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第一次吃东北大饭包,还以为吞了个地雷

第一次吃东北大饭包,还以为吞了个地雷
2021年12月08日 11:55 新浪网 作者 青年文摘

  作者:发财金刚

  来源:不相及研究所(ID:buuuxiangji)

  如果“大饼夹一切”是一个武林门派,那新任掌门八成是猫在东北。

  作为连接田野和碳水的信使,东北大饭包在这片黑土地上,进化成了奇怪的终极形态。

  它豪放得像刚得了道的散仙,于密林深处频频向你伸出橄榄枝,点化开悟只在瞬间,只有撕开霓裳,才能得见真龙。

  “每次吃,都像捧着一个尚在襁褓之中的人参果,既怕咬多了露馅,又怕掉地上啥也没吃着。”

  “在市场上看到过,好几次都以为是精包装的娃娃菜,看到有人拿起来就啃,从远处看还是很震惊的。”

  第一次见到大饭包,被它生猛的外形唬住是常有的事情,很多只吃熟食的朋友便止步于此。

  粗犷的包装方式,打下了田园手作的烙印,很容易让人想到,这是拮据的厨师随便拿了片菜叶来糊弄顾客。

  事实上,外面的蔬菜类似蜜果外层的糖衣,它撩拨着味觉最原始的敏感,会与内部的食材发生共融,一口咬下,又会在口腔中与你共振——一切在寒风中排队等待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它是“夹一切”这个派别的闭门弟子,至今还保持着初入师门时的矜持与初心。

  “在东北吃到的大饭包是饭包,在外地吃到的叫‘东北大饭包’,可加的花样贴合当地特色,说到底还是入了乡,随了俗。”

  原始的东北大饭包只包饭,初入口时的热气腾腾,很快又会在鲜凉的菜叶中得到冷静。

  温静皆宜又奔烈如驹,有人在吃大饭包时,会想到自己目前正在河面上凿冰摸鱼的老爹,咽下去的快感要超过收网时的喜悦。

  你不知道自己会钓到什么诡异的玩具,也不知道会在街边开出来什么野生盲盒,这种经历十分上头。

  这曾是一道十分特殊的时令菜,任何一家星级餐厅都缺乏对它必要的尊重。

  游走于米其林之外的地仙味觉体系,让大饭包又沾满了烟火之气。

  它并不在乎自己的地位,甚至也并不在意自己应该属于三餐中的哪一餐,有时三餐都是不得不吃它,就是吃到了下一周,也是常有的事。

  有人曾把买到的大饭包上秤,比自己的书包都重,如把饭包楞塞进书包,可能还需要扔掉几本精神食粮。

  东北菜的量大,不仅指它呈现出的占地面积,还有它对上层空间的掠夺,这常让头回出关的食客浸透焦虑,南方朋友甚至一度无法分辨,大饭包该存在于菜单中的第几页。

  它既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主食,也不属于凉菜,和乾隆白菜一样让人坐立不安。

  当你无意触击到描述饭包的缩略图之后,很可能会让饭局提前结束,大饭包无法分食,这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烛光约会。

  但即使具有如此分量,在东北,大饭包也只能算是轻食,它是取自寒冬暴雪中的甜点,也是碳水界最邪门的舌尖炸弹。

  从结构上来看,大饭包应该叫“大包饭”,和“肉夹馍”类似,主宾倒置引发的理解困惑,是东北朋友给关内人士上的第一课。

  它抛弃了以往食客们对于油酥发面大饼的热情,换以东北大白菜将拌饭裹挟其中,白菜也是特殊品种。

  而它实质的食材搭配,也如同东北厨师拿手的糖醋汁,比例拿捏到位,令人信服。

  一些东北家庭在入冬时分开始囤的秋菜,除了被制成酸菜和包饺子外,有一部分都会以这种形态呈现于厨间案头。

  去掉菜叶帮子的白菜只保留中间段,里面加入拌饭,外面用保鲜膜层层包裹,最简单的外貌,味道却十分凝重。

  饭包是换个角度的下饭方式,如果有可能,它甚至可独立成立个菜系。

  它广泛分布于学校后街、宿舍楼下或商业街区的拐角,在炸串或烧烤店中,也常占有重要的席位。

  手抓饼和烤冷面是它的表亲,麻辣拌和盖饭是它的情敌。

  学生们对饭包的印象,常来自那个阳光和煦的下午,从小食摊回宿舍的路上,塑料兜子里的饭包会因低温,逐渐固化成可以防身的利器。

  如果刚出炉,它还能与烤红薯的物理作用类似,给人暖手,于冬风中带来额外的抚慰。

  大棚让白菜在一年四季都找到了活路,而饭包也给了东北白菜体面的去处。

图片来自豆瓣 @江湖骗子

  在聚会之中,大饭包是收场时的老手,只要有片白菜叶,桌上的多余狠菜都可包裹其中,一同混编进大饭包的队伍。

  这样的残局,打包从不丢面子,而打包大饭包,也是对后方厨神的礼炮21响。

  在彼此蚕食过后,分道扬镳的日子中,无法忘却今日之馋。

  大饭包随着出品省份、市区的不同,多少带有些地域差异,作为一个可供民间无数次贡献智慧创造的开源系统,你不可能在两个地方,吃到过味道一样的饭包。

  “家里做的饭包,包什么都是看心情,白菜不够了,还可以上油菜、油麦菜、盖菜、包心菜,茼蒿是真的不行,味冲还漏饭。”

  “做一次饭包,就像整一次茄塔,如果版面足够,你摞到房顶都没人管。”

  常有狠人用东北大葱来展现饭包宇宙的生态多样性。

  将葱皮切开,混合上拌饭,圆滚的外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吃了个地雷。

  但在东北地区,这样超越常识的探索,只能归纳为行为艺术。

  尽管饭包的种类千差万别,其中的食材包罗万象。

  但提鲜的三样核心,无外乎都是最有代表性的东北大白菜、东北大米和东北大酱,三样食材都带“东北”和“大”字,从根上表明了东北大饭包傲人的血统。

  东北人的一日三餐,似乎与酱结缘,除了常见的豆瓣酱以外,很多家庭都会自制一些酱,甚至茄子、西瓜、鸡蛋、鱼肉等食材,都可以做成不同类型的酱。

  这是区别于外省菜的酱香浓郁和咸鲜味美。

  电商中的东北饭包,是一个可供组合的有机谱系。

  特殊品种的白菜叶可单独售卖,饭可以按口味定制,酱也可以随意组合,有的人点饭包就是为了吃酱,而不同店制作的饭包,也只需看他们对酱的理解。

  最简易的蔬菜作为包裹,最花工夫的酱酿在其中黏合,来自不同产区的食材汇集在一起,新鲜与古老又相互交融,这就是东北风味。

  没人可以从这样的餐桌上逃逸,距离东北较近的省份,偶尔会在街头看到夫妻档口,薄薄的烟雾在巷口墙边晕开。这些在移动食堂中忙碌的人们,也常能让在外忙碌的东北人精神漂移。

  一夕朵颐,远方四季。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拌饭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2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