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成年人只讲利弊?我不认同”丨专访《风平浪静》制片人顿河

“成年人只讲利弊?我不认同”丨专访《风平浪静》制片人顿河
2020年11月10日 16:19 新浪网 作者 幕后

  “咱们上映看吧,我觉得不要去猜测观众或者定性观众会怎么想,我们在配乐《风平浪静》那首歌的时候也很忐忑,一首客家话的歌,我们自己很喜欢,观众真的喜欢吗?

  对于“非典型”犯罪片《风平浪静》的市场表现,影片的制片人顿河并不想做预判。不过能感觉到,他对此抱有期待,因为这是一部令其骄傲且为之自信的作品,符合他一直坚持的制片原则“感动自己,才能感动别人。”

  我们是在本届上影节看到的《风平浪静》。彼时,正值7月炎夏,天气燥热,然而没想到,这部影片的极致表达竟可以抵挡空气的热浪,让我们在观影之后,摒除杂念,冷静思考,同时惊叹于主创团队的大胆与默契。

  电影《风平浪静》由顿河担任制片人,黄渤监制,李霄峰导演,章宇、宋佳、王砚辉主演,所呈现的故事颇为残酷:

  18岁的宋浩(周政杰饰)由于保送名额被“好友”顶替,意外地陷入了一场凶杀案,一夜之间从优等生变为嫌犯。身陷恐惧的少年随后远走他乡,杳无音讯。过了十五年,因为母亲去世,成年宋浩(章宇饰)回乡奔丧,而后被父亲告知当年事件的真相。顷刻间,围绕着宋浩,所有人的轨道发生了偏移,原本风平浪静的生活惊涛迭起,化为狂风暴雨。处于利益旋涡的宋浩,应当如何掌握自己的命运?

  现如今,随着《风平浪静》于11月6日正式公映,我们采访了顿河,请他以制片人的角度分享了影片的幕后故事以及对类型片的制作看法。

  制片人顿河

  ”李霄峰的作者属性非常难得“

  

  在顿河看来,《风平浪静》的故事具有很高的开发价值。首先是情感内核深厚,有两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其一是道德自信的力量,主人公宋浩经过长久的压抑,于生命最后一刻,以最悲壮的方式做出了属于自己的选择,一辈子终能问心无愧。其二是爱与温暖的力量,影片中的潘晓霜深深爱着宋浩,这种无所顾忌的情感给予了对方勇气,使其可以重新面对所有的困惑与恐惧。

  其次是商业属性丰富,内容涉及被交换的人生、官场潜规则、疏离的父子情、钱权强夺等一系列反应社会问题的强情节。

  当然,一个优质电影故事的诞生绝非一帆风顺,至少要经过几轮打磨,同时与导演的个人想法息息相关。

  顿河的公司也想开发这样一个优等生犯罪的故事,并且团队的编剧在着手梗概。直到2017年,顿河和李霄峰一起吃饭,两个人聊到了一句话,一句顿河不认同的话,“成年人只讲利弊,小孩子才分对错。”

  忽然间,他们认为这个观念可以作为影片的原点。随后,李霄峰创作出了相关大纲,并借此成功入围了某创投活动。而在创投评选的期间,李霄峰又对内容进行了精进化的修改,最后形成了《风平浪静》的雏形。当时的创投评委正是黄渤,他对新版本的故事非常感兴趣,以至于决定担任监制,为影片的制作保驾护航。

  感受得到,对于电影创作,李霄峰有一股挑战自我,敢于表达的劲儿,而这份作者态度恰好与顿河一拍即合。

  “自看过李霄峰执导的《灰烬重生》之后,我就很欣赏他。第一点,他有自己所追求的视听风格;第二点也是最重要的,他有非常强的作者属性,就是故事里传递出非常强的社会责任感和道德价值观。一个人在追问自己的过去,不肯和自己犯过的错误和解,这个时代还有人愿意讨论这样的话题非常难得。”

  从《风平浪静》的成片看,这条关于救赎的线索确实非常精彩。初期,人物长久得被困于本不存在的枷锁中,导致生命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这无疑让人难过又心痛。好在于,在遇到爱之后,宋浩的人生逐渐再生光亮。

  对此,李霄峰的呈现方式亦值得称道,宏观看,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前期注重情绪的铺垫,最后引入一个爆发的高潮。细节看,他运用了大量对比极致的色彩和聚焦于眼神的人物特写去传递角色的心境,镜头语言堪称高级。

  比如,红蓝色交替的警灯映射着少年宋浩的脸,反映出人物正在心底挣扎;再比如,宋浩与少女万小宁在走廊间的碰撞,灯灭,欲望于黑暗中滋生,灯亮,理智重回上风。

  而从另一个维度观察,能够实现如此精准的视听表达,除了幕后团队的功力之外,亦需要导演和演员的默契配合,特别是后者的精彩表演。

  ”原来性感的标准可以是章宇这样“

  

  关于演员的部分,据顿河透露,他及李霄峰开始都想邀请黄渤出演,至于角色,一个想到的是宋浩,另一个则想到的是宋浩的父亲。黄渤对于两个提议都很崩溃,很明显年龄不合适。因此,《风平浪静》成了黄渤首部参与却未出演的电影。

