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战地笔记|“就连亲生孩子都未必能这样待我”

战地笔记|“就连亲生孩子都未必能这样待我”
2020年02月26日 23:12 新浪网 作者 东莞时间网

  “就连我亲生孩子,都未必能做到,你们却能这样待我。”当这句话从武汉大叔的口中说出来时,我们知道,这是心与心的贴近,也是人与人的真情大爱。

  在汉口医院的隔离病房里,在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医疗队员们不仅要为患者治疗,还当清洁护理人员,端屎倒尿、喂饭喂食都是他们一力承担。只要患者有需要,他们绝无二话。有拒绝配合治疗的患者,也有想放弃治疗的患者,而他们却用医者仁心,感动患者,唤回他们的求生意志,用行动践行那句“疫情不退,我们绝不后退”的出征誓言。

  周明:市滨海湾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师

  “连亲生孩子都未必能做到这样待我”

  2月26日武汉的早晨,雨滴滴答答地下着。像往常一样坐上了623公交车,走走停停的公交车还是不能打断我的睡意。突然一句“到站了”,把我的睡意惊醒。

  和队友一起走下公交车,突然眼前一亮:哇,今天路边的桃花也开了。而此刻东莞的木棉花也开了吧,有点想东莞了。

  走进病房,我还是像以前一样上A2班。汉口医院病房的病人病情相对方舱医院的重些,病房里还住着一些老病人。病房里有三位护理人员,一个在给患者发早餐,一个送患者做基本测量去了,我看到治疗车上放着满满一车的药水,赶紧动手把药水挂在每个病人的床边,等他们吃完早餐就可以给他们治疗了。

  在武汉快一个月的时间里,看到患者的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作为一名护士真心为他们高兴。就像18床患者,已拿掉了无创呼吸机,拔掉了胃管,能自己吃东西,也可以自己在床边活动了。62床患者拿掉了高流量的储氧面罩,呼吸也比以前顺畅多了。就在这时,68床周大叔按下床头铃,我快速走进他的病房,询问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大叔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想请我帮他换下纸尿裤。打开纸尿裤一看,不是尿湿了,而是大叔拉了满满的一纸尿裤大便。顿时理解他的尴尬和心情,我默默拿起床边的纸巾给他慢慢擦拭,跟他聊上几句化解他的心理负担,“大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有任何问题,随时叫我,我就是您的亲人,放心把自己交给我就好。”

  帮他擦拭完,清洁完身体,不忘给他涂上痔疮膏。我护理他有几天了,用心观察病人,及时发现他的需求,满足需求,已成为我的习惯,所以记得他有痔疮。在我们用心护理下,大叔的病情也在一天天的好转,从高流量的面罩吸氧,到低流量的鼻导管吸氧。

  就在我准备转身处理污物时,大叔突然红着眼眶说,“小伙子,真的谢谢你们了,你们真是太辛苦了。当时我真的对自己没有信心了,幸好遇到你们,我亲生孩子都未必能做到这样呀。”

  给大叔比划了一个加油的动作,我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宋秀婵:厚街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管护师

  老人自暴自弃,一个电话改变一切

  在荆州的时间,仿佛比在东莞过得快。或许心上一直惦记着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病区的工作,早上7点多,我便赶到科室开始工作。

  作为隔离重症病区的护士长,任务多到恨不得自己能有三头六臂。但在ICU工作这20年里,令我明白到,就算遇上再多的事情,都不可以着急。

  我所负责的重症隔离病区,现已收治了20名确诊的重症病例,和平常一样,一早就开始巡视患者情况,当我走到最后一间病房时,一阵虚弱的哭声止住了我走进去的脚步。

  从护士处得知,这是一位退休的工人,一直都接受不了自己是确诊患者。尤其是转入重症病房后,更加自暴自弃,不吃不喝,也不配合治疗,甚至还拉扯医护人员的防护服。

  “护士长,您确定要进去吗?”护士好心地提醒我。我不进去,难道弃病人不顾?向护士询问患者的家庭情况。原来,老奶奶还有一位女儿,只是女儿远嫁他乡,不在身边。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家人却不能在身旁,特别面对这次突如其来的疫情,大家都毫无防备,可想而知,她是有多害怕和无助。

