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2019年06月15日 21:43 新浪网 作者 视觉志iiidaily

作者 | 罗发财

最近一部剧《切尔诺贝利》

成为人们话题中心

记忆倒退到1986年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

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人为灾难之一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1986年4月26日凌晨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反应堆爆炸

堆芯熔毁,放射性物质泄漏

辐射尘遮天蔽日,几乎弥漫至整个欧洲……

人群开始撤离

那里顿时变成人间地狱

事故前后3个月内有31人死亡

之后15年内有6-8万人死亡

13.4万人遭受各种程度的辐射疾病折磨

方圆30公里地区的11.5万多民众被迫疏散

整个切尔诺贝利

空无一人

成为没有人敢踏入的禁区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三十多年过后

经过修复和改善

现在的切尔诺贝利已经开放一定的区域

允许人们参观

结果大家却惊奇的发现

这座人类的鬼城

但却变成了动物的天堂

受辐射影响最大的地区是一片松树林

松树接收到高辐射的污染源立即死亡

所有的叶子都变成了红色

像鲜血一样红且绝望

如此的辐射

真的很难想象还有动物能活下来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

但这片灾后荒芜之地

因为没有人涉足

33年后

野生动物们却在此繁衍生息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核泄漏事故后的几年内

动物的数量确实大幅下降

但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

鹿、野猪、狼、野马、鹰……

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

开始疯狂繁殖

而之所以他们能够繁殖

不是因为他们被辐射的基因突变了

而是因为

这里没有人类

动物就能活!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这种马叫普氏野马

它们是数量远远少于大熊猫的濒危物种

👇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它们曾经并不算是稀有物种

但因为人们对它们栖息地的侵占、改造

不断地捕杀

使得普氏野马曾经一度濒临灭绝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1998年,

乌克兰动物学家因为看到了

切尔诺贝利现在鲜有人类活动

于是尝试性地在此释放了30只濒临灭绝的普氏原羚马

结果,这些马儿在切尔诺贝利生活的很好

目前并没有收到辐射的影响

正常繁殖的它们

数量也翻倍增长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这种蛙叫做雨蛙

👇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在正常情况下

处于繁殖季节的雨蛙喜欢纵声歌唱

「稻花香里说丰年,

听取蛙声一片。」

这是诗人辛弃疾笔下的美好场景

如今因为水质变差、污染严重

我们很难再听到这样的声音

切尔诺贝利的雨蛙却很多

它们的颜色比正常的蛙暗淡不少

因为核辐射的原因

适应性强的他们

根据恶劣的坏境改变了自己的色素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人类无法在这种环境中存活

小小的雨蛙却可以

人们一边面对自己的脆弱和渺小却不自知

另一边动物们宁可物竞天择地改变基因

也不愿和人类呼吸在同一片区域

这种动物叫猞猁

属于猫科动物中比较庞大的类型

👇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因为它的耳顶有一撮毛

在中世纪被愚昧的人们当成魔鬼的象征

遭到残忍捕杀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胆小的动物为了躲避人类的杀戮

不断躲藏到更高的山和更深的密林中

它们如果能在大部分森林

灌丛和岩石地带继续生活也就罢了

可后来生态坏境北破坏

森林慢慢变为城市

它们的猎物也慢慢减少

导致猞猁有时不得不对人类饲养的牲畜下手

这样反遭人类更疯狂的追杀

它们越来越少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被辐射的切尔诺贝利里的猞猁

却生活地自由自在

它们在这里捕猎、奔跑、繁衍……

人类不敢踏足的致命危险区

却成了它们最安全的地方

对于野生动物来说

人类的影响

仿佛比切尔诺贝利的辐射更致命

这是切尔诺贝利里

一种叫乌雕的鸟的幼崽

👇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乌雕被世界IUCN列为易危物种

也是CHN的稀有等级物种

在中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它们濒危的原因有三个

森林不断被砍伐

生存环境不断缩小

乌雕是老鼠的天敌

但因为人们一次次喷洒剧毒农药杀灭老鼠

它们吃了有毒的老鼠后二次中毒

大部分无法再产卵孵化繁殖

再加上人们肆意地捕杀

导致它们的数量急剧下降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而在切尔诺贝利辐射最严重的地方

乌雕却顺利地诞下了幼崽

它们看起来很健康

虽然它们不知道核辐射会不会对以后造成影响

至少它们知道

这里的老鼠肚子里没有毒药

乌雕不会再因为孵不出孩子而发出哀嚎

这里也没有猎人的枪声

它们不用在展翅高飞时被一枪溅血滑落天空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野生动物在切尔诺贝利这个生命的禁区

重新坚强地繁衍生息,

这不代表它们就能永远活的很好。

动物们却不明白什么是核泄漏,

他们只知道,

这里没有人类。

它们愿意用灰暗的毛发

基因的突变

不再自然的水和泥土

来换取一个没有人类的地方,

宁愿舍弃一切,也要保留生命。

人类,难道不会羞愧吗?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图片来源 | SERGEY GASHCHAK, CHERNOBYL CENTER

《切尔诺贝利》中射杀宠物的剧情出现在第四集

射杀动物的理由非常的简单

因为它们都遭到了辐射,

唯有射杀它们才能够阻止辐射的传播

所有动物要拿性命为人类的过失买单

而如今他们却因为这个灾难

得以繁殖、甚至避免种族灭绝。

你不得不承认万物有灵,

冥冥中,地球将一切结局都写好。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而如今

人类又在做什么呢?

因为《切尔诺贝利》的播出

竟然有人把开放参观纪念的区域

变成了网红打卡景点

他们摆出各种搞怪的姿势

觉得自己很酷很不怕死

他们甚至半裸着身体在那里拍照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遇见那里的动物不顾劝阻上去摸

还笑着说

「我要看看他们是不是变异了」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连《切尔诺贝利》的编剧都看不下去了

站出来在网上发了这样一段文字:

我要提醒你你们,

如果你们要去参观,

请记住那里发生过一场可怕的悲剧,

你的言行举止请尊重逝者

和仍在遭受后遗症痛苦的人们。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一场人类引发的生命大悲剧

一场野生动物和人类的顽强博弈和抗争

如今,这些人却感受不到沉重和羞愧

还要继续为了一张酷炫的网红照片

即将打破埋藏几十年的平静。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在面对人为灾难时,

人类选择逃避和撒谎,

耽误了撤离最佳时机。

在撤离禁区时,

我们猎杀所有动物,

来掩盖害怕辐射传播的恐慌。

动物比人类更顽强地活着,

但他们却害怕比他们脆弱的人类。

而如今……

我们竟然又卷土重来……

愚昧不自知。

33年后,切尔诺贝利核辐射下的动物们。

照片来源 | GERD LUDWIG,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看看现在的切尔诺贝利

一个没有人类的鬼城

却住着一群自由奔跑的动物

如今30多年过去

核辐射危险降低后

看着那些不断跑去自拍的网红

想说一句

请不要再去了

因为

或许对于动物来说

人类 比核辐射还可怕

参考文献:

《切尔诺贝利》;

Simone Scully:《核灾难后的切尔诺贝利,成了动物的天堂?》李昌浩译;

Germán Orizaola. Chernobyl has become arefuge for wildlife 33 years after the nuclear accident[J]. The Conversation,2017.05 ;

百度百科相关词条、《国家地理》。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视觉志iiidaily

视觉志iiidaily

微信公众号视觉志官方微博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