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看你美: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已成美国大选“黑天鹅”

看你美: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已成美国大选“黑天鹅”
2020年09月22日 16:14 新浪网 作者 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当地时间9月18日晚9点,美国最高法大法官金斯伯格因转移性胰腺癌引起的并发症去世,享年87岁。三权分立中的司法一支高层突然出现权力真空,谁来继位,成为两党乃至全美关注焦点。美国大选的节奏因此被突然打乱。目前处于天时地利的共和党力推快速换人,民主党则主张大选后再决定。而掌握提名主导权的特朗普,可以选谁,什么时候选,都将对11月带来影响。至此,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已成为今年大选的“黑天鹅”事件。

金斯伯格 图自新华社

  近150年来,美国联邦最高法的大法官一共只有9人,由1个首席大法官和8个大法官组成。这9个人扮演着美国宪法解读者的身份。而且为了司法独立,这个职位是终生制,除了自愿辞职或死亡才能解职,就是为了让大法官不受政党轮替影响,专心工作。所以,虽然大法官有共和党籍或民主党籍之分,但区分他们的不是党派,而是理念。

  金斯伯格死前,9名大法官中有5个是保守派,4人是自由派。其中,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虽然是个保守派人士,但时不时就倒戈和自由派合作,譬如今年1月16日参议院正式开审特朗普弹劾案,正是罗伯茨主持的审理工作;6月18日,特朗普为反对移民宣布终止“梦想生”计划,罗伯茨公开反对。所以总的来说,这9个人虽然看似保守派居多,但因为罗伯茨左右横跳的走位,理念总体还是制衡的。这里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如果说三权分立,负责立法的国会是看美国脑子好不好使,负责行政的白宫是看手脚是否利索,那负责司法的最高法,就是看屁股坐得正不正,有没有坐在那本厚厚的美国宪法上。美国联邦最高法具备评判一个法案或政策是否违宪的能力,如果违宪就否决,变向地去修正国会和白宫的工作。

美国联邦最高法大法官合照,金斯伯格(一排右二)已去世 图自美国最高法

  9月18日前,美国联邦最高法大法官的分配,让保守派和自由派各自都有平等的话语权。而这种平衡恰恰被金斯伯格的死打破了。

  被誉为是进步自由派大法官的金斯伯格,1993年反对弗吉尼亚军校只招男生,2007年关注职场薪资歧视问题,要求国会修订法律。2016年宣判得州堕胎限制令无效,并拒绝回应威斯康星和密西西比州的申诉。她还曾是最高法中首位主持同性婚礼的成员。而且金斯伯格风格强硬,在口头辩论环节,相比10年只提1个问题的“沉默大法官”托马斯,金斯伯格咄咄逼人,已故大法官斯卡利亚戏称其为“民诉法母老虎”,美国民众则管她叫“臭名昭著的RBG”,其实都是爱称。

  而且金斯伯格晚年与癌症作斗争,还不忘一周去两次健身房。2013年金斯伯格80岁,还有《华盛顿邮报》曝料说她能做20个俯卧撑。2018年11月摔断3根肋骨,立刻有几千万美国人说要给她捐肋骨。这么一个立场鲜明的自由派偶像去世,相当于天平最左侧的一个砝码缺失。白宫和国会的决定谁来修正,三权还如何相互制衡,在大选前突然成为美国各界的焦点。CBS新闻网9月19日分析认为,本是主导大选议程的经济复苏问题,热度瞬间下降,以后美国人还能不能堕胎、买菜时能不能背把冲锋枪、同性恋婚姻的权益,等这些议题,被提前放到了大选战场的一线,各个候选人对于这些议题如何回应,足以决定大选走向。

金斯伯格健身 图自华盛顿邮报视频

  但最关键的,还是金斯伯格的继位者何时能够确定。

  首先,大法官的任命需要经过总统提名和参议院投票通过,这个过程没有众议院的事。对于保守派人士来说,没有比现在替换大法官更好的时候了。白宫和参议院都被共和党控制着。本来民主党人还能在参议院通过“拉布(无修枝演讲)”战术消耗共和党人的体能,从而阻挠提名进程,但在2017年4月特朗普提名尼尔·戈萨奇当大法官,麦康奈尔启动“核选项”,投票流程已经简化到一次简单多数表决即可,也就是说这100个参议员,51人投支持就通过了。现在共和党人占53票,即便最后是平局,至关重要的一票将交给现在名义上的参议院议长来决定——这个人就是特朗普忠实的副总统彭斯。