  我尝试拔通她女儿的电话,说明来意之后,了解到她也十分担心妈妈的情况,但疫情的缘故不能回荆州。听着她电话那头着急的语气,尽管我早已看过很多生离死别,也难免哽咽。

  结束了与她女儿的电话后,我推门进去看到,患者很瘦弱,面无表情,一部分被子散落在地上,身上半遮掩着,骨突处全用了安普贴保护,监护仪的导线、血压袖带都零散落在地上。看到桌面摆满的饭盒,还有冒着烟正在待凉的早餐,场面让人心酸。

  一开始,她对我主动的沟通不理不睬。当我谈及她女儿时,她脸转了过来,有点惊讶而渴望的眼神望着我,仿佛很想知道,我下一句会说什么。

  我说,“你女儿很关心您,但由于疫情,没办法回来照顾您。”利用科室专用的手机,再次拔通了她女儿的电话,打开免提。电话那头,传来女儿急切问候,母亲哽咽着,没出声,但双眼包含着泪水,像是一个受了伤而委屈的孩子。

  母女两通完电话,老奶奶沉思着不做声。我打破沉默,鼓励她要有信心,要配合治疗。突然感觉到她握住了我的手,说了声谢谢,“我会听你们的话。”

  这一幕幕,每天都一直在这荆州的重症监护室上映,看到他们望着我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恐惧、无助到如今的依赖,备感欣慰及希望。

  我的心愿其实很简单——就是帮助患者渡过正在经历的“最艰难时刻”。病人因我们的悉心护理而减少痛苦,因我们的耐心指导而有所收获,因我们的真心安慰而树立信心,因我们的真诚微笑而健康快乐。

  徐汝洪: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后方送来“弹药”,队员们“蚂蚁搬家”

  2月25日晚,武汉下着大雨。在这场雨中,我们收到了来自广东大后方的抗疫“弹药”——前线紧缺的KN95口罩和隔离衣。

  听到大后方补充物资到位时,我们大家都冲到了驻点酒店楼下,准备当一回“搬运工”。但当我们看到要御下的货,竟然是一辆比一节火车卡厢还长的庞然大车,直接把我们都惊呆了。

  广东后方给我们的支持,真是杠杠的!

  面对这辆庞然大物,我和广东省物资组的战友唐远平主任、黄云卿处长、王海明组长,省二队的胡浩后勤组长,以及他们所带领的队员们都准备好参与卸货。

  更令我感动的是,我们东莞队的战友,只要不值班的,都不约而同跑到了这个庞然大物前帮忙,而且都是耀眼的“东莞蓝”。李益明打头阵,在几个战友作人梯帮助下,陡手爬上这个大物的开仓口。

  当时,站在开仓口下方的我,看到货物最高顶端离地面足足4米多。我赶紧站稳马步,心想要是他没站好,我能在底下扶把住他,一定要保护好战友。很快,益明就成功把最顶端的货厢抛下,逐渐地为双脚腾出小空间站稳。

  天下着大雨,我们穿上雨衣,东莞队的几名队员同省队其他战友组成“蚂蚁队”,搬货物。足足搬了2个多小时,终于大功告成,大家全身也湿透了。

  忙碌搬货一晚,当然得有奖励。大家喝上一口可乐,心里甜甜的,透过口罩,也看到战友们会心的笑容。

  广东后方给予的支持,让我们前线奋战的医务人员感受到了大爱。站在最前线的我们也一定不负广东人民所托,与湖北人民一起打赢这场抗疫战役。

  在武汉,我看到了队员如何用行动做到“不计生死,不计报酬”的誓言,除了进入隔离病房救治患者,临时做清洁工、搬运工,也不在话下。

  所有的付出,只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使命担当,保家卫国。武汉,我们与你同在,胜利最终是属于我们的!期待樱花盛开的三月!

  全媒体记者 李春燕

  全媒体编辑 贾庆森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患者新冠肺炎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