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华尔街日报:美国这一茬“80、90后”,已经被金融危机收割第二次了

华尔街日报:美国这一茬“80、90后”,已经被金融危机收割第二次了
2020年09月10日 09:03 新浪网 作者 观察者网

  【文/美国《华尔街日报》编辑珍妮特·奥黛米】人们已经感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影响。对于出生在1981-1996这一时期的“千禧一代”美国人来说,他们所受到的冲击尤为明显。事实上,许多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毕业并进入劳动力市场的美国年轻人至今仍未从那场危机的阴影中走出来。背负沉重债务的“千禧一代”已经在职业发展道路上慢了一拍,而眼下的新冠肺炎疫情给这一代人造成的打击会更加不利于他们在职业道路上追赶比他们年长的世代。

  美国《华尔街日报》2020年8月9日发表了该报编辑珍妮特·奥达米的报道:《受到第二波金融危机影响的美国“千禧一代”正被越落越远》

  贾克琳·希门尼斯(Jaclyn Jimenez)大学期间曾在父亲的公司里实习,由于2008年经济形势不好,她毕业后并没有找到一份比得上实习岗位的工作。虽然她已经降低了求职目标,但办公室助理或药店售货员的职位还是让她很难接受。随着信用卡待还数额不断累积,她不得不在一家婚纱店里安顿下来。后来她利用在这份工作中积累的经验在诺德斯特姆百货公司获得了一个销售职位。她在这家百货公司做出了成绩,甚至一直做到了部门经理的职位。然而今年2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美国经济状况严重恶化,她失去了工作。

  圣路易斯联储(the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Louis)曾表示,已经有480万美国“千禧一代”年轻人在这场由新冠肺炎疫情所导致的经济衰退中失业,贾克琳·希门尼斯就是其中的一位。与那些年长的“X世代”(指1965-1980期间出生的美国人)和“婴儿潮一代”(指1946-1964期间出生的美国人)相比,美国的“千禧一代”在疫情中受到了更加严重的冲击。

  “生活太艰难了,我一直相信自己一定能有转机,我一直在向前跑,跑着跑着看到了一丝亮光,如今却遇到了疫情和经济衰退,我还有希望获得我父母那一代人曾拥有的发展机会吗?”34岁的贾克琳·希门尼斯对我说。根据皮尤中心今年5月的调查数据,美国“千禧一代”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12.5%,这个数字比“X世代”和“婴儿潮一代”的失业率要高。这其中的原因在于,美国的休闲娱乐业、餐饮业、酒店业等行业的从业者大多比较年轻,而这些都是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行业。

  对于美国的“千禧一代”来说,他们中许多人已经很难开启自己的职业道路,很难获得经济独立,因此也就很难像比他们年长的世代那样买房、结婚、生子。甚至那些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千禧一代”的收入也比年长的毕业生要低。研究显示,与其他年长世代相比,美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更有可能在工资较低的公司工作,这已经导致这一群体的收入整体处于较低水平。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劳工部首席经济学家、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与经济学教授耶西·罗思坦(Jesse Rothstein)表示:“这种现象意味着美国经济已经在运行过程中出了问题,人们在社会上谋生的难度越来越大了”。

  圣路易斯联储则指出,美国“千禧一代”在相同的年龄比年长世代所占有的财富要少,四分之一的“千禧一代”家庭资不抵债;此外,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前,六分之一的“千禧一代”家庭无力支付400美元的急救费用,而在全美国这个比例仅为八分之一。我们可以预见,在疫情爆发前就处于弱势的美国“千禧一代”如今在严重疫情之中会被其他世代越落越远。

  今年35岁的凯特琳·罗布尔斯(Caitlin Robles)2007年毕业于康涅狄格州的圣心大学(Sacred Heart University),并获得了工商管理学士学位。她说当时很幸运,毕业后能够留校负责学校网站的日常维护工作。不过由于背负着6.7万美元的助学贷款,每个月还要支付650美元的合租费用,她希望能再找一份工作。最终,她在一家名为Massage Envy的健康管理加盟店找到了一份每周工作15小时的前台工作。她打算长期做这份兼职,直到把助学贷款还清为止。然而9年过去了,她不但没有辞掉那份兼职,而且还把工作时间延长到了每周30小时——因为助学贷款的利率提高了,此外她还要支付膝盖手术的费用。

  虽然她在两份工作中都获得了职位晋升,但每年7万多美元的总收入还是不够偿还那些贷款。为了节省开支,她放弃了家庭旅行;在每周70小时的工作压力下,她也没有时间再去交男朋友。为了提高自己的信用额度、降低贷款利率,凯特琳·罗布尔斯去年从403(B)退休账户中借了3万美元用来偿还助学贷款。她打算在5年内还清所有贷款并开始存钱,这样她就有望在40岁之前买下属于自己的房子了。然而在实现买房梦想的道路上,她还是遇到了麻烦。

  今年3月,Massage Envy健康管理加盟店由于疫情停业了,直到6月才恢复营业,在这3个月里,她仅有一份收入。即便恢复了营业,她也只能每周在店里工作7小时,因为店里并没有那么多工作要做。为了资金链不致断裂,她为退休账户借款的偿还申请了延期。现在她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买下自己的房子了。“我不想像现在这样工作一辈子,我本以为未来已经有了出路,可现在我又失去了方向”,凯特琳·罗布尔斯对我说。

  一些经济学家很忧虑地指出,美国“千禧一代”在2008年经济衰退期间就业时所遭遇的困境可能从未消失。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经济学家凯文·林兹(Kevin Rinz)去年发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从2008年到2017年的10年里,由于不断攀升的失业率,美国“千禧一代”平均每人损失了约2.5万美元收入,大约是他们总收入的13%。而对于“X世代”和“婴儿潮一代”来说,这个比例分别只有9%和不到7%。出现这一差异的原因在于,美国的“千禧一代”与年长的世代相比更有可能在低薪岗位上工作。此外,凯文·林兹还指出,虽然“千禧一代”的就业率提高得更加迅速,但他们的收入水平并未同步提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