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2019年10月21日 23:10 新浪网 作者 InsDaily公众号

InsDaily-每日lns新資訊

今年,日本第一陪酒女退隐了,排场之大,让自认为见过不少名场面的小IN都震惊了一下。

她是爱沢えみり,名震日本歌舞伎町圈,男人为她挥金如土,女人对她赞不绝口。

在她为期两晚的退隐仪式上,创下了2亿5千万日元(约1600万RMB)的业绩。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把时间拨回到2019年4月,日本某歌舞厅内,爱沢身着华服、笑容灿烂地在招待来宾。

那时候的她还不知道,两天后,自己将创造出一个短时内难以超越的圈内传说。

当时的情形,用宋丹丹老师的话来讲:“那家伙,那场面,那是相当壮观啊。”

仪式还没开始,歌舞厅外,送来的花已经多到可以摆出一条花路;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厅内,价值1亿的香槟塔早已摆好;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大批粉丝拿着各种礼物在外等候;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爱沢到达现场后,刚一露面周围就爆发出了各种尖叫声。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这场面,真的不亚于明星退隐……而到场的客人也不简单。

随身携带几百万现金,手表+戒指价值2亿日元(约1255万RMB),经营着70多家公司的钻石王老五;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长相神似老了的高桥由伸、年入千万的房地产大佬;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年收入上亿的Tony老师;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甚至还有女明星菊地亚美……的姐姐。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不仅仅是客人,还有很多圈内大佬也前来捧场了,排面十足。

譬如这位,大阪南部第一陪酒女;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中州第一头牌。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有网友评论像是在开武林大会,大佬金盆洗手,各路英雄都前来恭贺。

小Pin认真点头,深以为然。

当天晚上,香槟一瓶接一瓶地开,小费一沓接一沓地给,送的礼物全是LV、爱马仕、Tiffany等大牌。

啊,奢靡的气息,有点酸。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姐姐的INS也让人看得差点迷失了自己,仿佛走进了什么高端旗舰店。

家里各种名牌堆积成山,LV、CHANEL按“堆”买,传说中的凭一己之力养活一个专柜?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劳斯莱斯上下班,出入名利场,车库里还有几辆豪车放着。(车:一入爱家深似海,从此街道是路人。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买包就像买白菜,数量多到专门租了个房子来放。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嗯…确认过眼神,是我过不起的日子

一大片被酸倒的网友不禁发问:“陪酒女赚钱这么容易吗?”

虽然对这种消费观不敢苟同,但有句讲句,她的钱可真不是大风刮来的。

在日本,陪酒是一份正经工作,男男女女们秉着“卖艺不卖身”的原则,陪客人聊天、喝酒,为客人解决烦恼。

这些客人大多都身家丰厚、收入极高。陪酒女就靠让客人点酒来算提成,点得越多,赚得越多。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刚入行经验尚浅的陪酒女,很多时候都是拿命在陪,赚得还不一定多。

可能有人会问,“能做到第一陪酒女的位置,爱沢一定是很能喝咯?”

相反,因为酒精过敏,她几乎从来不喝酒。

那她背景很牛逼吗?

也不咋样。家境非常普通,18岁出来当陪酒女,条件一般还没什么上进心,经常迟到、旷工,每天只想为男朋友洗手作羹汤。

那时她还太年轻,不知道上帝给予她的馈赠,早已在暗地里标好价格。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两年之后,她和男友感情破裂,还被赶出家门,一时间惨淡无比。

发生这种事,很多人可能会变得消极、绝望、一蹶不振,爱沢却像变了个人一样,突然钮钴禄黑化:

“什么爱情不爱情的,老娘要发展事业!”

于是,熟睡到晚上,独对四面墙,劏房里浓妆粉饰战衣穿上。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但重头再来可没那么容易。

因为头两年的散漫,她手头上没什么资源,加上既不会聊天也不会喝酒,根本没人愿意为她掏钱。

喝酒是没办法了,那就从聊天入手吧。

她开始了解最新的经济、政治、八卦和各种笑话,让自己变得和客人有共同话题。

时间长了,练就了一身本事,知识储备丰富,无论是商业精英还是文人墨客,她都能聊得很好。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光会聊天还不够,一副好皮囊也是必不可少的。

小有名气攒了一点钱以后,立刻给自己换了个脸,成了日本的整容范本之一。

平日里还像日本偶像一样对自己进行严格的身材管理。

看到别人痩成这样了还这么努力……手里的可乐突然变苦了,刚送来的炸鸡也不香了。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除此之外,情商也是一门必修课。爱沢的情商之高,在业界可以说是楷模。

虽然不会喝酒,但她每次招待客人都像是喝了很多一样,气氛烘托得恰到好处。(很多需要应酬的人都想get同款技能)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不仅如此,她还会记住每个来过店里的客人的生日和爱好,准时献上礼物和祝福。

就连他们家里人的信息也会用心记住,完全是掏心掏肺地把顾客当朋友来相处。

对待同行从不拉踩,和和睦睦,也不吝啬分享资源和经验。

能做到这种程度,也是挺不容易的。

就这样一路稳打稳扎,成了一姐。从无人问津到时收费42万日元(约27500RMB),纯聊天那种。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虽然在陪酒业已经做到顶端,但她并不满足于现状。

搞了很多副业,而且每一项都挺成功的。

她是日本杂志《小恶魔ageha》的御用模特,因为她的退隐杂志还准备停刊,“因为再没有影响力那么大的模特了。”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虽然已经做到顶端的位置了,但爱沢心里很通透:“色衰爱弛无可避免,陪酒女、模特也不能干一辈子啊。”

那退隐之后能干点啥呢?

早在2013年她就给自己想好了退路:创立自己的服装品牌。

最开始啥也不懂,她就自己慢慢学,一点一点累积。从设计到成衣制作、服装拍摄,每一个环节都亲自参与到其中。

现在品牌已经做得小有名气,月流水达到了1亿5000万日元(约1000万RMB)。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从陪酒女摇身一变成为商人,灯红酒绿的歌舞伎町,确实给了爱沢这样出身平凡的人不少机会。

她抓住了,也靠自己的努力创出了一方天地,业务能力没得嘲。

但出人头地带来的,除了金钱,还有不断膨胀的欲望。

走出歌舞伎町的爱沢,是不是又走入了另外一个欲望世界呢?

答案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日赚1亿的霓虹第一陪酒女退隐:“我滴酒不沾,照样让人为我买单。”

参考资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egrWi7M-HA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53427137?from=search&seid=4897646461091705787

https://luline.jp/magazine/night/emiri_lastevent_day2/

https://luline.jp/magazine/night/emiri_lastevent_day1/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InsDaily公众号

InsDaily公众号

InsDaily,发现美。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