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安:山货出大山 茶叶变“金叶”

东安:山货出大山 茶叶变“金叶”
2020年10月20日 15:37 新浪网 作者 永州新闻网
舜皇山野生茶系列产品。

  永州新闻网讯(通讯员 陈东志)近日,东安县舜皇山野生茶入选拟认定全国扶贫产品名单,消息传来,东安县人大常委会专职驻村帮扶干部唐明登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昔日默默无闻的舜皇山野生茶,发展成为贫困山区群众脱贫致富的主导产业,让山货出大出,茶叶变金叶。唐明登,带动舜皇山千余名农民因茶致富、因茶兴业,走出了一条“茶旅融合”增强贫困群众持续稳定增收的产业扶贫新路。

  披荆斩棘寻野茶

  唐明登曾在东安县旅发委工作过,一直呼吁建议将塘家梯田打造开发。2019年以来,东安县结合推进乡村振兴战略,斥重资着力优化提升梯田独特景观,梯田美景让塘家山成了“网红”打卡地。塘家梯田火了,随着游客的增多,面临着如何搭乘乡村旅游东风,让村民脱贫致富的问题。

  9月24日,农民丰收节暨消费扶贫产品展销会上,东安县委书记冯德校、副书记蔡富强巡视品鉴舜皇山野生茶。

  他深入走访调研,了解到山民自古以来“一天三杯茶,一身不生病”的独特养生方式。舜皇山有“千年云雾茶谷”之称,谷谷有野茶、沟沟有野茶、溪溪有野茶。但是,近十万亩的“绿色金矿”——野生茶树“藏在深山人未识”。

唐明登(右一)在舜皇山寻访野生茶树与茶农合影留念。

  唐明登背上相机,在塘家村胡其兵、胡其泉夫妻的领路下,踏进舜皇山寻访野生茶树,荆棘划破了衣裤,刺伤了皮肤,随时面临神出鬼没的蛇虫蚂蟥,他无畏无惧。他在山林沟壑转了3个月,那些树龄数百年上千年的野生茶树于山谷里、竹林间、溪水旁、古道边、乱石中、岩隙里野生野长,品质之优良、数量之巨大,令人啧啧称奇,遗憾的是这么好的资源却没有为山民们带来财富,并没有产生经济收益。

  舜皇山现存的野生茶树史籍记载为舜帝南巡驻跸播德时所种,唐代时广为栽种,民国年间和人民公社时代予以扩种。数千年来,这里形成了完整生物链的原生态野生茶林,是中国乃至世界分布面积最广、植株密度最大、原生植物保存最为完整的野生茶林,已有四千多年的栽种历史。舜皇山油页岩土质疏松,矿物质含量丰富,是陆羽《茶经》记载“上品”茶树生长的极佳地方。野生茶树芳香物质、氨基酸、茶多酚、儿茶素、咖啡因含量高,舜皇山野生茶是最生态的茶,最具名茶品质,拥有巨大的开发利用潜力。徜徉在野生茶树之间,惊讶于野茶资源的丰厚,唐明登思索着如何发掘这座巨大的“绿色金矿”,把原生态、纯野生的茶叶推向市场?

  呕心沥血制好茶

  唐明登说干就干。他取水样、取土样、采茶样,奔赴长沙、北京找有关单位化验、鉴定。他联系湖南农大和茶叶研究所专家进行分析测量。经专家测量,土壤PH值在4.5-6.5之间,有机质含量丰富,既含硒又含锌,茶叶中的有机硒的含量为0.25—3.50毫克/千克,达到保健饮品的最佳值;儿茶素含量23%(一般为14%)、氨基酸含量4.5%以上、咖啡因含量7-8%、茶多酚含量高达28.84%,芳香性物质含量高,尤其是表没食子儿茶素没食子酸脂具有抗衰老、抗血栓、抗硬化、抗病毒、抗癌作用,含量高达13.61%,是一般茶的2-3倍。加上昆虫等生物多样性,相互制衡,是极佳的高山有机岩茶。

  东安县塘家山层层叠叠的梯田。

  舜皇山野生茶天生优质,为什么没有名气和销量,老百姓没有受益?唐明登在调研中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当地虽然已有上千余年的制茶传统,但一直没有形成规模。原始粗放的“家庭作坊”制茶,多供山民自饮之用,不受市场待见,卖出的只是初级原料茶的价格。

