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东莞青年诗人蒋志武:诗歌已成为我灵魂的庙宇

东莞青年诗人蒋志武:诗歌已成为我灵魂的庙宇
2020年10月27日 15:27 新浪网 作者 东莞时间网

  近日,东莞青年诗人蒋志武第四部诗集《门庭的上方》出版面世。这部诗集是东莞市重点文艺创作扶持项目之一,精选收录蒋志武近三年创作的诗歌作品108首,其中不少诗歌曾在全国各大刊物发表,也有部分诗歌是首次呈现。

  诗集《门庭的上方》比较完整地呈现了蒋志武近期的诗歌创作理想,并从诗的内核中提炼出一种独特的诗歌品质。“这部诗集,每一个喃喃细语的文字,都是我内心的宣誓和祈求,都是我最美丽的白色玫瑰,都是我门庭上的灰烬。诗歌,已成为我灵魂的庙宇!”蒋志武如是说道。

  因拜伦一句诗开启文学梦

  “在异乡,想起母亲/她的话仍像我幼年时的教导/“路上小心,不要走太远”/所以,我仍在离家一千里的地方/活着,活得小心翼翼/众人哭泣的年代,我信奉母亲/小小的身体里不断奔涌的爱/足以温暖身边的每个人。”(《母亲的话》)

  和很多漂泊他乡、南下广东打拼的寻梦人一样,蒋志武早期的诗歌带着浓得化不开的乡愁。“最开始写诗的几年,我写诗的唯一目的就解脱乡愁、乡恋,让内心的孤苦在异乡的大地找到一块可以倾诉的地方,让我的所有不作为、委屈都可以释放。我不会偏袒生活,也不会放纵一丝丝游离于异乡的气息,于是,故土、山花、野草、亲情在我的脑海中一次次过滤,一次次复活。”那几年的乡土诗歌写作,被蒋志武称作是“写诗过程中最为轻松的几年”,每写一首他就觉得离故乡更近一些,他的身体就更轻松一些。

  他是从2009年10月开始诗歌创作的。关于写诗的缘起,蒋志武在自述中有过清晰的阐述:2009年的一个周末,在深圳沙井的一家社区图书馆,无意间翻阅了一本英国著名诗人拜伦的诗集,在诗集中,有这样一句——若我会见到你,事隔经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泪,以沉默。这句诗深深打动了他,似乎让他重回那些经历过的时光,从身边走过的人,接触过的事,当事隔经年,再审视生命起伏的过程,对生活报以微笑和沉默,这也是最好的诠释。

  从那时开始,埋藏在他内心的文学梦被彻底打开,像掀开石板的泉水喷射了出来。那个安静的夜晚,他铺开洁白的纸张,用一只快用尽墨汁的水性笔写下了“生命”这个标题,“自从我写下第一个标题,第一行诗,文学就开始为我的生命做了最精彩的加冕。”

  善于在日常诗意中提炼出哲理

  “当宇宙的金属在上空发生碰撞/活着的人,在时间的内部不断磨损/有些事物消隐了,有些事物/还在打造华丽之身/尘土和荣耀,风吹灭一切可燃之物/门庭的上方,会摆放我的灰烬。”(《门庭的上方》)

  2009年至今,写诗十年有余,刚刚迈入不惑之年的蒋志武已出版《门庭的上方》等四部诗集,频频在《诗刊》等各大文学刊物发表诗歌,获得广东省有为文学奖等各类奖项,广受关注与赞誉。

  生活阅历增长,生活环境、观看世界的角度改变,但如今的他,依然还是当年那个热爱诗歌、用诗歌还原内心本真的“少年”,只是写作主题已经从乡土转变为生死,题材更丰、思想更深,更具思辨性与哲学味道。当然,写作也比从前更难。这从他的第三部诗集《万物皆有秘密的背影》已初见端倪,这部最新诗集《门庭的上方》则代表着他逐渐走向成熟,树立起鲜明的极具辨识度的个人风格。

  “蒋志武的诗歌写作开阔、多元、高产,他随时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撷取一花一叶,生发出意味和境界。”“诗人蒋志武的诗歌表达的是一种自然觉醒,恢复了人的自然感情,他的诗歌产生于现实和对生命的思辨,但文本却超越了现实本身,这可能是更高的境界。”……对蒋志武在诗歌写作方面的探索与实践,业内名家不吝赞美之词。

