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瓦特: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偏见,来自他们的“心中之墙”

茨瓦特: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偏见,来自他们的“心中之墙”
2019年09月20日 07:25 新浪网 作者 观察者网

【9月9日-9月27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42次会议在瑞士日内瓦召开。荷兰人权研究院院长、乌德勒支大学著名国际法教授汤姆·茨瓦特参会并发表演讲。观察者网就中西人权对话等一系列问题采访了茨瓦特教授。】

(采访 翻译/观察者网 武守哲)

观察者网:茨瓦特先生你好,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在日内瓦参加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会议了。这个组织旨在全球范围内加强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很遗憾的是,会议屡屡成为东西方意识形态交锋的战场。你能否分析一下,在何种程度上,人权议题被西方一些国家操纵为宣示意识形态高地的工具?

茨瓦特: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与会人员的构成。参会的并不一定都是以“国家”形态出现,还有很多民间活动人士、记者和高校的学者,以及某些非政府组织的代表人。他们其中绝大部分都认为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并颁布的《世界人权宣言》是认同自由主义价值的,比如坚持个人主义,倡导个人独立自治权和运用个人理性的权利。

但这批人都忽视了一个基本问题,那就是《世界人权宣言》的起草者们实际上有着不同的文化和宗教背景,比如有基督徒、伊斯兰教徒、马克思主义者、佛教徒和其他一些宗教信仰者,带有不同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他们的想法和初衷是希望《世界人权宣言》能够展示一种多元且开放的价值观。

茨瓦特: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偏见,来自他们的“心中之墙”

184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世界人权宣言》

但是现在和1948年不太一样了,西方在人权问题上的嗓门特别大,辩论的时候咄咄逼人,这就遮蔽了当时《世界人权宣言》公布时的那种“大格局”的特征。作为一名国际法和人权领域的研究学者,我自认为有义务提醒公众需要领会当时《宣言》产生的背景和初心。你提到的那种东西方在人权问题上对峙的现象确实是事实。但随着美国退出世界人权理事会,新的组织架构正在逐渐出现。东西方,尤其是欧洲和中国的人权对话的渠道会越来越广,问题也会越来越深入,对此我有信心。

观察者网:中国代表团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一贯秉承公正客观的立场,对西方国家抛来的很有攻击性的人权问题以有礼有节的回击。中国代表团不但代表中国,很多时候还承担了众多发展中国家在人权问题上的压力,通过您的观察,如何评价中国代表团的工作?

茨瓦特:中国代表团在促进国与国人权对话方面,尤其是组织不同国家的专家学者以小组形式讨论人权难题上相当活跃。让我很痛心的是,中国努力搭起来的人权之桥,很多时候被西方国家轻易拆毁。

中国有一句古话,叫“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觉得中国人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践行了这一点,只有通过不断的交流和实践才能找到促进人权发展的最佳解决方案。而且中国代表团还推动了一些周边有趣议题的深入探讨。

茨瓦特:西方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偏见,来自他们的“心中之墙”

2016年4月22日至23日,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 摄

2016年4月23日,在全国宗教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中国化。认为这三个字是宗教融入和适应社会总体发展的关键性的任务。当时习近平主席在会议上提出“中国化”的三个关键点:要保持共产党处理宗教问题的鲜明特色和政治优势;要最大限度把广大信教和不信教群众团结起来,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

我劝西方人好好读一读习近平主席的这篇讲话,这对他们自己国家思考如何治理宗教问题也是大有裨益的。

而且在中国同行的帮助和引导下,现在我申请了“穆斯林在中国和欧洲的本土化问题”这样一个学术项目,深入研究这些问题,比在日内瓦会议上玩各种文字游戏,打各种让人厌烦的口水仗要重要的多。

观察者网:八月中旬,联合国人权事务某高级专员发表声明,声称“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正在发生的事件和最近几天的暴力升级感到关切”,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团发言人反驳,认为“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涉港言论罔顾事实,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已向人权高专提出严正交涉”。您如何看待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在有关香港问题上的言论,是否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的某些宗旨和原则?

茨瓦特:香港问题已经被高度政治化了。按照西方媒体的描绘,现在的香港是一群无辜且关心香港前途的年轻人为了伸张市民权利而和强大的国家机器对抗。毫无疑问,他们歪曲了基本事实!香港政府没有弹压这些年轻人游行示威的权利,反而游行示威的活动必须要在事前申请比得到合法批准,他们申请了吗?又是谁给了他们动用暴力的权力?他们在到处纵火并且非法占据公共设施,已经变成了一群暴徒。在我的祖国荷兰,看似民主自由,游行示威也必须在事前得到批准,且要在警局报备才可以。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

域外西媒独家编译境内热点犀利评论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