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2020年07月14日 07:00 新浪网 作者 图说阳新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孩子血象不稳定,又发烧了得住院,但他爸还没弄到钱。已经欠了医院好几万,再借不到钱,恐怕住不进去。这一年多孩子九死一生,眼看着就要好了,我们却一分钱也拿不出来,能借的借遍了,能卖的也都卖了,真不晓得该怎么办……”武汉儿童医院,47岁的李志兰抱着烧得浑身无力的儿子忧心如焚,泪流满面悲戚地说,最伤心痛苦的不是儿子没希望,而是明明希望就在眼前却抓不住,人到中年,她不能失去唯一的孩子!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2006年,经人介绍35岁的李志兰走进了自己的第二次婚姻,丈夫也是再婚,和她是湖北石首市同一个镇的村里老乡。经历过一次失败婚姻,两个人十分珍惜彼此,夫妻间更多了包容和关心。第二年年底儿子万泽胜出生,给这个再组合家庭带来无限快乐。为了给儿子一个更好的生活,还在孩子一岁时,夫妻俩就把他交给奶奶,两人远去广东打工。像所有的农村打工家庭一样,生活简单平静而幸福,一家人的心愿就是泽胜能健康成长,今后考上一所好大学。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转眼间,泽胜长大了更懂事了,而奶奶却更老了也多病了。2019年泽胜即将小学毕业,李志兰和丈夫打算暑假从广州辞工回本地找活干,以便照顾下半年将读初中的儿子和身体多病的老人。可还没等到暑假,泽胜却“出问题了”。早在春节回来过年时,泽胜就老说走路没劲,还喊腿疼。当时夫妻俩带到医院也没查出问题,医生说可能是正在长骨头的原因,夫妻俩就没太在意继续去广东打工了,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其实是一场大病的先兆。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2019年4月,泽胜反复发烧,胸闷,咳嗽,在镇卫生院挂了药丝毫没有效果,泽胜奶奶又担心又害怕,老伴走得早,泽胜是她的心头肉,也是她一手一脚带大的。李志兰赶回来立即带儿子去当地医院看,被诊断为肺炎,但打了针吃了药依然不见病情好转。4月16日,他们转到了荆州市中心医院,泽胜被诊断为重症肺炎。抗生素一步步从普通的换成了最好的,治疗手段也是步步升级,就连肺泡灌洗都进行了三次,可是病情却始终不见好转,最后医生束手无策,只能建议他们去武汉的大医院想办法。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4月29日晚上,李志兰和随后赶回家的丈夫带着儿子转入武汉儿童医院。第二天抽血检查,医生怀疑是白血病,李志兰和丈夫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惶恐中泽胜还是被转入了血液肿瘤科。随后的检查更是吓懵了夫妻俩,泽胜被推进了穿刺室进行骨穿,痛,深入骨髓的痛,撕心裂肺的哭声像刀一样剜着李志兰夫妻的心。一周后,最坏的结果还是来了,泽胜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但更令夫妻俩害怕的是泽胜肺部感染日益加重,病危通知不断下达,感染随时可能要了儿子的命!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幸而经过半个月的抗感染治疗,泽胜的肺部感染终于被控制住。随即开始了第一次化疗,然而上疗第5天,泽胜的肺炎再次反复并伴有胸腔积液,于是又是半个月的抗感染治疗。仅仅是进行肺部感染治疗就花去了十多万元,李志兰不敢想象后面还得花多少钱。病友都说白血病不可怕,可怕的是感染,李志兰默默祈求儿子后面的治疗能够顺顺利利。然而没想到第二次化疗却惊险更生从前。败血症、电解质紊乱、肺动脉、胃反流……感染一个接一个,泽胜在难以忍受的折磨中煎熬着。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更严重的是一天早晨醒来泽胜突然什么也看不见,李志兰吓坏了,哭着急忙喊来医生,检查发现泽胜的双眼都出现了严重的出血状况,暂时性失明,并且还存在潜在的感染性休克。