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A校友会会长陈林:四十年经商风雨路,与时代同行

EMBA校友会会长陈林:四十年经商风雨路,与时代同行
2019年09月20日 21:40 新浪网 作者 天津大学

已过不惑之年的陈林,目前处于一个“任性”的阶段。

任性,不等同于由着性子来,而是一步步有计划实现目标。

作为企业家,他有创新创业的计划;作为天津大学EMBA校友会会长,他有团结校友壮大校友会组织的计划。

陈林身上有一种40岁男人特有的成熟味道:稳重、善于学习和爱思考、有思想、有谋略、不急于求成。

10多岁的懵懂

陈林开玩笑说,他身上的商业基因,是从小注定的,他的家庭是那个年代罕见的“万元户”,经商的门道他从小就耳濡目染。

他出生在天津市津南区一个古镇的普通家庭,他的记忆中,父母都是手艺了得的裁缝,一同经营服装门店,每天在缝纫机上忙个不停,剪刀用得十分娴熟。属于那个年代的记忆中,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只有过年才有新衣服穿,陈林的记忆中,他的新衣服总是要到年三十晚上才能穿上,不是因为做不起,而是母亲实在太忙了,忙到只有年三十才有时间给一家人做新衣服。

从起初的裁缝店,再到小有名气的服装店,再到颇具规模的服装加工厂,陈林10多岁的记忆中,家里总是有各种客人出入,有同村的、邻村的、市区的甚至外地的,父母与客户的交流、应酬,让陈林看在眼里,客户的言行、处事方法,陈林记在心里,10多岁的懵懂年纪,他慢慢学会同龄人不会的待客之道。

EMBA校友会会长陈林:四十年经商风雨路,与时代同行

别的孩子喜欢看英雄人物故事或漫画书,陈林却喜欢看一些商业大亨故事的书籍;在同龄人还憧憬长大了当科学家、当飞行员等梦想时,陈林在骨子里已把自己定位为商人了。

20岁的冲刺

1996年从天津农学院毕业前,陈林的家人本为他物色了到司法系统工作的机会,不过他更喜欢自己规划的道路——他“相中”了一家韩国独资饲料企业,同时,他也是这家刚刚落户天津的外资企业想要的几名同校毕业生之一。

陈林说,外资企业当时在天津还是新鲜事儿,比起他周围同学还处于“传帮带”的企业学习工作方式,外资企业的经营、销售等理念十分先进。千余元的收入、人手一台“大哥大”、吉普车,这让他对外资企业更加向往。

接受半年多的培训后,1997年初,陈林被分配到保定某一片区,接替之前的同事兼师兄做销售工作。信心满满进入市场,没想到刚刚起步就挨了“当头棒喝”。由于企业流程及对供应原料采购出现了纰漏,之前的一批饲料产生严重质量问题,陈林到任前,那批饲料已经卖到他负责片区的经销商和养殖户手中,很多养殖户使用后,养殖场出现大量牲畜病、死的事件,经销商和养殖户纷纷找到陈林“打架”。

有一段时间,陈林的处境十分艰难。公司建议让他放弃这个市场,承诺给他调配到更好的片区。

初出茅庐遭遇打击,陈林选择了倔强。他认为,就这么放弃眼前的市场,尽管责任不在他,他也觉得自己是个失败者。他选择承担责任,或是为客户更换货物,或是协调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出台更好的促销手段,引导客户选购新的产品,选择更优秀、更有责任心的经销者。

正所谓“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半年来的开拓过程中,陈林埋头苦干,精心开发市场,逐步建立起完善的销售网络。全新的产品、全新的促销手段让陈林惊喜的发现,“倒贴提成价差”的方法能够实现经销商和公司的双赢,更重要的是,他能够证明自己的价值。

