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站姐经济:谁的爱豆没神图

站姐经济:谁的爱豆没神图
2021年06月13日 07:32 新浪网 作者 观察者网

  2021年,B站发布了一份青年新职业指南,陪跑师、宠物营养师等许多新奇的职业被列入其中,站姐也是其中这一。“使用高级相机拍摄偶像,完成后期修图”两项工作看似简单,背后可能是站姐放弃本职工作,全天候蹲点偶像的身影。在这个能出“状元”的行当里,有的站姐为自己赚下了海景房,而有的站姐则在竞争中被淘汰。没有那么多美好的为爱发电,当偶像被商品化,拍下偶像身影的高级相机成了新的印钞机。

  尽管互联网让人通过一台手机就可以知尽天下事,但有些事情亲身经历和网上冲浪还是有着巨大差别——追星就是其中之一。明星的荧幕属性和粉丝的精力财力限制,让“见明星真人”到现在为止依然是稀缺品。

  知乎上的“亲眼见过”系列,不少是明星粉丝贡献的,每个细说自己亲身见明星经历的粉丝评论区总弥漫着羡慕的气氛,看不到明星的真人美颜,看美图成了一种免费替代品。

  能拍到明星最新照片的站姐就出现了;要是能产出有高级感、氛围感、故事感的照片,那更是会被捧上神坛,成为ACE站姐。

  从大炮女神到站姐站哥

  站姐原名是大炮女神,被登录在韩国Naver国语辞典上,因为韩国男团SHINee而成为流行,有男团成员出现的公共场合,就有大炮女神的身影。大炮女神在韩国兴起,和韩国发达的偶像工业高度相关,常态化的唱跳表演让站姐有机会能够拍摄到足够的一线照片,还产出了一系列“上班照”(上台表演前),“机场照”等类型分明的照片,让粉丝们有接触到偶像日常状态的机会。

  在中国,偶像文化和各类时尚盛典还未普及的时期,作为演员的明星是最早吃到“饭拍”福利到一批人,尤其是一线女演员,既有粉丝在剧组跟拍角色造型,也有粉丝在机场等着她们的私服大秀。杨幂就是其中的典型,新浪微博上有关杨幂私服的话题阅读量达13.4亿,下半身失踪尽显大长腿等潮流穿法的火离不开大量的图片宣传。

  图从哪里来,不少都是出自跟着明星各地跑的粉丝。

  这一阶段的站姐饭拍有个很明显的特点,基本以全身照片为主,展现女明星的穿搭,到了面部就多被帽子、口罩、墨镜占据。关注明星区别于普通人的气质,不那么追求美颜暴击,也是早起粉丝们的诉求。

  直到各类偶像养成节目的普及,站姐们逐渐规模化。艺恩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中国孵化偶像数量200+,相关的偶像团综和衍生节目数量也不断增多,这意味着偶像的曝光度会更多,且被拍到“上班”的机会也增加了不少。

  比如创造营2021中成团出道的INTO1在节目结束后上的几次热搜都离不开上班、照片两个关键词。虽然粉丝们时常疑问,INTO1到底在上什么班,但当一张张精修的、极具个人风格的特写照片流出后,还是满足了不少颜值粉的需求。

  在火热的偶像选秀中,站姐们作为自由工作者,选定拍摄的人带有赌博性质的下注,押对了潜力股便可以稳赚不赔,押错了则是为爱发电。而站子多少也成了偶像火不火的重要标志之一,毕竟多一个站姐,就多了一个宣传渠道,没有几张出圈神图都不好意思做偶像。

  △站姐拍的出圈神图之一

  随着偶像工业的发展速度加快,单打独斗的站姐也不免有点吃力。于是便出现了站子此类团体运营的图片微博,一人拍照,一人修图,一人文案运营成了比较经典的模式;更有甚者在自己打下一定基础之后退居二线,自己不再扛着单反各地奔波,而是在各类代拍群里购买偶像的照片,省时省力,还能持久发展。

  但当越来越多真正喜爱、爱护偶像的站姐退居幕后的时候,工业化的代拍产生了不少挑战底线的问题——将摄像头对准女偶像的裙底就是其中之一。

  张含韵出工的视频中,一堆男性代拍举着设备对准了他们口中的“好腿”,张含韵只能边恳求他们不要蹲下边快步离开;而在一篇以中国站姐和韩国男团Super Junior为原型的漫画中,站姐则是得到了偶像家人的喜爱和照顾,充满了理想化的色彩。

  为爱发电到商业化运作,只有一步之遥。

  站姐:“个人公司”

  怎么才能当一个站姐?

  一些社交平台上的粉丝提问下会有林林总总的答案。

  首先是充足的时间和精力,偶像的作息出行本身就不规律,站姐的日常工作只会更加不规律,为了抢发新图,熬夜通宵都不少见。其次是一定基础的资金,毕竟站姐的好图离不开好设备的加持。而且更关键的是,足够的钱才能跟得上偶像的脚步——机票、酒店……没有一项小支出。最后是能力和热爱,拍到图之后还有更重要的步骤就是修图,发出效果一般的生图可能招致明星工作室和粉丝的双重打击,发出自认的神图也可能无人问津。

  △上天入地的站姐

  “图出圈”也是站姐的重要指标之一。不同于官方工作室发图的对象主要是粉丝,站姐有时候也会展现出更大的野心,不光要满足现在的粉丝,还要为自己的偶像开拓市场,吸引路人和投资商,于是有氛围感的照片变得珍贵起来。

  开年走红的张小斐站姐就常常拍出极具电影质感的神图,取巧的角度和精心调制的滤镜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正在拍摄的耽改剧《左肩有你》站姐更是拿下了内卷的名号,拍出的图都可以直接用作海报宣传。

