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沈腾「古装造型」有多绝:这“颜”,值得骄傲!

沈腾「古装造型」有多绝:这“颜”,值得骄傲!
2021年12月06日 19:55 新浪网 作者 青年文摘

  本文经创意社(ID:ichuangyi99)

  授权转载

  兵马俑,世界第八大奇迹,每个中国人都很熟悉。

  在央视综艺《国家宝藏》上,沈腾就曾扮演过著名的“跪射武士俑”的原型。

  我们笑中带泪地体会到了:每一尊兵马俑的背后,或许都藏着一段可歌可泣的真实故事。

  现场还曝光了一张和沈腾“撞脸”的兵马俑

  这相似度,怕不是“沈腾兵马俑分腾”吧~

  很多人也是通过这期节目才第一次知道:

  原来,每个兵马俑都是有“身份证”的。

  生日“BC221”,即公元前221年

  此外,兵马俑身上还有很多秘密,仍不为大众所知。

  比如如果我问:兵马俑是什么颜色的?

  很多人可能会说:当然是土黄色。

  但事实上,这群如今两千多岁的“老人”,在刚刚埋葬的时候,也曾是鲜衣怒马的模样……

  前几天,一个关于兵马俑的话题冲上了热搜:

  没错,兵马俑的身上,最初其实是有颜色的。

  甚至,当时的配色还很丰富:朱红、桔黄、粉绿、黑、白、赭,等等。

  特别是“中国紫”,这是一种我们需要借助现代科技才能合成的物质,锻造难度极高。但在两千多年前的秦朝,中国的先民已经将它绘在了兵马俑上,展现出了高超的智慧和科技水平。

  也因此,这种颜料在国际上被骄傲地称为“中国紫”或“汉紫”。

  但,把这些颜色保留至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两千多年岁月的磨蚀,已经让俑表面的颜色涂层变得脆弱无比。

  即便还有残留,在出土后也会因环境突变,而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卷曲、脱落。

  在兵马俑刚刚被发掘的年代,科技水平还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因此,我们看到的兵马俑都以那副土黄色的面目示人。

  不过,在20世纪90年代,这个世界性难题终于被文物保护工作者所攻克。

  今天,只要出土时还有颜色残存,我们就能够把它留下来。

  甚至,即使是已经脱落、粘到周边泥土上的颜料,我们也能再粘回到兵马俑身上。

  也正因此,近几年我们终于能够见到这些兵马俑的本来面貌,以及它们背后那个光彩照人的古代中国。

  对兵马俑来说,留住颜色还不是唯一的难点。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兵马俑,整齐划一、气势如虹:

  但其实,在考古人员刚刚发掘的时候,它们往往是这样的:

  几千年的地层坍塌和挤压,以及地下水的侵扰,足以让兵马俑支离破碎。

  碎裂最多的兵马俑能达到两三百块,需要好几年时间才能组装、复原。

  甚至常常出现修复到一半被迫停下来,等几年之后找到了剩下的部分,才能继续工作的情况……

  而像这样帮助文物“起死回生”的工作,对文物工作者来说不过是家常便饭。

  兵马俑隔壁,安放着有“青铜之冠”美誉的秦陵铜车马,论复杂性和精美程度,都堪称古代青铜器皇冠上的明珠。

图/@秦始皇帝陵博物院

  而它在被发现时,却已经是数千片的碎片,足足修复了8年才得以复原。

  云纹铜禁,河南博物院镇馆之宝,如今的它是这样的:

  但它刚出土时,却是这样的:

  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五牛图》,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如今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

  (局部)

  但在20世纪70年代的修复工作之前,它是这样的:

  由故宫博物院字画修复专家孙承枝先生修复

  记录典籍的古代竹简,在我们想象中应该是这样的:

  而考古人员最初发现时,它们通常是这样的:

  海昏侯墓出土竹简

  当我们在博物馆里看到一件件保存完好的历史文物时,很难想象,它们是经历了多少风雨,才最终来到我们面前。

  我们常说:中国五千年文化源远流长,各类文物、古籍也是浩如烟海。

  但或许正是因此,很多人误以为:我们今天还能看到它们,是理所当然的。

  并不是这样。

  每一件文物背后,都凝结着它的守护者多年的智慧和汗水。

  近些年,随着国内慢慢兴起的传统文化热,以及《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一批文化类综艺的热播,“文物工作者”这一原本默默无闻的群体,也开始逐渐被大众所熟知。

  兰德省,兵马俑修复专家,在20多年的时间里,他参与修复了150多件兵马俑。

  在他自己看来,从事这项工作,似乎是“和两千多年前的工匠,有了超越时空的对话”——

  “你来制作,我来修复,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

  樊锦诗,“敦煌的女儿”。

  1963年,樊锦诗从北大历史系毕业。这个身体瘦弱的江南姑娘,一心扑向了祖国西北的敦煌,坚守大漠几十年。

  住土房,睡土炕,自来水电是妄想。在自然条件如此恶劣的情况下,她与时间赛跑,将敦煌这一中华民族的文化遗产悉心保护了下来,改变了“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的窘境。

  她说:“有时候,甚至觉得敦煌已经成为我的生命了。”

  王津,故宫钟表修复师,几年前因高分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而意外爆红,被网友称为“故宫男神”。

  他在故宫工作40余年,修复了近300件钟表。

  由于清洗文物需要用到煤油,所以他的手也要长期接触甚至浸泡在煤油里。经年累月,他的手沾染上了一股洗不掉的煤油味。

  但王师傅说:“宁可伤手,也不能伤文物。”

  试想:如果没有他们数十年如一日的守护,那威武雄壮的大秦军团、美轮美奂的敦煌壁画、匠心独具的清廷古钟……这些中华文明的重要见证,恐怕就很难以如今的相貌与我们相见。

  在整个中华大地上,像他们这样的文化守护者还有很多,并且,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

  但如果没有他们在考古工地上挥汗如雨、在研究室里皓首穷经,那很多我们如今熟知的文物和历史,很可能就会永远消失在历史的尘埃里。

  历史和文物其实是很脆弱的。

  能令它们穿越久远的时间、度过重重浩劫而走到今天的,是背后那些默默无闻的守护人——

  那些中华文明的脊梁。

  本文经创意社授权转载。创意社(ichuangyi99),一个有意思的地方,陪伴一个有趣的你!粉碎无聊,为快乐充电。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新浪微博@创意社长。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兵马俑文物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