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这就是中国力量!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声音响彻南北,他们这样做…

这就是中国力量!当“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声音响彻南北,他们这样做…
2020年10月27日 16:50 新浪网 作者 西江都市报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专题报道

  1951年,年仅15岁的覃德才凭借优秀的集训成绩被分配到46军138师警卫连担任警卫员,从此开启长达两年多的入朝作战生涯

  “警卫员24小时轮班保护首长”

  “毙(伤、掳)敌军一百零九万、击落和击伤缴获敌机一万二千二百多架、毁伤敌汽车四千多辆……”10月19日,84岁的覃德才坐在桌前,一笔一画地把1965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纪念日当天《羊城晚报》刊发的中朝军队战绩,再一次抄在厚厚的本子上。

  

  入选警卫连

  覃德才是岑溪市诚谏镇美和村人,1951年2月,年仅15岁的他响应国家号召应征入伍到南宁集训。1个月后,46军在南宁选兵组建暂编团,覃德才因训练成绩优秀被选中入团,并随团到广东陆丰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集训。掷弹、扛炸药包、步枪射击、跑步……这些都是覃德才每天的必练科目。

  当时,“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声音已经响彻大江南北。从工厂至农村,从机关到学校,所有人都踊跃报名参加志愿军。覃德才说:“工人脱下工服换军装,农民摞下锄头去扛枪,姐姐和弟弟抢着要入伍,母亲送儿上战场,妻子送郎过大江。什么叫力量?这就是中国力量。”

  为了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志愿军战士,覃德才咬牙苦练,两个月集训结束后,覃德才跟随部队步行三天三夜到达惠州火车站,乘车北上至湖北武昌换装。然后,他们又乘火车跨越鸭绿江,到达朝鲜。

  入朝以后,覃德才被分配到46军138师警卫连担任警卫员,负责保护首长的安全。接受记者采访的当天,覃德才小心翼翼地从箱子里拿出他最引以为豪的“革命军人证明书”、和平鸽勋章及两个军配搪瓷杯。“革命军人证明书”上注明:覃德才同志系一九五一年参加我军现一三八师警卫连工作……证书上还加盖着“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关防”的红色印章。

  

  保护肖军长

  到达朝鲜以后,覃德才终于亲身体验到战争的残酷。他沿途见到的都是令人心酸的情景:街道已不再是街道,城市也不再是城市,敌机在高空盘旋,到处是战火连天、残垣断壁,举目就见横七竖八的尸首,当地的朝鲜群众被迫成群结队向后方的安全区域撤离。

  当时,敌我作战装备不对等,给志愿军造成了很大的损伤,与覃德才一同入朝的战友们,渐渐有了伤亡,还有人失踪。而且,朝鲜的冬天异常寒冷,使志愿军出现大量非战斗减员,覃德才的耳朵、手脚也长出了冻疮。

  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战斗了两年多,1953年7月13日,夏季反击战役的高潮——金城战役打响。当晚,从金城川至东海岸,志愿军全线出击,不断打击敌人。而46军负责着西海岸守备和“三八线”临津江北岸的防御任务,策应第20兵团和第9兵团在中集团军及东集团军发起的战略突击。此时的覃德才已经成为了军部警卫员,他和其他警卫员一起,负责保护46军军长肖全夫。他说:“为了保护肖全夫军长的安全,我们警卫员24小时轮班进行贴身保护,每个人身上都带着长枪、短枪、匕首。”

  金城战役取得胜利后,停战协议的签订随之而来。当局势趋稳以后,志愿军开始分批撤离朝鲜。1953年9月,覃德才随军回国,被分配到浙江海军航空部队,继续担任警卫员工作,直至1956年复员回乡。(吴艳虹 覃波)

  

  作为一名汽车运输兵,易雄华在朝鲜战场上经常是冒着敌机轰炸和炮火袭击的危险运送军需物资,为此,他伤痕累累、九死一生

  “我们更怕的是完不成任务”

  在朝鲜战场上,无数志愿军战士同朝鲜军队和人民一起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这一段段惊心动魄的经历,一幕幕血脉贲张的往事,即便过去了将近70年,曾是志愿军战士的易雄华,至今仍历历在目。

  

  冒险运物资

  易雄华是苍梧县人,1950年,刚满20岁的他已经是当地的民兵。朝鲜战争爆发后,国家号召青年人参军抗美援朝。1951年1月,满怀热血的易雄华踊跃报名参加志愿军,应征入伍。

  经过体检后,易雄华前往广西桂平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军事知识教育和军事技能训练。1951年2月,结束集训的易雄华和战友一起被送到东北地区。随后,易雄华被编入志愿军39军117师并入朝作战,成为照顾连的一名汽车运输兵,负责运送弹药及粮食等军需物资。

  易雄华回忆说,在朝鲜前线,每三名运输兵组成一个战术小组,负责一辆运输车辆,每名运输兵都会配发4枚手榴弹用来防身。由于制空权被敌方控制着,为了避免敌机轰炸和炮火袭击,运送物资大多选择在夜晚。但敌机经常投掷照明弹探测我军行动,一旦发现我军车辆的踪迹,立即就是机枪扫射,十分危险。直到现在,回忆起这段经历,易雄华仍然觉得惊心动魄。他说:“听着机枪扫射的声音,怎会不害怕?但我们更怕完不成任务,前线的战士们没有军需物资可用。”

  在“米格走廊”建立起来之前,敌机经常对连接中朝交通枢纽的安州地区(今朝鲜安州市)实施轰炸。1951年9月,易雄华与战友完成运输任务后回程。途中,敌机投下的炸弹落在易雄华乘坐的汽车旁,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将汽车掀翻,易雄华被炸飞的汽车部件击中腹部,血流如注,巨大的疼痛让他当场就昏死过去。待他清醒过来,已经躺在部队的医疗床上了。

  伤愈返前线

  伤愈后,易雄华又重新返回朝鲜战场。1952年春夏巩固阵地作战中,志愿军39军117师与敌军就争夺铁原西北的190.8高地展开激烈战斗。当时,190.8高地的表面阵地已经被敌军占领,但我军战士仍然坚守在坑道里顽强作战。易雄华所在的部队受命前去增援,他们首先使用炮火对敌军阵地进行火力覆盖和定点清除,然后步兵发起冲击,以此循环往复,经过多日攻坚,最终与坚守坑道的战友胜利会师并成功突围。

  1952年,在经过休养后,易雄华带着满身伤痕离开了炮火纷飞的前线阵地,退伍返回苍梧县。但即使回到了家乡,他仍然心系前线,十分渴望了解最新的战事进展。直到一年后,同村的战友返乡时,带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停战了!仗打完了!我们圆满完成使命了!这时,他心中的牵挂才放了下来。

  此后,易雄华十分低调,很少向家人讲述自己经历过的战争往事,但一本注有“因战致残”字样的残疾军人证,仍然见证着老人过去的荣光。易雄华感慨地说:“在那么困难的时期,我们靠着落后的装备,依然不落下风,正是因为所有战士都怀着‘为人民而战’的信念。不管是打仗作战,还是别的事务,只有人心齐了才行。”

  但当回忆起那些牺牲在异国他乡的战友时,年满九旬的易雄华老人还是无法压抑住心中的痛苦,潸然泪下:“和平来之不易,希望现在的年轻人能珍惜这美好的时光,同心协力建设更加强大的国家。”(钟慧)

  

  

  策划:肖苗生 苏爱清

  编辑:杨麦 关碧霞 黄秀瑜 黄恩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