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新闻客户端

袁隆平和他的“超级稻”,在这里创造世界高产记录

袁隆平和他的“超级稻”,在这里创造世界高产记录
2020年07月02日 18:19 新浪网 作者 广西卫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水稻,

  让一座桂北山村一鸣惊人,

  创造世界高产记录。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让一支古老民族翻天巨变,

  谱写时代华丽篇章。

  今天21:20,

  广西卫视《我们的小康》

  为您讲述小康路上,

  那些丰收与幸福的故事!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为什么说广西了不起?

  初夏时节,灌江之畔禾香四野。位于灌阳县联德村的这片水稻田,尽管从外观上来看,并无特殊之处,但它曾连续9年刷新广西水稻单亩高产纪录。

  灌阳县农业局农技中心推广站站长 陈爱平:我们从2010年开始在这里搞高产公关,搞了9年 每一年产量都有一个提升。

  陈爱平是灌阳当地的农业技术专家,与水稻打了30多年的交道。从2010年开始,以他领衔的技术团队在联德村开展水稻高产攻关研究,并开辟了100亩的攻关田和1000亩的试验田。

  灌阳县的水稻高产攻关研究,源于国家农业部在1996年提出的超级杂交水稻培育项目,该项目由“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主持,旨在用更少的投入创造更多的土地产值,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灌阳县是广西传统的水稻种植大县,在2010年启动高产攻关的当年,就创造了单季最高亩产800公斤的广西记录。虽然开局顺利,但是陈爱平的团队在不久后就撞到了一大技术难关。

  灌阳县农业局农技中心推广站站长 陈爱平:当时的水稻施肥多的时候想产量高,稻杆就出现倒伏现象。

  为了攻克难关,陈爱平在2012年前往长沙拜会袁隆平,并将他请到了灌阳的试验田里,由此牵起了“杂交水稻之父”与灌阳的情缘。袁隆平的到来,不仅解决了水稻倒伏的问题,还为当地引入了先进的栽培模式和种植理念。

  袁隆平对灌阳的这片试验田寄予厚望,年过8旬的他,几乎每年都会来这里亲自下田指导生产。灌阳人也不负所托,精耕细作下的水稻产量芝麻开花节节高,在2017年实现了历史性的突破:经过袁隆平亲自测产,一季加再生单亩最高产量达到1561公斤。一亩地产出一吨半的稻谷,这也实现了生平的一大梦想。

  中国工程院院士 袁隆平:吨半稻,一亩一吨半,3000斤啊 ,能够在广西出现,了不起了,这是世界记录。

  灌阳县农业局农技中心推广站站长 陈爱平:我们当时心情非常激动,能够创造这样的记录,可能是我们这一生取得最大的成绩了。

  尽管率领团队站上了水稻高产之巅,但是陈爱平的脚步并未就此停歇,如今他还在攻关新的课题。

  灌阳县农业局农技中心推广站站长 陈爱平: 我们过去搞高产公关,主要是通过一个精耕细作,人工栽培,达到这么高的产量。但是我们农村现在劳动力越来越少,我们现在的整个研究方向,就是把这些技术融入到机械化栽培和轻简栽培上面,实现高产目标。

  时值芒种,陈爱平指导的种植户蒋七连,迎来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光。50岁的蒋七连,是灌阳县水稻种植大户,承包了600多亩水田种植超级稻。

  自小在农村长大,如今熟练操作机械插秧的他,依然会想起过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灌阳县水稻种植大户 蒋七连:过去都是人工手工插 一株一株的插,一整天弯在田里面真的是很辛苦的 腰酸背痛的。

  尽管劳作艰辛,但是种植水稻对于他的意义,只是维持一家人的温饱,想要靠此致富并不容易。2017年,联德村亩产水稻3000斤的消息传出,刷新了蒋七连的认知,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灌阳县水稻种植大户 蒋七连:我当时听到这个数字是很吃惊的,我以前这么认真种,最好的亩产才1200斤,他们能够种出3000斤,我感到不相信,我才去他们那里看的,看了之后,才确认能够种出来的。

