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遥想当年话务员

遥想当年话务员
2020年07月21日 12:01 新浪网 作者 浏阳日报

  朱玉华

  每次使用智能手机,感受方便快捷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四五十年前的话务员和手摇电话机。

  那年春节过后,我到公社上班,走进公社机关大院,第一眼就看到一处门楣上方挂着“总机室”的牌子。

  我知道,这是话务员工作的地方。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一天,我们村书记家刚安装电话,书记每摇一次电话,总是说:“喂,总机吗?”从那时起,我就对电话总机充满了好奇。

  刚上班那阵,我常到总机室坐坐。话务员小王是个年轻女孩,她希望有人陪她聊聊天,后来她还告诉我怎么接转电话。

  不久她说她想回家一趟,问我能不能为她代班?我反正没多少事可做,经请示领导同意,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她说走就走,像放飞的小鸟,一眨眼就消失了,我当起了话务员。

  话务员不光要接转电话,还要为通过区总机转接的电话做好记录,月底凭记录单到去电话人那里收费!标准是三分钟为一次,一次收三角钱,超过三分钟记两次,依此类推。另外,偶然还要处理电报业务。好在我是临时话务员,免去了查询电码的麻烦,直接将电文念给区总机的话务员就行。

  公社总机室,窗外两根高大的电杆,支撑着密密麻麻的电线。从电杆上引下来的绝缘电线与室内的总机连接。靠墙摆放着30门的总机,有一米多高,60多公分宽,极像带有台面的柜子。台面上均匀地安有三排插销,插销都连接着电线。柜面上依次排列着30个拇指大小的掉牌,每个掉牌下方贴着写有单位名称的纸片,下面一个小插孔。有电话进来,掉排跌落,话务员将插销插入相应插孔,戴上耳机就能听到来电的声音了。根据来电要求,将插销插上相对应的插孔,摇动装在台面前的手摇发电机,直到对方听到铃声后拿起话筒为止。

  话务员晚上也要睡在总机室,任何时候来电话都要接听。小王临走时交待我,特别要注意区总机的电话,怕有长途电话。因为来电时的震动声不大,所以我晚上睡觉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耽误了接听电话。

  那时从县到区,从区到公社,再从公社到大队经常开电话会,话务员最忙的要算公社开电话会了。先要通知各大队某人某时开电话会,开会前半个多小时,又必须将听电话会的人一个个摇出来。直到人到齐了,领导才扯开嗓子对着话筒开始讲话。

  这种手摇电话靠的是电话线传递音频讯号。公社到大队的电话线为省钱,使用单线传输,但要在电话机旁埋根铁丝做地线,以构成回路才能正常通话。电杆是那种“瓜棚”树,时间一长,电杆常有倒塌,电话就无法打通了。有经验的话务员能从手摇发电机的轻重程度判断出故障发生的远近距离。

  话务员的工作看似简单,其实并不轻松。尤其是公社话务员,一天24小时除吃饭、上厕所外不能离开岗位。真是“敞口班房”,不到两天我就坐立不安了。

  第四天傍晚,小王终于回来了,我像被赦免的犯人,跑出了总机室。

  四天话务员的经历,让我终生难忘。

  1994年前后,程控电话开通,话务员和手摇电话机退出历史舞台。

  如今话务员的身影虽已消失,但她们当年日夜坚守岗位为他人传递信息的艰辛,却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热榜

微博/微信扫码去APP查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1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