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刘昊然一张嘴唱歌,五音不全的人都感动哭了

刘昊然一张嘴唱歌,五音不全的人都感动哭了
2021年04月19日 19:55 新浪网 作者 青年文摘

  作者:张三

  现在的华语乐坛,演员比歌手还在行。

  所谓的歌手不一定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但演员却手握知名度、传唱度极高的“作品”。

  最重要的是,扎根脑海拔不出去的记忆度很高。

  刘昊然的一句“唱星星,唱日落”,就直接在脑子里住下了。

  

  别人唱歌要钱,刘昊然唱歌能不倒贴钱就不错了。

  坐拥众多“歌迷”的娱乐圈百灵鸟刘昊然,靠实力一步步走到了这般境地。

  不仅受到了歌迷朋友们的热情围观,还得到了专业人士的“盖戳认定”。 

  教演员唱歌这钱真不好赚……

  领唱一职,十分关键。

  表面上是为了引领众人歌唱,奠定歌曲的基调。

  其实,让其他演员增强信心、减轻心理压力才是用心良苦之处。

  牺牲一个,成全大家,多亏刘昊然还有这项个人技来救场。

  

  一句“星辰大海”,是百万修音师熬夜脱发都救不回的水平。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毫无吹捧性质的“开口跪”,完美展现了一个演员术业有专攻的职业素养。

  瞧瞧这修音师,一开始还摸鱼玩手机。

  修音师: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歌声传来才发现大事不妙,原来不经意间揽了个大项目。

  焦虑直冲天灵盖,手机也没心思玩了。

  录音棚里就差用上一个字一个字录的下下策了。

  放一百个心在肚子里,现场发挥不存在惊艳全场的可能。

  歌手假唱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但是演员假唱却很可能是观众的一致呼声……

  在“不用管节奏”的鼓励式教学下,刘昊然屡败屡战,在曲艺界激流勇进。

  继“看星星,看日落”和“星辰大海”后,挑战难度更上一层楼,向《天路》发起了冲击!

  

  寥寥几句,高超的改编功底就藏不住了。

  全方位颠覆原版,完全不受制于原曲。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呦喂~

  在这条坎坷得词都唱不稳的路上走一走,颤音这门高端技能都学会了。

  从此山不再高,路不再漫长,唱两句就能轻松把听众送上云巅。

  给大熊猫留点吃的吧

  明明只嚎了两嗓子,却展现出了令人敬而远之的基本功。

  天籁之音也就这个水平吧。

  如听仙乐耳暂“鸣”这句诗,终于有了用武之地,我的耳朵工作得更卖劲了。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梦醒时分、如厕途中、干饭时光,都无法按下脑壳里的暂停键。

  纳闷为什么没人约自己一起去KTV的各位,现在有点眉目了吗?

  虽然我们这种五音不全之人的存在,能够凸显朋友们的动人歌喉……

  但如果代价是赔上自己的耳朵,他们会毫不犹豫选择独自美丽。

  刘昊然还挺幸运,没有被嫌弃,甚至拥有了专属单曲。

  他和王俊凯、董子健为他们仨的综艺《恰好是少年》唱了首主题曲,叫《Forever Young》。

  歌声如其歌名,王俊凯负责注入少年气,董子健呈现年轻人的淳朴质感,刘昊然则专攻纯真范儿。 

  每到歌王刘董二人的part,我就感到这首歌的灵魂开始兴风作浪了。

  果真是淳朴得用大白嗓来抒发感情,纯真到未沾染一丝一毫的专业气息。

  《Forever Young》又名《各唱各的》。

  三人各司其职,牢牢占据各自阵地,优生没被带坏,差生也没学好。

  直接后果就是一场宛如过山车的耳部极限沉浸式体验。

  刚听了两句王俊凯的部分感觉挺不错,下一秒却猜不到刘昊然和董子健哪一个会先来。

  耳朵怀孕了又流产了,在听觉周期中疯狂游移。

  世界的参差又增加了,演而优则唱这条路属实是个死胡同。

  听他们唱歌,甚至怀疑是用上了演戏的功底故意逗人发笑。

  最终演得过于入神,人戏合一,再也不能好好唱歌了。

  歌曲制作者也算是尽了最后一点道义,单人双人三人合唱轮番来袭,唯独缺了刘昊然和董子健的双人配置。

  防患于未然,“菜鸡互啄”的名场面不能摆上台面。

  明明是三个人的合唱,却没有你我携手的机会。

  1+1不一定等于2,可能会升级成一股更具魔性的力量,降维打击听众对和声的认知。

  当两种歌喉形成美妙共振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刘昊然和董子健还能在王俊凯的援助下惊险闯关成功。

  所到之处寸草不生的音准终结者们,集体大合唱也有可能把大家带跑偏。

  靠近“百灵鸟”们,歌声就会变得不幸,能跟跑调斗争到底本色不改的,不是人多力量大,而是铁血无情的机器。

  如果说刘昊然是被迫“营业”不得不唱,那龚俊就是歌菜瘾还大的绝佳代表了。

  不知道观众有没有沉醉在“爱你呜呼”里,反正龚俊一定是入迷了,不然也不会把这段副歌反复唱三遍。

  

