为了顾客方便还不能脱离商区,这也使得尤其在一线城市,房租是一笔大账。”陈诺表示,自己在三线城市老家还有一家剧本杀店,租了一套大户型的复式,一年房租也就五万元出头,但在北京大一点的商圈,起步就得每月五位数了。

  “这也使得剧本杀店很多都开在地下、商住一体楼或者干脆是居民楼里。这条规定一旦确认落地,估计相当数量的店都要搬家了。”陈诺说。

剧本杀游戏中的各种线索卡牌。受访者供图

  “未成年模式”即将开启

  相比让店家头痛的场地问题,社会上对于《通知》的关注更多集中于“未成年模式”的开启。

  《通知》要求,除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外,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不得向未成年人提供剧本娱乐活动。另外,剧本娱乐经营场所使用的剧本、脚本应当设置适龄提示,标明适龄范围;设置的场景不适宜未成年人的,应当在显著位置予以提示,并不得允许未成年人进入。

  “我们店里一些未成年顾客,很喜欢恐怖本以及情感本,特别是恐怖本。一个店里5-6个房间,一群中学生玩什么十九层地狱、闹鬼的地下室,整个店大厅的灯都关着,我们的DM(主持人)还要扮NPC(非玩家角色)吓他们,接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尖叫,我都常常被吓到,感觉不舒服,对未成年人肯定会有影响。”雷森说。

  “或许有人会说,怕就别玩啊。但未成年人的判断和自控能力确实有限,只能靠社会对他们多加保护了。”雷森还提到,有时候和一些初、高中生玩家交流,上来就要玩情感本,而且要适合表白、暧昧的。“现在孩子确实早熟了很多,但我心里还是不太愿意给他们推荐爱情本。还有一些剧本,确实黄暴内容也很多。”

  “说实话,我自己还是挺不愿意遇到学生玩家的。”兼职做DM的“95后”剧本杀爱好者雪梨(化名)表示,尤其是初中及以下的未成年玩家,思维与逻辑还未成熟,游戏体验其实并不好。

  雪梨提到,自己碰到过玩到一半学生的家长过来把孩子带走了,这样按照规定要赔偿,但学生掏不出那么多钱,家长也不愿给。还有学生全程有妈妈陪同,妈妈不算人数,孩子全程在问妈妈该怎么玩,甚至不知道他看懂了没有。

  “大家都是从学生过来的,都知道学生在非节假日的周中,其实并没有什么时间玩本,我们也非常支持直接禁止。”但雪梨同时提到,有一部分人群或许就此被划入了“灰色地带”,即16-18岁左右,但没有读高中或者大学的未成年人:“他们其实已经步入社会经济独立了,我们店里也有不少这样的客人,会在下班后来玩本,新规对他们影响比较大。”

  至于“未成年模式”会对店家的收入带来多大影响,雷森对中新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以我在上海的店为例,无疫情影响下单店年流水大概是50.7万元,年总成本大约在29万-30万元左右。新规下来,主要损失8个月周末的未成年人营收,学生大约占周末顾客的一两成,周末占全月营收的3/4,对我们单店的年损失大约在2万元左右,影响基本小于10%。”

上海市发出首张密室剧本杀行业《备案登记证明》。宝山区文旅局供图

  “剧本信息备案“影响几何

  “相比于对时间的限制,我觉得更重要的还是对剧本内容进行管控。”恰如雷森所言,本次《通知》也提到,剧本娱乐经营场所应当自经营之日起30个自然日内将经营场所地址以及场所使用的剧本脚本名称、作者、简介、适龄范围等信息,通过全国文化市场技术监管与服务平台,报经营场所所在地县级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备案。

  雷森表示,“目前小说等文学作品,可能需要经过出版社等层层审核。但剧本杀作者不需要任何资质,故事的世界观设定、情节、人物等都由个人把握,甚至有些黄暴内容,因为它的敏感性反而还更受欢迎。”

  “侵权和盗版现象也很常见,尤其是抄袭问题。”雷森说,比如看到某个剧本有一个很好的桥段或机制,作者可以把别人的创意直接拿过来,或者仅仅是“换一个皮”,写在自己的剧本里也可以去赚钱。

  业余兼职剧本杀剧本写作的伯克(化名)对记者介绍了剧本杀的创作流程:首先是作者创作出剧本,然后联系发行,发行带着剧本通过展会等方式与店家沟通,店家进行剧本的选择与购买。

  “店家可能平均每个月要上十几、二十个新本,自审或者备案确实会增加他们的工作量与风险。但我认为对我们作者来说却是好事,一批暴力恐怖色情本会被淘汰,让出的市场空间对我们是新机遇。”伯克提到,自己也已着手构思一些教培、文化、历史等立意较高的剧本。

  “上海去年已经开始报备了,目前尺度还是可以接受的,基本派一名员工去做备案即可,还没对内容进行审核,所以整个合规成本还是控制在很合理的范围内。”雷森提到。

  “我觉得,真正为行业好的不应该排斥监管,就像酒吧KTV一样,剧本杀也应该有一个行业标准,慢慢改进。”雪梨认为,剧本店目前还属于小众爱好,但能做大做强的店都在运营、资质等方面有独到之处,比如有些DM演员都是专业的表演系学生。但若是跟风开店、不用心运作,不管有没有监管都走不长远。

  “剧本杀的本质还是满足线下娱乐社交的需求,在愈发‘线上化’的社会生活中,年轻人还是需要更加融合化、多元化的活动形式。”雷森同样也看好行业的整体趋势,以及规范化的约束,也期待着能够监管能够出台更加贴于实际、深入行业的有效政策。

  编辑:王伊萌

  责编:赵一凡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未成年人通知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