  △有氛围感的照片

  能拍,会拍,是站姐这个职业的硬指标,而能成为小有名气的站子还需要平衡好与粉丝、明星工作室、明星的关系。

  粉丝对站姐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忠诚+高产,真情实感的文案是加分项;明星工作室则是在结果面前心甘情愿低下头来,星空演讲中一位偶像经纪人曾说,“粉丝经常批评我们说我们图修的不好看,说完之后他自己去做了,结果你发现他做的真的不错。”

  做得真不错的站姐有的把这当成了一份正式的职业,有的则是发掘出了暴富密码,事半功倍。站姐们在积累起一定粉丝流量后,会使用自己的图片来做成图片专辑和相关周边,或者是把自己的图片打包出售给周边制作站子,获得图片使用权的收益。

  就拿图片专辑这一项来看,获益就不少。

  比如陈立农站子推出的photo book《入梦令》103p,b5印刷,60%为未公开精修图(含练习生时期+机场+巡演+所有国内外行程精修图),售价103元,已售出563件(5万多元入账);近期的耽改剧《山河令》饰演双男主的龚俊张哲瀚也是PB大户,售价基本在100元以上。

  PB印刷的成本还不到售价的一半(最低0.3元一本),定的越多价格还更便宜。站姐获得的盈利要么继续投入站子这个小公司的运营中,要么一劳永逸直接收手,拍完爆火的明星大赚一笔直接变现退圈。

  从站姐们发布售卖信息的方式也可以看出,PB的形式总归是在侵犯明星肖像权的边缘行走,PB的成交也主要发生在Owhat!等一些相对小众的文娱商品交易平台上,还常常伴随着密码、暗号、QQ群等加密形式。

  本质上,站姐与粉丝、明星工作室、明星哪一方都不构成正式的雇佣关系,这类图片交易的方式也多在一种潜规则下运行。

  于明星来说,只要不出丑图,某种程度上也是喜闻乐见,就算出了奇怪的图,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毕竟自己的形象掌握在站姐手里;

  △王嘉尔“哭诉”生图

  于明星工作室来说,站姐的存在是工作室的免费宣传机位,专业化的粉丝自觉自愿地为明星贡献有流量的内容,对于站姐的肖像权擦边球也乐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于粉丝来说,支持站姐就能“多见见明星”,就算被站姐欺骗金钱(收了PB钱后跑路),欺骗感情(站姐爬墙喜欢别的偶像)也多只能忍气吞声。

  在这样奇妙的平衡下,站姐们在灰色地带自由游走。

  灰色地带:谁背叛了谁

  除了赚不到钱和赚了大钱,还有一种特殊情况会让站姐自主退出,那就是“偶像失格”。

  2020年年初EXO成员金钟大被曝隐婚,之后28个相关站子关站,其中还有产出不少神图的站姐蓝春;赖冠霖疑似当着站姐骂人,被站姐曝光了社交平台小号、随地吐痰、抽烟等信息,让其他粉丝看清光鲜照片后真实的明星;知乎上更是有很多真假难辨的偶像睡站姐等信息……

  △EXO大站蓝春休站
  △被惹怒的站姐爆料

  站姐作为离偶像很近的人,在目睹了偶像的人设崩塌行为后会生出背叛感,要么退圈,要么转向其他偶像。

  不过人无完人,不受契约约束的站姐也是会背叛粉丝的。

  2021年3月份的新闻报道中,多名Owhat!用户在平台上购买明星照片书photo book时,遇到了站姐跑路、钱款无法退回的情况。蔡徐坤的站姐微博昵称你的贤_以收邮费免费送photo book为由,卷走了百万的邮费销声匿迹。

  站姐这门你情我愿的生意本身也是危机重重。

  首当其冲是版权问题,站姐的图到底会不会构成对明星肖像的侵权?答案是会。

  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自然人的肖像权受到保护,站姐未经授权和许可出售明星肖像照片牟利,已经构成了侵犯行为。正如上文所说,明星工作室目前因为既得利益,还没有对站姐进行追究。

  目前的情况则是站姐因其投入的资金、时间、拍摄修图等技术成本拥有自己所拍摄照片的完整版权,其他未经允许使用、二次修改的人则会被追责,就连偶像自己都不拥有这张照片,Sunnee就曾在采访中提过,自己觉得使用站姐的图会侵权。

  另一方面,粉丝对于站姐的约束随着网络的透明化逐渐变得更加有力。卷款跑路的站姐,爬墙的站姐,吃CP红利实则是唯粉的站姐,产品质量一般的站姐……都会被粉丝人肉记录下来,每一次都是一次差评,对依赖流量依赖口碑的站姐都是重击,直接影响后续的产品收益,这门生意也变得没那么轻松,诚信经营的要求逐渐明晰起来。

  放在现实世界中,站姐就像是一个个流动的小摊,有人买我就卖,没人买我收摊,多了网络的包装后,也没有本质改变。靠着本就是商品的明星衍生出的商品能走多久,谁也不知道,悬在头顶的版权等利剑总是摇摇欲坠,或许是专业化站姐也不会“任职”很久的原因之一。

  △站姐喊话偶像

  结语

  有句话说得好——时间漫长,抵不过热爱,可有时候热爱也难抵时间漫长,更何况还有利益的牵扯和资本的裹挟。对于近距离接触光鲜名利场的站姐来说,保持初心不易,做久了就成了精于计算的商人,贩卖照片,贩卖偶像,贩卖情怀,出身于粉丝,最后来收割粉丝的钱包。靠“拍摄专业技术”的陌生人交易缺少标准和规范,总在翻车边缘。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背叛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