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湖州有人知道“二房东”李某某吗?有五六十个人都在找他

湖州有人知道“二房东”李某某吗?有五六十个人都在找他
2020年08月04日 22:38 新浪网 作者 南太湖

  从今年3月开始,就陆续有信业ICC的房东反映,他们的"二房东"不见了,办公室里没有人,负责人联系不到,房租也收不到,而且自己房子的钥匙、水电卡等还在该公司手里。今年7月,市民王女士致电小编,在"二房东"消失的同时,房子里的床也不见了,她想托小编帮忙寻找"二房东"——李生亮。

  

湖州有人知道“二房东”李某某吗?有五六十个人都在找他

  "二房东"不见了家具家电租金无处寻

  这半年来,市民王女士心里一直窝着火,她的"二房东"——杭州百辰房地产代理有限公司(其负责人:李生亮)不见了,而且房子里的床、微波炉等家具也不见了。

  王女士购买信业ICC单身公寓时候还是期房,去年3月,房子交付了,刚拿到房的王女士就兴冲冲的开始装修。"当时买这个房子,就是看中了这个地段,位于市中心,肯定能租个不错的价钱。"王女士说。

  然而,现实却给王女士泼了一盆冷水。去年8月,房子是装修好了,但行情却不好,房子一直都没租掉。

  "9月份的时候,我们从物业那里了解到,有个‘二房东’在收房,想着省事,不用自己操心,我们就也把房子租给他了。"说着,王女士拿出当时所签的合同,上面写着:租期3年,每月租金2000元,没有押金,一月一付,签约时间2019年9月10日。

  王女士介绍,把房子租给"二房东"以后,刚开始房租还是照常支付,但是好景不长,从去年11月开始,房租就开始被拖欠。"这个公司的负责人叫李生亮,房租一共就付了两个月,之后就开始拖欠,今年2月开始,我就再也联系不上他了。"王女士说。

  今年4月,当王女士的老公来到房子里,发现除了沙发、电视机和一些搬不走的家具,其他都不见了。王女士细心盘点了一下,除了些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房子里主要少了床和电磁炉。"房子刚装好租出去就这样,太窝心了。"王女士说。

  

湖州有人知道“二房东”李某某吗?有五六十个人都在找他

  无独有偶,在信业ICC,记者通过走访发现,还有不少业主也像王女士一样将房子租给了这个"二房东",从而遭遇了房租被拖欠的困境。不仅是业主部分租客也受到影响。

  那李生亮到底去了哪里?王女士房屋的床又在哪里?为此,小编进行了多方走访。

  首先来到了信业ICC9楼李生亮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还锁着,敲门也没人应,通过王女士提供的联系方式拨打李生亮的电话,但号码一直处于暂停服务状态。

  随后来到了信业ICC物业办公室,物业费经理告诉小编,对于王女士的情况,物业也有所了解。

  "这个业主将房子租给李生亮之后,李生亮就将这个房子租给一个开工作室的,之后就将床搬了出去,至于搬去哪儿,我们就不知道了。"费经理介绍,虽物业监控的保存时间是15至20天,当王女士要看监控的时候,物业监控的记录早就已经没有了。

  费经理透露,不仅仅是租金和王女士的床,还有不少业主也被李生亮骗了钱,不过,最让物业感到头痛的是,李生亮的消失,也让部分租客受到了影响。

  "李生亮将房子收过来以后主要是做酒店式公寓,部分会做短租和长租,今年3月,有一个租客从李生亮手里租了一套单身公寓,每月租金2000元,一下子付给他半年的房租和押金,一共14000元,李生亮不见了之后,房东不让租客继续住了,但租客却已经付过了房租,由此而引发了不少矛盾。"费经理说。

  

湖州有人知道“二房东”李某某吗?有五六十个人都在找他

  据物业负责人介绍,今年3月,他们曾最后见过一次李生亮,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据物业初步统计,信业ICC内有五六十户业主受到影响。

  在走访的过程中,有些业主质疑,李生亮收了这么多套房子,物业是否存在失职和监管不力的责任?

  该负责人介绍,针对李生亮的情况,物业也曾开展过调查。"李生亮在信业ICC收了大量的房子,我们当时也有疑问,是不是物业内部泄露了业主的信息,但根据内部调查,我们并没有泄露业主的信息。后来听部分业主说,是李生亮自己混入了业主群,从业主群里得到了大量的业主信息,从而趁着行情不好收了大量的房子。"

  部分业主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从物业处了解到,除去李生亮,在信业ICC,还有9家"二房东"在进行合法转租,目前这几家都在正常运营,没有业主前来投诉。

  不过,据业内人士吴先生透露,目前湖州几家"二房东"的状况都不太好。"受疫情的影响,外地人口一下子减少了很多,房子也很难租,出租价格一间房子,1个月比去年低了一到两百元,目前湖州几家做合法转租的公司都在勉强维持营运,基本没有利润,亏损的居多。"

  吴先生跟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湖州的合法转租以做酒店式公寓为主,以信业ICC为例,一天一套布草成本需要10元左右,阿姨搞卫生需要10多元,水电费在30到50元不等,加上房租,一天一套房子的成本在150元左右。"

  像信业ICC这种地方,至少一天200元才有利润,不过现在因为行情不好,大家都没生意,为了抢生意,存在恶意竞争,你降我也降,不少特价房100多元都在卖,导致市场环境恶化。

  吴先生跟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湖州的合法转租以做酒店式公寓为主,以信业ICC为例,一天一套布草成本需要10元左右,阿姨搞卫生需要10多元,水电费在30到50元不等,加上房租,一天一套房子的成本在150元左右。

  "像信业ICC这种地方,至少一天200元才有利润,不过现在因为行情不好,大家都没生意,为了抢生意,存在恶意竞争,你降我也降,不少特价房100多元都在卖,导致市场环境恶化。

  "

  在吴先生看来,李生亮的消失或许与他的高杠杆有关。"我曾跟李生亮有过接触,年前的时候他趁着空的房间多、价格低,一下子收了许多房子,想靠着过年这个年档赚一笔,结果碰到了疫情,房子根本没人租,撑不住就跑路了。"

  据了解,目前王女士等部分被李生亮拖欠房租的业主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源|零伍柒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