  茶叶和贫困好似一对孪生兄弟。越是高山云雾出好茶的地方,越是深度贫困地区。这是因为山高、沟深、路险,远离市场、品牌、营销,这是因为过去许多年我们的历史欠账太多……

  祖祖辈辈生活在大山里的茶农兄弟,他们最大的期盼是什么?就是好茶能够卖个好价钱。

  “要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让茶树成为致富树,成为脱贫致富的好产业、好门路。”唐明登拿到专家的权威数据,暗下决心要把舜皇山野生茶产业这篇文章做大做好。

  谈到开发舜皇山野生茶产业的创业经历,唐明登沉默良久:“一切从头开始,一路打怪升级,自立更生,创业惟艰,这是一个磨砺人生意志的特殊经历!”开发舜皇山野生茶是一段白手起家的心路历程!舜皇山方圆几十里无人烟,没有道路,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一切事情都是从头开始,但必须埋头苦干,不分昼夜地干!

  唐明登(右二)带领茶农到永州市茶叶研究所讨教。

  今年清明前,舜皇山野生茶开采,刚开始村民半信半疑,都认为这大山中的茶叶没人要,不会给自己带来收入,大多数村民采茶积极性不高。唐明登心里急了,茶叶采摘季节性强,早采一天是茶,晚采一天是草,时间等不起!他毅然决定拿出自己的写稿挣来的6000多元稿费来高价收购村民的茶叶,先从村里贫困户入手,他跑到唐小云家里,承诺采摘的茶叶兜底包销,唐小云全家人被深深打动了,全家出动上山摘茶,这一招把村民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大家纷纷加入到采茶的队伍中。

  刚开始,村民采摘茶叶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采摘,见到茶叶就摘,四五叶的全采摘回来了,粗放劳作,没有采摘标准,更没有品质概念。见此情况,唐明登就实地指导村民采摘,苦口婆心说服村民按照一芽一叶、二叶的标准采摘,示范教村民手心向下,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嫩芽,往上一提,这样采摘的茶叶大小均匀,不带老叶,不会损伤茶芽,也不会扭伤茶树。不能直接用手指去掐,因为其痕迹会直接影响到茶叶的外观。不能握在手中,因为手上有汗痕会污染茶青。应及时将采摘下的茶青立马投入到茶篓筐或袋中,保证茶青的好品质。

  唐明登(左二)赴永州市茶叶研究所实验工厂讨教,成功解决了野生红茶涩味太重的问题。

  品质是产品的立身之本。鲜叶采回来后,茶叶品质好坏主要取决于制作工艺。唐明登认识到,要做出好茶,必须改良“家庭作坊”制茶工艺,他带着村民赴江西省井冈山市“狗牯脑”茶王薛群英家拜师学艺,还到永州市茶叶研究所讨教,成功解决了野生红茶涩味太重的问题,能加工出醇厚甘爽的高档茶,同时保存下舜皇山野生茶叶的特质和山野韵味。为制作出一泡好茶,他蹲守茶农家中,参与制茶全过程,不断试验、重复对比、反复品尝,为品鉴茶叶品质好坏,他最多的一天品尝二十几泡茶,喝到舌头发麻,口腔起泡,彻夜失眠。经过无数次失败、无数次试验、无数次品尝,终于制作出汤色明亮、口感爽润、香气浓郁、回甘生津、耐泡度高的一泡好茶。此刻唐明登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终于打造出舜皇山野生茶品质最好的茶叶。”

  经过实践的总结,唐明登还为舜皇山野生茶制定出一套技术标准执行手册《舜皇山野生茶采茶、制茶工艺流程》,并免费传授给贫困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舜皇山野生绿茶制作工艺流程为,摊青、杀青、摊晾、揉捻、杀二青、揉捻、摊晾、杀三青、摊晾、定型拣剔、微火焙干、复烘、复火提香、风选、打包……野生红茶制作工艺流程为,萎凋、摇青、揉捻、发酵、烘焙、风选、提香、打包……环环相扣,注重细节。技艺的规范化、标准化让舜皇山野生茶更有灵性。湖南省茶叶研究所张曙光所长品鉴过舜皇山野生茶后认为,湖南红茶的特征是“花蜜香、甘鲜味”,舜皇山野生红茶蜜甜清爽,兰香浓郁,是真正的湖南好茶。