  2018年初,蒋七连以每亩每年550元的价格承包下了李官村400多亩的土地,并采用机械化开展超级稻种植。

  灌阳县水稻种植大户 蒋七连:以前用手工插的话,一个人的话一天就是六七分田,用机器插就大不同了,现在机子一般一天都能插到20亩。

  为了增加土地产值,蒋七连采取的是稻渔综合种养模式,在当地农业部门的技术指导下,400亩超级稻落户的同时,还有40多万条禾花鱼在此安家。超级稻的特性,为禾花鱼提供了更多的增值空间。

  灌阳县水稻种植大户 蒋七连:超级稻生长时间比较长,那个稻穗也比较多,开的花也相对多一些,给鱼的食物量也增加了,所以鱼的产量也会增加,品质也会更好。

  第一次进行大规模种养,蒋七连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就在他踌躇满志准备丰收之时,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雨,给了他当头一棒,让他遭受了数十万元的损失,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距离李官村30公里外的小龙村里,袁隆平的学生杨通洲,正在3000多份不同的育种材料中筹谋超级稻的未来。

  杨通洲所从事的良种培育,是水稻高产稳产的前提,也是农业领域最具科技含量的一项工作,对粮食增产的贡献率达到45%。2019年10月9日,袁隆平院士工作站在小龙村正式揭牌,以绿色、优质、高产育种目标为研究方向,打造超级稻“育、繁、推”一体化的产业化开发平台和高新农业技术的示范推广平台。

  杨通洲作为袁隆平的学生,负责工作站的技术攻关,早在2016年,他就跟随袁隆平来到小龙村考察,之后他驻扎在这里,完成老师交待的三项任务。

  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灌阳基地技术负责人 杨通洲:第一个目标就是一季加再生,能够在抗性和米质上再提高,第二个目标是我们在绿色食品上解决,第三个目标,通过我们院士工作站把我们的杂交稻在东南亚国家能够推一点。

  杨通洲告诉我们小龙村这片土地的奥妙所在,小龙村是一个四面环山的盆地,拥有得天独厚的小气候,适宜水稻的光合作用和抗病性筛选。除此之外,地下河提供的优质水资源,也为水稻育种提供了绝佳的试验环境。

  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灌阳基地技术负责人 杨通洲:我们这个水可以直接来做试验,不需要通过任何的处理,这个试验数据更加真实,更加接近我们所需要的真实性的数据。

  6月上旬,杨通洲从海南三亚带回的3200多份水稻材料已经完成育秧工作,他们将被有序的分种到50亩水田里,未来将从中选出更加适应桂北地区栽种的种子。

  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灌阳基地技术负责人 杨通洲:我们的品种,它是不断的升级,不断的淘汰这些旧的品种,更加来适宜这边,从抗性、从米质上来提高一个阶段。

  作为年轻一代的水稻专家,杨通洲的研究方向也在根据时代进步、社会需求不断做出调整。超级水稻在他看来,并非一门新物种,而是一种新理念。

  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灌阳基地技术负责人 杨通洲:我们原来是为了吃饱,大量的农药、化肥,使产量不断成倍的增加,但是我们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土壤板结,导致于后面的病虫害加大,随着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我们在水稻研究上面也不断的改进,怎么去不仅要吃的饱,还要吃得好。

  从2004年开始,杨通洲就跟随袁隆平进行水稻研究,这位“杂交水稻之父”对他来说不仅是传道授业的恩师,更是一生的榜样。

  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灌阳基地技术负责人 杨通洲:我们袁老师不管太阳再大,每天他都要去田里转一圈,最大的感触,就是做一件事情,直接去专注专一,带着一种农业的情怀。

