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中国曾连续三次动用安理会否决权!资深外交官解答

怎么回事?中国曾连续三次动用安理会否决权!资深外交官解答
2019年09月21日 16:40 新浪网 作者 北京日报

怎么回事?中国曾连续三次动用安理会否决权!资深外交官解答

2012年2月20日,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右)会见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

吴思科1971年开始从事外交工作,曾出任中国驻沙特、埃及大使及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见证了新中国同中东国家近半个世纪的外交历程。

2011年至2012年,中国连续三次动用否决权,否决联合国对叙利亚有关决议草案。作为中东特使,吴思科迅速走访中东多国,讲明了中国立场和主张,减少了误解,“中国方案”得到了支持和响应。

“中国这一票属于发展中国家”

上世纪70年代、90年代及本世纪初,吴思科三次在埃及工作,2003年至2007年担任中国驻埃及大使。

埃及既是最早同新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也是最早同新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吴思科介绍,新中国成立初期,最基本的任务是打破西方国家封锁,巩固新生政权。外交是内政的延续,也要为当时国家的总体任务服务。1955年万隆会议时,周恩来总理与埃及领导人纳赛尔有了良好的交流,双方了解加深。1956年5月30日,中国与埃及建交。“纳赛尔在阿拉伯世界很有影响力,紧接着叙利亚、也门、苏丹、摩洛哥,还有非洲一些国家都与我国建交,掀起了建交小高潮。”他说。

尽管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中国同埃及一直保持着平稳的关系,双边关系不断发展。中埃双方共同创造了多个“第一”——埃及是第一个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并于2016年升级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08年,中国在西亚、北非地区唯一的国家级经贸合作区——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破土动工,并迅速成为一个引人瞩目的国际化产业基地。

吴思科表示,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一直是阿拉伯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的朋友,“我们在安理会这一票属于发展中国家”。埃及官员曾经提到,“一提起丝绸之路,就能够拨动我们阿拉伯人的心弦。”这是历史积淀的影响。如今,中埃双边关系在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得到了进一步升华,各领域交流活动如火如荼。

怎么回事?中国曾连续三次动用安理会否决权!资深外交官解答

吴思科与沙特时任王储、现任国王萨勒曼。

同沙特王储开“闭门会议”

1990年沙特与我国建交,是同我国建交最晚的阿拉伯国家。2000年至2003年,吴思科担任我国第四任驻沙特大使。上任伊始,吴思科给自己定下两个目标:一是注重同沙特王室交往,增进相互了解和友谊;二是下功夫推动中沙两国在能源方面的合作。吴思科回忆说:“我在沙特工作的时候,跟当地的官员、朋友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建交晚,所以要加快合作的步伐,弥补过去损失的时间。”

跟王室打交道时,吴思科可以用阿拉伯语直接同他们交流,这大大增加了双方的好感。2002年,吴思科拜会当时的王储阿卜杜拉。阿卜杜拉对吴思科说,“你的阿拉伯语这么好,我们就不需要翻译了。”于是吴思科就与王储开起了“闭门会议”。阿卜杜拉说,沙特的石油总是要对外合作的,同中国合作最放心、最踏实。他还叮嘱石油大臣要做好与中国的合作。结束时,阿卜杜拉对吴思科说:“我们像兄弟一样,以后有什么事你就直接找我。”

在推动中沙石油合作过程中,吴思科曾多次拜访沙特石油大臣并到位于沙特东部胡贝尔的阿美石油公司总部参观考察,会见公司高层领导,介绍我国石化产业发展的情况,推介中国石油工程队伍进入沙特,推动沙方参与我国的重大石化项目包括储油项目建设。

在一次交谈中,沙特一位外交副大臣跟吴思科聊起,想跟中国签订一个战略合作协议,他说,沙特的石油储藏量和开采量可以持续使用90年到100年,因此需要一个稳定的出口市场。沙特认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是长期的,对能源的需求也是长期的,沙特可以成为中国能源的第一供应国,如果中国在进口能源时有缺口,沙特可以填平。吴思科说:“他们提出这种想法,确实是一种长远的思路,可以看出他们重视和中国的关系。”

巴以问题提出中国方案

我国从2002年开始设置中东特使。就一个热点地区设置特使机制,中东地区是第一个。吴思科介绍,那时候的特殊背景是巴以问题长期无法得到解决,“巴以问题是中东的核心问题,它的影响涉及到整个地区。”另外,“9·11”恐怖袭击以后,西方盛行的一种观点是把恐怖主义和特定宗教、民族联系在一起。他说:“中国则不同意把恐怖主义同特定的宗教和民族挂钩,极端思想不能代表宗教。中国强调文明的多样性,不同文明都为人类文明作出贡献。”

2009年至2014年,吴思科担任中国政府中东问题特使。期间,他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以色列时任总统佩里斯,以及双方的外长、政要都进行了广泛接触,并为两国总统和总理相继访华做了大量铺垫工作。党的十八大以后,巴以两国领导人在一周之内前后来华访问,为巴以双方创造了一个“相向而行”的氛围,这在外交上也是一种创新。习近平主席在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会谈时,提出中国关于解决巴以问题的“四点主张”,赢得了阿拉伯国家的高度认可和积极反响。

“中国主张”体现大国责任

2011年10月4日、2012年2月4日、2012年7月29日,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作为五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和俄罗斯投票否决,使得相关草案未获通过。对中国而言,连续使用否决权非常罕见,提出议案的阿拉伯国家对中国的做法同样产生了不理解。作为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迅速行动,走访沙特、巴林和卡塔尔,向他们表明中国立场。

吴思科介绍,联合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曾有过类似决议,后来被滥用了。这项决议成为外国军事干预的理由,利比亚政权最终被外来军事力量推翻。因此,在叙利亚问题出来以后,大家就更冷静了,不允许叙利亚再复制利比亚。

首站沙特,在与时任王储萨勒曼会谈时,吴思科就表示,中国的做法不是着眼于保护某一个人、反对某一个人,而是围绕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不能允许用外来干涉改变国家政权。另外,朋友之间可能在某些具体问题上有不同看法,但不会影响两国关系的大局。

吴思科说,“有关叙利亚的政治主张,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将会由历史来进行检验。我们经常讲‘大国自信’,在重大问题上就是要有自己的主张。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中国向来主张通过政治对话解决问题,反对外来干涉。让叙利亚人民自己解决内部问题,才最符合叙利亚人民的利益。”

怎么回事?中国曾连续三次动用安理会否决权!资深外交官解答

人物简历

吴思科,曾任外交部亚非司处长、副司长、司长、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公使衔参赞、中国驻沙特阿拉伯王国特命全权大使、中国驻阿拉伯埃及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兼驻阿拉伯国家联盟首任全权代表。在外交部工作期间,多次以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团长、资深中东问题专家等身份参加有关中东问题的国际和地区会议。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北京日报

北京日报

爱北京,熟悉北京,报道北京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