  著名诗人林雪的评论可谓一语中的:“青年诗人蒋志武善于在日常生活的诗意中提炼出哲学高度,他用思辩打造思维碎片,如同在散漫细沙中置换出金子的结晶。在他的诗篇中没有孤立奇崛的理性,有的只是无限接近真理的动人心弦的跋涉,以词语为鳞,以句子为脚,以高蹈为翼,以爱和悲悯为马达,铸造灵魂,直抵心灵。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优秀诗人。”

  诗是时代向前发展的产物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唐朝诗人白居易的这句话,可说是历代文人富有历史使命感的一种集中概括。对广大文人而言,为时而著、为事而作,就必须把握时代脉搏、聆听时代声音,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面对新时代,诗歌何为?诗人何为?这是当下每一位诗人必须思考的问题。“一个优秀的诗人必定非常看重自己与时代发展的关系。”蒋志武表示,世界上没有一个诗人能脱离时代写出好作品。每一部契合时代的作品,必定书写和记录历史的进程和重要的时段,书写历史上重要的人物,书写民族的伟大精神、文明和山川河流,体现一个民族的文化自信。那种与时代一味疏离的诗人写出的诗必定是没有活力的,刻意在诗中回避自己与时代关系的诗歌是不自然、不真实的。

  “今天,火热的现实生活让我们每天都能感受到新变化,科技、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让我们看到过往几代人想都想不到的人和事。这种时代的大变革、大进步,是诗人无法回避和应该面对的现实。”多年来笔耕不辍、始终不忘初心的蒋志武认为,诗是思想的升华,是意志的提炼,更是时代向前发展的产物。只有将诗歌写作站立的角度找准了,诗歌写作的基点才是牢固的。

  “能自觉将民族和本土的文化意识和主体意识植入到诗歌写作中,并规避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的诗歌,才是好诗歌。”蒋志武说。

  【诗人简介】

  蒋志武,男,20世纪80年代出生于湖南省冷水江市,青年诗人,中国作协会员,东莞(横沥)文学创作基地成员。自2009年开始诗歌创作,有大量诗歌刊发于《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青年文学》《钟山》《山花》《天涯》《大家》《芙蓉》等刊物,入选《扬子江评论》2018年度文学排行榜及多个年度诗歌选本。曾获深圳青年文学奖、广东省有为文学奖等奖项,出版诗集《万物皆有秘密的背影》《门庭的上方》等四部。

  【诗歌精选】

  在两个城市之间

  时常因工作往返于深圳,东莞之间

  在春天我喜欢去东莞,松山湖的桃花

  会让你想到爱

  想到开在众生之上的花朵

  有舞蹈的天平

  而秋天我喜欢去深圳,在海边

  听涛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那健壮的海浪中沸腾的气泡

  会让人低下头,短暂,所以我们

  才有哀歌

  行走在两个城市之间

  听风,看云从东莞的白到深圳的红

  这十来年,为生活所写的序言

  仍是一个陌生的庞然大物

  在深圳和东莞之间

  一直没有找到它们的边界

  这是我劳心的事情

  白色孔雀

  各种颜色的孔雀在园里嬉闹,追逐

  我第一眼就看上了白孔雀

  它在园子的一角,尾巴搭在一块石头上

  身上羽毛没有展开,像一块被人托起的白色绒布

  只有头上竖起的几根羽毛泛着光

  这是一种暗示和风度

  当白孔雀将完整的羽毛留在身上

  并在它骄傲的时候打开细密的羽毛

  我试图还原孔雀被包裹的肉身具有何种颜色

  一种东西如果持续被掩盖,就可能成为

  伪艺术品,我已期待在人生中

  看一次白色孔雀正确的开屏方式

  如果一切都变成虚无,那么一切都是重复

  万物假设以被修饰的状态出现

  在孔雀园,这些翠绿、青蓝,紫褐的孔雀

  成长的迹象就会被辨识,而这只白色孔雀

  简单的白色勾起了我对颜色的欲望

  白色,或许就是我终生的玫瑰

  和奔腾的尘埃

  起风了,在公园

  起风了,在公园,蝴蝶飞舞

  人们放慢了脚步

  他们在周末进入了时间的中心

  只有绝对的时间

  才能阻止一个人回忆乡土

  我回过头,与一个老人对视

  没有什么能伤害到我们

  除了时间

  和我们体内的风声

  全媒体记者 赵水平/文

  受访者供图

  全媒体编辑 贾庆森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诗歌青年文学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