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
2020年06月08日 10:13 新浪网 作者 中国新闻网

  从沙河城镇中学毕业两年了,小雅还是没能见到新校区的样子。

  这所中学位于河北省邢台市经济开发区沙河镇南街村南头。扩建后的学校按计划应该在2016年就投入使用,是此前学校容量的3倍,建成后可容纳学生1200名。但现在,尚未完工的教学楼等结构主体暴晒在烈日之下,工地内杂草丛生。

  原计划投资8408万元、一年建设期的改扩建项目,在开工数月后便停建,耗时四年成烂尾。

  负责学校改扩建的投资方将问题指向“当地政府征迁工作低效、批复手续迟缓”。当地政府相关部门则认为根源在“投资方拆迁款不到位”。也有知情人士称,是邢台经济开发区的人事变动影响了学校的修建计划——曾极力推动学校改扩建项目的原开发区书记因故被停职后,项目不被重视,推进迟缓。

  烂尾工程直接影响了附近三所学校学生的就学。邢台经济开发区教育文化体育办公室项目负责人回应新京报称,“争取今年内把部分教学楼建好,让学生今年就能进校园”,而学校整体建设的完工,可能要到2021年。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沙河城镇中学改扩建项目工地。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摄

  学校改扩建,300余名学生迁出借读,生源流失严重

  小雅这届初中生曾经是老师口中“最幸运的一届”。

  初一时上学,小雅从南街村家里出发,骑自行车不到十分钟就能到学校。一进校门就能瞧见的孔子像、学校院落西南方向的沙河文庙厢房都是她抹不去的记忆。

  与村里其他校舍相比,沙河城镇中学原占地面积为3000余平方米的校区显得相对宽敞,有实验课、电脑课等准备的专用教室,还为部分偏远学生提供住宿。

  但因建校时间长,校舍难掩老旧。小雅回忆,“教室小,桌子坑坑洼洼,(纸)铺在桌子上写字都特别费劲。”

  沙河城镇中学一老师也提道,因为建筑老旧不安全,生均建筑面积不达标,多年来曾对学校进行过多次加固修缮。

  于是2016年,这所已经建校70年的中学决定改扩建。计划建设教学楼及综合楼 7 栋、宿舍楼 4 栋,还包含食堂、报告厅、浴室楼 、操场及其他配套设施等。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沙河城镇中学改扩建项目总平面图。图源邢台经济开发区官网

  老师所说的幸运,便是小雅能赶上“有游泳池的新校区”。

  为校园改扩建作准备,2016年的6月21日,包括小雅在内的全校师生——数十个教学班,超过300名学生从沙河城镇中学迁出,全部搬至附近的南街小学,借用其校舍就读。南街小学的学生则搬入北街小学,两所小学和幼儿园的学生共用一个校舍。

  搬到南街小学后,没有食堂,学生也不能再住宿,小雅对南街小学最主要的印象是:挤。

  这所小学只有一栋两层教学楼,共八间教室。五间教师办公室则设立在院一侧的平房中。校内没有操场,教学楼前的院子就是学生们的主要活动场所。

  教室紧张,原来的两个教学班合并为一个教学班,近60人的教室,只够留下两条容单人通行的过道;老师办公室也挤,“一间办公室七八名老师,课间辅导时办公室站不下学生”。

  上述沙河城镇中学老师介绍,南街小学的校舍并不具备实验条件,而中考又有实验要求。在小雅临近中考的前两个月,沙河城镇中学的100多名学生每天都要在班主任和体育老师带领下,集体骑行到7公里外的留村中学借用其校区的实验室进行实验。

  校园扩建进程迟缓、工程停滞不仅影响了沙河城镇中学的学生,也给南街小学和北街小学带来不便。

  南街村陈先生夫妇的孩子按照划片入学应该在南街小学就读,但自南街小学校舍被沙河城镇中学“借用”后,他的孩子只能去北街小学,“南街北街的孩子挤在一所小学里,一个班50多人”。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

  一栋两层建筑是沙河城镇中学的主要教学楼,原为南街小学校舍。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摄