  所以共和党是占尽了天时地利,参议院共和党一把手麦康奈尔显然急不可耐,特朗普那边人选还没公布,9月18日金斯伯格死讯刚刚传出,当天就说安排参议院投票,随后开始游说共和党人,争取到了关键选票。而且他还不惜穿越到4年前打自己的脸。麦康奈尔2016年3月曾以“选大法官还得看美国民众的呼声”为由,阻挠奥巴马的一个大法官提名,现在为了抓住时机,连为自己辩解的功夫都懒得做了。话说回来在新一轮疫情补助的立法工作上,要是共和党人有这个精神头就好了。实际上国会山报9月17日报道,麦康奈尔的工作重心早就放在提名法官上了,统计下来,从8月放完暑假(8月国会休会)开始,已经提名了13个地方法官。

  特朗普这边,已经相当克制了。毕竟他和金斯伯格关系也不好,2016年金斯伯格怒斥美国总统是个骗子,特朗普则用“这人脑子不正常,被枪打过”作为回击。而这次特朗普从记者口中得知金斯伯格死讯后,18日当天发表声明,细数其一生成就,称她是法律界的泰坦,给足面子。但第二天就憋不住了。说换大法官“刻不容缓”,当天下午就说要提名一个女性大法官,还说本周出结果。

特朗普于19日下午宣布将提名一位女性大法官 视频截图

  这就是金斯伯格生前最担心的事情,如果共和党人催生出一个大法官,届时最高法大法官中将有6人为保守派,3人为自由派,那无论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如何倒戈,结局都是对自由派不利的。而如果再等一等,等到11月3日总统大选结束,参议院换届结束,等到明年1月下一任参议员入职,新总统上位,或许占尽时天时地利的就是民主党,金斯伯格的继位者就可能是一个自由派大法官。老太太自己也深知这点的重要性。NPR新闻网9月18日报道,金斯伯格死前对孙女说,她最热切的愿望就是自己大法官这个位置能在新总统上台前保持空缺。

NPR新闻网报道截图

  这个遗愿是否能实现,还得看特朗普。就从美国大法官提名到入职的速度来看,平均要用67天,金斯伯格本人当年只用了49天。这么看来,如果参议员内的共和党人加急提名,新任法官有望在大选前就位。有意思的是,最高法可能还需承担最终裁定谁是大选赢家的角色。2000年大选的最高法判定确定了小布什的胜利。所以如果到时候出现“特朗普火速提名新任大法官上位,最后帮助自己连任”,这种情况,也不要见怪。

  民主党这边当然是希望选大法官一事能先放一放,但无奈主动权不在他们手里,只能借机炒作下议题。

  譬如9月19日参议院10个民主党人致信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拉汉姆,呼吁等明年总统上位后再选大法官,还指责共和党人“当年给奥巴马设阻,今年给特朗普开门”的双标行为。拜登则在9月18日透露,其实自己也有提名人选,而且是一位黑人女性。20日,他还警告,共和党的行为将对美国民主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假定特朗普连任,共和党守住参议院,最高法有6个保守派大法官的情况下,金斯伯格的死或将开启美国的“保守时代”。

  这种话民主党选民肯定不爱听。在他们看来如今美国大选已经不是选总统、选议员这么简单,而是在捍卫自由派对美国宪法的解读权,在没有制衡的情况下,恐怕美国社会理念会慢慢滑向保守派的话术。美国《国会山报》20日就披露,在金斯伯格去世后28个小时,民主党在线小额捐赠猛增9100万美元,创下各时段捐款纪录。这就是民主党选民的反击。所以CBS等美媒分析人士也认为,特朗普如果急着提名,反而会让分裂的民主党人团结起来,不小心调动起对方阵营的选民,从而降低自己的连任几率。

  从路透社9月20日民调上看也是如此,80%的民主党人以及50%的共和党人觉得大选后再提名大法官比较好;30%的美国成年人认为金斯伯格的死会让他们更想投给拜登,比特朗普那儿的25%稍微多一点。从这个角度来看,共和党人越想尽早解决大法官空缺的问题,就会给大选制造越来越多的不稳定性,大法官去世,已经成为本次大选的“黑天鹅事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