  沿着前辈的足迹,杨通洲从一名农大毕业生成长为独挑大梁的水稻专家,尽管长期与烈日、风雨、泥土为伴,但他却从中找到了奋斗的价值。

  袁隆平院士工作站灌阳基地技术负责人 杨通洲::特别是一些老百姓,你到哪里去,老百姓很尊重你,就问你什么品种 怎么去种啊,就觉得自己还有成就感的感觉,老百姓有钱赚了,我们这个科研才有意义。

  超级水稻的科学研究,不仅助力农民增收,也大大增强国家实力。截至2018年,全国超级稻累计推广应用面积13.5亿亩,合计增收稻谷600亿公斤,有效的保障了国家粮食安全。

  几万人搬家, 改变的不止一点点

  在这片名叫里湖王尚的瑶乡新寨,聚居着白裤瑶族人家,每天清晨,一种古老的乐器将整个寨子的人唤醒。黎仁才,今年55岁,在当地是一位颇具名气的铜鼓调音匠人。

  黎仁才的家和瑶乡新寨的其他人家一样,都是建成于2017年,别墅式的楼房依然保存着白裤瑶的文化图腾。白裤瑶传统习俗中,逢年过节或者迎接贵宾都要敲打铜鼓,跳铜鼓舞,以示尊敬。铜鼓作为白裤瑶民俗表演中最高规格的乐器,能完全掌控这门古老乐器嗓音的人,如今已经所剩无几,黎仁才就是其中一个。雄厚而又悠扬的鼓声,沉淀的不仅是匠人匠心,还深藏着黎仁才的一段记忆。

  黎仁才的老家在广西南丹县里湖瑶乡,这里地处偏远、人迹罕至、山大沟深,全乡70%地区属大石山区。从小喜欢铜鼓的黎仁才没有钱外出拜师学艺,他拿出积攒多年的钱,买了一面新铜鼓,自己琢磨起铜鼓调音的技艺。经过不断地学习和反复摸索,黎仁才逐渐找到了其中的门道,并且开始改进扩音设备。

  山里的生活条件艰苦,买得起铜鼓的人家不多,黎仁才虽然技艺傍身,但却换不来真金白银,调鼓纯粹是业余爱好。但让黎仁才没想到的是,一次世纪大搬迁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十三五时期易地扶贫搬迁工作方案》,明确用5年时间对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地方的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力争在十三五期间完成1000万人口搬迁任务,实现与全国人民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黎仁才和寨子里1227户人家一起从大山搬到了里湖王尚安置区,在县政府规划下,安置区统一发展特色民俗旅游,铜鼓作为民俗旅游的重要乐器,今后的保有量和需求量将变得越来越大,黎仁才再次捡起手艺,如今他已经成为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铜鼓调音匠人。安置区改变了白裤瑶同胞的生活,象征财富的铜鼓,走进了更多的白裤瑶人家。

  白裤瑶是我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总人口4万多人,主要聚居于黔桂交界,其中3万多人生活在自然环境恶劣的八圩、里湖两个瑶族乡,为了改善八圩乡白裤瑶族人的生存和发展难题,2017年6月南丹县政府投资3 . 5亿元,在八圩乡建成第二个大型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年轻人们都被安排到县内外的企业务工。然而,许多从深山搬出来的白裤瑶妇女,由于年龄偏大,识字率低,又没有一技之长,她们虽然住进了新家园,依然没有任何收入。

  在八圩乡移民安置区附近,白裤瑶妇女黎凤珍的一双巧手远近闻名,她经营着一间小小的传统蓝靛染坊,因为染布劳动量大,利润微薄,目前从事这行的手艺人已经不多。六月夏季,粘膏树逐渐成熟,为了给染坊储备原料,黎凤珍开始上山砍树取膏。

  粘膏是白裤瑶制作服饰的必须原料,黎凤珍将取下的膏浆用特制的画笔蘸画在土白布上,把布面绘制成一幅幅图案,然后经染、煮、浸池、晒干后,心灵手巧的她根据纹路,用五颜六色的花线在布面上精心刺绣。