  陈先生夫妇俩一咬牙,去年给孩子办理了转学手续,转入私立学校,家里因此多出一万多的支出。即便如此,陈先生说,孩子在北街小学就读的班级,“这两年来少说得走了十几个。”对于即将“小升初”的女儿,陈先生夫妇也计划放弃“划片入学”自行给孩子寻去处。

  在沙河镇,家长和老师也都明显感觉到了沙河城镇中学近年来生源的严重流失。当地教育系统知情人士介绍,沙河城镇中学的学生已经从2016年的近400人,锐减至如今的100人左右。

  被拖延的“民生实事”

  早在2016年,包含了沙河城镇中学改扩建项目的“邢台经济开发区教育文化体育设施改造提升工程——项目包1”就入选了当年财政部公布的国家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示范项目名单。

  同属于上述项目的还有邢台经济开发区龙兴学校改扩建项目以及恢复文庙基本规制项目,总投资近2.67亿元。

  据河北政府采购网在2016年6月23日发布的该项目“投资人招标资格预审公告”显示,沙河城镇中学改扩建项目计划投资8408万元,规划用地6.26公顷,建成后可容纳学生 1200 名,几乎是当时学校学生容量的3倍。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学校院落内的沙河文庙修复项目同样陷入停滞。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这一份校区规划曾被展示给不少学生和家长,宣称“让农村孩子享受到城里孩子的教育环境”。

  一纸规划图也激起了当地不少家长的期待,南街村有家长为孩子计划,“上初中了就让他住校吧,接受全封闭管理,学校有这样的环境放心,也省去了来回骑车的麻烦”。

  在2017年的邢台市市政府工作报告中,这所学校的改建还被列入当年的十大民生实事。

  “其实按照最初的规划,2016年6月老校区全部清空,当年就要投入使用”,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当时的开发区书记要求各部门通力配合,依照这样的时间计划倒排工期。”

  该知情人提到,当时的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段小勇极力推动沙河城镇中学的改扩建计划,强调“教育是最大的民生”,其在任期间,推动完成了沙河城镇中学改扩建的初期设计和平面规划;为施工队入场作准备,当时还完成了校园搬迁,以及学校部分老旧建筑的拆除工作。

  但事实上,项目的实际推动进程可谓“缓慢”。该知情人士称,邢台经济开发区经历的人事变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学校的修建计划。据河北《邢台日报》消息,段小勇在项目初启动的一个月后,2016年7月25日,因在防汛抗洪抢险救灾中工作不力而被停职。

  邢台经济开发区教育文化体育办公室规划科长景洪浩自2016年就开始负责项目事务,他解释称,2016年7月邢台遭遇洪灾后,“全区工作中心转移,学校的扩建也受到很大影响,所以工程停了一年。”

  直到2017年5月24日,邢台经济开发区社会事务局与龙元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元建设)、宁波明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龙元建设全资孙公司)签署了《邢台经济开发区教育文化体育设施改造提升工程——项目包1投资人招标(PPP)项目合同》。

  合同约定项目建设期为一年。一位龙元建设的内部人士表示,“按照经验,前期跑手续加建设期,其实一年半就足够。”但三年来,“房屋没拆,土地证等相关手续也办不下来。”

  来自龙元建设的该项目主管陈嘉坡也证实,拆迁问题是影响工程进度的主要原因,“征拆迁补偿标准一直没定下来,没有达到当地居民的诉求”,他介绍,在沙河城镇中学的改扩建规划中,扩建后的沙河城镇中学占用了南街村的部分居民房屋和耕地,需要拆迁。

  根据双方签署的合同,由邢台经济开发区社会事务局负责项目用地的全部土地整理、征地、拆迁、补偿安置等工作;确保项目立项、规划、用地、环评以及项目建设等的合法性。

  小雅初中毕业那年,2018年6月,沙河城镇中学在清校两年后才刚迎来施工,当年12月底,因为手续滞后等问题,学校停建,烂尾至今。

  政府称“争取今年内把教学楼建好”