  虽然不在调上,但是唱得极其用心。

  每个五官都在发力,喜气洋洋四个大字从每一个毛孔里蹦出来。

  而且曲库丰富,中英文一网打尽。

  还拥有写歌的远大理想,把架子鼓视为心动选项,演唱会也在盘算之中。

  怀抱着写词谱曲伴奏全部包揽的雄心壮志,一不留意就跑调到了九霄云外。

  唱跳俱废绝非浪得虚名,龚俊身体力行在各个比试场发光发热。

  成名曲“爱你芜湖”的威力远播, 专业歌手胡夏也能被带偏。

  是梁静茹给的勇气,还是对龚俊的实力有误解,非要和他一起唱歌。

  行走的CD机卡了,演唱事业滑铁卢竟拜男演员所赐。

  龚俊唱过的歌,不知道听歌识曲能不能准确辨别出原曲。

  毕竟毛不易听了之后,也对原本的音调失去了判断力。

  这名字很是应景,想让龚俊嘴下留情的确不容易。

  龚俊的个人演唱风格过于突出,脸上总带着地主家傻儿子的快乐,唱什么都像是在唱“爱你芜湖”。

  透过龚俊这扇窗户,跑调而不自知的人终于可以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样子。

  眼神中透着坚定和自信的跑调人,只要自己唱得过瘾,不对劲都是别人的。

  这种不甘于做KTV“果盘杀手”的人,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热爱唱歌的欢乐气息。

  “有一种唱儿歌的朝气和稚气”,高情商回复的本领,趁机练起!

  伸手不打笑脸人,拿他们也没办法,只能劝自己这是喜剧人表演秀。

  一看龚俊唱歌,我笑得方圆十里的声控灯都亮了。

  为了防止扰民,建议静音支持龚俊的演唱事业,让观众听龚俊唱歌是另外的价钱。

  像龚俊这样唱歌有自己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脑子说自己学会了,可惜嘴没跟上趟。

  顺拐的好歹能糊弄到终点,跑调的别说终点,每一个点都找错了。

  觉得自己跟原唱不相上下的还不够自信,认为自己比原版还有层次有感情的才最大胆。

  自知之明是个好东西,它好就好在没什么用处。

  想努力破除无能为力的窘境,就只能牺牲自己为艺术铺路。

  诗歌朗诵去掉诗,就是人间百灵鸟们以一己之力开创的崭新表演类目。

  别的不说,吐字清晰、字正腔圆一定是标杆水平。

  就连Rap的时候也不能失了这层水准。

  去年选秀舞台上的说唱就完美继承了这一法则,让我第一次听清楚说唱歌曲的词。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直接让我失眠在凌晨。

  失眠的时候,没有一条长裙是无辜的

  给选手一首歌的时间,就能从rapper变身reader。

  陈学冬也对说唱圈做出了巨大贡献,演化出了shouter这一独特派系。

  比reader更有激情,语调更高昂。

  

  紧锁的眉头和频繁的弯腰动作,能看出来学到了一点Rap的皮毛。

  这种舍小家为大家的行为,着实令人感动。

  通过这些Rap不到点子上的表演,真正的说唱歌手所受的误解能刷去一些了。

  看起来没有任何技术含量,但实际上内里的学问大着呢。

  一听就会,一唱就废。

  清醒一点的知道自己不在调上,不清醒的还觉得自己是华语乐坛最大遗珠。

  朋友都敢怒不敢言,只能在网上发泄一下沉积已久的憋屈。

  所以暂时将我的耳朵闭了起来

  相比之下,王灿就采取了正面出击的策略,特意为丈夫杜淳挑选了魅惑唱跳曲《情人》作为大龄哥哥综艺的首秀。

  一嗓子“蛋饺肉丝”出来,直接保送进最费洗洁精舞台的总决赛。

  词唱不利索,腿脚也不灵活,能看完整首歌的可以在土味鉴赏领域横着走了。

  

  比爱豆转型演员还难搞的娱乐圈跨界谜题终于出现了——

  那只能是演员朝着爱豆反向输出了。

  辣眼辣耳朵竟然决断不出哪个更胜一筹。

  看着杜淳在台上用着假冒伪劣霸总的腔调唱情歌,我不禁有些心虚。

  你把杜淳老师放哪儿了?

  我把杜淳的视频转发到各个群里发出一长串哈哈的行为,是不是在内涵我自己?

  唱得没一句在调上也就算了,氛围感也只能在东施效颦的水平上打转。

  故作深沉闭上眼唱情歌,调动面部肌肉做出一些自以为很深情的表情,跟杜淳的舞台效果该不会半斤八两吧。

  嘲来嘲去,迷惑行为大赏竟是我自己?

  但是反省点到为止就好了。

  从前我们五音不全的人设没得选,现在我依然想做个不会唱歌的人。

  不仅拥有二次创作的即时编曲能力,还有一颗宽以待人的胸怀。

  因为只要有我们跑调小能手在,我们的朋友里就没有唱歌不好听的。

  歌嘛,总有唱得好的、唱得差的。

  前者看起来是稳赚不赔,但放在大环境中全局考虑才有实际价值。

  要是唱得好,那就只有被别人的歌声荼毒的份儿。

  唱得差,可就沾光多了。只要听别人唱歌,就是享受。

  先抢占唱歌难听的高地,让别人都爬不上来。

  歌声从上面传下来无处可逃的时候,就知道到底谁才是曲艺界真正的王者。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