  “舜皇山野生茶是我喝过的湖南最好喝的茶之一,茶带着历史的厚重、文化的气质、独特的品质,让人印象深刻。”中南大学国学中心主任刘立夫给予高度评价。

  打造品牌助民富

  制作出好茶叶是第一步,唐明登明白,要做大做强茶产业,还必须在文化、包装、销售等环节上下功夫。

  舜皇山野生茶文化底蕴深厚。4250年前,相传舜帝南巡驻跸舜皇山时,教山民采茶、制茶、喝茶,瘟疫不药而愈。唐代草圣怀素《苦笋帖》“苦笋及茗异常佳,乃可径来。怀素上”中指的是舜皇山的“苦笋和茗茶”。1934年12月湘江战役后红军自广西全州进入舜皇山老山界,野生茶是红军消炎御寒、醒脑驱疲的神叶。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舜皇山野生茶曾送中南海供中央领导饮用。

  “茶文化是茶叶的魂,深入挖掘舜皇山野生茶文化,加以宣传推广,达到好山好水出名茶的目标。”唐明登说。他对茶文化建设视其如生命,深深懂得文化所赋予茶叶的内涵和精神,茶是由文人的情感和匠人的技艺叠加而成的文化艺术品。唐明登依托东安县是“中国德文化之乡”“全国武术之乡”“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县”“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金字招牌,依靠舜皇山良好生态资源和深厚文化底蕴,以舜皇山野生茶为载体,以舜帝文化、德文化、茶文化为魂,以茶为礼,以茶载道,以茶入禅,突出茶道养生功能,打造茶业文化旅游新业态。

  为了得到“真经”,他自费参加培训,外出学习考察,虚心向武夷山小茶匠请教,参加邵阳红野生茶品茶节、湖南省茶博会,向武汉大学茶艺师学习,赴云南参观普洱古树茶制作技艺……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提升舜皇山野生茶产业的品质和档次。

  唐明登(左一)与湖南师大音乐学院孟刘翔(右三)商讨创作《来舜皇喝野茶》歌曲。

  茶叶,只有走出大山,走进市场,才能体现价值,才能实现农民增收。为了打造品牌,打开市场销路,唐明登指导村民用心做好茶,挖掘茶底蕴,弘扬茶文化,树立茶品牌,采取灵活机智的内联外引策略,成立合作社,联合长沙、常德、昭阳、衡阳、永州茶企业和茶专家注册了“湖南素铭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开发打造舜皇山野生茶产业,达到品牌、品质、品相、品味一步到位,上档次,出特色。他在上有老人赡养、下有2个小孩抚育,每个月还要还3000多元房贷的十分拮据的经济条件下,说服了妻子,义无反顾掏出自己的工资,资助村民唐昭平申请注册了“舜皇山野生茶”“舜德红”“怀素茗”“怀素酩”商标品牌,推出野生红茶、绿茶、黑茶和保健茶系列产品,舜皇山野生茶被湖南省消费扶贫公共服务平台认定为东安县首批扶贫产品,还与湖南师大音乐学院合作谱写《来舜皇喝野茶》歌曲广为传唱。同时,他请名人专家品鉴,在北京、广州、深圳和徐福集团桃花源茶室开设扶贫产品实体品鉴店,深受消费者的青睐。疫情期间,唐明登搭乘“互联网+”的快车,硬是把农产品卖出了“加速度”,他通过直播带货、电商平台、客户群、微店微信等多种模式销售,解决了山民农产品滞销的难题。他还积极引进湖南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湖南天方控股有限公司、新宁舜帝茶业有限公司,带领茶农闯市场。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唐明登带领山民,走过了舜皇山野生茶开发最艰难的岁月,野生茶产业已现雏形、扬帆起航,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稳步提升,形成了“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电商”的现代经营模式,村民以自家山地里茶树资源入股,红利共享。塘家村这个昔日默默无闻的村庄摇身一变,成了吃住玩购的“农业综合体”,现如今,梯田观光、品茗品菜、体验写生的游客络绎不绝,一到节假日简直就是水泄不通。

  产业兴,则百姓富。目前,舜皇山共有茶叶加工厂18家,其中2020年成功引进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标准化茶厂1家,茶厂“扶贫车间”聘用182户贫困户劳动力就业,平均每户年增收20000余元,舜皇山贫困发生率从30.7%降至0.1%以下。同时,野生茶产业带动舜皇山周边农户采茶、制茶、品茶,吸纳1000名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可实现年产值2亿元。

  “今年我节衣省吃,没买过一件新衣服,把节省下来的钱都投入到舜皇山野生茶开发上了,我穿的衣裤没有一件是完整的,都是露出线头的,这都是在舜皇山上寻茶划破留下的。”唐明登指着衣裤自嘲道。让他感到欣慰的是,舜皇山的村民都认识他,对他像亲戚一样的亲切!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