  陈嘉坡表示,当地政府曾经专门就办证问题作出过“边建设边办证”的承诺,“我们签了承诺书,让施工队先进场,他们会在期限内把手续办齐。如果有行政处罚或者行政违规,由他们来兜底。”

  “我们安排了一次次征迁计划、手续完成计划,但是一次都没有完成过,”陈嘉坡提到,“拖了好长时间,最后就不搞了。至少在我看来,他们(政府)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是不够的。”

  景洪浩则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说法——龙元建设并没有按照承诺及时拨付拆迁款,“我们给老百姓的房子做了评估,也入户做了工作,但拆迁款一直没拨下来”,景洪浩补充,“给他们提拆迁款时就说融不到资,要我们办土地证,但是办完了拆迁才能走办证的程序。”

  陈嘉坡称不存在不拨付拆迁款的问题。“我们已经按照工商法根据项目进度打入部分资本金,政府如果完成工作进度、和我们项目公司协商,这笔资本金也可以用于拆迁款的偿付。”但该说法同样被景洪浩否认,“我们没有权力动用项目资本金。他们资本金也没有完全到账。”

  陈嘉坡补充称,政府方负责的征拆迁工作拖延、手续滞后还影响到项目其他的融资,“(项目融资)金融机构需要我们‘四证齐全’,而且证件齐全后项目才能开工”。他表示,这“四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土地使用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至今都没有拿到。

  在迟迟没有获得合规手续后,2018年年底,龙元建设给学校施工队下了停工令。陈嘉坡称,公司在今年1月龙元建设就已经决定终止合作,目前正在拟定解约合同。

  在沙河城镇中学院内,与学校建设工程一墙之隔的恢复文庙基本规制项目也陷入类似的窘境。该古文庙始建于宋代,属沙河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因残损严重且有倒塌的风险。

  2018年6月,保定大唐园林古建公司从龙元建设处承包了文庙的修复工程。该项目负责人陈勇刚介绍,其公司已经前期垫资80余万元,对文庙古殿进行初期拆卸和维护。文庙修复项目作为和学校改扩建项目捆绑的工程,因征拆迁工作不能推进、开发商后续资金没到位,使得文庙正式的修缮和复建工程也无法进一步开展。

  “我当了两年‘守门人’,进也不成,退也不是”。陈勇刚称因为担心文庙受损倒塌,他只能亲自在工地看守,用塑料布对待修复的古文庙进行覆盖保护,但经过两年时间,塑料布也已经被风雨侵蚀留下千疮百孔。

  2020年5月中旬,在学校改扩建的施工工地现场,记者在现场看到,沙河城镇中学的校园旧址被蓝色施工围挡圈起,与施工前的校内建筑相比,除一幢教学楼尚完整外,原有的科技楼被拆除,剩下的两栋平房也已破败不堪。

  学校院内东侧,新建设的两栋教学楼均未完工,其中一栋才完成封顶,另有一栋两层建筑钢筋裸露,直指天空。校园内地面随处可见成摞的钢筋,杂草已经长至一人高。

邢台一乡村中学烂尾4年 学生被迫迁出借读、生源流失沙河城镇中学改扩建项目工地,未完工的两栋教学楼。新京报记者魏芙蓉摄

  “学校建不好,我们比谁都着急,我们也是尽量创造条件满足教学,”景洪浩表示,区里也注意到了学校生源流失和小学教学用地紧张的情况,目前社会发展局拟就学校扩建项目和文庙修复项目分开招标,“我们已经把沙河城镇中学所有的预算做出来了,现在正在进行财政评审,(与龙元解约)以后马上进行招标,让施工单位进场施工。”

  景洪浩说,“我们计划分步实施,争取今年内把教学楼建好,学生就能进去上课了。”而学校整体建设的完工,据其介绍,可能要到2021年。

  在南街村,已经很少再听到老师或家长再谈论沙河城镇中学的修复计划,尽管家长们对择校还是没有主意,但方向似乎一致:“出去上吧,别把孩子给耽误了。”

  文 | 新京报记者 魏芙蓉 实习生金钱熠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龙元建设文庙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