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八月

母亲的八月
2019年08月26日 00:06 新浪网 作者 大理日报

■ 张泽荣

进入八月,母亲更加忙碌起来。

雨水落地,菌子飘香。八月里,老家山上的各种野生菌随着降雨的增多成群结队破土而出,又到捡菌子吃菌子的季节。每当雨过天晴,母亲就会约伴上山捡菌子,见手青、奶浆菌、青头菌……母亲能够准确无误地辨认出各种类别的菌子,知道它们的特性和食用方法。“妈,你年纪大了,不要再上山,想吃菌子我们在农贸市场买点得了。”想起70多岁的母亲翻山越岭、漫山遍野地弯下腰身寻找捡拾菌子,我十分担心她,几次打电话劝阻。“我很好,就当作运动运动锻炼身体。”母亲不听劝,依然三天两头上山捡菌子,辛辛苦苦从大山上捡来菌子却舍不得吃,或隔三岔五送进城里,或特意留到周末等我们回家一起分享,或做成一瓶又一瓶的油炸菌子足够让我们一直吃到岁末年初。

八月里,母亲总是闲不住,一有时间就到绿意盎然的菜园里除草垒土、修枝剪叶,搭上支架让南瓜苗顺着竹竿攀爬上墙头,钉下一棵又一棵的木桩固定好一行行的茄子、西红柿和辣椒,将黄瓜细长的藤蔓引向高高的苹果树上。有了充沛的阳光,有了充沛的雨水,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菜园里的蔬菜就像是憋足了气一样疯长起来,一天一个样子,红彤彤的西红柿挂满了枝头,一串串的青椒数不胜数,一个又一个黄瓜在苹果树上垂直悬挂着,有的南瓜已有小盆大,有的却刚开出黄色的花朵,还有鲜嫩水灵的小青菜、郁郁葱葱的芫荽、青翠欲滴的小葱……每隔三五天,母亲就会将新鲜的蔬菜送进城里,背篓里各种各样的蔬菜压得年迈的母亲气喘吁吁。

八月里,绵绵细雨有时几天也不停歇。雨天里,母亲也舍不得休息片刻,一有时间就为我们纳鞋垫。戴上老花镜一次又一次穿针引线,用粗糙的双手顺着牡丹、蝴蝶、凤凰等花鸟或是一帆风顺、松鹤延年等图案,一上一下、一正一反慢慢地纳着鞋垫,神情专注地走着每一针每一线。古香古色的老房子,房子上滴落的雨水,雨水旁用心用情纳着鞋垫的母亲,构成了一幅令人动情的画面。每次回家,母亲都要拿几对做工精美的鞋垫给我。如今,鞋柜里还整整齐齐装着几十双母亲缝制的崭新的鞋垫,足够我垫上一生。

八月里,母亲及早把老家的每间房屋都扫了又扫、擦了又擦,把床单和被套洗得干干净净,把几床棉被晒得温暖如初,期待着孙儿孙女放暑假后回老家住上几天,一起说说话、聊聊天,谈谈读书或乡下的琐事趣事。

就这样,风里、雨里、山里、地里,母亲用忙碌的身影把最深最沉最温暖的情感凝聚到无尽的牵挂守望之中,把最真最纯最无私的爱融入到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之中。其实,何止八月,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母亲都在忙碌着、辛劳着、勤苦着,为儿女、为家庭。

母亲啊,亲爱的母亲!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大理日报

大理日报

《大理日报》是中共大理州委员会机关报,报料投稿请发私信或者邮件:dlrbxmt@163.com。新闻热线:15087275888、1508727

+关注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