医生立即进行抢救,病危通知书一张接一张下达,李志兰夫妻心悬到了嗓子眼,颤抖着双手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最终泽胜总算暂时脱离了危险,但因为感染严重病情依然危急。“能不能闯过就看他自己了!”医生不止一次的提醒,让泽胜变得敏感而脆弱,看着儿子绝望伤心的样子,李志兰心在滴血。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老天眷顾,泽胜成功闯过了第二个疗,而且疯狂的感染也慢慢得到了有效控制。7月初泽胜顺利完成了第三疗,在医生建议下,李志兰夫妻去了武昌的陆军中部战区总医院治疗泽胜的眼睛,而最终经过精心治疗,泽胜的视力得到了恢复。看着一天天好起来的儿子,夫妻俩也有了信心。第五个疗程结束后,医生给出了骨髓移植的方案,移植的费用高达30万。前期短短五个疗因为病情复杂已花去40多万,尽管已经欠下了十多万的债,但夫妻俩没有犹豫,泽胜是他们的独生子,也是他们全部的希望,必须活着!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然而另一个难题又接踵而来,泽胜没有兄弟姐妹,李志兰夫妻因年龄过大都不符合捐髓要求,他们只能把“救星”寄托在骨髓库。犹如大海捞针,苦寻两个月,合适的配型终于找到。体检采髓等又花去了五万六,再加上一万元的间质干细胞,泽胜的移植比正常亲缘供体又多花去了七八万,但李志兰依然感谢那个未曾谋面的“救星”,他年轻、健康而充满活力的造血干细胞给了儿子重生的机会,2020年1月泽胜顺利出仓。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那时候,真的特别特别害怕,儿子刚出仓,急需输血,可因为疫情,血源匮乏,输不上血;孩子免疫力低,又怕感染新冠……”李志兰回忆起儿子刚出仓的时候心有余悸。那时正逢武汉疫情暴发,刚出仓等了整整一个多星期才排队输到血和血小板,当时血小板已经掉到了个位数十分危险。而买药也成了大难题,很多药店关门,泽胜爸爸常常要冒着刺骨的寒风骑自行车两三个小时才能买到药。每次住院都严格做核酸,CT,一次泽胜发烧咳嗽还被隔离了一周,战战兢兢中终于迎来武汉解封。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白血病的治疗漫长而艰辛,移植后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抗排异和感染,但防不胜防。4月份泽胜出现皮肤排异,奇痒难忍,煎熬异常,皮肤变黑,一层一层蜕皮脱落,直到现在皮肤还是斑斑驳驳。而比皮排更痛苦的是接着出现的膀胱炎。泽胜时刻想尿,可尿道管被堵塞,孩子疼得在床上翻来滚去,“妈妈,我好痛,我受不了,妈妈,我要痛死了……”,最严重的时候,泽胜一天要尿二十多次,一滴一滴全部是血凝块。听着儿子声嘶力竭的呼喊,李志兰心都要碎了。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泽胜刚刚完成了移植后的12个小化疗,但血项始终不稳定,还是经常发烧。现在他每天还要喝七八种药,三天查一次血常规,不定期骨穿,还有肝功能、嵌合度、病毒……各种检查,每个月费用正常情况下2万左右。“每次拿检查结果,特别紧张,生怕有指标不正常,如履薄冰!”李志兰有些激动。背了一堆债,儿子出仓后稍微稳定下来,丈夫就回去打工了,怕丈夫担心,电话中她从来报喜不报忧,可实际上孩子常常“有情况”,一个人默默承受巨大的压力,李志兰失眠好久了。

  

男孩双眼流血几度失明,中年母亲面临失独为儿求救:我想他活着

  7月2日泽胜口腔溃疡,无法吃饭就连喝水也钻心疼痛,泽胜想忍着,妈妈总是唉声叹气,偷偷落泪,他不想让妈妈伤心,可眼泪就是不争气。一年多,泽胜治疗除了报销外,自己花费了70多万,李志兰夫妻掏空了所有,还欠下了二十多万。医生说坚持到年底,泽胜就能康复,这让她充满希望。然而现在李志兰连生活费都没有,更别说还有半年的治疗费。虽然已经花费了百万,可现在这十万却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不可能再有孩子,求求你们一定要救他!”李志兰心酸地哭泣着。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