带着赌一赌的决心,1997年下半年,陈林重新开拓他负责的片区。外资的产品、高性价比、高额的提成,一下子刺激了经销商的神经,很快突破了1000吨的销量,最高一个月完成了1600吨的订单,这一数字不仅刷新了国内各片区的销售记录,也成为多年后该公司无人能及的记录,震惊了韩国总部的高管。

业绩高了,陈林的心态也发生了极大变化。原来见到中量级、高量级的客户,陈林心里直打退堂鼓,担心人家“瞧不上他”,但业绩猛增后,他开始有选择的筛选客户,策略性的放弃一些低量级客户,专攻中、高量级客户。

EMBA校友会会长陈林:四十年经商风雨路,与时代同行

30岁的坎儿

人生就像江湖。

电影《江湖》中,张学友有一句这样的台词:人在最高峰的时候就应该退出。这部电影于2004年上映。有趣的是,陈林几乎也是在外企“销冠王”的光环中选择退出的,那是2000年。退出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他渴望有自己的事业,成就自己的梦想。

他和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校友一起创业,开了一家饲料厂。像大多数单飞后创办公司的创业团队一样,陈林几人起初的事业不算顺利,但干劲儿十足,他懂销售,同学懂运营、生产、研发,大家各司其职彼此竭尽所能贡献力量。

让他没有想到且十分感动的是,他和之前的客户提出离职创业,很多客户纷纷扔掉原有的产品,转而继续与他合作。用那些客户的话说,比起之前的品牌和产品,他们更愿意把陈林当做品牌,他去哪儿,他们就跟着去哪儿。在老客户们的帮助下,陈林等人创办的品牌和产品很快的到推广和认可。陈林感到,诚意正心,掏心窝子对待每一位客户,就会收获想象不到的回报。

像很多初创型企业一样,陈林的公司发展很快,但没过几年就遇到了瓶颈期,这源于合伙人的预期和战略发展思路不同。公司的保守派认为,公司应以守业为重,在无法预测市场走向的情况下,没必要投入过多的固定资产,等待有更大客户需求再投资上设备;而陈林为首的激进派认为,在土地还没有暴涨、公司资金充裕的大环境下,拥有自己的土地、厂房,适时扩大产能,有利于更好的开拓市场。

但是陈林的建议并没有得到更多股东的支持,公司最终选择规避贷款置地的高风险,采取“稳扎稳打”的发展策略。然而,随着土地增值、人力成本增加、厂房设备折旧等问题的出现,饲料厂的效益平平。

通过这件事陈林意识到两个重要问题。

首先,公司股东股份比例非常重要,刚开始创业时他们没有意识到股份、股权的问题,采取平均股份的方式投资入股,在投票和重大决策时,由于“群龙无首”产生极大影响。

另一个问题就是合伙人的选择,用他的话说,合伙人的格局、视野,以及不断提升自我的需求等素质太重要了。

如果说20岁的时候,陈林的人生是在冲刺阶段,那么30岁的他几乎就是跳到更好的平台后,开始原地踏步。陈林认为,这是他人生中遭遇的一个重大打击。外人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但他觉得人生失去了方向、失去了目标。

在重新梳理了当前个人发展思路及家庭环境特点后,陈林做出新的决定:跳入市政道桥施工领域重新创业。有了深思熟虑的决策,在朋友的帮助下,开始有了第一单生意。虽然承包、施工等过程中遭遇了一些不快,但他也因此学到了新领域的知识,并以此“上了道”。经过约10年的发展,他的事业已经很有成就,本市海河沿线的道桥设施,很多都源于陈林企业的供应和修缮。

EMBA校友会会长陈林:四十年经商风雨路,与时代同行

40岁的任性

如果说企业和市场是一个舞台,40岁的陈林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舞林高手”,他投资运营的企业已步入正轨,在环保、物联网、文化、仓储、饲料、市政建设等领域深耕发展。

