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思故乡

雨天思故乡
2019年08月26日 00:06 新浪网 作者 大理日报

■ 马昌丽

“哎……这雨呐,就这么下了一夜。”母亲长叹。

耳边,是急促的雨滴拍击瓦砾的声音。仿佛是艺人拨动着琴弦,时高、时低、时远、时近,没能辨别音律的我,只听到一阵雨滴摔碎的声音。

雨中的空气散发出怡人的芬芳,细雨绵绵,桂花飘香,那淡雅的香气铺天盖地,流淌在云雾缭绕的村落里。田里的秧苗已是滴滴翠绿,那翠绿也是带着清香的,它没有夜来香的浓郁,却也唤醒人的嗅觉,在雨里尽情地呼吸着稻谷的气息,总让人心旷神怡。

儿时爱雨是真的。我与母亲踩过松软的泥土,到菜园子里拔上几个白秃秃的大萝卜,在雨水里将萝卜洗净,纵使我们走进屋子已是衣鞋湿透,也不觉得凉。我们围坐于炉火四周,锅里炖一些腊排骨和白萝卜,那垂涎三尺的美食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多雨之夏,我们毫不慵懒,在六点的鸡鸣声中,我们早已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山间“寻宝”,鸡枞、青头菌、牛肝菌像是一幅童画,从松树下、玉米地里钻了出来。在“寻宝”路上,我们不小心踩滑了松毛,跌一跤,裤子被划破了口子,也会快速起身,拍拍被雨水打湿的腿脚,继续搜寻着“宝藏”。

我们只有在这样的时节,才能把日子过得松散些。邻家的小女娃可以不去放羊,就在屋里豪迈地歌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邻家的男娃也可以不用下地去给玉米除草,倒是极为狂野地走山串林去寻蘑菇。听说他的脚可是被刺扎伤过呢!时逢雨季,他总光着脚丫上山去,他的母亲提着胶鞋让他穿上,他不肯,便说用雨水洗脚,就两个字——凉快,无论如何也不湿母亲手里那双鞋。

我问母亲,“那些娃儿后来都干啥去了?”

母亲说,“女娃长大了,都到田里插秧和放羊,男娃长大了,倒是出去赚钱养家去了,不过不曾走远的样子,早出晚归的,一家子热闹着呢!”

听母亲之意,我倒是羡慕起这些娃了。他们根植于泥土之中,汲取土壤的营养,在同一片土地上,编织着自己的梦。他们受恩于自然,就回报自然;他们受恩于大地,就回报大地;他们受恩于父母,就回报父母……而在这冥冥之中,我受恩于一切,却从不曾用满腹的热血去回报这一切啊!

此时,我的母亲就漫步在电话的那头,她走过稻田,翻过山丘,她一路“寻宝”,一路为我拾起我那一缕遗失在故乡的思绪。

伴着那滴滴打落在伞上的雨,我的心变得很沉很沉。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大理日报

大理日报

《大理日报》是中共大理州委员会机关报,报料投稿请发私信或者邮件:dlrbxmt@163.com。新闻热线:15087275888、1508727

+关注
作者文章