  接着便是现在的章宇,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宋浩,其完美的表演打动了观众。曾有网友在看过片后说到,章宇是国内最性感的男人。对于这句话,顿河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看到了网络上的那个评论,挺高兴的,原来性感的标准可以是他这样。我之前不知道性感的定义是怎样的,但是总觉得,他演出了某些真正震撼人心的东西。就像电影《风平浪静》的SLOGAN为‘愿善良的你有一颗勇敢的心’。他把善良和勇敢这两个东西都诠释得很好,这个或许就是最性感的部分。”

  在顿河的观点中,善良的人通常是挺懦弱的,不愿意得罪人,宁可自己委屈一点,相应的,他们的勇敢更显得难得可贵。正因如此,宋浩在最后的那个高光时刻,真的非常有魅力,他打破了长时间的积压,用勇敢捍卫了自己的善良。

  章宇的表演方式也是高度契合人物的经历,鉴于角色的精神世界始终停留下18岁,他就会用少年的眼神去演绎成年宋浩。“有一场戏我在大荧幕上看的时候,每次都很感动。宋浩父亲在机场和他讲出实情的时候,他的表情和知道真相的小孩一模一样。这让我觉得很震撼。”

  另外,顿河还讲到,当初同样考虑过主角的少年和成年阶段是一个人来演。但后来从实际效果考虑,少年时期还是要找一个年轻的小孩。他和导演看了很多适龄的演员,包括一些当红流量,最后敲定了现在的周政杰。“他的气质很干净,我们就选了他。”

  据了解,《风平浪静》是周政杰的第一部戏,为了出演影片,小演员选择了休学一年。顿河表示,他不鼓励这种行为,但是小演员的认真态度不得不称赞。

  基于李霄峰想选一个既细腻又有粗粝质感的海边,影片的全片在泉州取景。所以制片方也安排周政杰和另一位小演员高宇航在泉州当地的学校上了两周课,以便于他们更好的融入环境。

  “我们确实有一点儿担心小演员,担心他们能否跟得上成熟演员的状态。从结果看,他们的表演还是可以的。周政杰在片场非常努力,看得出他第一次演戏很紧张,可是我也相信,他将来肯定会出来。记得有一场被删掉的耳光戏,拍完全场都安静了。”

  “合作有共同观点的电影人,

  去影响想法相近的观众”

  

  如果将《风平浪静》的宋浩与顿河其他作品的主角做对比,可以发现,不管是体现少年成长的《少年与海》,还是关注女性生命诉求的《送我上青云》,这些电影的主角均是处在极端的语境中,用区别于平常人的视角去探寻生命的奥义。相关内容有着浓烈的作者风格。

  关于这点,顿河表示,一个电影市场应当允许有不同的人去表达,不同类型的电影都应该存在。《送我上青云》无疑是一部大女主的电影,而《风平浪静》则为一部典型的男性向的作品。

  另外从合作导演的角度来说,他喜欢搭档有自我表达的导演,喜欢和有趣的人一起工作,喜欢和不同导演多做交流,喜欢双方相互促进的过程。

  “我是和这些导演一起成长的,比如说和滕丛丛一起合作《送我上青云》,大家在一起摸爬滚打。而在做《风平浪静》的时候,霄峰的拍片经验反而比我丰富一些,可以教我更多东西。和导演合作,希望他们把自己最擅长的做好,他们认为可能商业的也未必商业,不如更专注如何更好呈现自我的表达。”

  在顿河的观点中,导演做自己想做的事会更容易有结果,因为不可能每一个作品都指向所有观众,导演只能把自己当观众,让作品与同类人产生共鸣。这也是他制作电影的标准。

  “合作有共同观点的电影人,去影响想法相近的观众。一部电影存在核心观众的同时,还存在一批潜在观众。我们要做的是为每一部影片定制一个合适的体量,尽可能减低投资回报的风险。再有就是找到它与观众接口的空间,让大家在其中可以尽情讨论,以此再形成长尾效应。比如在《风平浪静》中,有关原生家庭和爱情的话题可以找到与之匹配的观众。”

  显而易见,随着分众时代来临,观众的喜好更加细分化。不过顿河同样认为,虽然不同区间的观众想法不一样,但是整体上看,上游的观影习惯会影响下游,品质电影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各类电影的生存空间也会日益加大。

  “观众的审美没有高下之分,其实文化消费就像吃饭一样,有时候特别想吃精致的日料,有时候也想街边撸个串。有时候想坐下来稍微走心地聊一聊,有时候可能就想没心没肺的笑一下。”

  后记

  

  采访顿河的过程很愉快,他会时不时“怼”你一下,让气氛变得轻松,同时也会对专业的问题给予严谨的回答。感受得到,在其平和谦逊的外表下,骨子里对电影创作有着异常坚定的原则。所以他会与同样坚定的李霄峰合作,制作出蕴含坚定力量的《风平浪静》。

  值得一提的是,同名配乐——由陈永淘作词作曲并演唱的客家话歌曲《风平浪静》与影片的风格融和得天衣无缝。歌中人以坚定的姿态撑着一条小船,在夕阳与星河的轮番见证下,缓缓向另一个岸边驶去,至于结果有无欢喜,恐怕只有小猫才知道。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