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在线教育下半场,火花思维如还有多少想象力?

在线教育下半场,火花思维如还有多少想象力?
2021年07月22日 17:58 新浪网 作者 每天学点经济学

  

  2021年6月21日,火花思维递交上市招股书,号称“在线素质教育第一股”,剑指IPO。

  如果上市成功,火花思维将成为继掌门教育后2021年第二家上市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

  2018年3月才正式切入数理思维小班赛道,仅仅两年就做到了头部的位置,并且冲击上市,可见火花思维的发展速度之快。

  但即使如此,火花思维也难敌巨额亏损,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火花思维在两年内共计融资6亿美元,实际亏损17.3亿美元。

  

  不仅如此,火花思维快跑上市的同时,又恰逢国家对在线教育领域监管加强,这一领域迎来发展震荡,一时之间,各大在线教育裁员信息满天飞。

  那么,火花思维此次“快跑”上市,有何考量?在线素质教育,火花思维能不能行?亏损之下,监管高压,火花思维有多少想象力?

  高歌猛进:快速奔跑的代价

  据火花思维招股书显示,其业务发展在2018年及之前效果甚微,2019年开始起步快跑,但此时的在线教育,已经开始了烧钱获客的激烈竞争之中。

  火花思维以“在线素质教育”为切口,主打“小班教学”。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火花思维共拥有37.05万名学生,比之去年同期13.39万人,幅高达176.7%。

  这背后是高额的烧钱营销,据招股书显示,火花思维近两年内已经亏损17.3亿元。显而易见,快速获客的代价是来自于销售及市场营销费用的高额支出。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火花思维销售及市场费用支出为2.36亿元,到了2020年,这一费用增长至7.98亿元,而在2020年第一季度,火花思维的销售及市场营销费用已经高达3.42亿元,如此之高的营销费用给了火花思维的经营很大压力。

  高额的获客支出带来的回报也是巨大的,据数据显示,火花思维2019年实现营收1.95亿元,2020年实现11.74亿元营收,总比增长501.00%,根据最新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营收数据,火花思维实现4.54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03.3%。

  

  与此同时,据CIC(灼识咨询)数据显示,以2020年营收和学生人数的数据作为指标,火花思维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小班教育公司。

  不过在高额的营销费用,加之占比近三成的研发费用,以及运营费用之下,即使年收十几亿也入不敷出。

  我们纵观火花思维的两年成长史,快速增长的学生人数,看似红火的生意,好似火花思维如日中天,但仔细拆解后发现,火花思维也迎来了自己的内忧外患之年。

  内忧外患:火花思维在“赌”?

  实际上业务亏损并不算什么,哪怕是跑了这么多年的美团依旧处于亏损,长视频三巨头爱优腾讯亏损已成常态,甚至是同赛道的在线教育玩家亏损的仍然不少,因为资本市场相信,他们的业务始终拥有着“新故事”。

  但火花思维的可能没有这么好命。

  内忧困境,小班课堂压力更大。

  从营收来看,2019年到2020年,火花思维的小班课程占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9.2%和95.6%,2021年第一季度这一比例达到92.3%,可以看出火花思维也在逐渐发展其他业务,用于较少当前单一业务小班课所占的比重,近九成的营收占比,也显得火花思维的业务线很是薄弱。

  实事求是的说,小班教学确实拥有着巨大的潜力,据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小班K12课外辅导市场已经达到119亿元,预计到2025年达到1012亿元。

  但小班课堂,意味着更低的师生比(即一个老师配备学生的个数),师生比较低,师资成本也就越高,运营压力也会比同等情况下的大班要高得多。

  据数据显示,火花思维的单位运营成本是学而思的2.7倍,是新东方的2.2倍,是高途的1.75倍。这也就意味着火花思维的毛利率将会进一步压缩,如果无法保持强劲的用户增长,火花思维的经营将会很紧张。

  另一方面,当前的在线教育已经进入精细化运作,私域流量运营开始成为主流,火花思维还需要布局。

  外患袭来,行业监管更严。

  如果说2019和2020是在线教育的春天,那么紧接着的2021就是在线教育的寒冬。

  早在今年三月份,“6岁以下禁止学科培训”等传言就已经不胫而走,今年六月,市场监管部门更是发文称,对包括作业帮在内的15家校外培训机构的虚假宣传等违法行为共计罚款3650元。

  

  当下在线教育领域,培训市场的监管红线走向,依旧有些巨大的不确定性。

  纵观整个在线教育领域,已经有不少风雨来临前的征兆产生。2021年6月7日,鸭鸭启蒙的许多员工等待离职,而“鸭鸭启蒙”属于作业帮旗下项目。

  另一场选手高途课堂传出旗下早幼项目“小早启蒙”将要砍掉,该项目团队成员高达千人之众,可见形式之紧迫。

  还有一些企业在面对监管压力时,选择改名收缩业务转型,例如一些企业在尝试“去AI化”,在线教育头部玩家“猿辅导”旗下“斑马AI课”改名“斑马”;好未来旗下“小猴AI”更名为“小猴启蒙”;并且这些企业正在朝着素质教育靠拢,想要拿掉自身的“应试属性”,但即使是如此,也无法保证众多在线教育玩家主打的“在线素质教育”的监管会放松。

  而在相关规定规定逐步推出之时,火花思维是否是在“赌”这一场上市之战?

  那么,火花思维,还有多少想象力?

  火花思维:难逃在线教育魔咒

  首先,火花思维的三大课程为国文素养、英语培训、数理思维,本质上依旧是面向3-12岁的学科素质教育,不论是受众人群还是课程方向都远比应试学科要狭窄。

  其次,当下愈加高昂的获客成本之下,是艰难的盈利水平。据数据显示,在线一对一的客单价大约为150元/h,在线小班客单价平均为70元/h,而大班课客单价却为40元/h,2020年,大班课的整体毛利率达74%,小班课火花思维的毛利率却仅为27%,约为其三分之一。

  在监管压力的加持下,当下的资本并其实不看好在线教育赛道,据数据显示,6月18日,也就是监管政策发布之后,好未来大跌13.98%,较之今年2月的90.81美元下跌至20.62美元,降幅高达77%,市值跌去452.7亿美元,当日新东方跌去9.7%,而距离今年二月的最高点,新东方已经下跌了62%。

  

  而如今内外波动不断,在线教育就像蒙上了一层阴霾,不知何时才能重回高峰。而小班课程的难度更是不小,满班率、内容开发、运营、师资培训,都是火花思维急需解决的难题。

  如果从资本的角度来看,火花思维除了要“抢跑”上市之外,还需要做的是如何将自己“换装”,据数据显示,2020年8月,火花思维推出“小火花AI课”,主打AI互动,定位低幼学段素质教育产品。据火花思维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数据,火花思维的AI互动课已经加快了城市渗透,开始盈利,并在该季度占据了总营收的7.75%。

  不过不论是主打小班课的火花思维,还是大班课的学而思,在当下监管进一步加强的情况下,在线教育俨然成了一块烫手山芋,火花思维再怎么挣扎都难逃“魔咒”。

  但对家长们来说,眼花缭乱的各种概念课程,全员鸡娃之下,已经不知道去哪里找到教育的“净土”了。

  参考资料:

  数据来源:火花思维招股书、天眼查

  图片来源:网络

  多知网:火花思维提交赴美IPO招股书:2020年营收11.74亿元

  子弹财经:在线大班课模式,为何不香了?

  壹DU财经:K12教育熄火,素质教育接棒?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