  黎凤珍浸染的布料颜色均匀、穿着舒适、气味芳香,她缝制的白裤瑶服饰简洁大方,图案错落有致,保存完整。以蓝靛为底色的手工服饰,深受当地白裤瑶人家的喜爱,而黎凤珍染出的布匹,由于布色度统一且牢固,成为了乡亲们的首选。

  由于染色布的毛利润高,来黎家染布的人变得越来越多,不少人因此增加了收入,染坊的头雁效应逐渐显现。为了扩大生产规模,2016年县民宗局帮助黎凤珍建造一座全新的染布坊,2017年12月黎凤珍家被设立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瑶族服饰生产性保护户。2018年8月,八圩乡原生态蓝靛蜡染坊成为南丹县,首个以民族文化带动脱贫的就业扶贫车间。黎家染坊年染布量达3000斤,收入20多万元,帮扶贫困妇女32人。

  扶贫染坊出产的天然蓝靛染织品,不仅在当地成了抢手货,随着外界逐渐了解白裤瑶民族文化,蓝靛布料也走到了大山外的市场。很快,染坊面临着人手不足的问题。好在黎凤珍的女儿黎秋亿,成了母亲染坊事业的好帮手。90后的黎秋亿从小就看着母亲染布织布,2014年高中毕业后,她跟着母亲学习运营染坊。秋亿将绣娘们绣好的服饰全部收购,以门面销售为主,结合直播带货,把这些极富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带出大山,销往全国各地。

  在黎家染坊带动下,不少白裤瑶妇女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兰美玲原本已经搬到八圩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因为突发一场家庭变故,原本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兰美玲不得不重新回到十余里之外的山里老宅。得知消息后,秋亿带上底布和丝线给她送去,秋亿心里清楚,没有了手工刺绣的收入,美玲的生活将会变得更加艰难。

  有了这份收入,美玲重新回到了安置区,在八圩瑶乡,贫困妇女只要愿意加入染坊成为产业工人,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不方便集中在染坊一起工作,秋亿就会带上底布和丝线送她们手中,等她们绣好之后再上门回收,哪怕是付出再多的时间与精力,秋亿也要保证姐妹们能及时拿到务工的收入。

  染坊除了直接带动八圩乡安置区之外,还辐射周边3个乡镇,有超过200人陆续加入到这个以手工刺绣为主“扶贫车间”,她们当中有近3成是深度贫困户。为了扩大帮扶范围,2019年10月黎秋亿在里湖乡王尚,建成第2个扶贫车间朵努作坊,黎家母女因此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创富带头人。为了能让白裤瑶刺绣技艺能更好地传承下去,她们还定期走进八圩乡小学校园,手把手毫无保留地将这门技艺传授给学生。

  随着国家旅游扶贫政策不断推进,得益于里湖和八圩瑶乡安置区的独特生态环境,越来越多人对神秘的白裤瑶文化产生了兴趣,文创产品需求量持续增加,2019年黎家母女白裤瑶服饰销售纯收入达60万元。

  这几年,南丹县政府全力推行易地扶贫搬迁工作,先后建成里湖乡、八圩乡、城关3个大型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在八圩乡建成一座扶贫产业园,确保乡民们在家门口就能够实现就业,就连原来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们,也陆续返回家乡,八圩乡白裤瑶妹子兰二妹就是其中之一。

  住上新房,就业方便,这是易地搬迁给白裤瑶同胞带来的切身感受,如今越来越多的年青人回到家乡,建设家乡。

  从昔日的穷乡僻壤,食不果腹,到今日的美丽家园,幸福小康,小康路上一个少数民族都不能少,白裤瑶同胞用勤劳双手,描绘着一幅更加绚丽多彩的生活图景。

  “我们的小康”主题微视频大赛正火热征集作品!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袁隆平广西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新浪新闻客户端
新浪新闻客户端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更多精彩内容随你看。(官方微博:新浪新闻

图片故事

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