有趣的是,在陈林看来,这些公司的投资和运营并不成功,甚至他用失败来形容——尽管有些企业每年的收益并不少。他觉得,企业团队组建、企业文化、企业资金流、股东股权比例等,都是逐渐暴露出来的问题,这些问题,曾经给他造成动辄数百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因为这些企业都是他个人投资的,换句话说,他在自己掏腰包交学费,这和动辄几十亿交学费、培养市场的京东与腾讯是截然不同的。

有了血的教训,陈林意识到知识结构的重要性,他想到了学习。

2010年,他报名考入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读EMBA,两年多的学习,让他丰富了知识结构,认识了更多实干的、高素质的企业家,通过课上系统的学习,课下阅读老师推荐的金融、哲学、管理学的书籍,他开始以前所未有的视角重新梳理创业经验,特别是和企业家同学交流后,他对自己过去的成功、失败,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在陈林看来,EMBA的求学经历,让他有了一次“小爆发”,他开玩笑说,以前对金融有着很大的误区,觉得金融就是股市、债券等常规的产品,对于金融服务,他有一种本能的“惧怕”——因为不了解。通过学习意识到,金融可以为企业输入新鲜血液,这样企业才能更加壮大,在一段时期内形成绝对优势后,再逐渐通过苦炼内功等方式,整合、消化,在不过度依靠新鲜血液的前提下,完成整个产业链乃至行业的整合,借助资本打通上游下游,甚至收购并购相关企业,最终成为行业龙头。

他说,天津大学的EMBA课程给了他更丰富的视野,这让他在40岁的黄金年龄更加任性。

EMBA校友会会长陈林:四十年经商风雨路,与时代同行

学习不应仅仅停留在理论和课堂上,还应该积极向实践学习。在EMBA国际联盟的组织下,在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参与亚丁湾护航的陈俨将军的带领下,陈林与一众天津大学EMBA同学一同踏上了南极之旅。这一走,就过了20多天。他们途经迪拜、里约热内卢、布宜诺斯艾利斯,航行中他们还进行了天津大学EMBA交流座谈会,别有一番情致。从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再启程,最终直达世界最纯净的地方——南极。刚刚下船,南极的洁白和纯粹,令初到南极的陈林有着说不出的激动、感慨和震撼。在南极的10多天里,陈林欣赏着极昼、日月同辉的壮丽景象,在距离冰川和鲸鱼最近的甲板上与自然亲密接触,他说这是第一次让他真切地感受到天人合一的真谛。

“世闻万物皆有心,天有天心,天心静,则万籁俱寂,幽然而静美;人有人心,人心静,则心若碧潭,静如清泉。”陈林完全侵入了宽阔而宁静的大自然,享受着独处的妙趣。

在这些美妙的感受背后,更多的是深刻的反思。《南极公约》提出的“一个不带来,一个不带走”的理念,在陈林日后的自我约束的意识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时时刻刻践行环保理念。不仅如此,未来发展的新战略布局和方向也在陈林的心中酝酿着。回国后,陈林将目光聚焦于环保产业,开始更多地关注国内行业发展趋势。

陈林一直在思考回报社会,回报母校。

赶在2015年EMBA校友会换届之时,陈林竞聘被选为会长。这让他有点小兴奋,小紧张。“会长是一种荣誉、认可,自我价值实现,但也是一种压力,一种责任。”

通过一年的思考和了解校友实际需求后,陈林及几位副会长做出一个决定。“天友建筑上市,让天津大学校友会一下子成为天津最有经济实力的校友会,我们要把EMBA校友会打造成天津大学众多校友支会中最有实力、最有影响的支会。”

任期是几届、有多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规划在任期内,通过章程设计等方式,固化一些好的思路和理念,做一些可以持续发展的项目。“我相信,有了好项目,大家就有了更多聚在一起的理由,有了更强的凝聚力,EMBA校友支会不再是一个单纯的组织,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团队,与众不同的家庭。”

本文作者系天津大学管理与经济学部校友、原《天津日报》记者周白石。略有删节与增改。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

天津大学新浪看点官方账号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